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22章 阔少爷和穷小姐1

第122章 阔少爷和穷小姐1

        “衣衣,衣衣,是你吗?你还记得云磊哥哥吗?”蓝衣看着这个在不停说梦话的人。惊的把手里的药碗直接打翻在地上。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是云磊哥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天在玩儿穿越大放送吗?蓝衣感觉这世界有些玄幻了。可是,现在的自己喜欢上了楚离,不可能再喜欢云磊。与其让云磊知道自己是他的衣衣,却爱上了别的男子,让他伤心。还不如就当不认识彼此。

        前世自己和他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云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富二代,而自己却是一个农家女。云磊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王子,而自己却是为了家里弟弟妹妹能上大学,而拼命工作的那个人。两个人生活环境真的相差的太远。

        现在他是西梁国的七皇子乌燕哲别,自己却是南召国的长公主慕容衣衣。两个国家正在交兵见仗,敌对关系。所以更不可能相认。

        也许成为陌路人比相认更好一些。蓝衣打定主意以后,这才让人把打碎的药碗收拾了。然后让林芝重新熬了一碗药端过来。蓝衣满怀心事的走了出去。一直等到楚离练功出来,才和楚离一起再次走进七皇子哲别所在的屋子。

        七皇子哲别醒来后,便看到楚离拉着蓝衣的手,坐在旁边小声的说着话。他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恨不得冲上去把对方分开。

        蓝衣和楚离看到对方醒了,便开口说道:“哲别,谢谢你救了我的衣衣。我知道你这次来是为了搭救乌燕哒哈,以及小公主乌燕卓玛。但这只能算我楚离欠你的一份人情,赎我不能放了他们兄妹。你救了衣衣,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补偿你。”

        七皇子哲别看着楚离的样子,冷冷的笑了。很是不屑的说道:“你们不会认为我在演苦肉计吧!其实,乌燕哒哈和乌燕卓玛兄妹俩的死活,我并不关心。我来南召国只是为了寻找我的一个亲人。

        不知道楚世子能不能帮我找一下,他是我的未婚妻。如果楚世子能帮我找到他我一定感激不尽。他的名字叫蓝衣,我从小就叫他衣衣。”

        七皇子哲别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蓝衣。希望能从蓝衣的脸上看出端倪,只是令他失望的是蓝衣的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紧张抑或者惊喜的表情。

        蓝衣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但和楚离在衣袖下相握的手。楚离感觉到了蓝衣的紧张,以及蓝衣手心的汗水。他知道蓝衣有可能就是他说的那个人。可是蓝儿从小就生活的大王庄,又怎么会认识七皇子哲别呢?楚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七皇子,真的很凑巧,我的衣衣在民间也姓蓝。和你未婚妻的名字一样,可惜不是同一个人。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我很感谢你为了一个相同的名字,而出手相救本世子的未婚妻。谢谢!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楚离说完便拉着蓝衣走了出去。

        七皇子哲别一直盯着蓝衣的表情和动作,可惜蓝衣就算出去,也不曾多看他一眼。蓝衣的眼神里只有陌生,没有一丝惊喜。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吗?可是自己的第六感觉真的很准。怎么会这样?

        七皇子哲别无力的靠在床上,闭上了有些酸涩的眼睛。衣衣你在哪里?明明我感应到了你在南召国。眼看着你就要被那个白发老怪物打伤,我只想奋不顾身的去替你阻挡。

        难道真的只是两个名字相同的人吗?七皇子哲别哪怕闭上眼睛,也没有挡住眼角溢出的晶莹泪珠。一滴眼泪顺着七皇子哲别俊美的脸颊,缓缓的滚落下来,然后慢慢的阴湿了枕头上的图案。

        蓝衣漫无目的拉着楚离走在依兰阁里。三月末的依兰阁里有满园梨花争相开放。洁白的梨花就像皑皑白雪一样,压满整个枝头。一簇簇,一层层简直美丽极了。春风吹过,飘来阵阵梨花香,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蓝儿,你有心事,难道我就这么的不值得你信任?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永远也比不上蓝雨。你可以无条件的相信蓝雨,那我呢?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吗?要怎么样?你才能把你心里的秘密说出来。那个七皇子乌燕哲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云磊哥哥又是谁?”楚离一脸受伤的看着蓝衣。

        “你是我楚离这辈子认定的妻子。我们将来要相濡以沫的过一辈子,直到白发苍苍,儿孙满堂。除非你,你到现在还不肯把心交给我!”楚离把蓝衣拉到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

        “阿离,你相信人有前世吗?”蓝衣抬头仰望天空,想努力把自己的眼泪逼回到眼睛里。可惜不仅没有办到,眼泪流的却更凶了。

        “一个人在前世她已经死了,可是她醒来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成了另外一个人。也许在过奈何桥上的时候,忘了喝孟婆汤,她才会保存前世的记忆。”蓝衣趴在楚离的怀里,小声的抽泣着。

        “我和蓝雨还有现在的七皇子哲别,前世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国家。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我很害怕。发现蓝雨是老乡后,我们成为了彼此的依靠,只有彼此不会背叛对方。说实话蓝雨要比哥哥慕容诚更亲近一些。

        而,七皇子哲别是我前世邻家的玩伴儿。也勉强算是青梅竹马吧!但我把对他的那一丝爱慕,偷偷的藏在了心里。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身份相差太大了。

        一个富家公子哥儿,一个农家女。不论是在这里,还是在我们前世的那个国家,两个人想在一起,真的是困难重重。所以,我一直在逃避这份感情。既然不可能在一起,干吗要强求。

        我就那么一直的躲着他。可是听到他和别人要定婚了,我还是会很难过,很伤心。我承认我是喜欢他的,可是云磊的爷爷老早就找过我了,让我离他的孙子云磊远一些。

        他说他们家族不可能接受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孙媳妇儿。一个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所以,我和他就这样错过了。直到我出了意外,死后就到了这里。我没想到他会追到这里!”蓝衣趴在楚离的里怀里红着眼睛,慢慢的讲述着自己的过去。

        “蓝儿,不哭了。我会好好爱你。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楚离轻轻的拍着蓝衣的后背,小声的哄着对方。这句话也是在心里说,原来自己真正爱的是现在的蓝衣,而不是前世那个可怜的小丫头。对不起小丫头,我发现我爱上现在的蓝衣了。

        楚离亲吻着蓝衣哭红的眼睛,吻干她眼角的泪水。原来泪水是咸的,还有一丝甜蜜的味道。看来蓝儿在不知不觉中早就喜欢上自己了。也许蓝儿没有自己爱她那么强烈,但只要她心里有自己就好。

        而在皇宫里的七皇子哲别并不知道,他的两个心腹侍卫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这都好几天了,自己的主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真是让人着急。

        当初主子就不该自动请缨来南召国。现在倒好,哒哈王子和卓玛小公主没有救出来,反倒又搭进去一个皇子。七皇子哲别的两个侍卫阿布和达鲁带着一帮暗卫,就像土地爷请城皇一样慌了神。他们生怕七皇子再让人家南召国的给抓起来。

        林老将军府里现在也是紧张的要命。大舅母看着自己的儿子林枫。也是急得脑仁疼。自己这个儿子以前为了逃避和自己的娘家侄女成亲,那是天天不着家。天南地北的瞎跑,美其名曰见世面。尽然还学人做起了生意,宁愿当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也不肯入朝为官。

        可是现在怎么样,还是让蓝衣逼着做了户部员外郎。那表兄妹俩也不知是怎么达成的协议,反正自己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总算是回归正途了。说起来这还得感谢外甥女蓝衣这个长公主。

        “枫儿,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别人家像你这么大的少爷,孩子都好几岁了。人家谁家少爷不是最晚十八岁成亲。可你倒好,你今年可都二十了。你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你给娘个准话。

        我每次一问你,你就跟见了鬼似的躲着我,难道你能躲你老娘我一辈子不成?今天,你要是再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就给你订一门亲事。你不娶你表妹,好,我答应你。

        但这苏家小姐,苏映雪春年宴上,你也见过。那苏小姐长的品貌端庄、温柔典雅、知书达理。有哪一点配不上你,嗯?你说模样配不上你?还是身份配不上你这位户部员外郎?

        苏小姐的父亲官拜永安侯。爷爷老永安侯和你爷爷当年可是八拜之交。那是一起上过战场的生死弟兄。就凭咱们两家的关系,这绝对是桩门当户对的好亲事。你怎么就不肯答应呢?

        是,是娘当初做错了,不该逼着你娶你的表妹玉珍。以至于你赌气离家出走。可现在我已经把你表妹送回娘家了,不再逼你了,你怎么还是不肯答应亲事呀?

        人家苏侯爷那边都托人递过话来了。应不应这门亲事,咱们总得给人家一个回话吧!”大舅母崔氏那是苦口婆心,跟自己的儿掰开了,揉碎了那叫一通碎碎的念。

        “娘,你还让不让人活了。你再这样逼我,我明儿个就搬到衙门里去住。那苏小姐再好,也不是我的菜。我就是不喜欢,您就别在逼我了。我还有事就不在家呆着了。”林枫扭脸就往外走去。

        气得大舅母差点直接晕过去。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杠头。每次一谈到亲事,就跟杀了他似的。大舅母撸胳膊、挽袖子拿起旁边的一个鸡毛掸子,就冲到了院子里。上去就拦住了自己儿子林枫的去路。

        喘着粗气骂道:“小兔崽子,老娘还管不了你了。嗯?你今天给我走一个试试?什么叫我别在逼你了,我逼你了吗?我这不是好好的和你商量的吗?你就这么的不耐烦听我的话吗?你还是不是我生的呀?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东西。你是想气死我呀?呜呜…”

        “爷爷,您老怎么回来了?”大表哥林枫一惊一乍的喊道。

        大舅母赶紧擦干眼泪,恭敬的说道:“公公,您回来了!”说完之后,就知道自己上了儿子的当了。哪里有林老将军的影子呀。再看看自己的儿子林枫早就跑没影了。

        直气的大舅母哭笑不得,心说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个一个讨债鬼。算了,既然儿子不喜欢人家苏小姐,那给人家递个话。说两个孩子不合适算了。

        “大嫂,大老远就听到你和枫哥儿在院子里打饥荒。这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别逼的他太紧了。这要是和不喜欢的人成了亲,那不是造就了一对怨偶嘛!”二舅母走到大舅母所在的院子,笑着开口劝道。

        “谁说不是呢!这实在是枫儿他做的太不像话了。他不肯成亲,他弟弟林锐也闹着不成亲,一说就是大哥还没有成亲呢,怎么能轮到他。这一个两个的都是我的债。

        老二林锐更是跑的连人也见不着面。整个在江湖上和那些草莽混在一起。你大哥也不在家,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唉!”大舅母可找到吐苦水的对象了。那鼻子一把,泪一把的一通念叨。

        “大嫂,我看实在不行,你进宫去找找衣衣。枫哥还是挺听衣衣的话。不然不愿入朝为官的枫哥儿,也不可能去户部当差了。”二舅母听了自家大嫂的诉苦,便给出了一个主意。

        “哎,二弟妹,真是太感谢你了。这可真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枫哥儿肯找个人成亲,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我就阿弥陀佛了。管他长的是长是扁,是方是圆!”大舅母得了这个主意,恨不得马上就进宫去找蓝衣。

        这时,林管家走了进来,开口说道“大夫人,表少爷和表小姐一起来京都城了,现在已经到大门口了。”

        “哪个表少爷?哪个表小姐?”大舅母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实在是家里妯娌仨。还有一个太子殿下慕容诚和长公主慕容衣衣都是表少爷、表小姐。

        管家心想还能是谁,还不是那个讨人厌的崔氏兄妹。但林管家可不敢多说。嘴上老老实实的说道:“是大夫人娘家的崔志源少爷,还有崔玉珍小姐。”

        大舅母一听到自己的这对侄子、侄女也是不由的头疼。亏的当初还想把自己的侄女玉珍嫁给自己的儿子呢。谁能想到自己这个侄女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扭脸就是另一副面孔,也怪不得儿子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娘家侄女。

        可是这娘家人上门了,自己也不能不让进来。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也不能让二弟妹笑话。大舅母稳了稳心神,这才说道:“林管家去让人请表少爷和表小姐进来吧!另外去给表少爷和表小姐安排个院子。”林管家应了一声是,这才退了下去。

        “那,大嫂你先忙吧,我回去了,有什么事尽管说话。自家妯娌不用太过见外。”二舅母说完这才走了出去。

        二舅母走到门口正好碰到崔氏兄妹。崔氏兄妹很是恭敬的给二舅母行了一个礼。开口说道:“志原、玉珍见过二夫人!”

        二舅母看了崔氏兄妹一眼,淡淡的说道:“嗯,你们姑母正在里面等着呢!赶紧进去吧!”说完便抬步走了出去。她是实在对这对兄妹不感冒。

        崔玉珍俩兄妹看着二舅母离开的方向,轻声的啐了口。心说一个寡妇有什么了不起的。哪有自己姑姑这位将军府的当家夫人来的风光。要是自己能嫁给表哥,就是将军府下一代当家夫人。什么二夫人还不是得在自己手底下讨生活。

        “玉珍,注意形象,你知道身在何处吗?像你这个样子,表哥会喜欢你才怪呢!”崔志原倒是比他这个妹妹崔玉珍要聪明的多。知道这是在林将军府,自己说话办事都得小心,不能被人抓了把柄。

        “知道了大哥,我以后注意就是了!”崔玉珍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前两年自己没有及笄,表哥不同意成亲,表哥都二十了还没成亲,不是等自己又能等谁?

        崔玉珍这个没脑子的货,还不知道现在她的姑母已经打消了儿子林枫娶她的念头。崔氏兄妹一起走进大舅母崔氏的院子。崔玉珍又开始了自己的伪装,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蹦蹦跳跳的走向客厅,边走边喊:“姑母,玉珍想死您了。这不就拉着大哥来京都城看您了!”

        大舅母崔氏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女,笑着说道:“来了就好,这次就多住几日吧!”

        “见过姑母,侄儿这次是为了进京都城参加恩科考试。如若侄儿能考个一官半职的,也为爹娘和姑母争光不是!”崔志原一脸笑意的说道。

        “嗯,好,还是原哥儿有出息。那就住下好好温习功课,回头让你大表哥帮你看看文章。”大舅母对自己这个侄子,还是比较喜欢的。崔家就自己和大哥崔健兄妹二人。

        爹娘又去的早,从小自己跟着大哥相依为命。要不是为了自己,大哥也不会那么晚才成亲。也算自己命好,无意中救了受伤的林保国少将军。为了报恩少将军这才娶了自己。

        镇上的人看到自己成了少将军夫人,李地主上赶着,把小自己大哥好多岁的女儿嫁了过来。所以大哥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还要小上好几岁。

        看着这个出息的娘家侄子,崔氏还是很欣慰的。只是自己这个侄女却越长越像自家大嫂。不光长的像,就连为人处事也是一副小家子气。刁蛮任性、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狠。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底气。

        崔志原看到自家姑母看妹妹崔玉珍的眼神。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说难道姑母变卦了不成,看来妹妹这桩亲事有点儿玄呼。都怪自家妹妹没脑子,平时尽得罪林家的下人。肯定有人在姑母跟前说坏话了。

        “姑母,表哥呢?我们兄妹都来半天怎么也没看见大表哥!”崔玉珍东张西望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

        “噢,你大表哥现在户部任职,他去忙去了。”崔氏看着自家这个侄女,心里是越来越挑剔。

        “那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和哥哥第一次来京都城,还没有来得急到处逛逛呢!等大表哥回…哎哟!大哥你掐我干吗?”正说的起劲的崔玉珍,忽然被崔志原掐了一把,瞪着眼睛怒声说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没事呢!大表哥现在已经入朝为官了。哪有时间去陪你逛街。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呢!”崔志原看着自家妹妹的蠢样子训斥道。

        就这智商真让人着急。连人眉眼高低都看不出来。还想当将军府的掌家夫人,这要是她做了掌家夫人还不得败光林家才怪。要是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女儿,非掐死她不可。

        算了也不指着妹妹能攀上林府的富贵了,只要不拉自己的后腿,就阿弥陀佛了。崔志原在心里说道。

        “姑母,您别和小妹一般见识,她这两年光长个子,就没长脑子。还跟小时候一样,天真烂漫,心思单纯!”崔志原看着自家姑母,开口为自己的妹妹崔玉珍,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打着圆场。

        “你们兄妹这一路劳顿,肯定累了。玉环,带表少爷和表小姐下去歇息着!”大舅母崔氏端起茶杯,开口说道。在古代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端茶送客。(因为客人刚来时,主人端来茶是热的,在与客人谈完话后,茶便凉了,说明他们谈话的时间不短了。

        所以主人便会有意识的端起茶来喝,而客人也明白主人的意思,主动告辞,这也是以前交往的一个潜规则。)

        崔志原一看自家姑母的动作便明白了。拉起自己的妹妹崔玉珍,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这才随着丫鬟玉环退出去。崔氏兄妹一直走到客院,看林府的下人都出去了。崔玉珍这才发飚。

        “大哥,你拉我干什么?我刚刚给了玉环一定银子,那小丫头才告诉我姑母要进宫去见长公主。我还没有进过皇宫呢!也不知道皇宫长什么样子?

        这要不是你拉我,没准儿我刚刚就跟姑母进宫去了。皇宫哎,那可是皇上住的地方。我要是能和长公主成为闺中密友,你不得沾我的光呀!”崔玉珍大言不惭的说道。

        崔志原用手中的折扇,点着自家妹妹的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里面长的是草吗?你怎么一点儿眼力界儿都没有。你没看到姑母刚刚端茶送客了吗?亏你想的出来,还带你去宫里,你身上有品阶吗?

        姑母那是三品的将军夫人,你又算哪颗葱,哪头蒜!就你这没脑子货,人家将军府敢要你才怪。别忘了这将军府林老将军还在,就算姑母是掌家夫人,那也是林老将军说了算。你给我老实识点,少找事儿,不然我就让人把你送回老家去!”

        “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就找咱娘哭去!看咱娘不打你才怪!”崔玉珍气呼呼的说完,便带着自己的小丫头坠儿回自己屋里去了。崔志原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这才走回自己的房间。

        蓝衣坐在梨树下的秋千上,拿出了蓝雨送自己的一只玉笛,练习着《驭兽笛普》上的音律。自从上次祭天大典,蓝雨把一部分内力输给自己以后,蓝衣对《驭兽笛普》算是入了门。

        蓝雨才不管你什么派别呢!反正这驭兽的技能,只教了灵儿和姐姐蓝衣。这是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教会她们是为了能在关键的时候自保。

        在梨树的树影里,蓝衣脑子里默念着蓝雨教自己的口诀,一遍一遍的练习着。梨花林里被蓝衣的笛声招来了一群小鸟,落在树枝上静静的欣赏着乐曲。

        楚离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春风佛面梨花随风飞舞,片片雪白的花瓣随风飘落。地上铺着一层层雪白的花瓣,让人不忍踩踏。一个青衣女子坐在秋千上,闭目吹着优美的旋律,周围众鸟雀如痴如醉的倾听着。

        看的楚离不由的痴了,这真是梨花雪压枝,莺啭柳如丝。美人玉笛吟,鸟雀醉入梦。

        “蓝儿,你吹的真好听!就连鸟儿听的都醉了!”楚离忍不住开口说道。

        “阿离,你来了!我的笛声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蓝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的蓝儿无论是什么样子。在我心目中都是最美的。快快长大吧,我的小娘子!”楚离看着一脸娇羞的蓝衣,嘴角不由的翘了起来。正在蓝衣和楚离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林芝走了过来,开口说道:“公主,林大将军的夫人刚刚去拜见了皇后娘娘,现在在咱们依兰阁外求见,请她进来吗?”

        “大舅母来了吗?快请她进来吧!”蓝衣收起玉笛说道。

        “臣妇见过长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见过楚世子!”大舅母规规矩矩的给蓝衣行了一个标准的礼。

        “大舅母,不要这么客套,这里没有外人。没有那么多规矩,您还是叫我衣衣便可,大舅母快请坐!”蓝衣很是亲近的说道。

        “谢,长公主,臣妇这次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楚世子能不能回避一下。”大舅母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舅母只管和蓝儿说话就是,我到园子里逛逛。”楚离很有眼色的转身走向了梨花林。林芝也起身站到了远处。蓝衣把大舅母崔氏让到了旁边的凉亭里,两人分宾主落座。

        燕春端来了茶水,然后又退了下去。蓝衣品了一口茶,这才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情,舅母只管说就是。咱们都是自家人,有什么求不求的。”

        “衣衣呀,是这样的你大表哥林枫今年都二十了。到现在也不肯成亲。我是好话都说尽了,他就是不应你这个茬。唉!你也知道咱们南召国的男子最晚十八岁就成亲了。

        我知道你和枫儿走的比较近,你能不能帮舅母劝劝他。他以前说先立业后成家,可这现在在户部当差,也算是立了业了。可这,是不是也该成个家了。

        我也给你交个实底,这永安侯苏家的小姐,苏映雪在春年宴上看上他了。人家苏侯爷也派人给咱们递话了,可是我一提苏小姐,他想也不想,立马就拒绝了。”大舅母一脸苦恼的说道。

        蓝衣沉思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这样呀,大舅母您也别急。这事我记下了,回头等见到表哥,我去替您问问他。依我看没准儿表哥心里有喜欢的女孩子。也许那家女孩子的身份和咱们家门不当户不对也说不定。可能大表哥怕您不答应,所以一直没有开口罢了。”

        “那,衣衣,舅母把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大舅母千恩万谢的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起身离去。

        大舅母刚走不久,大表哥林枫和太子慕容诚以及楚离等人就一起过来了。就连七皇子乌燕哲别也跟着来了。

        “大表哥,刚刚我好像看到大舅母刚刚从衣衣这里离开。你怎么好像故意躲着她似的。还有啊,你干吗好好的搬到我的太子东宫里来住了。”太子慕容诚一脸好笑的问道。

        “别提了,家里来了两个扫把星。我又不想天天和那些无聊的人见面,所以就躲出来喽!我躲到别处,万一他们命下人跟踪,发现我的住处,又会去烦我了。

        只有躲到你的太子东宫,他们才不敢进来。再说大家都是亲戚,我也不想我娘难做。伤了我娘和舅舅的兄妹之情。说好了,我就住几天,让他们认为我住在你这里之后,我再偷偷的搬过去。”大表哥林枫苦着脸无奈的说道。

        蓝衣听到说话声,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大表哥不会是惹了什么烂桃花吧!不会是让表妹之类的小美人给缠上了吧!”

        “蓝儿,你这算说对了,大表哥的那个崔表妹都撵来京都城了。这不,大表哥躲人家,都躲到宫里来了。”楚离也开起了林枫的玩笑。

        旁边的七皇子乌燕哲别,看着皇宫里这群人的相处,不由的在心里点了一个赞。看看人家南召国的皇帝,为了皇后娘娘林氏,尽然遣散了后宫。如果自己的父皇当年,能够少一些妃子,说不定也天下太平了。

        七皇子哲别一直偷偷的观察着蓝衣一举一动。他不相信自己的直觉有错。一定要找出蓝衣的破绽,看看这个没良心的丫头,为什么不认自己。还是她真的失忆了忘了自己。

        楚离一看七皇子哲别的样子,赶紧走到蓝衣跟前,握住蓝衣的小手说道:“刚刚大舅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怎么还故意把我给支开了。”这狡猾的楚离问话是假,宣示自己的主权才是真。

        “也没有了,大舅母就是想让我问问大表哥,什么时候给她领个儿媳妇儿回去。她也好早点抱孙子!”蓝衣看着大表哥林枫故意的试探道。

        “那个,衣衣,各位,我衙门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失陪!”说完大表哥林枫就像狼捻着一样,急匆匆的走了。

        弄的蓝衣有些莫名其妙。大表哥这是怎么了?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呀?

        “可能大表哥真的有事情!衣衣你这两天去给母后诊脉了吗?”太子慕容诚说道。

        “诊了,我每天都有过去的。母后胎像稳固,再过几个月一定会给我们生个小皇弟出来。”蓝衣提起自己的母后笑着说道。只要一想起母后再过几个月,就能生个大胖小子出来。蓝衣心里软的跟什么似的。蓝衣在现代就非常的喜欢小孩子。

        楚离看着蓝衣开心的样子,也不由的拉起蓝衣的手,笑着眯起了眼睛。等将来自己跟蓝儿生出来的孩子,也一定很漂亮,很可爱吧!

        七皇子哲别看着这样的蓝衣,是越看越迷糊。这倒底是不是自己的衣衣呢!可是她怎么好像就不认得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试探出她就是自己的衣衣。

        ------题外话------

        推荐,正在首推的文《僵尸萌妃来袭》

        本文搞笑不吓人,内有萌宝萌宠!

        吃货女主斩狐妖,灭恶鬼,驱蛊毒。凭着一张吃货地图走遍龙腾,使神秘的驱魔族又重现在世人面前。

        http:///675203。html爆笑一夏,不要错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