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27章 人心难测

第127章 人心难测

        这次春闱选的来的人才还是很可观的。你别看古代,人家那也是人才济济。有在天文星相方面突出的;有在兴修水利方面有好的见解的;有在治国方面有独特建议的;还有就是在文学,诗词歌赋方面有成就的。

        孝帝慕容景还是给这些学子们分门别类,每个人都有什么特长,皇上都做到了心中有数。更是当殿点出了状元、榜眼、探花。还接见了一些考试的名次并不靠前,但却也有一些特长的学子。这些学就类似于咱们现代的特长生。对于南召国这次的恩科考试的结果,孝帝慕容景非常的满意。

        永定侯世子赵峰这次不负众望考上三甲头名状元。受蓝衣和蓝雨的影响,以及慕容诚给找的那位大儒的悉心教导。赵峰绝对是一个全面发展型的人才,而且还是一个文武全才。

        孝帝慕容景对赵峰很是器重,心想这个孩子可以好好培养,赵峰是南召国开国以来最年青的状元。以十四岁的年纪在众学子中脱颖而出。

        第二名榜眼是王志远十六岁。在兴修水利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小小年纪的他提出每年防汛,使用掩堵之法,不如利用地势结合掩堵,采取疏导的方法。孝帝听了更是暗暗点头,直说虎父无犬子。

        对于二哥蓝志河的这位妹夫王子明,更是好奇的不得了。心想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才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儿子。而且,王志远也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苗子。当殿下宣召王子明尽快进京,非要一见庐山真面目不可。

        第三名是严嬷嬷的侄子,这个叫严涛的小伙子今年十五岁。对天文星相很是有研究。用蓝衣的话说,这严涛整个一活人版天气预报,都快赶上卫星云图了。

        张玉兰的那个书呆子哥哥张玉斌,在诗词歌赋方面到是颇有研究。写出的句子文章很是优美。虽然没有进入前三名,但是也在一甲之列,考了五十六名。

        言工常的儿子言如海以及同,崔志原都名落孙山。崔志原更是把那个卖给自己考题的店小二,狠狠的揍了一顿。好多读了八股文,只会纸上谈兵的学子气的直接喝起了闷酒。

        因为大多数举子都是按照老夫子的教导,认为只要能写出一些治国之策,写出一篇锦绣文章就可以得中。往年都是这样的,谁能想到今年孝帝慕容景会抽风,不按套路出牌。亏得他们一个个准备了这么久的文章。结果到最后一点儿都没有派上用场。

        有几个勉强进了殿试的举子,心想凭借自己的才华,就算不点个头三甲,名次也不会太差吧!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直接就让孝帝给刷了下来。

        有的学子更是抱怨,说孝帝用的都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心里很是不服。可是不服又有毛关系,朝廷不肯用你这样的人,也是没办法。

        不过,这次是御赐三甲同进士的人数倒是不少。比往年足足多了三成。这也是孝帝慕容景打一巴掌给个枣的招数。省得这帮落地的举子跑大街上闹腾去。

        京都城一处隐蔽的宅子里。黑衣蒙面人此时大发雷霆,把屋子里能摔的东西全部都摔碎了。什么茶杯、茶碗、碟子、花瓶瓷器。整个屋子一片狼藉,就像被鬼子扫荡过一样。

        旁边拿羽毛扇子的周明,也是满脸的无耐。本来派去的卧底已经打入众举子内部了,可是都到殿试了。又被孝帝慕容景给刷了下来。真他娘的可恨,真不知道这孝帝的脑袋是不是让驴给踢了。

        这是谁给孝帝慕容景出的主意。这次完全推翻了以往开科取士的标准。

        “主子,您就不别懊恼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能急于一时。要不,我们把那个人调过来吧!据可靠消息,他的妹妹目前可是在皇宫里呢!如果能让他说服其妹妹归顺主子。何愁主子不能完成大业!只要咱们的人在慕容景的皇宫里起到重要位置,安插上眼线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周明轻摇羽扇,摇头晃脑的说道。

        “军师,就按你说的办吧!希望他能够说服他的妹妹为我所用。不然,我们也没有留着他的必要了。当年本座无意中救了那人一命,没想到今天却能派上用场。哈哈哈…”黑衣蒙面人说完后不由的放声大笑。真是无心栽柳,柳成荫。

        儿子,父王一定为你报仇雪恨,帮你惩治害你的凶手。黑衣蒙面人手出掏出一块玉佩,脸上显出一丝温柔之色。本来好好的一个儿子,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刘太后相斗下的牺牲品。刘太后那个老妖婆是死了。那么现在自己儿子的账,就该算在慕容景的头上。

        “主子,小主子最近还是没有起色吗?”周明一脸关心的开口说道。每当主子拿出这块玉佩的时候,想的肯定是小主子的病情。嗯,小主子好好的一个人进了一趟京都城,被人送回来以后就变了一个废人。

        据药王谷的神医所说小主子是中了一种奇毒,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治疗,那么将来很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傻子。只有找到灵凤之体持有凤血之人,才能解救小主子。

        既然当初林皇后所中之毒,有可能是慕容衣衣给解的。那么很有可能如刘太后临死前放出的消息,慕容衣衣就是持有凤血之人。只有抓住了长公主慕容衣衣,自己的儿子才有可能得救。

        只可惜上次让世外高人王团老祖出面,都没有把对方给抓过来。反倒让王团老祖受了重伤,至今伤口未愈,仍然在恶化当中。

        “唉!还是老样子,现在连本座都认不得了。”黑衣蒙面人一脸苦涩的说道。

        “主子,属下已经请了梅山道长出山,让他老人家来助咱们一臂之力。”周明再次说道。

        “什么?梅山道长那位老前辈他肯出山了吗?周明你是怎么把他老人家给请下山的?”黑衣蒙面人一脸惊喜的开口问到。

        “主子,那是因为属下的祖上跟梅山老前辈有一些渊源。所以,属于才能请得动他老人家。主子尽管等待好消息就是!”周明一副信誓旦旦的说道。

        “真是太好了,周明没想到梅山老前辈还与你们家有渊源,这真是太好了!等梅山道长来了,只要他老人家作法,就一定能抓住慕容衣衣。”黑衣蒙面人就好像在漆黑的月色中看到了希望。

        周明淡淡的笑了一下。梅山道长他老人家当然跟自己祖上有渊源,因为梅山道长他在没有出家之前也姓周。跟你们慕容皇室那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帮你,只不过最后真正帮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京都城皇城外,布告墙上张贴了这次高中者的名单。一众举子那是里三层外三层。有考中的举子兴奋的欢呼跳跃。也有举子唉声叹气,一脸灰败满脸苦涩漠然走开。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考试制度的改革。完全改掉了他们的命运。本来胜券在握的才子却名落孙山。而那些有一技之长,被大家称为捞偏门的考生却得到了重用。不由的感叹这南召国世道的不公,具体考什么完全成了皇帝陛下一句话的事情。

        此时的依兰阁里也是热闹非凡,蓝衣和蓝雨在院子里弄起了烧烤架。给大哥赵峰等人庆贺高中,就连严嬷嬷也是乐的喜笑颜开。这次要不是长公主殿下让自己的侄子跟赵世子一起读书。受到了孔老先生的指点,自己的侄子严涛也不会考出这么好的成绩。

        赵峰和严涛以及王志远三人更是相约,三日后一起去拜谢自己的恩师。如果没有恩师的指点,三人哪里会有如今的成就。他们三人更是感谢太子慕容诚,因为这位孔老先生是太子殿下给请的。

        欧阳兄妹也一起来到蓝衣这里凑热闹。大家闹哄哄的你一言我一语,抢着切肉、烤肉刷蜂蜜。有的更是帮着依兰阁的宫女端蔬菜盘子。

        看着院子里欢天喜地的一群少男少女,孝帝慕容景带着肚子高高隆起的皇后娘娘坐在观景楼上,夫妻二人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在这个观景楼上,可以看到整个皇宫的全貌。当然也看到了依兰阁里一帮小儿女的嬉戏笑闹。

        “晴儿,今天臭小子有没有闹你?”孝帝慕容景看着林皇后,轻轻的抚上她的肚子,一脸温柔的问道。

        “还好,这两天这小子很是安静。只是午时睡觉之前才在臣妾的肚子里,伸胳膊蹬腿的活动一下。”林皇后手挺着大肚子,一脸慈爱的笑着说道。

        孝帝慕容景把林皇后轻轻的扶到躺椅上,然后自己也坐在了旁边。帝后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悄悄话。

        依兰阁的一处偏僻的凉亭里,燕春和燕秋两姐妹坐在一起。燕春看着神情有些恍惚的妹妹,眼里现出一丝忧虑。

        “燕秋,你这两天怎么了?我怎么看你整个人都有些无精打采,精神恍惚的。你有什么心事吗?”

        “姐,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找到大哥,他却变了一个人,变得我们都不认识了。万一大哥和公主起了冲突,我们姐妹应该站在哪一边?”燕秋一脸挣扎的小声说道。

        “秋儿,你见到大哥了?”燕春并没有注意燕秋后面的语言。她只听到了大哥两个字,一下子就激动了。

        “秋儿,快告诉我大哥他在哪里?你在哪里见到大哥的?大哥他现在好吗?”燕春一声叠一声的再次问道。

        “姐,我是说如果,我跟本就没有见到大哥。只不过我那天出宫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跟大哥长的有些像罢了。”燕秋应付的说道。

        “唉!我还以为你那天出宫办事,看到大哥了呢?害的我空欢喜一场。”燕春有些失望的说道。

        燕秋在心里却对自己的姐姐燕春说了一声对不起。因为从小自己就和哥哥比较亲近。反而姐姐更和父母亲近一些。

        那天看到哥哥曾经俊逸的脸上,被划了两条丑陋的疤痕。燕秋当场抱着大哥心疼的放声大哭。为什么自己兄妹本来该是让奴仆伺候,高高在上的少爷小姐,可是现在哥哥被毁了容。而自己和姐姐却沦为了宫女。

        以前在大王庄还不觉得怎么样。尤其是到了皇宫,这里的规矩简直太多了。说话、走路、做事处处都得加倍小心。自己本该是娇气的大小姐,可是在宫里却被人训的跟狗一样。这下子真的成了伺候人的下人。再想想哥哥被毁容的脸,燕秋更是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此时在燕秋的心里认为什么都比不上亲情重要,只有大哥对自己最好。同样是作为长公主的奴婢,可是林芝凭什么就不用接受宫规训练?而她和姐姐燕春就必须得接受嬷嬷的调教。

        积压在燕秋心里早就不平衡的天平,在逐渐的倾斜了。因为,在大王庄蓝衣并没有拿她们姐妹当下人看。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蓝衣,从来不用她们燕氏姐妹伺候。由于林芝身为蓝衣的贴身暗卫,和主子蓝衣同吃同住,一切生活琐事都被林芝包圆儿了。

        所以,燕氏姐妹严格来说并没有做过下人的活儿。顶多在家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何况在大王庄养母王氏每天还干活呢!何况是燕氏姐妹。这样时间一长便养成了一种习惯,燕氏姐妹逐渐的忘记了自己当初的信誓旦旦。

        再说到皇宫里就连蓝衣一时半会儿的,都没有接受自己的身份。为了适应宫里的生活,蓝衣也是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蓝衣是一个比较有任性的人,无论在多恶劣的环境下,蓝衣都能尽快的适应。

        原因在于蓝衣在现代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从小乡下贫穷的生活很好的磨练了蓝衣的性格。所以蓝衣穿越到古代,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包括回到皇宫变成长公主身份的改变。

        可是从小娇生惯养的燕氏姐妹,进宫以后受到苦逼的宫规训练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尤其是燕秋更是怨气冲天,总是拿林芝跟自己比。林芝人家又不是伺候人的丫鬟、宫女。人家是暗卫好不好,只不过在蓝衣这里,不知道人的都以为林芝是蓝衣的贴身宫女。

        这种错误的信息慢慢的便输入到了燕秋的脑子里。她总是在心中有意无意的跟林芝做着比较。认为蓝衣相信林芝比相信自己姐妹要多一些。认为林芝一个不爱说话冷冰冰的,长公主怎么会喜欢和她呆在一起。

        长公主在大王庄的时候,出门每次带的都是林芝。到了皇宫,她们姐妹只跟着长公主出去的次数,五个指头都数的过来。而林芝正好相反,每次长公主出门带的总是林芝。

        燕秋一时之间钻进了死胡同,心里对林芝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就像守夜,长公主从来不让自己姐妹进她的内室。每次只允许自己在外间休息。而林芝却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入内殿。

        看着不远处林芝接过速风递过来的鸡翅,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燕秋更是气得牙根都痒痒。速风从来就不肯跟自己亲近,连对自己说句话,都好像在应付差事。可是对林芝除了讨好还是讨好。

        燕春顺着自己妹妹燕秋的视线,看到了林芝和速风的互动。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自己的妹妹看上了速风侍卫不成?这怎么可能?

        燕春一把拉起燕秋,急急的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小声说道:“燕秋,你不会是喜欢上速风了吧?你快给我打住吧!依兰阁里所有人都知道速风喜欢的是林芝。难道你想从中插一脚不成。我不允许你犯这样的错误!”

        燕春说完之后,飞身而起往四周看了一下,这才轻轻的落下。因为燕春知道整个皇宫里到处都遍布着灰鸟的鸟卫。这要是自己姐妹的话传到长公主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为什么不可以,再说速风侍卫又不是她林芝的所有物。只要林芝没有嫁给速风,我就有机会。再说速风肯定不可能和林芝早早的成亲。因为世子爷要等长公主长大,最少还得二年多。

        那么在这两年里,谁敢保证速风不会看上我,娶我为妻呢!咱们都是长公主的奴才,凭什么林芝就好像比我们姐妹高人一等?

        姐,你说长公主信任过咱们吗?如果信任咱们,为什么机密的事情从不让咱们姐妹参与?”燕秋也小声说道。即便声音再小,也难掩心中的愤愤不平。

        “燕秋,你这样想是不对的!林芝她本来就和咱们不一样。首先,她先跟的长公主,再就是人家本来就是林家人培养的暗卫。而我们,在长公主救回来的时候,就注定了是长公主的奴婢。人和人是没有不能相比较的。

        就像有的人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以前是咱们的小姐主子,现在还是咱们的主子,只不过是从小姐变成了长公主而以。如果你实在无法适应皇宫的生活,我们可以请求长公主给我们换一个地方。

        比如去定国侯府继续伺候夫人。因为,皇宫里的规矩本来就比民间要多一些。就连长公主都得遵守,何况是我们这些下人。”燕春苦口婆心的劝道。

        “姐,就算我们去定国侯府,不一样是做下人,是下人?我们以前也是使奴唤婢的大家小姐。姐,我好怀念爹娘活着的时候,咱们所过的日子。我想大哥了。只有大哥才会无条件的宠着我,让着我!”燕秋说着说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掉了下来。

        “秋儿,你别忘了长公主对咱们姐妹是有过救命之恩的。我们不能做对不起长公主,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燕春再次劝道。

        “那,姐我问你,如果大哥和长公主之间让你做出选择,你会选哪一个?”燕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看着自己的姐姐燕春问道。

        “我?”燕春一下子愣住了,她心里无比的矛盾,如果大哥和长公主之间,自己该选哪一个?这个问题让人好难回答。

        “姐,我会选择大哥。因为,大哥才是我们最该相信的人!因为,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燕秋在这一刻更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其实,姐没有什么可矛盾的。其实长公主当初是救了我们一命。以后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姐妹出手救她一次,实在不行两次,就当还她的救命之恩好了。这样,我们和她就两清了。”燕秋眼神闪烁的说道。

        这些话可都是大哥教自己说的,还让自己不要告诉姐姐燕春。大哥和自己见面的事情。

        “燕秋,姐求你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伤害长公主可以吗?你有没有想过,等找到大哥完全可以让大哥和长公主和平共处呀?你想呀一个是我们姐妹的恩人,一个是咱们的大哥,他们两个之间怎么会有矛盾呢?”燕春一脸天真的说道。并憧憬着以后见到兄长的美好梦想。

        只是令燕春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面临那么残酷的抉择。原来早有预兆,只是善良的燕春从来不曾注意罢了。

        ------题外话------

        酒菜满席,领导跚跚而来。满座起身相迎,一片寒喧之声。旁边侍宴的服务小姐甚美,新来,经验不丰,颇有些紧张。

        众人落座,有人招呼:“小姐,茶!”

        小姐忙近前用手指点:“1、2、3、4、5、6、7,共七位!”

        众人哂笑,领导补充曰:“倒茶!”

        小姐忙又“倒查”了一遍:“7、6、5、4、3、2、1,还是七位。”

        有人发问:“你数什么呢?”小姐犹豫了一下小声答道:“我属狗。”

        众人怒,急呼:“叫你们经理来!”,经理入,垂手讪笑,问:“诸位,传我何事?”

        领导曰:“别多问,去查查这位小姐年龄属相。”

        经理纳闷,依命而行,旋来回复:“18岁,属狗!”

        领导大笑,众人大笑。领导海量不做追究,众人雅量不便追究。

        小姐、经理如坠五里云雾。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