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18章 庙会偶遇1

第118章 庙会偶遇1

        三月十八是京都城,城皇庙有为期三天的庙会。老百姓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齐聚庙会赶起了大集。在城皇庙隔壁的戏台上正唱着大戏。锣鼓点清脆悦耳,丝竹声声荡人心弦。

        庙会上赶集的人熙熙攘攘,摆摊儿的、挑担的、卖小吃的应有尽有。街道两边的商铺也是客似云来。

        热闹的大街上老百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南召国在孝帝的一番改革之下,显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边关时不时的便有捷报传来,孝帝和文武群臣倒也上下一心。蜀王和肃王由于叛乱,全都被贬为了庶民。孝帝倒也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

        人家称蜀王和肃王那次逼宫为“两王之乱”。当然受两王之乱的影响,拥护他们的官员,一律都被收拾了。要不是因为朝中官员明显空缺,孝帝也不会加开恩科。有倒霉的,那么就有撞大运的。张志忠大人就是这两王之乱的受益者之一。

        这位张大人是一个比较死板,而且很是认死理儿的人。对朝廷的忠心那是日月可鉴。调进京都城没多久,便当上了京兆尹。倒也破获了两件比较棘手的案子。一时间孝帝龙心大悦,对这位张志忠大人欣赏有佳。

        张大人从京郊一个小县令的七品官,由太后党的倒台升到了五品官。再有两王之乱又升到正三品的京兆尹。这升官的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坐火箭。但由于朝中官位空缺,像张大人这样升迁的大有人在,也就不足为奇了。

        反正经过朝廷的考核,只要确认有能力的官员,都可以得到重用。这也算是孝帝为才任用,令朝中的一些官员举贤不不避亲。蓝衣的表哥林枫年纪轻轻也管起了户部,出任了户部员外郎。

        这林枫可是皇后的亲侄子,谁敢不给面子。再说林枫那商业头脑是相当的灵活。有林枫管理户部南召国完全可以不用发愁银子。这还是蓝衣给孝帝举荐的。

        欧阳战平成了九门提督,管着京都城的禁军。而欧阳战北也出任了吏部侍郎,管理官员的任免考核。总之一句话,南召国的官员完全年轻化。而且重要岗位上安排的全是自己人。

        京都城的整体兵权还是掌控在林老将军的手里。只有把整个京都城的安全交到自己老丈人手里,孝帝才能睡得踏实。京都城只要有林老将军坐镇,就乱不起来。

        经过春年宴会,张玉兰和工部侍郎言大人的女儿言如玉倒成了至交好友。本来言如玉是看不起张玉兰的,工部侍郎的官职要比一个翰林院的五品官高的多。但谁能想到人家张志忠大人就像走了狗屎运一样。忽忽悠悠这官位就升上来了。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为了自己老爹也能挪挪窝,这言如玉也和张玉兰两人走动的热络了起来。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人成了闺中密友。这不,今天便相约着一起来赶庙会。

        在城皇庙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夫子庙。听说在科考之前,凡是要参加考试的举子都要来拜一下夫子,再就是喝一碗京都城娘娘井的水。其实有没有用就很难说了,估计也就是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楚离拉着简单乔装过的蓝衣,也来逛庙会了。两人后面依旧跟着林芝和速风。当然蓝衣和楚离最先去的还是唱戏的大戏台子。看了一场《白蛇传》,楚离才拉着蓝衣一起离开。

        本来今天也不是专门来看戏的,如果真要看戏,宫里就有戏班子。两人自由自在的在庙会上逛着。逛完说好今天楚离要带蓝衣去校场学骑马。蓝衣也想像古人一样,骑着汗血宝马到校场上跑两圈。所以蓝衣今天穿了一袭简洁的骑马装。让燕氏姐妹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发式,收拾的很利落。外面披了一个白色锦缎的披风。

        楚离现在基本上和蓝衣穿的都是同色系的衣服,有些类似于现在的情侣装。反正两个人都做了简单的装扮,不然在外面大街上一圈逛下来,就太抢眼了。

        而另一边赵峰则被自家姑姑蓝志萍家的,表哥蓝志远和表弟志刚哥俩拉着来拜夫子庙。其实像赵峰这样的侯府世子是完全不用参加科考的。

        因为他们本身已经有爵位了,赏给一个功名,如果非要参加好像也没有规定说不可以。如果实在考不上的皇帝还可以格外施恩。

        人家本身已经是公务员了?而且万一要考不好还会被人笑话,但公侯的其他子弟就需要通过科考取得功名。公侯爵位的继承人一般不会参加科考。

        林老将军的长孙,蓝衣的大表哥林枫就不用参加科考。还有大长公主的两个儿子欧阳战北、欧阳战平。他们本来就是世家子弟,如果有能力皇上可以直接任命。这也就是赵峰死心眼儿,他参加科考完全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想让人们认为他靠的是永定侯世子的身份。

        其实赵峰考不考功名,他都是无所谓的事情。这也就是古代有些读书人,骨子里的傲气。这得分人你像楚离他就没心思去参加科考。

        蓝雨一来是年纪小,二来他一现代人强大的灵魂根本就不稀罕参加科考。正好现在又有了定国侯世子的身份,办起事来那更是方便了不少。

        现在定国侯府是最热闹的地方,一大帮子人都住到了蓝雨的家里。蓝成更是每天跟着蓝雨和灵儿跑进跑出的。活脱脱又恢复了大王庄的时候,整个就是蓝雨的跟屁虫。

        赵峰比两个表兄弟早来京都城一段时间,便带着他们俩兄弟来逛庙会了。因为十六岁的王志远已经是举人了,这次来参加科考还是有些小紧张的。听下人说这里有一个夫子庙很灵验,就想过来拜一拜。

        而另一边三婶把两个一岁多的孩子,让二嫂王氏帮忙照看着。自己和小姑子蓝志萍两人以及外甥女王芳。带着丫鬟婆子一起逛起了庙会。三婶和小姑蓝志萍两人在庙会上,逛了一会儿便一起走到了一家玉器店里。

        蓝志萍知道自己女儿王芳一直很希望,能到京都城的宝月斋逛逛。这才拉了自家三嫂进了宝月斋。王芳今年十岁,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家里还算富裕,从来没有缺过钱。所以她一到京都城就想到处逛逛,买一些好东西回去好向那些小姐妹们显摆显摆。

        何况去年王芳的父亲也补了一个实缺,在当地任了一方县令。后来因为二舅舅成了定国侯,大舅和三舅也得了一个四品的闲官。这下父亲的上司立马热落了起来。要不怎么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书中按表王芳的父亲补的是邻县的县令,就是原来老姑奶奶蓝凤婷夫君的那个邻县。

        这地方穷不穷得看什么人管。这王芳的父亲王子明一来家境好,二来人家有能力会做人。而且处事非常的圆滑,再加上蓝家的变化,一下子就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县,给带得富裕了起来。

        只要这王县令一开口,谁敢不给面子。说好听的人家可是长公主的姑父。还是定国侯的妹夫,蓝世子和赵世子的亲姑父。要不怎么说朝中有人好坐官呢!你有了人脉,办起什么事儿来可就方便的多了。

        上面有什么好的政策,传达到下面都是先紧着王子明和李道友这两个县。李道友完全是沾了蓝家住在大王庄的光。本来王子明没有受过穷,不知道缺钱的概念。所以别人给他送的钱财,这王子明照收不误。但他转手基本上都用在了老百姓的身上。年关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还给他送了一顶万民伞。

        这也就是王子明赶的时候好,正好在他当上县令不久,蓝衣就回了皇宫认祖归宗,蓝家一下子便发迹了。所以,这王子明的夫人蓝志萍不是一般的旺夫命。凭王子明的能力,再加上人脉平步青云那是早晚的事情。

        这次进京小姑蓝志萍也是带着小儿子和女儿,来陪着长子王志远赶考的。搁现代话说那就是陪读妈妈。正好人家也不差钱,三婶也是想儿子蓝成了,再就是老早就想到京都城逛逛。这不拉着三叔带着一双儿女和小姑蓝志萍一家搭伴进了京。

        早在他们进京之前蓝衣这边就收到了信。沿途走的很是顺利,路上一听是定国公府的亲戚,所到驿站的驿丞招待的那叫一个周道。

        三叔虽说是个闲官,不干什么事,每年都领着俸禄。人家那也是正四品。小姑蓝志萍也算是官家夫人。住驿站那可比住客栈方便的多。当然暗处也有暗卫护送,只是他们两家人不知道罢了。

        玉不论在古代和现代都是比较受人追捧的饰品。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玉器店宝月斋一进门,摆了一扇梅兰竹菊的屏风,用双面绣绣在了透明的丝光锦上面。

        再往里走便是各种玉摆件,如玉白菜、米勒佛、玉观音、寿星佬、玉如意等。接着旁边便是玉挂件,像什么玉坠儿、玉璧、玉扇、玉笛、玉环、玉牌、玉锁、玉葫芦等。当然这些都是价格一般的玉器。

        像一些高档的玉佩都被放在一个观赏的琉璃柜台里面。下面衬着各种高档的丝绸或者雪白的皮毛。各种材质的玉佩更加的晶莹剔透。有翠绿色的、乳白色的、蓝绿色的还有像密腊一样橙黄色的。也有像水晶石一样透明的。

        宝月斋里各种各样的玉质品,简直把王芳看的眼花缭乱。忽然一只冰蓝色的玉蝉映入了王芳的眼帘。直看的王芳目不转睛,心想好美的玉蝉,玉质通透,里面不含一丝杂质,就像水晶一样。

        王芳一眼就喜欢上了,心喜的开口说道:“掌柜的,请把那个冰蝉取来让我看一下。”

        掌柜的一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尽然要看,那块价格不菲的玉蝉。心里不由的犹豫了一下。这么小的孩子买的起那块玉佩吗?不过看这小姑娘的穿戴,可不像一般商户人家的小姐。

        小姑娘穿了一身粉蓝色的锦缎长裙,外面披了一件粉色的披风。头上梳了两个包包头。上面各挽了一串珍珠。脖子上戴了一个金项圈,项圈下面挂着一只金镶玉的玉锁。

        长的粉雕玉琢,脸上有些婴儿肥,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抬起小胖手,便露出雪白手腕上的翠色玉镯。掌柜的看出来这小姑娘脖子上戴的那个金项圈,可不是一般的凡品,很可能是宫里的东西。

        也算这掌柜的识货。这王芳脖子上的金项圈还是皇后娘娘赏的。当时在蓝家人进宫看望蓝衣的时候。林皇后很大方的赏了好多东西。不光给三婶和小姑蓝志萍的孩子赏了东西,就连没来京都城的,大伯娘家的蓝天和蓝灵也赏了不少好东西。

        当时林皇后看王芳很是乖巧,小嘴也很会说话。便随手让人取了一个金项圈戴在了小丫头的脖子上。看到皇后娘娘亲自给自己的女儿戴上金项圈。把个小姑蓝志萍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小小姐,您是要看这块玉佩吗?好,这就给你拿!”掌柜的很是热情的拿出一个小托盘,把那块冰蓝色的玉蝉给王芳取了出来。

        王芳拿起这块玉蝉简直有些爱不释手。反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好几遍。然后开口问道:“掌柜的,这块玉蝉多少银子?”

        “小小姐,您可真识货,这块玉蝉一口价八百两!这还是看您年岁小,给您打了个折扣。”掌柜的一脸笑意的说道。心想这小肥羊不宰白不宰。一看这小丫头就是个不知道柴米贵的主。

        “啊!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呀?这块玉蝉根本就值不了那么多银子嘛!”王芳人虽小人可不傻。蓝衣姐姐可是说了出门买东西,一定记得砍价。特别是一些饰品高档的首饰店,一定要对半砍。

        “小小姐,这块玉蝉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玉中精品。冬暖夏凉,戴在身上还能辟邪。只有小店这么一块儿,你就是逛遍整个京都城,也不见得能找到另一块儿。”掌柜的一看王芳想买,直接便把玉佩狠狠的夸赞了一番。

        “三百两,卖不卖!卖了我马上让小香交钱。”王芳抚摸着手中的玉蝉开口说道。

        “哎哟喂,我的大小姐,这块玉蝉,您给我三百两,我进都进不来!您可真会砍件,哪有这样砍的,不行,不行,我就算不挣钱,也不能亏本卖不是!”掌柜的开口说道。心想这小丫头片了也太能砍价了吧!一般人砍一半就不错了,她倒好砍完一半又去了一百两。

        “掌柜的,她不买我买,六百两给我包起来!”正在掌柜的和王芳讨价还价的时候,一位十三四岁的紫衣女子走进来说道。

        “嗨!你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这是我们小姐先看上的,没看到现在和掌柜的正商量价格吗?”小香一看有人抢自家小姐的东西,一下子便不干了。

        “土包子,买不起就别买,真是有眼不识货。没钱可以去地摊上买,干吗到宝月斋里来。这宝月斋在京都城可是老字号,都是贵人们逛的地方。哪是你们这些乡下人来的地儿?”紫衣女子看着王芳很是不屑的说道。

        “你说谁是土包子呢!你们全家都是土包子!这块玉蝉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凭什么跟我抢!”王芳哪里受过这个气,小脸立马就崩了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说你们是土包子呢!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我们小姐可是工部言大人家的千金,言如玉言小姐。是你们这种人乡下人能比的吗?”紫衣女子的丫鬟翠儿也狗仗人势的说道。

        “喔,言如玉,起的名字真够怪的。你就是书中自有言如玉的,那个言如玉吗?引得多少公子哥儿在书里疯狂寻找的小妖精?”王芳这小嘴可不是盖的。

        一听王芳说出的话,气得言如玉差点没有晕过去。心想这小丫头片子是从哪个旮旯冒出来的。这嘴怎么这么的欠呢!

        “放肆,你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吗?”言如玉的丫鬟翠儿狐假虎威的说道。

        这边一起挣执,三婶和小姑蓝凤萍也顾不上看玉簪了,两人赶紧带着丫鬟婆子走了过来。

        “芳姐儿,怎么你跟人家吵起来了呢?不就是一块玉佩嘛,咱不要,让给她们就是。回头让你蓝衣姐姐给你找几块好的。”三婶一看对方这么的嚣张,也很是气不过的说道。

        “这位夫人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让给我们,这块玉佩是你们买不起,我们才买的,好东西当然是价高者得了。没钱就别充大尾巴狼。”言如玉也不是好惹的,要不怎么说骂人没好口,打人没好手呢!这言如玉一看对方穿的衣服并没有京都城里的人穿的时尚。就有点儿狗眼看人低。

        王芳这下子可不干了,上去“啪”就给了言如玉一个响亮的耳光。“你骂谁是大尾巴狼呢!你才是大尾巴狼呢,你们全家都是大尾巴狼!”王芳一看对方胆敢骂自己的母亲和舅母。立马就不干了,小嘴能说小手更是上的快。她每天在家里跟两个哥哥可是练过的。

        “来人,把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给我抓起来!”言如玉捂住自己被打红的脸,怒声喊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在家里自己的父母、哥哥都舍不得动她一指头。今天尽然被一个小丫头莫名其妙的给打了。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言如玉一声令下,她身后的两个人高马大的婆子立马就冲了上来去抓王芳。王芳一把把自己母亲、舅母和丫鬟小香推到身后,上去三拳两脚就把两个婆子给打翻在地。

        拍了拍小手说道:“工部又是什么官,很大吗?”心想:大的过长公主吗?哼!狗仗人势的狗奴才也敢动手抓本小姐,反了天了!

        言如玉一听对方连工部都不知道,更认为对方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看到自己手下的两个婆子被打了,直气得浑身发抖。

        这时去如侧回来的张玉兰,一看宝月斋门口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就知道出事了。心想这眼高于顶的言如玉不会又和别人抢东西了吧!张玉兰让丫鬟推开人群便走了进来。

        “兰儿,你来的正好,快派人通知你爹,把这些目无王法的人给我抓起来。太可恨了,一帮乡下人也敢和我们这些堂堂的官家小姐叫板。”言如玉看着张玉兰进来,就像见到救星一样。

        张玉兰一看自己的好友受了欺负,心里也很是气不愤。刚想派自己的丫鬟去报信,一眼便看到了三婶儿李氏。小丫头王芳和蓝志萍张玉兰也许不认得,但三婶儿李氏张玉兰可是认的清清楚楚。

        张玉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爱找事的好友。心说这家伙怎么和蓝家人对上了。真是没事找事,人家再是乡下人后台也比你硬呀!

        张玉兰冲着三婶和小姑蓝志萍免强的笑了笑。这才拉着言如玉走到了一边,小声的说道:“你知道跟你起冲突的是什么人吗?”

        言如玉还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管她们是什么人,只要敢得罪我,我就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你爹可是京兆尹,管着整个京都城的大事小情呢!这点儿小忙你不会不帮吧!

        亏得我还一直拿你当好姐妹呢!你别告诉我你想劝我息事宁人,我可告诉你门儿也没有!你看看我的脸,那小丫头片子打了我一巴掌,你看看都打红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挨过打呢!”

        “哼!今天别说只是打了你一巴掌,就是再踢你两脚,你也得忍着。去给人家赔个礼,道个歉。然后我再从中说和一下,今天这事就了了。”张玉兰一脸头疼的说道。

        “凭什么?”言如玉一听好友的话,简直气坏了。心想行啊你张玉兰,胳膊肘尽然向外拐。

        “凭什么?凭他们是定国侯的人,凭他们是蓝世子的家人,凭他们是长公主的亲戚,凭这些够不够?”张玉兰拉着言如玉小声说道。

        言如玉一听定国侯、蓝世子、长公主,一下子就蔫了。原来这些人还真是从乡下来的。可是自己今天却挨了一个乡下小丫头的打,却无力反抗。言如玉此时心里比吃了苦瓜还苦。这就是形势比人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张玉兰拉着不情不愿的言如玉,走到三婶儿和小姑蓝志萍等人跟前。脸上堆满了笑意说道:“不好意思,两位夫人我的好姐妹刚刚多有得罪,我在这里代她向你们赔不是了。”

        三婶和小姑蓝志萍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也开口说道:“是我们家孩子惯坏了。这样吧,我们愿意掏出五十两作为医药费。既然这位小姐看上了那块玉,那就让给她买好了。”

        本为这事到这里就算是完美大结局了。可是谁也没想到言如玉的哥哥听到有人欺负她妹妹。带着家丁风风火火就跑了过来。

        冲进人群喊道:“玉儿,谁打你了,哥哥给你报仇。简直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反了天了,我们言家的小姐也敢打,是不是想死的很难看!”言如海这个浑不拎骂骂咧咧的说道。

        本来看热闹的老百姓都要散去了,一看一个公子哥带了一帮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呼啦一下子便又围了上来。

        “哎,兄弟,走,看热闹去!那个工部侍郎言大人家的公子又开始仗势欺人了。”

        “是嘛,走去看看去。现在朝廷管的这么严,那小子还敢顶风做案?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嗨!这次估计没事儿,听说欺负的是几个乡下人。有个乡下的小丫头跟言府的千金在宝月斋因为抢一块玉佩,打了言大人的千金一耳光!”

        “唉!这下乡下的那个小丫头恐怕凶多吉少了!”看热闹的老百姓议论纷纷,一个个奔走相告。

        王志远从夫子庙里出来,听到人们的议论,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心想糟了,不会是家里的祸头子芳儿又闯祸了吧?唉!那个丫头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仗着自己有两下三脚猫的功夫,不会又和别人闹起来了吧!真是不让人省心!

        “表弟,听到了吗?出事的好像是宝月斋。芳儿和我娘还有三舅母去了宝月斋。人们口中的乡下小丫头很可能就是芳儿。”王志远一脸急色的说道。

        “那还不快走。回头别让芳儿吃了人家的亏!”赵峰拉上王氏兄弟便往宝月斋走去。

        这时宝月斋的门外,言如海带人把王芳和三婶以及小姑蓝志萍等人围在了中间。言如海横眉怒目的瞪着眼前的小丫头,“就是你这小丫头片子打了我妹妹吗?

        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要么跪下当众给我妹妹道歉,然后让我妹妹打回来。要么就是大爷我带人把你们打一顿。你看着选吧!”

        “如果我两条路都不选呢?怎么这京都城难道没有王法了吗?恐怕这南召国是慕容家的天下,还不姓言吧!”王芳也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但王芳心里也是紧张的,心想哥哥哎,你们在哪呀?快来吧!再不来你妹妹我就要挨打了!过路的菩萨保佑快让我哥哥来吧!我一个人也打不过人家这么多人呀!

        “言大哥,你不要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我看这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都是自己人不要伤了和气!”张玉兰也是急得不行。心说言如玉的哥哥这么就这么浑呢!

        “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小心我跟你翻脸!”言如海才看不惯假腥腥的张玉兰。

        张玉兰拉了拉言如玉,想让其劝她哥哥两句。言如玉一看自己哥哥来了,张嘴便呜呜的哭了起来,扭着脸看也不看张玉兰一眼。

        三婶儿把王芳拉到自己身后,开口说道:“京都城是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看着呢!再说是言小姐先骂的人,我们芳儿才动的手。凭什么让我们给她磕头认错?就算是闹到公堂也得讲理吧!”

        “哟,你这贫婆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信不信大爷打了你白打!”言如海说着便伸手向三婶打去。三婶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会儿,脸上并没有感到疼痛。

        只听得“啪!嘶~嘶!”言如海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对方夹断了。疼的他嘴里发出了嘶嘶声。

        “你骂谁贫婆子呢?你又是谁家的大爷?嗯?”赵峰从看热闹的人头顶上跃进了人群。上去一把抓住了言如海高高举起的手。

        当张玉兰看到赵峰的时候,好像一切都静止了。还是那个美少年现在好像长得更英俊了。当初赵大哥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乡下的穷小子。现在成了侯府世子爷显得更有气势了。张玉兰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对方。

        这时王志远和王志刚两人也冲进了人群。王芳一看表哥和两个哥哥来了,小丫头一下子又满血复活了。

        大声的说道:“表哥,哥哥这个王八蛋他和他那个混蛋妹妹一样,他们都欺负我!呜呜…”说完便趴到自己哥哥的怀里哭了起来。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小丫头在哭,其它王芳在自家哥哥怀里偷笑。

        王芳心里直念叨:谢谢观世音菩萨,你肯定听到我的祷告了。这么快就让表哥和哥哥们来救我了。回头我一定去上香还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你是谁?你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不成!你敢拦着大爷!”言如海瞪着眼睛不服气的说道。

        “工部侍郎府的公子算个什么东西?这是我表哥永定侯世子赵峰!有本事跟我表哥单挑!”十岁的王志刚惟恐天下不乱的说道。这王志刚不愧和王芳是双胞胎,那真是一对儿惹祸精。

        王志远狠狠的瞪了自己弟弟一眼,那意思是你给我闭嘴!王志刚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的大哥。看自己大哥不高兴了,赶紧老实的闭上了嘴巴。然后和王芳两个躲在自家大哥身后,兄妹俩挤眉弄眼的。

        小姑蓝志萍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和女儿王芳,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唉!这两个小祖宗真是让婆婆给惯坏了。

        “永定侯世,世子”言如海一下子蔫了,论武功自己这帮人全上都打不过人家。论后台人家娘可是长公主的养母。

        “误会,误会,我不知道这两位夫人是您家的亲戚。咱们这是不打不相识!呵呵,赵世子您快松开手,不然我的手就要被您夹断了。疼,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言如海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一听说是永定侯世子赵峰,立马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张玉兰在旁边看着言如海的表现,眼里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言如玉更是羞得无地自容,自己的哥哥简直太丢人了。

        ------题外话------

        本命年为什么要穿红?

        风水位理学认为,逢本命年时,生肖守护神要去天庭参拜,按现在的说法就是述职,这时对人的保护就会减弱,妖魔邪祟就会乘虚而入,红色能够去灾辟邪。这与“过年”贴春联的来历也有关联,所以人们用穿红衣服,系红腰带来去灾辟邪,后来被人们发扬光大,连内裤袜子都要红色。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