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49章 开兵见阵

第149章 开兵见阵

        三天后,二路兵马大元帅太子慕容诚,带着大军来到了雁门关。五十万大军那是浩浩荡荡的,人欢马叫旗正飘飘。那旗杆密密麻麻就根高粱茬子似的。

        兵随将令,草随风,二路元帅大军来到雁门关。实在是人太多,五十万大军那可不是小数目。只有一部分人进了雁门关,而大部分兵将安营扎寨,数里十连营直接留在了雁门关外。

        军兵埋锅做饭,轧草喂马一切安排好,都到二更天了。蓝衣一进城,便带着太医等人先去看望身受重伤的楚王和永定侯。楚王和永定赵尚志并不在一个院子里,两人住在相邻的院子里。

        蓝衣带着林芝先来到了楚王的院子,进入楚王养病的院子。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药味。蓝衣带着林芝以及众医官就进到了楚王养伤的屋子里。

        蓝衣看了看整个屋子,上去一把就打开了窗户。带路的军医一看就不干了,一脸不满的说道:“哎,你怎么能直接打开病人,所住屋子的窗户呢!楚王要是被风吹着了算谁的?”

        这位军医官也是一个二五眼,他根本就不知道蓝衣的身份。蓝衣现在为了方便起见,和林芝两人都是女伴男装。也没有对外伸声,暴露自己的身份。大军都知道长公主殿下随军出征了,只是这一路上愣是没见着长公主的面儿。

        蓝衣看了这个医官一眼,淡淡的说道:“病人长期呆在屋子里,空气不流通,别说病人了,就是好人也能给憋出病来。等屋子里的浊气跑完了,再关上窗户,然后必须留一道缝隙,以保证屋内通风。”

        “你,你是太医院的太医吗?小小年纪你懂个什么?什么叫空气,空气又是个什么东西?”那军医还很不服气呢!蓝衣也懒得理会这个医官。直接带着林芝以及太医,便走到床边查看楚王的伤势。

        等蓝衣打开楚王包扎的伤口,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楚王没被这个庸医治死,那都算楚王命大呀!楚王伤的是腿部,腿上的伤口都发炎渡脓了。

        而且伤口的周围更是用绷带使劲儿的绑着,以至于血液根本就不能流通。楚王更是脸色灰白,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楚离看到自己父王这个样子,心里不由的也是一阵酸涩。

        蓝衣让林芝拿出自己的银针,以及手术刀,止血的药粉。只是银针一碰伤口的周围,直接就变成了黑色。也许这些糊弄蓝雨等不懂医术的人还可以。想糊弄蓝衣这些内行人,那是门儿也没有。

        “来人,把那些给楚王治伤的医官,全都给我抓起来。一个都别给我落下!”这哪里是中毒,这是有人每天给楚王换药的时候,直接在药里下了毒。

        那位说了医官在楚王的药里下什么毒了?说白了很简单,就是铁锈。一个人的伤口长期的接触铁锈,不信你试试,那比中毒还要严重。这是严重的中金属中毒。那伤口要好的了才怪了。

        “哎,你凭什么抓我,你算老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永定侯府的人,你没有权力抓我!”那医官还不依不饶的高声大喊着。

        林芝一听简直气坏了,过去一脚就把那个医官踹在了地上。上去就给了他两个耳光。开口骂道:“我打死你个瞎眼的奴才,连长公主你也敢开口顶撞。你问问你有几个脑袋?嗯?来人把这个混账玩意儿给我押出去,听候发落。”

        那个医官一听林芝的话,一下子就傻眼了。他还想让跟着他的小药童去给自己的后台送信呢!扭脸一看,所有的医官和药童,都被绑成粽子似的,绑了起来。

        蓝衣只留下几个靠的住的人,便和林芝两人亲自扶楚王起来。让楚王服下自己亲自配制的药丸,用碘酒给楚王消毒。蓝衣给楚王服下的是提气,补身体的药丸。

        然后再用银针针灸局部麻醉,把腿上的烂肉给剔除,清理干净伤口上的腐肉。现在就是想缝合都不成,只得上上生肌止血的草药。希望楚王的腿能尽快的长出新的肌肉。

        对于现代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外科小手术。看着蓝衣那套功能齐全的手术刀。同来的太医院的医官,算是彻底的服气了。因为,在古代大部分的都是中医,很少见过西医以及外科手术。

        蓝衣为了精进自己的医术,在京都城,没事的时候就和林芝两人乔装改扮,出去行医救人。因为这蓝雨还专门给蓝衣弄了医院。外科临床手术,那都是在实践中才能增长经验。

        林芝又亲自熬了汤药,用小勺喂楚王服下。停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楚王的精神便渐渐的清醒了。当他看到自己儿子楚离的时候,不由的老泪纵横。要不怎么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呢!

        那是不分男女老少的。楚王不管是激动,还是怎么的,总之一个大男人,眼圈通红泪流满面。蓝衣让楚离留下陪着楚王。这才带着林芝以及众医官走到隔壁,永定侯赵尚志养伤的院子。

        蓝衣到永定侯赵尚志的院子时,只见这时赵尚志的状况明显要比楚王好一些。赵峰和永定侯的贴身侍卫李四,正陪着永定侯。蓝衣带人过去检查,永定侯的伤在小腹,伤口还算愈合的不错。

        永定侯赵尚志如果想出去打仗,那一时半会儿的是甭想了。蓝衣给永定侯赵尚志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又让其服了自己的药丸。然后,又喝了一副林芝熬制的中药。这才交待大哥赵峰好好看着永定侯后,这才带着众医官相继离开。

        然后又去看了一下其它受伤的军兵。这下子随时来的太医院的医官,不用蓝衣放话,便一个个仔细的检查起伤员的情况。该怎么解决,一个比一个勤快。

        有好学的更是跟在蓝衣和林芝的身后,询问外科手术的一些知识。蓝衣和林芝也没有藏着掖着,更是主动的一一相告。你比如蓝衣的四表哥林照,虽说和蓝衣师出同门,但他就不会外科手术。

        再就是太医院王太医的孙子王志武。你别看他小小年纪,那也是学医的奇才。有好些古方偏方王志武最在行。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家传的医术,从小就耳染目睹,世代行医,人家王家那是每一代都有人在太医院任职。

        蓝衣更是把提前准备好的手术刀,以及缝合的器具。以及一些提前手抄的外医手术入门知识,发给几个像林照和王志武一样好学的医官。蓝衣才不管什么门,什么派呢!

        要不是这些迂腐的古人,说什么祖传的医术概不外传,什么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现代的中医能没落吗?其实我国中医博大精深,一点也不比西医差。有些西医治不好的病,最后还不是中医给治好的。

        尤其是现代的西医,根本就不像中医一样望、闻、问、切。给仔细的询问病人的病情,然后开方抓药。西医现在完全是依赖于那些先进的医疗器械。

        不论哪个医院,你有病了去医院检查,哪怕一个小感冒。也让你拍个片子,看看胸腔有没有感染。抽个血化验一下,查一下血常规等等。如果是有个头痛或者别的说不清的毛病,那更坏事。

        哪怕你就是挂个专家号也没用,也是一圈的流程要走。不管你是否疼的要死,先检查一圈。等都检查完了,还要排队就排队到一个星期之后了。

        然后你再重新挂号,拿着一堆的检查报告,以及拍的各种片子。再找医生给看病。这不是纯粹的耽误事嘛!那些西医只看数据,太过依赖那些医疗器械了。

        如果没有这些医疗器械难道就不看病了吗?有的急性患者,他的生命是否能等得了一个星期乃至更长时间的排队检查。有时候那真的是庸医害死人。

        蓝衣在现代时就得过一个疱疹,人家的疱疹都长在腰上,蓝衣的疱疹长在耳朵后面。一个小小的疱疹换了三家医院,换了四五个大夫才给看好。整整折腾了一个多月,到后期弄的脸也歪了,嘴也肿了,饭也呼不下去了,吃什么吐什么!最后好在有一个大夫给找到病根了。花了一万多块才把病治好。

        记得当时一个知名医院的医生还说,我就是开错了药又吃不死人。气得蓝衣差点儿没跟对方吵起来。后来,蓝衣直接要求换一个医生。蓝衣觉得那个医生太不靠谱了。对不起,姐不小心又扯远了。呵呵!

        就在蓝衣准备带着林芝下去休息的时候,永定侯赵尚志的贴身侍卫李四找了过来。忙到现在蓝衣还没见到蓝雨和灵儿呢!光收到消息说蓝雨和灵儿一到战场就打了胜仗,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呢!

        “长公主,请留步!”李四几步就追上了正准备去休息的蓝衣和林芝。

        蓝衣和林芝扭头一看认识。这个人在大王庄的时候就见过一面。还记得那次永定侯赵尚志去大王庄寻找大哥赵峰时。这叫李四的人就跟在身后,当时想偷袭养母王氏,被自家的大白咬了一口。要不是大哥赵峰制止,这个李四早就被大白给咬死了。

        蓝衣总觉得这个人心术不正。不过,当时看在他对永定侯赵尚志很是忠心的份上,才给他上的药。要不是蓝衣及时给他医治伤口,说不定当时这老小子就死了。

        “哦,李侍卫你找本宫有什么事吗?”蓝衣淡淡的说道。

        “长公主,您能不能看在属下的面子上,饶过家兄。他的医术不错,只不过为人有些傲慢无理。可能是他有眼不实泰山,不小心冒犯了长公主,您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他一条狗命。”李四满脸含笑的说道。

        “再说,他跟随我们家侯爷也好多年了,每次上战场他都是随行的医官。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属下希望长公主能不能不看僧面看佛面,给他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蓝衣用眼睛盯着这个李四,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什么。

        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既然李侍卫给他求情,那么本宫这次暂且饶他一回。不过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就打他二十大板吧!军医官的差事,他也别干了。

        像他这样的庸医,我担心他给我们的军兵看病,别看不好病,再把人给治死了。”蓝衣又看了李四一眼,便带着林芝转身离开了。

        “谢长公主开恩!属于替李冒谢过长公主殿下!”

        李四冷眼看着蓝衣和林芝离开的方向,藏在衣袖中的手不由的紧了又紧。难道长公主小小年纪医术真的有那么的高明,看出什么了吗?要不就是没有发现,干吗把所有的医官和药童都换掉。更是把所有的医官和药童都抓了起来。

        不可能呀?主子让做的这般周密,不应该呀!嗯,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缘故。长公主一来肯定得把所有医官和药童都换成人家自己人。对,就是这样的。李四自欺欺人的想通之后,便回了永定侯赵尚志的院子。

        第二天,大家刚吃过早饭。忽听得号炮连天,喊杀声一片。探马来报,“启禀元帅,那蒙古达子和突厥人在前方讨打骂阵。点名要让长公主亲自出战!”

        太子慕容诚听了不由的火冒三丈,自己的妹妹衣衣是以医官的身份出征的。什么时候敌人把自己情况知道的这么的详细了。真是岂有此理,看来蓝雨和灵儿给敌人的教训实在是太小了。一个个的还这么不长记性。

        蓝衣听了也不由的很是纳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的出名了。还有人指名道姓让自己出战的。奶奶的真以为姐还是刚穿过来的小村姑吗?以为我好欺负还是怎么着。

        “哥哥,我愿意前去迎战!”这好战的因子,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不光是蓝雨。蓝衣现在也早已今非昔比,那上阵杀敌也不是当初在大王庄杀个人,还会吓得发抖的时候了。

        一个人的转变都是随着时间、经历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听了自己妹妹蓝衣的话,身为二路元帅的太子慕容诚,一摆手开口说道:“众将官听令,随本帅点齐人马出征!”

        然后又对两位林将军说道:“二位舅舅和表哥,这雁门关城里就拜托给你们了。”

        “是,末将尊令,你只管放心就是!”慕容诚安排好守城和镇守大营的人,便亲自带着一队人马当先来到了两军阵前。双方人马在一处空旷的草地上相对峙着。

        且说对方的耶律齐、吉利、达雅公主三人带着自己手下的将官,看着冲出来的南召国兵马,不由的闪目观瞧。

        只见南召国来的将官虽然年纪都不大,可是一个个精神抖擞,盔明甲亮。那真是盔层层甲层层。队伍以二龙出水势排开,整整齐齐威风凛凛。

        自从被蓝雨和灵儿两个小娃娃教训了之后,他们现在可不敢小瞧这些娃娃兵了。再看到南召国的这些娃娃兵,那是再也笑不出来。

        “王子殿下,末将愿意请令出战!”耶律齐手下的大将塔木车这两天哭的嗓子都哑了,发誓一定要上战场给自己的兄长报仇雪恨。看到南召国的人直恨的两眼通红。

        没等达雅公主开口,这小子便一马当先了冲了出来。耶律齐一看塔木车通红的眼睛。他也能理解,心想再不让塔木车上阵杀敌,为自己的哥哥塔木河报仇,他非疯了不可。所以,耶律齐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将军小心!”

        塔木车一勒战马就冲到了阵前。高声的喊道:“呔!南召国的敌将听着,有哪个不怕死的就给老子上来。蓝雨在吗?让那小子出来受死!”

        “让爷爷来会会你!”没等慕容诚开口,欧阳宇拎着自己的大斧子就冲了上来。慕容诚也不跟他一般计较,这欧阳宇有时候有些缺根弦,大家也都清楚。

        欧阳宇兴奋坏了,他奶奶的爷爷终于能上战场了,哈哈,今天爷爷要是不砍死敌人七个八个的,绝不罢休。

        “来将报名受死!”塔木车开口说道。

        “你爷爷,欧阳宇!你奶奶的叫什么名字?”欧阳宇拎着自己的大斧子说道。

        “俺乃蒙古国大将军塔木车是也!”塔木车看着红脸小将欧阳宇一脸傲气的说道。

        “你受死吧!”欧阳宇也不废话,直接跳下马,拎着斧头就冲了出去。为什么,因为欧阳宇是步下将,他骑在马上觉马儿会累得慌,没有在地上打的舒服。

        其实说白了,南召国的这些将军大部分都是步下将。不像人家蒙古国和突厥,那都是马背上的民族。

        “捞马脖子!”欧阳宇一斧头冲着塔木车的马头就是一下子。直吓得塔木车出了一声的冷汗。心想这小子疯了不成?那有正说着话好好的,直接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拎着斧子就砍马头的。

        塔木车赶紧的一勒疆绳拨转马头,堪堪躲过欧阳宇这一斧子。欧阳宇一看对方躲过去了,心想:呀!孙子尽然让你躲过去了!一个纵身又冲了过去,“剁马蹄子!呼、呼、呼、”就是四斧子。

        把个塔木车给忙的,手忙脚乱的。这小子怎么不按常理出招呢!怎么跟我的马较上劲了。就在这小子一愣神的功夫。欧阳宇一个纵身就跳了起来,“掏耳朵眼!剜眼睛!”

        塔木车现在光顾着让他的战马躲避,欧阳宇的招势了。根本就想不到人家瞬间不砍马,变成砍人了。这下了好了,一家伙就让欧阳宇把塔森车的耳朵给削掉一个。鲜血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疼得塔木车还没来得急捂耳朵,另一招剜眼睛就到了。

        躲避不急的塔木车一个翻身就滚落马下,欧阳宇一个健步就蹿了过去,上去一斧头就砍下了对方的脑袋。欧阳宇拎着塔木车的脑袋,一个飞身就上了自己的战马,拨马就返回了本部军队。

        直看的耶律齐等人目瞪口呆,这南召国的人小娃娃都是什么人?怎么上来都喜欢摘人的脑袋!不过耶律齐真是心疼,这才短短几天,自己两员大将就这么轻意的让人家给杀了。

        南召国这边的人一看,大家简直高兴坏了。这打头阵要是赢了,那就相当于讨了一个好彩头。怎么说来着,头阵赢阵阵赢,头阵输阵阵输。太子慕容诚也是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那样子跟蓝衣笑起来是一样一样的。

        “军兵,擂鼓助威!”一声令下,士气大涨的军兵把战鼓擂得“咚、咚、咚!”直响。欧阳宇乐呵呵的拎着塔木车的脑袋就回来了。高兴的说道:“殿下,怎么样?我昨天就说今天一定要上阵,摘了敌将的脑袋!”说完扔下塔木车的脑袋就又想上阵。

        “欧阳宇,你辛苦了,休息一下,这功劳不能你一个人立不是,让大家都上去试试。”赵峰说着话,便骑马冲了出去。

        “殿下,末将请求出战!”赵峰开口说道。慕容诚冲着赵峰点了一下头。其实赵峰这才是真正的马上将,他在步下和蓝雨简直没法比。但人家赵峰要是骑到马上那可就不一样了。

        就连蓝衣都不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一位马上将。书中按表,赵峰的武功其实是永定侯赵尚志的亲叔叔教的。那个老道有些疯疯癫癫的,也是一个世外高人,他教赵峰的是赵家枪法。这里枪指的可不是现代的手枪。而是真正的丈八蛇矛枪亮银枪。

        慕容诚一看,赵峰的这身行头,以及手中的兵器。就知道人家赵峰这才是真正的马上将。

        “赵峰,小心一些,不要轻敌!”慕容诚说道。这可是自己妹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也算是自己的哥哥了。

        赵峰拨马就冲向了两军阵前。此时突厥的一个黑脸大将莫达哈,也拎着自己的大刀,骑马冲了上来。他们突厥人有些看不起蒙古国的人。认为蒙古国的耶律齐被南召国打怕了,这才请的他们突厥兵马助阵。

        要不是他们突厥把南召国的一个主将抓了,另两个主将打伤了。蒙古国现在说不定早就被人家南召国打到老家去了。黑脸大汉看着白马银枪的一员小将骑马冲了上来。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那嘴撇的跟棉裤腰子似的。心想:就这小白脸儿长的跟个花生豆似的,也能打仗。

        自己一刀就能把其给活劈了。赵峰和莫达哈互相通名报姓之后,便战在了一起。等一交上手,莫达哈就傻眼了。

        这赵峰的枪法,拦、拿、滑、扎、撩、挑、绞、砸及劈枪、扫枪等。动作敏捷精灵,刚劲有力,勇猛矫健,神情兼备。那就灵蛇一灵活。等赵峰的枪法使开了,把个莫达哈给忙的,就连自己大刀的招数都给忘了。

        只听得“扑棱,嗞啦”一下子,赵峰的亮银枪直接穿透了对方的盔甲,右膀一用力“哎!”直接就把莫达哈给挑到了空中。直接枪挑莫达哈。赵峰一个撤枪,死尸“扑通”一声摔落马下。

        赵峰直接在死尸的身上,蹭了蹭枪尖上的血迹。就想回归本部军队。骑马刚想往回走,人家突厥大将莫达苏不干了。这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一看自己的哥哥让南召国的小将一枪给挑了,莫达苏催马就冲了上来。“娃娃你给我纳命来!哥哥你且慢走,待兄弟给你报仇!”

        赵峰心想去你的吧!小爷刚跟莫达哈打了大半天,现在不想打了。尽然你来送死,我成全你。随手赵峰便从自己背后拿起弓弩,直着照着莫达苏就是一发三箭。

        这弓弩和弓箭可不一样,经过蓝雨再次改造过的弓弩,体积小,箭头锋利,箭身短,速度快,命中率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没等莫达苏跑到战场中间,就被赵峰射杀在马上。尸体“扑通”一声摔落马下。赵峰哼了一声,得意洋洋的骑马返回了本部军队。

        突厥人和蒙古国的人一看,简直气坏了。这南召国的小南蛮子简直太利害了。这哪里是娃娃兵,简直是收割人命的黑白无常。

        “慕容衣衣,有本事你给我出来。姑奶奶要和你单打独斗!”达雅公主一催战马直接就冲到了两军阵前。

        蓝衣一看一个人高马大的黄衣女子冲到了阵前。心想姐怕你奶奶个攥!一提丝疆也骑马冲到了两军阵前。后方观阵的楚离不由的抓紧了自己手里的兵器。心想:万一蓝儿要是不敌,自己就冲上去,哪怕用暗器,也要救下蓝儿。

        “小丫头片了,我看上的男人,你也敢抢。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达雅公主开口骂道。

        蓝衣听了不由的有些好笑,怪不得这什么雅的公主口口声声要自己出马迎敌呢!原来又是楚离的烂桃花呀,哎!你还别说,长得好看的男人真的要不得。这又是哪冒出来的土豆粉呀!

        “少废话!要打就打,哪么多理由,你们突厥的女人可真不要脸。看上人家的未婚夫还有理了。呸,不害臊!”蓝衣拿手故意的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说道。

        “你找死,拿命来!”突厥公主达雅直接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抽出自己的宝刀就冲了过来。

        蓝衣心想:正好,姐在马上也不怎么会打,刚还发愁宝剑太短够不着呢!下马打,正和我意!蓝衣也飞身下马。

        抽出自己的灵蛇剑便和达雅战在一起。一刀一剑你来我往,直打的难解难分。两个身影上下翻飞,一黄一青只见剑光不见人影,不时的听到刀剑相撞“乒乓”的声响。

        两人足足打了有一百多个回合,都未分出胜负。达雅公主不由的暗暗吃惊,心想:呀,小丫头片子,行啊,有两下子。姑奶奶一时半会儿还赢不了你了。

        尽然打不赢你,我也只能智取了。说是迟那是快,打着打着便把刀交到左手,想使出自己的暗器。当初永定侯赵尚志和楚王就都是中了这达雅公主的暗器,才受的伤。

        蓝衣一看对方眼神就知道她想干什么,心想:去你的吧,难道你的暗器有姐的手枪快吗?蓝衣掏出手枪,“啪,啪,啪”一连就是三枪,她也学灵儿,一枪打达雅公主的肩头,一枪打对方的百宝囊,一枪打对方的胸口。

        这三枪一开,你就是再有本事,能躲得过一枪,两枪,就不信你能躲得过第三枪吗?要不怎么说神仙也怕一溜烟呢!达雅公主紧躲慢躲,只躲过去两枪,最后一枪直接打在了达雅公主的肩胛骨上。直疼得达雅公主眼泪都出来了。

        胳膊也抬不起来了,开口骂道:“臭丫头,你敢使诈!”

        蓝衣也不理她,举起手枪再次瞄准了达雅,这次非把对方打死不可。蓝衣扣动扳机这次直接就对准了达雅公主的额头,准备一枪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说是迟那是快,眼看着枪就响了,蓝衣只觉得一道劲风就冲着自己扫了过来,“臭丫头,好狠毒的心肠!你敢伤我的徒弟!”

        一个道姑手拿佛尘只轻轻的一甩,就把蓝衣的手枪给打歪了。蓝衣直直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远。实在是对方的功力太过深厚,就在蓝衣快要摔倒的时候,一个宽厚的肩膀一把抱住了蓝衣。

        蓝衣不看也知道,抱住自己的非楚离莫属。楚离一个飞身抱起蓝衣就坐到了自己的马上。冷眼看着对面的道姑和达雅公主。

        达雅公主一看到自己的师傅,秋山道姑直接就哭了上。就像两个小孩打架,见到自家大人一样。“师父,你再不来,雅雅命就没了!哇~哇…”这时哪里还看得到,刚刚达雅公主一副凶悍的样子。

        秋山道姑一看自己徒弟肩膀受了伤鲜血淋漓,简直心疼坏了。直接抱住达雅轻声的安慰道:“雅雅,乖,不哭。让为师看看你的伤口!为师接到你的信就赶来了,不过还是来晚了一步,害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话听得蓝衣和楚离直撇嘴,心想不就中了一枪嘛,还这么重的伤,暂时又死不了!

        秋山道姑扭脸冷冷的看着骑在马上的楚离和蓝衣。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两个小孽障,尽然敢伤贫道的徒弟真是活腻味了。给我拿命来!”说句良心话,手枪也有不管用的时候,那就是遇到真正的武林高手。蓝衣赶紧收起自己的手枪。顺手就摸出了自己的鸳鸯短剑,对付这些老家伙,还是短剑好用。

        “师傅,我喜欢那个男的,你不许伤他!”达雅公主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犯花痴。

        “你,臭小子,交出你怀里的丫头。我徒弟看上你了,只要你跟了我的徒弟,我就不杀你!”秋山道姑说道。

        “呸!真是什么的样的师傅就能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你们师徒真够不要脸的。哪有在战场上跟人家抢男人的道理!真是一对儿不要脸的货色!”这时一对夫妇双双飞身,就像腾云驾雾一般跃到了疆场之上。

        蓝衣一看到来人简直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直接大声喊道:“师父、师母!你们怎么来了!”

        “丫头,我再不来,我的宝贝徒弟还不得让这贱人给欺负了!”毒医仙子笑呵呵的说道。

        对面的秋山道姑看到师父王天临,以及师母徐娇一下子便愣住了。不由自主的惊呼道:“大师兄,徐娇!”

        “小师妹,钟蕊咱们的账是不是应该好好的算算了!当年你在中间挑拨我们夫妻的感情,更是偷走我的孩子。你说我该怎么处罚你呢!嗯?怎么没有嫁给小师弟狄锦纶吗?”师母毒医仙子徐娇看着眼前的钟蕊,恨不得直接杀了对方。

        “大师兄,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听徐娇胡说八道。我当初是被冤枉的!”当钟蕊看到自己的大师兄王天临的时候,整个人傻了。怎么会这样?看这样他们夫妻这是和好了吗?

        钟蕊那么大岁数的一个人了,见到师父王天临还跟个小女孩儿一样。面含娇羞,眼含痴情的盯着对方。直看的蓝衣和楚离一阵恶寒。心想怪不得能教出这么奇葩的徒弟,原来根儿在这儿呢!

        “钟蕊,你就不要狡辩了,今天我不亲手杀了你,我就不叫王天临!”师父王天临一掌就打向了秋山道姑,直扫的秋山道姑喷出一口鲜血,往后退了五六步远。

        “大师兄,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念及同门之情吗?我可是你的小师妹呀!”秋山道姑看着王天临,一脸委屈的说道。

        师父王天临简直恨透了小师妹钟蕊,要不是这个女人,自己和妻儿也不会分散那么多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钟蕊。紧接着就又是一掌拍出。

        “大师兄,请手下留情!”一个男人一把就扶住了秋山道姑。生生的接了师父王天临一掌。

        “师嫂,请息怒!我愿意替师姐承受任何处罚!”狄锦纶一脸内疚的说道。

        “狄锦纶你给我滚,我不需要你假腥腥的帮我!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我不稀罕你帮我!”秋山道姑钟蕊哭着说道。看得出这个秋山道姑钟蕊也被狄锦纶伤的狠了。

        原来,狄锦纶当年带着师姐钟蕊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钟蕊才知道狄锦纶早就娶了妻子。那她又算什么?可是任凭狄锦纶一再的跟她解释,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父母给娶的妻子。这一切都是父母给包办的。可是也无法改变狄锦纶已经娶妻的事实。

        钟蕊一气之下就出家当了道姑。这狄锦纶倒也痴情,直接就追着钟蕊跑到了道观,在钟蕊出家的道观旁边盖了一座房屋,几十年如一日的守了下来。

        师母徐娇一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怒声说道:“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都得死!”说完之后,便甩出自己的天蚕丝要取他二人的性命。

        师母徐娇的天蚕丝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直取钟蕊的心口。狄锦纶一个飞身就挡在了钟蕊面前,天蚕丝直接就穿透了狄锦纶的身体。

        “锦纶!”一声道姑打扮的钟蕊,一把就抱住了奄奄一息的狄锦纶。狄锦纶眼光涣散的看着自己喜欢了一辈子的女人,开心的笑了。口吐鲜血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姐,我,我能死在你的怀里,此,此生死而无憾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是,是真的喜欢你,爱你。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妻子。我不想伤害你,我的,父母,之,之命我真的没办法违抗。我,请你原,原谅我。下辈子,我一定娶你为妻!”狄锦纶说完后含笑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小师弟!你不要死,我原谅你了,你不要死!”秋山道姑钟蕊直哭的寸断肝肠。往往一个人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可惜一切都晚了。

        “钟蕊,你给我拿命来!别以为狄锦纶替你死了,你就可以逃过去!”师母徐医仙子徐娇,再次抽回天蚕丝准备出手。

        “徐娇,我把欠你的都还给你!我都还给你!”秋山道姑钟蕊不知什么时候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就插入了她自己的胸口。钟蕊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大师兄。其实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师弟狄锦纶已经占据了她的整个心房。

        “师父!”达雅公主不由的一声惊呼,自己的师父秋山道姑钟蕊,也自尽身亡!

        这一仗打的那叫一个百转千回,可谓是曲折离奇,总算解决了多年前的一段恩怨。蓝衣和楚离陪着自己的师父和师母,直接打马回了南召国的军队。正好蓝衣的战马师父和师母两人给骑了回来。

        蒙古国一看南召国人家不打了,直接收兵回营了。心想看来今天是打不下去,只得和突厥人带着人马收兵回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