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54章 大战僧道

第154章 大战僧道

        哲别一把就拉住了慕容诚,怒声说道:“你又不会玄门法术,你上去顶屁用。算了,你在这儿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我去救他们!”哲别手拿桃木剑,催马就冲了上去。

        哲别嘴念咒语,手中桃木剑对着老道胡雷所设的结界就是一通猛砍。结界在受到哲别攻击的时候,裂开了一道道裂纹。只是还在不停的自我修复着。

        哲别一看不行,再耽误一会儿困在结界里的人,一个也活不了。豁出去了,哲别用桃木剑划破自己的手掌心,桃木剑狠狠的饮了哲别两口血。此时的桃木剑金光大盛,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哲别大喊一声,“给我破!”再次狠狠的用桃木剑劈向了结界。只听得“咔嚓”一声,结界瞬间就被哲别用桃木剑给劈碎了。这时被困在结界里的众人,顿时觉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呼吸也不像刚刚那么的困难。身体里的内力也一点点儿的恢复了过来。老道胡雷不由的就是一惊,看向这个手持桃木剑忽然破开自己的结界,冲进来的人。

        虽然对方脸上带着面具,但是就凭着对方的眼睛,老道胡雷一下子认出了哲别。“小畜生,怎么是你?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当初害了你的师父还不够,难道现在连你师伯我也不放过吗?

        早知道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初就不该让我师弟收你为徒。怎么堂堂西梁国的皇子,什么时候成了南召国的走狗了。还一副藏头露尾的样子。你以为戴上面具,贫道就认不出你了吗?”直气的老道胡雷胡子都翘了起来。

        哲别也不说话,直接让过大家,挡在了众人的前面。看着老道胡雷说道:“师伯,我当初是怎么被送上山的,你恐怕比我更清楚吧!如果你们不是想把我培养成某人的走狗,你们会下那么大的力气教我吗?

        别说的好像给我了多大恩典似的,我母妃和舅舅一家是被谁害死的?难道还用我说出来吗?别把人人都当傻子!”哲别一看对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也懒得再装了,干脆直接撕破了脸。

        哲别一摆手说道:“赶紧都退远一点儿,省得一会儿们斗法误伤到你们!”众人听了哲别的话,直接拨马退出去老远,有没骑马的也几个纵身退到了一边。但是大家都没有回归本部军队。因为,实在是老道太利害,有些担心哲别斗不过老道胡雷。

        都想着,万一不行大家再一起上去,把哲别抢回来。绝对不能不顾哲别的死活独自逃命。哲别看到南召国的这些小将都没有离开,心里还是挺温暖的。他们打的什么算盘,哲别用脚指头想也能想的出来。也知道大家这是不放心自己。

        “再往后退一些!”哲别再次命令道。众人只得听话的又往后退远了一些。

        老道胡雷一看哲别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直接喊道:“既然你今天非要送死,道爷岂能不成全你!”说完老道胡雷也拔出了自己的桃木剑,便和哲别隔空对战了起来。

        只见空中道道白光,电闪雷鸣般的划过。顿时整个天空都变成乌云密布起来。刚刚还是一副晴空万里的景象,瞬间便发生了变化。两道白光时不时的相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孽障,你找死!”老道胡雷一看哲别想引来雷电劈死自己,简直气坏了。一甩袍袖瞬间飞沙走石,龙卷风似的旋风夹杂着石块迅速的扑向了哲别。弄的南召国的军兵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慕容诚也不由的用衣袖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军兵更是被飞沙走石刮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离得近的众小将也不由自主的,使用身上的内力来了一个千斤坠。不然真有可能被狂风给刮跑。

        哲别站在风中,再次用桃木剑划破自己的掌心。然后一手迅速拿起自己身上刻着七皇子哲别的玉佩,挂在了桃木剑上。桃木剑饮血后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竟然发出了火红的光芒。那块象征哲别身份的玉佩就像霓虹灯一样,一闪一闪的。

        远处被老道用桃木剑划动之下,升起一股龙卷风慢慢的向着哲别的方向,逐渐的移动。老道胡雷咬牙切齿的说道:“哲别,今天看你怎么躲得过,这股龙卷风!”

        哲别的身体在巨风中已经开始轻微的颤抖。脸色也越来越苍白。龙卷风也越来越近。虎子一看哲别的样子,就知道哲别正在承受巨大的压力。虎子疯了一样的冲过来,可是马儿却被飞少走石冲击的走不动道儿。可能越是宝马良驹,越有灵性吧,也许马儿也感到了惧怕。

        再加上飞沙走石的阻力,想冲过去变的那么艰难。虎子一下子就急了,去你的吧!飞身跳下战马,直接运用轻功,逆风而行。拔出弯月刀,划破自己的掌心。飞快的向哲别的方向疾驰而去。

        虎子几个起落,便冲到了哲别的近前。把自己的弯月刀交到左手,划出道道刀光阻挡着哲别周围的飞沙走石。另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哲别的后背上,把自己体内的内力缓缓的输入到哲别的体内。

        大家一看虎子都不怕死,他们难道就怕死不成。总不能让哲别一个人替大家送死吧!于是一个个学着虎子的样子跳下战马,直接勇敢的冲了上去,一个接一个把自己的内力传给挡在自己身前的队友。

        从远处就像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一样,一个接一个的连在一起。又像是串糖葫芦似的。可是南召的军队却笑不出来。慕容诚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就在慕容诚也打算下马冲过去的时候,只见两骑战马飞驰而到。

        直接冲到两中军前,飞快的冲向了哲别等人。哲别一看蓝衣和楚离回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哲别的脸色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嘴角慢慢的流出了一丝鲜血。

        对蓝衣开口说道:“蓝衣,我终于坚持到你回来了。”然后看着越来越近的龙卷风,眼看着只有十几步远了。哲别开口说道:“蓝衣,快,用天王镜!”

        蓝衣听了哲别的话,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对冲龙卷风的方向。大喊一声:“给我破!”一片银白色的光芒,瞬间从蓝衣的身体里发出。把整个战场,照的亮如白昼。蓝衣就像一个发光体,很像站在夜幕中皎洁的月亮。

        越来越近的龙卷风瞬间土崩瓦解,老道胡雷在龙卷风消失的同时。惨叫一声,瞬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口吐鲜血一脸灰败的说道:“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不过片刻功夫,天空中乌云散尽,瞬间恢复了晴空万里。楚离抽出自己的鸳鸯短剑就想冲过去结果了老道胡雷的性命。这时一只苍鹰直接从天空俯冲而下,鹰背上的和尚一把就捞起了老道,直接飞向了蒙古*队方向。

        并且开口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凤血、天王镜老纳领教了。三日后我们再一决高下,收兵!”耶律齐一看自己的师父被蓝衣打伤了,哪里还有心情再对战。

        听到和尚让收兵,赶紧喊道:“鸣金收兵!”早有拿锣鼓的军兵,鸣锣收兵。

        蓝衣一看对方的人都撤退了,这才返身一把抱住哲别。很是担心的说道:“云磊哥哥,你怎么样了?”说着顺手就搭上了哲别的脉博。此时哲别脉象稳乱。蓝衣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跟在哲别身后的众人,一个个也虚弱的摔倒在地。大家说不害怕是假的,关键是打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家用玄门术法,这下子大家不会也不懂,明显很吃亏。

        今天要不是哲别,大家非死在这里不可。一个个围住哲别一脸关心的问道:“哲别,你怎么样,伤的可严重?”

        哲别笑了笑:“大家放心,我暂时死不了!”说完之后便晕倒在蓝衣的怀里。

        蓝衣带着哭腔喊道:“哲别、云磊哥哥,你不可以有事!”楚离飞身过来,一把从蓝衣的怀里抱过哲别,这才说道:“蓝儿,放心吧!哲别没事,只是刚刚使用玄力,消耗过大。我们赶紧回营吧!”

        蓝衣这才红着眼圈点了一下头。楚离抱起哲别和大家一起返回了雁门关。看着小院里又多了一个伤员。慕容诚也不由的暗自皱眉。恨自己没用,尽然保护不了大家。

        蓝衣让林芝给众人发放药丸,让大家赶紧各自回房打坐休息。服下药丸慢慢的调息自己身上的内伤。虽然众人都没有说话,蓝衣知道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内伤。

        蓝衣看到虎子以后,心情这才稍微好了一些。虎子一看现在也不是叙旧的时候,对着蓝衣和楚离点了一下头,这才跟着欧阳宇进了房间。自从那天虎子救了欧阳宇,欧阳宇便把虎子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两人这两天走的很近。

        当天晚上,蓝衣便和林芝以及林照一起配药,紫荆花只用了一半,按比例先后顺序配入药中。制成眼药水用纱网过滤倒入玉瓶中。蓝衣亲自给欧阳战平上药,然后又让其服下专门用紫荆花配制的药丸。

        最后使用手掌中的天王镜,慢慢的照射着欧阳战平的眼睛。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欧阳战平开心的说道:“蓝衣,我的眼睛现在好像不疼了!”

        在旁边观看的楚离、慕容诚等人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蓝衣也开口说道:“这样治疗三天,欧阳表哥的眼睛就可以复明了。不过,要彻底好了,却得等上七七四十九天。”

        “只要能看到,哪怕等再长时间也可以!”欧阳战平一脸激动的说道。蓝衣把欧阳战平眼睛上的药,用清水擦洗干净。然后再次上上药,然后用干净的沙布给欧阳战平把眼睛缠上。这才交待林照好好照看,和林芝两人离开了房间。

        然后又到隔壁的房间,看了一下张跃的伤势。张跃伤的有些重,不过服下了林芝给的药丸,倒是恢复的不错。蓝衣又和林芝一起走到了哲别的房间。此时哲别自盘坐在床上,调理着自己身体里的内力。

        因为,白天在战场上交战的时候,实在是众人为了怕他倒下,直接拼命的往他身体里输送内力。好几股内力在哲别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的。虽然弄的哲别很难受,但是哲别却甘之如饴,因为这是大家的一片心意。

        内力修炼起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可是在关键时候,大家都没有退缩,而是和哲别一起抵挡强敌。不惜消耗自己身上的内力。也要帮助哲别撑住。

        楚离一看哲别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有缕顺体内的真气。直接甩掉鞋子,上床双手抵在哲别的背后,帮哲别把体内的真气慢慢的缕顺,最后转变为哲别自己的内力。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哲别这才再次睁开眼睛。对楚离笑着说道:“谢了,我这次算不算因祸得福,一下子增长了这么多年的功力。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楚离拍了一下哲别的肩膀,这才说道:“谢我干什么?我应该谢你才是,要不是你今天对大家的保护,我们南召国绝对会损失惨重!要不是你今天不定死多少人呢!”

        “要不是蓝衣,我根本就不会出手。可是我出手了却并不后悔,因为我看到了大家对我的认可。也收获了大家的友情,有了这么多的朋友!”哲别再次说道。

        这时休息好的众人都走进来。集体给哲别跪下,抱拳说道:“哲别王子,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大家,受我等一拜!”

        哲别赶紧让蓝衣和楚离以及慕容诚等人搀扶起大家,笑着开口说道:“你们是蓝衣和太子殿下在乎的人,也就是我哲别的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和我再客气了。何况你们又输给我那么多的内力,我应该谢你们才对!”

        太子慕容诚也说道:“好了,大家都起来吧!大恩不言谢,哲别对咱们的恩情,本宫记下了,以后有用得着本宫的地方,我一定尽力帮忙,绝对义不容辞!”

        哲别一把抱住慕容诚,笑着说道:“好兄弟,哥哥我记下了!以后绝对不跟你客气!”大家不由的相视而笑。多年后哲别登基为帝,几年后西梁国发生了内乱。届时南召国的皇帝慕容诚发兵,众将帮着哲别活捉了叛军头领。帮着西梁国阻止了一场战争。当然这都是后话。

        当晚,哲别又拿出几本玄术的书籍让蓝衣研读。因为,现在蓝衣身上的‘凤血’已经不再是秘密。不定多少人为了蓝衣的‘凤血’正在赶来两军阵前。好在蓝衣现在收服了天王镜这一法宝。

        如果一点儿也不懂玄门术法,根本就不能很好的操控天王镜。如果蓝衣懂了术法,使用起天王镜更是如虎添翼!蓝衣当晚便努力的背起了哲别教自己的玄门口诀。而且,一遍一遍的练习着天王镜的使用方法。

        楚离一看哲别要教蓝衣玄门术法,便打算回避。哲别却阻止了楚离离开。开口说道:“楚离,按说玄门术法概不外传,但我现如今也被定为了一个欺师灭祖的人。所以,我也不需要遵循师门那些迂腐的戒律。

        为了能更好的保护蓝衣,你必须和她一起学习。还有你们两人的法器,就是鸳鸯短剑。那鸳鸯短剑可比一般的桃木剑要利害的多。再就是回头你们两个学会了,也可以指点一下虎子,他的兵器也是法器。

        只是你们这些不懂玄术的人,不知道罢了。现在蓝衣有了天王镜只要使用得当,就算会术法的人一般也伤不了她。不过,我还是不放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帮我好好保护好她!”

        然后哲别又用传音入密,对楚离说道:“我把蓝衣就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我现在是以蓝衣哥哥的身份拜托你!如果你胆敢负了她对你的感情,我就是拼死也要把她从你手里抢回来!”

        楚离也回敬道:“我会守护好她的。还是那句话,蓝儿是我命!我绝不允许别人伤害她,包括我自己!”哲别和楚离的传音入密的话,当然没有让蓝衣听到。

        蓝衣这时一脸认真的翻看着哲别送给自己的玄门术法书籍。只是简单的翻了一下,书中的内容便全部进了脑子之中。惊的蓝衣一下子就愣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蓝儿,怎么了?”楚离一看蓝衣的神色不对,赶紧开口问道。

        “阿离,哲别,我,我发现只要我翻一遍书。书中的内容便全部记住了!就好像那些术法,我以前就学过一样!”蓝衣一脸认真的说道。

        哲别和楚离听了不由的喜出望外,哲别笑着说道:“蓝衣,不要担心,这可能是你的‘凤血’觉醒了。所以,学起术法来比别人要快的多!”

        哲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不忘向楚离甩去挑衅的眼神。意思是:你行吗?蓝衣可是过目不忘!你学玄门术法能超得过蓝衣吗?

        楚离一看哲别的眼神,就知道哲别想说什么?于是很自信的瞪了回去,心说:哲别,你恐怕不知道吧?我从小就是过目不忘,哼!我和蓝儿这才是绝配!听到楚离的传音入密,气得哲别真想冲上来,扇楚离一耳光。真是小人得志!

        哲别和楚离两人用传音入密打着嘴仗的功夫,蓝衣已经把所有的书都看完了。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开心的说道:“我看完了,阿离,这些书全都给你看吧!”

        这时,楚离才停下和哲别的暗斗。拿起书飞快的看了起来。虽然时间很短,只有三天的时间,对于蓝衣和楚离来说已经足够了。

        蓝衣和楚离不分昼夜的努力练习着术法,把雁门关城内的一处隐蔽的小山坡,直接当成了练习场。两人这通折腾。等三天一过,你再看这座小山坡,直接就被蓝衣和楚离祸害成了一片平地。

        三天后,时至中午,奇怪的是蒙古大军并没有出战。因为,现在的战场上,暂时是主将对战,军兵来了也没有多大用处。现在有了老道和和尚助战,一时间就更用不上他们了。所以有这功夫,还不如在大营里好好操练呢!

        这次老和尚更狂傲,直接骑着自己的座骑苍鹰,飞到雁门关的上空。掏出自己的竹笛便吹了起来。乐声悠扬,婉转动听,直把个南召国守城的军兵听的如痴如醉。蓝衣和楚离以及慕容诚等人,此时也齐聚在城楼之上。

        火枪队和弓弩队随时准备着射击。只是听到对方的笛声,大家都感到非常的纳闷。心说:这老和尚是不是有病呀?不会是疯了吧?怎么坐在老鹰上吹起笛子来了。

        忽然,大家听到了“稀稀疏疏”的声音。那声音渐渐的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近。有人看到远处的动静,不由大惊失色的喊道:“大家快看,是蛇,好多,好多的蛇!”

        慕容诚看到城下远处成千上万的蛇群,迅速的向雁门关移动着。脸色也不由的一阵惨白。而且,那些蛇根本就不怕护城河里的水,掉入护城河里的蛇比在陆地上爬的还快!

        看着顺着护城河游上岸的蛇群。城头上的兵将一个个都吓的变了脸色。实在是蛇太多了,你就是拿火枪和弓弩打,那得浪费多少子弹和弩箭呀!坐在苍鹰背上的老和尚那达罕,看到南召国的兵将被蛇群吓到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蓝衣用传音入密对楚离说道:“阿离,你一会儿用火枪也好,弓弩也罢。给我狠狠的打那个秃驴和尚座下的老鹰。我想办法把这些蛇群驱散。”

        然后又对林芝小声道:“你火速命人去取雄黄粉让守城的军兵顺着城墙撒下去。”林芝应了一声,便带人迅速退了下去。

        这时蓝衣不慌不忙,掏出蓝雨送给自己的玉笛也吹了起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城下的蛇群就乱了套。本来蛇群是全部冲着雁门关方向,争先恐后的爬过来。可是爬在最前头的蛇王,听到蓝衣的笛声后,一声令下众蛇群一下子就转了方向。

        直接往回退去,这下子可热闹了。有的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和退下来的蛇群给缠在了一起。成千上万的蛇一下子就缠在一起。直看的站在城头上的兵将,心里那个隔瘾。感觉浑身乃至胳膊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老和尚那达罕一看,暗叫一声不好。他就是想一万想也不没想到,这南召国的长公主慕容衣衣尽然也会驭蛇。他还以为就他自己是驱蛇人呢!这时林芝命人拿来了雄黄粉,直接就让军兵顺着城墙往下撒。众蛇闻到雄黄的味道跑的更快了。

        楚离一看时机已到,掏出火枪冲着老和尚那达罕的座骑苍鹰连发几枪。那苍鹰左躲右闪,最后还是中了一枪,一个翻身就把自已背上的老和尚那达罕从半空中给甩了下去。

        只听得“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老和尚那达罕直接掉进了护城河中。这时在护城河中玩儿命逃跑的蛇群,直接就把老和尚那达罕当成了渡船。把个老和尚那达罕给吓的,一个鲤鱼打挺就飞了起来。浑身湿哒哒飞快的甩掉身上的小蛇,运起轻功一身狼狈的落荒而逃。

        那位说了老和尚那达罕身上不是有功夫吗?他怎么就能从苍鹰的身上被甩下来呢?你忘了蓝衣刚刚学玄门术法了嘛。这不就活学活用上了嘛!众将士一看老和尚那达罕一身狼狈的逃跑了,不由的放声哈哈大笑!

        这时,只见城外又来一个和尚,对方看着城墙上的蓝衣和楚离。一脸怒气的说道:“老纳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两个大骗子,赶紧还老纳的紫荆花!不然,休怪老纳不客气!”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