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35章 阴谋层出不穷

第135章 阴谋层出不穷

        天光大亮太阳依然如期从东方升起。它不会因为谁的开心,因为谁的失意有任何的改变。人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上朝的上朝,上工的上工,开张做生意的继续做着生意。

        张玉兰昨晚回来后,整整一夜也没有睡着,她实在是怕再睡在那张熟悉的床上。因为一睡到那张床上,张玉兰便会噩梦不断,一会儿受辱,一会儿被大火包围,一会儿又受尽琢磨。

        最后张玉兰只得把被子等物拿到地上。打起了地铺这才勉强眯了小会儿。还没睡熟天光就大亮了。这一晚红杏一直没有回来。张玉兰一早醒来却发现连个给她端水送饭的人都没有。

        以前好歹还有个红杏每天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张玉兰。可是现在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了。张玉兰感觉现在她虽然成为了楚离的名正言顺的夫人,却过的跟村姑也差不了多少。

        这时房门一开,红杏一身崭新的红衣出现在张玉兰的面前。张玉兰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难得红杏还记得自己这个主子。

        “红杏,你可回来了。快,快帮我梳妆!”张玉开看到红杏没有想太多,直接开口命令道。

        这时一个小丫头,从红杏的身后闪了出来。一脸娇纵的开口说道:“什么红杏,这是我们娇杏姨娘。这里再也没有你的丫鬟红杏了。因为二公子说一枝红杏出墙来,太难听了。所以便给红杏姨娘改名为娇杏了!”丫头果儿再次开口说道。

        “红杏,她说的不是真的,对吗?”张玉兰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红杏问道。

        红杏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这才开口说道:“张姑娘,我是二公子的娇妻姨娘。知道二公子为什么叫我娇杏吗?因为,我昨天二公子宠幸了我。他看到我身上伤口很是心疼,亲自给我上了药。还说红杏的名字不好听,说以后我就叫娇杏了。以后这个院子也归我娇杏姨娘管理了。”

        “红杏,你在瞎说八道些什么?什么红杏改娇杏?还有你刚刚叫我什么张姑娘,我可是二公子八抬大轿抬进楚王府的新娘子。我才是楚扬明媒正娶的夫人。你区区一个姨娘也敢身穿红衣。

        我不管你是红杏还是娇杏,你都是一个小小的妾侍。什么叫这个院子以后归你所管了?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张玉兰一脸受伤的看着曾经跟自己亲如姐妹的红杏。

        “张姑娘,你可真有脸说,什么明媒正娶?有八抬大轿又怎么样?二公子没有和你拜堂成亲,没有三媒六证,没出一纹钱聘礼,也没喝交杯酒,而昨晚和公子洞房的却是我娇杏。所以你这个夫人,恕我还真叫不出口!”娇杏一副洋洋得意的说道。

        “娇杏,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们现在就去找二公子评理。楚王和世子虽然不在府里,王妃也把自己关在小佛堂,不过现在好像府里是张侧妃在管家。你敢和我一起去她面前理论吗?”张玉兰不信自己一个活了两世的人,还斗不过一个小小的丫鬟!

        “是我给她的权力,娇杏昨晚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说了。你是想算计赵峰,这才阴差阳错的算计了我。那个验看茶水的大夫也是被你们买通了。所以,什么名明媒正娶的夫人?张玉兰,你在我们楚王府就是一个连娇杏都不如的低贱丫头。”楚扬换好了一身崭新的紫色衣服,摇着折扇走了进来。

        “楚扬,我知道你喜欢长公主,我,我帮你得到她好不好?只要你对我好,相信我!我就帮你得到长公主怎么样?咱们可以谈一笔交易!”张玉兰急中生智的说道。

        楚扬不屑的看着张玉兰一脸的鄙夷,都到这个时候了,自身都难保了,还做着白日梦。就凭她也想跟自己谈交易,真真是可笑!还帮自己得到长公主,真是大言不惭!

        “娇杏命人好好的伺候张姑娘,我们楚王府里可不养闲人。这么一个吃白食的可要不得!”楚扬再次开口说道。

        “是,公子,娇杏一定不让你失望!”娇杏看了张玉兰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楚扬看也没看张玉兰一眼,转身离开了。张玉兰看着娇杏眼里的仇恨,心里便是一颤。于是想起梦境中的慕容衣衣的诅咒。更是害怕的不得了,难道自己就要生生世世活在诅咒中吗?何人才能帮她解开这个诅咒呀?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揭开这个诅咒。

        看着变若两人的红杏,心里不由的暗暗着急。于是开始软声软语的开始祈求。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红杏,不,娇杏姨娘,我们曾经一起度过了开心抑或者郁闷的日子。念在咱们往日的姐妹之情,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可以吗?我们还做好姐妹,不,这次你是你是主子,我是丫鬟,我就像你以前伺候我一样伺候你好不好?”张玉兰认清了眼前的形式,开口祈求道。

        “张玉兰,好姐妹!你何时把我当成过好姐妹?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使唤丫头,你只会指使我做这做那?如果说你和我还有一丝主仆情义,那么就是你大病之前。那时的你还算有点儿善良。

        我好心好意衣不解带的照顾重病的你,可你呢?好了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可得劲的使唤我,好像几辈子没被人伺候过似的。在我被张府的婆子责打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把一切的错误和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这就是你和我的姐妹之情吗?你放心!我娇杏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的张姑娘!

        来人,还不给张姑娘换衣服,把大家的脏衣服都拿出来,给张姑娘洗。如果洗不干净就别吃饭!”娇杏说完之后,不由的放声大笑。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把了。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呵呵,这感觉真好!

        早有两个婆子,抬来一个大盆,又拿来了好多人的脏衣服。并恶狠狠的开口说道:“呐,这是你今天要洗的衣服,不远处的水井里有水,自己打水赶紧洗!洗不干小心挨鞭子!”

        张玉兰不由的暗暗叫苦,这都是前世遭了孽,才换了今生的苦难。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管用。张玉兰被两个婆子强行换上了粗布衣服。张玉兰坐到井边,看着旁边堆积如山的脏衣服,只得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这段时间过惯了千金小姐的富足生活,天天使奴唤婢的日子。再一下子被打回原形,尽然是那么的痛苦。看着自己葱白如玉的小手,哪里还是在大王庄时,干惯农活家物,布满老茧的小手。

        张玉兰一边洗衣服,一边眼珠乱转想着办法。可是脑子都快想抽抽了,也没有想出一个脱困的万全之策。住在西跨院的张侧妃听到张玉兰的遭遇,只是冷冷的笑了两声。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才懒得管。谁让这个不长眼的张玉兰撞到了枪口上。算计了自己的儿子楚扬,吃一些苦头那都是应该的。张玉兰嫁到楚王府的第二天,永无止境的苦逼日子便开始了。

        这正应了那种话,前世因,今世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劝世人没事多行善少作恶。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你对别人微笑,你收获的也是一个善意的微笑!

        此时京都城的皇宫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才刚刚满月的小皇子慕容烁高烧不退。急坏了帝后以及太子慕容诚和蓝衣等人。所有的太医也是束手无策。因为孩子太小了,跟本就喂不进去药。、

        小皇子慕容烁哭的嗓子都哑了,蓝衣也想了N个办法。拿酒不停的清洗擦拭着弟弟慕容烁的四肢和腋窝。可是高烧不知为什么,就是退不下来。

        蓝衣暗恨自己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医术,却治不了自己的弟弟。急得蓝衣都哭了,再这样烧下去,刚刚满月的一个小婴儿,脑子非烧坏不可。

        蓝衣忽然想到让奶娘喝退烧药,然后再让其哺乳。看看这样能不能给自己的弟弟慕容烁退烧。小皇子的奶娘言氏,眼神闪烁的端起药碗喝了下去。林皇后急的抱着自己的小儿子慕容烁,直抹眼泪。孝帝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柳太医,听说你擅长儿科,你再好好给检查一下,看看小皇子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这高烧就是退不下来呢!”孝帝慕容景一脸急色的开口说道。

        “别担心蓝儿,小皇子不会有事的!”楚离在一旁拉着蓝衣小声的安慰着。

        蓝衣急得不行,自己箱子里那么多的好药材,可是却不敢随意的乱用药。实在是这好药都药效太猛,怕自己年幼的弟弟承受不住药性。直急得蓝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这时,太子慕容诚拉着七皇子哲别急匆匆走了进来。一脸焦急的开口说道:“哲别你快检查一下,母后的宫殿,还有我皇弟的寝室有没有被人施法?这么多太医,就连深暗药理的皇妹衣衣都解决不了,我怀疑是不是又被人施了术法!”

        乌燕哲别从怀中掏出一个类似于司南的东西,在皇后以及小皇子的寝宫里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又不确定的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这才走到小皇子的奶娘身边。怒气冲冲的开口说道:“皇上,马上将这可恶的妇人拿下!”

        都不用孝帝慕容景放话,早有隐身在暗卫的大内侍卫,一把就抓住了小皇子的奶娘言氏。

        大家脸上都显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这怎么可能?这言氏的身份是经过孝帝手下的亲信,再三查验确认过的。根本就不可能被调换!可是每天看她喂养小皇子慕容烁,也是尽心尽力从不敢懈怠。能当上皇子的奶娘,那就等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好事。

        很多人都恨不得挤破了脑袋,想成为王公贵族家里小主子的奶娘。那奶娘的身份可比一般的奴才要有脸的多。更何况将来小主子长大了,总会记得小时候的哺乳之恩。奶娘在古代可是要被主家供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言氏一个人哺乳四个宫女伺候她,哪里又能累着她!

        “为什么?”蓝衣最恨的就是对小孩子下手的人。这孩子太小,又不会说话,只能没命的啼哭。连一丁点儿的反抗之力都没有。这女人怎么能下的去手!

        “冤枉,奴婢是被冤枉的。奴婢真的没有做伤害小皇子的事情。你们大家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每天都看着奴婢。再说奴婢也是做母亲的人,自己家里也还有一对双胞胎孩子呢,现在都两个月大了。

        奴婢何尝又不知道喂养小皇子的责任重大。奴婢之所以心甘情愿的被选进宫里做奶娘,也是想为奴婢的孩子将来谋个出路。将来小皇子长大了也能感念奴婢的哺乳之恩。放着这么好的条件,奴婢又怎么能做出伤害小皇子的事情呢!”言氏说的头头是道。

        大家一时也有些糊涂了,可是哲别是不会撒谎的,何况大家刚刚看到哲别再三的确认了,这才指出奶娘是凶手。

        “哲别,你可以肯定是她下的手吗?只要你肯定,我就相信你!”蓝衣看着哲别的眼睛问道。

        “衣衣,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问题出在这位奶娘的身上。我手中的这个圣器,是西梁王室防巫术的至宝。这还是小时候有人想害我,是父王亲自给我戴身上的。就是为了避免我受到巫术的伤害。人可以说假话,但这圣器绝对做不得假。”哲别也是一脸坚定的说道。

        蓝衣扭脸看着奶娘,不由的皱起了眉毛。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查出奶娘是不是凶手,而是怎么样才能救活自己的弟弟慕容烁。

        “父皇,先把奶娘押下去,我们一会儿再审。哲别,你有没有解除巫术的办法?”蓝衣再次开口说道。

        “哲别,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林皇后抱着小皇子慕容烁,一脸祈求的说道。

        “不是我不肯救他,只有寻到灵凤之体持有凤血之人,才能破除此咒!”哲别也是一脸为难的说道。

        蓝衣听了不由的眼睛一亮,想也不想便开口说道:“哲别,你快说怎么样才能用凤血救皇弟?”

        哲别看了蓝衣一眼,这才再次说道:“请皇上让所有闲杂人等都退下,我再说方法。不然恐怕施在小皇子身上的术法解除不了,反而搭上持有凤血之人的性命!”

        ------题外话------

        经典口误

        一不熟的同事和我聊天,聊的内容无聊至极,净讲他和他女朋友怎么

        啦怎么啦。我无言以对。待他讲了半天之后,看着我,意思可能是,他说这么多,我总该表表态吧。

        一瞬间,实在不知说什么,脱口竟然问了一句:“你女朋友是女的吧?”……

        考试老师发卷子,后边的女生多拿了一张,高呼:“老师,我有了,我有了!”结果坐他旁边的男生说道:“是我的,是我的!”……

        一次,我去买早餐,排队时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老板也在排队,于是非常紧张,打过招呼后,对厨师说:“师傅麻烦来一杯包子,两个*!”……两年来第一次听老板笑那么大声。

        那天去买西瓜,听见有人在问卖瓜的:你的西瓜有皮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