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40章 引蛇出洞

第140章 引蛇出洞

        京都城的流言就像风一样刮过,前两天人们还在议论,前工部侍郎言工常的妻子罗氏带着儿子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结果这两天新的版本又出来了,说是言工常言大人宠妾灭妻以庶充嫡。

        更是伙同小妾害死自己原配所生的嫡女,拿庶女滥竽充数。致使言夫人罗氏一气之下,带着儿子言如海离家出走了。

        京都城的老百姓都对言工常言大人嗤之以鼻。都说这位言大人是个四六不懂的烂男人。各大世家的小姐们也对言如玉小姐,发出了各种敌对的言语。都说言如玉如何如何的刁蛮任性,如何如何的嚣张跋扈。总之似有痛打落水狗之势。

        怎么说来着,以前言如玉风光的时候,有多少阿谀奉承之辈。现在就有多少落井下石之人。本来言如玉就生着病呢,结果被有心之人这么一传流言蜚语,病的更是下不了床。

        言工常言大人的那位平妻刘氏,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个秘密就是烂到肚子里,她就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结果罗氏是被自己气走了,可是自家老爷和女儿也跟着倒了大霉。

        御史言官的折子,更是雪片一样的投到了皇上的龙书案前。工部那些受到言工常排挤的大人,更是揭发出了言工常言大人贪污舞弊事件。孝帝看到这些折子,直接就乐了。这言工常自己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一个墙头草随风倒的家伙,这下子还没等新上任的工部侍郎李平动手。他自己倒是先露出马脚了。要不怎么说,还没等敌人从外面打进来呢,就先从家里面乱起来了。都不用人家动手,自己人就能把自己给整死。

        孝帝慕容景一道圣旨,言工常言大人便被下了大狱。大理寺卿张朝阳大人又开始忙上了。言工常接下来要接受的便是三堂会审。当然言府也被查抄了,府里的刘氏以及言如玉都被赶了出来。家里的下人也跑的跑,散的散。

        好在刘氏没有丢下自己的女儿言如玉。母女俩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小香和雨儿搬到了一个临时买下的民宅里。这处民宅位于南城区,是一处两进的院子。刘氏本来就很精明,所以藏了不少的私房钱,这才没有被官府查抄。

        虽然言如玉没有怎么跟她的生母刘氏说话,但刘氏对言如玉的照顾却是无微不至的。要不怎么说虎毒不食子呢!刘氏就是再坏,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对言如玉那是真心的疼爱。

        大夫开了很多药,但言如玉依然不见好。因为她得的是心病,从高高在上的嫡女,一下子变成了庶女,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事情。最大的原因,她认为她和楚王世子楚离的距离,离的越来越远了。

        本来凭着工部侍郎府的大小姐身份,认为和楚离相差并不是太大。如果除去长公主和以前的若琳郡主。可是现在一切全完了,言如玉病的越来越重了。原先她计划了又计划,想了无数条可以接近楚离的办法,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就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现如今的身份,更何况是别人。如今身份更差劲,一个犯官之女,还是一个庶出之女。言如玉病的整天昏昏沉沉直说胡话。闭着眼睛直叫母亲、哥哥不要丢下我。再不就是喊着楚世子我喜欢你。急得刘氏哭得跟泪人似的。看到自家小姐的样子,丫鬟小香决定努力一把试试。

        那就是去找楚世子,看看能不能让他来见小姐一面。大夫说了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楚世子肯说两句好听的,也许小姐的病说不定就能好了。

        现在夫人和大少爷连个人毛都找不到,不过夫人和大少爷可真够狠的,临走都不忘毁了老爷和小姐。没想到还留了这么一手,不然满大街的流言,是谁传出去的。

        皇宫里也出了事情,蓝衣和林芝被人从皇宫里劫走了。据说对方是一个一只胳膊的老尼姑。帝后简直气坏了,皇宫层层保卫,竟然被一个尼姑闯了进来。而且如入无人之境。

        实在是当时大家都大意了。当时大家都在围攻想偷走小皇子的王团老祖,谁能想到这老家伙用的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所以,这才让老尼姑得逞。

        楚离都快急疯了,刚从皇宫里出来,就被一个小丫鬟拦住了去路。“世子爷,奴婢求求你了!求您去救救我家小姐吧,我家小姐现在病的都快死了。求您去见她一面,那怕哄哄她,安慰安慰她也好呀!”

        楚离现在都快烦死了,急得眼睛都红了,哪里有心情管别人的死活,一脚就把身边的丫鬟,踢出去好几步远。“滚,你家小姐死不死,关我屁事!我又不认识你们!”

        “楚世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呀,我家小姐是原工部侍郎言工常言大人,我们小姐叫言如玉,八年前你回京都城的时候,救过我们小姐和夫人,您都忘了吗?当时,我们夫人带着小姐去城外上香遇到了土匪,是您救了夫人和小姐。

        您既然救过我们小姐一次,就求您发发慈悲,再救我们小姐一次吧!大夫说我们小姐得的是心病,奴婢求求您了!”小香说完便对着楚离“邦,邦,邦”的磕起了头。

        楚离看到这个小香,不由的冷冷的笑了。“我早就不记得救过什么人了。如果当年我知道是你们言家人,刘太后的走狗。你们就是被土匪抢了,杀了,我也是不会救的。

        滚,你们小姐要死敢紧死!省得浪费粮食。速风,把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扔到一边去!”要不是看在这个小丫头忠心护主的份上,楚离早一脚踢死她了。

        速风拎起丫鬟小香,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拎着走出去好远,一把就丢在了大街上的角落,并出声怒喝道:“滚,再敢耽误我们爷的事情,小心我把你扔到乞丐窝里,让乞丐奸了你。”

        小香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她没想到楚世子会这样的绝情,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人家连自家小姐是谁都不记得,呵呵,看来自家小姐这么多年,完全是自作多情。

        大街上的人看了这么一出热闹,有多嘴的人更有话题了。说什么一个犯官之女,还敢肖想楚王世子。人家楚世子可是长公主的准驸马,真是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再说蓝衣和林芝被独臂尼姑,挟持着一直走到了城外的一处尼姑庵里。老尼姑看着蓝衣和林芝这对生死不离的主仆,心里倒是有几分欣赏。如果当年自己的贴身护位如梅不死的话,是不是也会和这个叫林芝的丫头一样,不要命的护着自己。哪怕即便救不了自己,也要一起陪着自己的主子。

        蓝衣和林芝二人都被老尼姑,强行喂了毒药。两人只得乖乖的跟在老尼姑的身后,老尼姑带着蓝衣和林芝熟门熟路的进了这处不起眼的尼姑庵。

        蓝衣抬头看了一眼这座破败的庙宇,又往四周扫了一眼。此时林芝心里简直内疚的要死。公主之所以被老尼姑劫持,那完全是因为自己。林芝知道要不是自己强出头,就不会被老尼姑暗算。

        公主完全可以不用管自己的,林芝知道老尼姑的那点儿毒药,根本就毒不到公主。公主的血都可以解百毒,又怎么会轻意中毒呢!

        原来,这个一只胳膊的老尼姑人送外号‘独臂神尼’,道号‘落尘’。她的师傅净缘师太当年之所以,给她起名为‘落尘’。意思就是一切繁华落尽,尘归尘,土归土。让落尘做一个一心向佛的出家人。

        这落尘师太,俗家姓周名心,也是前朝皇室之人。也是周氏皇族最后一个公主。当年京都城被叛军攻破,厮杀中周心左臂中了毒箭。当时周心拼了命的逃了出去,贴身护位如梅为了给周心吸胳膊上的毒药中毒身亡。

        就算搭上了如梅的性命,也没有保住周心的左臂。最后,周心看周氏皇族大势已去,便在城外的尼姑庵里落发为尼。而她那只受伤的左臂,终因中毒太深,不得以之下只得砍掉。

        净缘师太圆寂后,改名为落尘的周心,便开始云游四海,到处漂泊。一心研究武功、佛法以及玄术。这么多年过去了,周心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岁了,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这次之所以出山,完全是因为王团老祖。因为这王团老祖论起来还是周心的侄孙辈。实在是王团老祖的伤势一直不曾愈合,在黑衣蒙面人的鼓动下,这才向自己的姑婆周心求救。

        当独臂神尼看到王团的伤势时,也不由的大吃一惊。这伤都大半年了,可是伤口依然长不好,就太奇怪了。难道对方用的是什么神兵利器。独臂神尼一听是长公主伤的王团老祖,就想去皇宫把蓝衣给抓来一探究竟。

        蓝衣和林芝被独臂神尼带到了一个破败的大殿里,这早已逃出皇宫的王团老祖,由于刚刚的打斗。本来就没有长好的伤口又再次裂开了。直疼的他呲牙咧嘴直抽凉气。

        当他看到蓝衣和林芝两个人被自己的姑婆带进来之后,恨不得冲上去生吃了蓝衣。就是这个小丫头用一把小小的匕首伤了自己。肩膀上的伤早就好了,可是这胸口的刀伤到现在也没有长好。

        要是王团老祖的眼睛能杀人,蓝衣早死多少回了。蓝衣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找了一处三条腿的椅子,便坐了下来。

        独臂神尼看到蓝衣淡定的样子,倒是不由的笑了。心说小丫头片子,倒是有自己当年的风范。遇事不乱,沉着镇定不愧为慕容皇室的长公主。难怪孝帝那么的喜欢她,要是这孩子跟着自己,恐怕自己也讨厌不起来。

        “小丫头,你倒是镇定,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独臂神尼看了蓝衣一眼,开口说道。

        “不会,你劫持我出来,只不过是想让我救他。”蓝衣用手指了一下王团老祖。独臂神尼看着蓝衣故意冷声说道:“救他用不着你动手,贫尼自会搭救与他。”

        “如果,你们能医治得了他的伤口,恐怕早就医治了。他的伤口被我心中的怨气所伤,用普通的草药根本就无法根除。就算是勉强缝合,只要一用内力还会再次裂开。”蓝衣一脸镇定的说道。

        “小丫头,如果贫尼没有猜错的话,你可是用鸳鸯短剑伤了我的侄孙?”独臂神尼再次说道。

        “嗯,他当时要抓我,我又打不过他,当然要反抗了,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蓝衣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小丫头,你就不怕死吗?贫尼弄死你,就像捻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独臂神尼很是欣赏的看了蓝衣一眼。可惜这慕容衣衣是自己的仇人,不然倒是可以好好培养一番。

        蓝衣看着屋子里的两人,不由的笑了。然后不慌不忙的从自己的百宝囊中掏出两粒药丸递给了林芝。

        “林芝把这个服下!”林芝想也不想就一口吞了下去。不肖片刻功夫,林芝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内力,正在渐渐的复苏,心口也不疼了。

        独臂神尼看到林芝的神色,眼里不由的露出了震惊之色。这,自己研究了那么多年的毒药,怎么这么快就被一个小丫头,两个药丸儿轻轻松松的给解了。

        “小丫头,你怎么知道贫尼毒药的成份?”独臂神尼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刚刚不是被你喂下去一颗毒药吗?当然就知道成份了!”蓝衣淡淡的笑着说到。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中毒,你故意跟我来此的?”独臂神尼这下子更加惊讶了。

        “你以为呢!我虽然打不过你们,但也不见得就输给你们呀?”蓝衣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对方。

        独臂神尼听了不由的放声大笑,眼里露出了一丝不屑,“小丫头我很欣赏你的胆量,不过嘛,你是不是也太能说大话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你又凭什么认为你不会输给我们。

        就凭你的武功,就是再来十个也的给。就算你没有中毒好了。听说你就是那个持真正凤血之人,不中贫尼的毒也就不奇怪了。我老人家完全可以把你捆起来,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抑或者拿你的性命,要挟你的父皇慕容景退位。我倒要看看你的父皇是皇位重要,还是他的宝贝女儿重要。”

        “哦,那么你认为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怕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狭路相逢勇者胜,比勇者更厉害的,那么叫智者。你们试试现在自己还能动得了吗?”蓝衣一脸自信的说道。

        自从上次自己差点被王团老祖抓走。蓝衣便拼命的练习武功。可是练了半天,蓝衣觉得不行,这他妈的那帮老家伙只要一出山,自己还是会被分分钟灭掉。因为,实在是蓝衣学武的时间太晚了,又没有经过洗精伐髓。靠吃紫灵果增长的那些功力,跟一般的高手比还行。这要是像王团老祖这样的世外高人,那简直就是白给。

        所以,蓝衣又想到了第二个办法,那就是医毒之术。自己最大的优势便是药材。既然大王庄的后山有好的药材,那么也会有好的毒草。就这样蓝衣和楚离两人曾两次带着大白和银子,驾车再次偷偷的返回大王庄的后山。采集了好多毒草,然后带回来治成毒药。

        以前蓝衣是不赞同下毒的,认为那样做太不光明磊落。可现在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蓝衣也是拼了,这里毕竟不是和平年代。这里是皇权至上的国度。向来皇室的纷争是最残酷的,实在是皇位太诱人了,就那么一把破龙椅,不定有多少人想抢呢!

        蓝衣别的不敢保证,但可以保证只要别人不招惹自己。那么就不会轻意的给对方下毒。如果送上门来的那就另当别论了。何况蓝衣又是百毒不侵之体。所以,玩儿起毒来那可比林芝要有优势的多。

        一些毒药林芝都不敢轻易的碰触,那可是会要人命的。但林芝毕竟是从小习武,虽然跟蓝衣这个后天玩毒的小祖宗没法比,但胜在忠心,武功又高强,自从上次被王团老祖打伤,林芝更是拼了命的练习武功。

        更何况只要蓝衣肯认真研究毒药,那就没有蓝衣办不成的事情。这也就是药王谷的王天临和毒医仙子徐娇,为什么一眼就看上蓝衣的原因。他们夫妻都认为蓝衣是个医学天才,只要肯用功那绝对比别人要强的多。别人也许用三年、五年才能学成,换成蓝衣也许用不了一年便可以学成。

        蓝衣拿出学霸精神,背毒经简直就跟上学背课文一样。只需看了两遍,闭上眼睛沉思一会儿就全记住了。当时惊的林芝把茶碗都摔了。自己就是再学也赶不上主子的水平。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

        蓝衣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家能轻轻松松的弄到好药材。你就是有天大的能耐,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呀!你的毒术再强,没有好的毒药不也是白搭嘛。谁让人家蓝衣白捡了两只会寻药材的狼。

        再说那独臂神尼和王团老祖两人听了蓝衣的话,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两人不由的大吃一惊!心想: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这么多年没有出世,这一到外面还吃了一个小丫头的亏,实在是他们这些大BOSS都太轻敌了。

        总是牛逼哄哄的认为老子天下第一!被世人称为世外高人的名号,被人捧的太高了。怎么说来着,那就是捧的越高,摔的也就越重。他们就像骄傲的站在金字塔尖上一样。从没有正眼看一下,那些努力正往上爬的后辈。

        所以,一时大意这才着了蓝衣的道儿。而蓝衣玩扮猪吃老虎,玩的那叫一个溜儿。这感觉真他妈的好,简直太爽了。轻轻松松就把这两个大人物给定住了。

        局势瞬间就被扭转,就像乾坤大挪移一样。蓝衣和林芝两人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就如同被施了定身咒的老前辈,咯咯的笑了。

        “公主,属下刚刚没有给你丢人吧!是不是演的也很像?”林芝一脸兴奋的看着蓝衣问道。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你快夸夸我吧!看我多乖!

        蓝衣也不由的“扑哧”一声笑了。没想到以前冷冰冰的林芝,现在也变得这么可爱了。于是笑着开口说道:“嗯,当然,也不说是谁的姐妹。咱们这叫心意相通。”

        蓝衣和林芝两个不慌不忙的说说笑笑。这下子可急坏了王团老祖和独臂神尼。这两人感觉这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尽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就好比整日里打雁,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大雁啄了自己的眼睛。“小丫头,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你好卑鄙,既然敢给我们下毒?”独臂神尼简直气坏了,刚刚自己真的不该惜才。早知道这小丫头片子这么的狡猾,诡计多端。就该好好的教训一下。

        刚刚真该咬她两口,吸她两口血。没准自己这么多年都不在增长的功力,就能更上一层楼了。看来这心善真的没好报。都怪自己太轻敌了。

        “谈谈条件吧!我现在就想知道,是谁请你们这些老前辈出山的?他们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老跑到京都城的皇宫里抓我。我记得好像那个被带走的梅山道人,可是被王团老祖请来的吧!差一点儿就害了我的母后和父皇,你说我们能饶得了你们吗?”蓝衣掏出自己的鸳鸯短剑,在王团老祖的脸上,轻轻的碰了一下。

        直吓的王团老祖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额头上顺间冒出了一层冷汗。他倒是不怕蓝衣的那个叫做枪的暗器。可他怕蓝衣的这个匕首。太他妈的邪性了。这伤口不管用什么好药都治不好。总是表面长好了,里面还是没长住。

        这要是被小丫头在脸上划一下,那以后脸上永远有一条疤痕,可怎么见人呀!独臂神尼可不知道自己这个侄孙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只知道王团老祖受了重伤,被奇怪的兵器所伤。

        由于自己的好奇心,这才下山来的。也听说了蓝衣身上的凤血,所以也想尝尝凤血的味道。看看能不能冲破这么多年停止不前的功力。

        蓝衣又看了一眼独臂神尼,然后笑着说道:“你可真是高寿呀,不在山里好好的修炼,指望着得道成仙。还想下山来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你说说你是不是寿星佬闲活的命长了。嗯?

        我这辈子最讨厌人家把我当唐僧肉了!我在皇宫里待的好好的,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跑来想抓我。我是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你这个老尼姑,就只剩下一条胳膊了,还出来蹦哒,还敢喂我和林芝吃毒药。我不回报一下你,多对不起我师傅毒医仙子呀!”

        “小丫头,你不能恩将仇报,贫尼刚刚并不曾伤害你。你不能这么对我。再说也是你们慕容氏对不起我们周氏。身为周氏皇族的最后一个公主,我没有找你们慕容皇氏报仇就不错了。我都活了一百多岁了,又岂会怕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独臂神尼外强中干的说道。

        “你都喂我和林芝吃毒药了,还说不想伤害我。我要不是百毒不侵,现在恐怕求饶的就是我了吧!你们怎么就那么的理所当然呢!跑到别人的家里,把人家给抓出来,还说不曾伤害我。我怎么感觉这理全在你们那边呢!”蓝衣冷笑的说道。

        自己的母后自从生了小皇弟,就亏了身子。自己好不容易才给母后调理好。结果又被梅山道人作法伤害小皇弟,害得母后担心的跟什么似的。还记得梅山道人那股强烈的怨气,冲向密室的时候,母后不假思索的把自己和小皇弟护在她自己的怀里。那是一个母亲在拿自己的命,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虽然最后父皇和母后没有受到伤害。可是两次作法的哲别亏了身体,到现在还在吃药呢!身体弱的跟什么似的!哥哥慕容诚以及阿离还有蓝雨、灵儿、大哥赵峰、速风等人都受了重伤。

        这些帐自己又该跟谁算。明知道自己的弟弟是父皇和母后的命根子,还敢去伤害他。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就算是声东击西也不成。自己和林芝被这个老尼姑劫持,父皇和母后他们还不定多着急呢!这也叫没有伤害?

        难道一个人犯子,掠走了人家的孩子,还叫没有伤害别人。这些古人的想法真是好奇怪。

        “说吧!说出幕后指使人,我就饶你们一命。毕竟像你们这样的人,能活这么大岁数真的不容易。我也不是杀人狂魔,对杀人不感兴趣!”蓝衣拿着鸳鸯短剑,在手里把玩儿着。

        然后在独臂神尼的手臂上轻轻的一划,那独臂神尼的衣袖便整个掉了下来。独臂神尼脸上也冒出了冷汗。这人呀,嘴上说的不怕死,其实人越老越怕死。这帮老家伙活的好好的,干吗要死?他们还想得道成仙呢!

        “是…”王团老祖刚想说话。就听得外面传来了周的脚步声。蓝衣和林芝一使眼色。林芝便心领神会的伸手点了王团老祖和独臂神尼的几处大穴。蓝衣和林芝把这两个老家伙飞快的拖到了旁边的一个破柜子旁。然后扒下两人的道袍。又不放心的从自己的百宝囊里掏出了牛皮筋儿,把两个人捆了个结结实实。这才把两人塞到了柜子里。

        大约过了小半刻。外面的庙门便被打开了。进来一帮黑衣人,一个领头的黑衣蒙面人,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独臂神尼,很是恭敬的说道:“老前辈,弟子慕容楚这厢有礼了。不知老前辈可否抓到长公主慕容衣衣。实在是小儿急需要她的凤血救命。”

        而旁边手拿羽扇的周明,则深施一礼,一脸激动的说道:“祖姑婆婆,您抓住长公主慕容衣衣了吗?只要您能抓住她,喝她两口血您的功力就会大增。虽然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侄孙愿意替您老一试。还有我师叔祖,他老人家的伤好些了吗?”

        “嗯,我刚刚给他医治完,他正在殿内休息。你们不要进去打扰他。那长公主慕容依依我已经替你们抓来了。咱们现在来谈谈条件吧!”独臂神尼老神在在的开口说道。

        其实,眼前这个独臂神尼心里简直都要气疯了。好呀,刚刚我还说留下那两个老家伙的性命呢!原来一个两个的都想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呀!既然这样,你们也就别怪我狠心。

        “条件?什么条件,我们不是说好了,待本王将来事成之后和你们周氏平分疆土的吗?更何况本王也答应让你喝那慕容衣衣两碗血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黑衣蒙面人慕容楚说道。

        “唉,顺王殿下,此言差已!如果没有贫尼抓来长公主慕容衣衣,你怎么救你的儿子小梁王慕容旭?如果你没有了继承人,即便夺了慕容景的江山又有何用?再说你怎么能保证你一定能夺了他慕容景的江山呢!还跟我们周氏平分疆土。哼!真是大言不惭!”独臂神尼再次骄傲的说道。

        黑衣蒙面人慕容楚也生气了,本来大家都是商量好的。这独臂神尼怎么能坐地起价呢!简直是欺人太甚!可是为了儿子小梁王慕容旭,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的说道:“我和耶律王子早就有了协议。这些老前辈又不是不知道。再说边关马上就要出事了,到时京都城里老的老,小的小再出了征。这京都城就是我的天下了!”

        眼前的独臂神尼心里不由的紧了一下。听这家伙的意思,莫非边关真的出事了,怪不得大军一直没有传来战报呢!难道最近每次传来的消息,都被人给劫持了。这可怎么办?难道皇室的暗卫里出了奸细!

        忽然拿羽扇的周明,大声的说道:“主子,他,他不是祖姑婆婆独臂神尼!”就在周明的话音刚落,林芝便从破败的大殿里跳了出来。护在了蓝衣的身旁。

        “快,把她们两个人给我抓住!”黑衣蒙面人慕容楚说道。

        蓝衣也懒的再装独臂神尼了。一把就扯下了自己上的灰色道袍。扔掉了头上的帽子。揭下了脸上的面具。这才笑着说道:“想抓我,恐怕没那么容易!今天,谁抓谁还不一定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