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65章 两江总督

第165章 两江总督

        南召国今年冬天好像比去年还要冷。好在有林枫这位户部侍郎,管着南召国的钱袋子。入冬前便早早的做了防灾、防暴雪的准备工作。实在是前几年的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把大家闹的心里有了阴影。虽然后来知道是人为造成的。

        呆在宫中的皇后娘娘抱着自己快满一周岁的小皇子,难掩内心的焦虑。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一双儿女还是带兵出去打仗。好几次都把自己的侄子林枫户部侍郎叫进宫来,询问粮草、棉衣、兵器、药品等军用物品可曾及时送到雁门关?

        经过林枫一再的保证,林皇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孝帝慕容景看到来自两江的密折,不由的皱紧了眉头。这个承恩侯一家人看来是越来越不安份了。边关打仗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情。就算有林枫这位会精打细算的户部侍郎也不行。

        朝中所有的钱都紧着边疆的几十万兵将。可是这朝中的国库就有些吃紧了。这么大一个南召国到处都用钱的地方。两江的税收,尤其是盐税每年只能收上来二成都不到。希望这次王子明不负众望,能把江南的那些个贪官好好的清理一番。

        两次科考选出来的一批新鲜血液,正愁没地方放呢!等王子明这位两江总督把江南的那些贪官纠出来。这帮新选出来的年轻官员,也该放到江南去历练一下了。

        江南就像一个大染缸一样,有的人经过历练,回来后成了朝廷重臣。有的人一到江南,便沉迷到了灯红酒绿的女儿乡中。和地方的官员同流合污,一个鼻孔出气。哼!真不知何时起,江南成了他承恩侯王氏兄弟的天下了?孝帝一脸怒气的撕碎了手中密信。

        那承恩侯王家是何许人也?说来话常,说起来人家还是正宗的皇亲国戚呢!前文曾经说过,孝帝的生母是王昭仪。当年刘太后逼死王昭仪的理由是,王昭仪自愿为先帝殉葬。

        王昭仪的娘家也算大户人家,祖辈还是书香门弟。在两江一代也曾风光一时。就因为王家出了一位昭仪娘娘。最让人开心的是他们王家的这位昭仪娘娘,还顺利的产下了一位小皇子。

        只是好景不长在先帝驾崩的时候,王昭仪却给先帝殉了葬。为了安扶王家,刘太后便封了王家一个有名无实的承恩侯。这位承恩侯呢!是王昭仪的亲哥哥。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没有得到官职,却在江南一代做起了生意。

        可以说在刘太后在世的时候,他们王家真的过的很落破。历朝历代也没见过,过的这么凄惨的承恩侯。不然王昭仪的庶弟也不会被逼无奈之下,做了一个低等的商人。

        在中国古代,商人地位很低下。秦朝时,商人即使富得流油,也不可以穿丝绸衣物。唐朝时,商人不能入朝为官。直到明清,商人的地位才有所转变,从富商巨贾仕途无路,到富商巨贾仕途有路。中国商人这才咸鱼翻身。

        所以说你别看王昭仪的哥哥是落破的承恩侯,那地位也比经商做生意的庶弟地位要高的多。王昭仪的哥哥承恩侯一直希望自己的家里再出一位娘娘。哪怕做不到昭仪的位份,就算做个贵人也成呀!

        以前,刘太后一手把持朝政,孝帝慕容景又是过继在刘太后名下。孝帝的那些妃子,就算再轮也落不到他们王家头上。

        这位王昭仪的哥哥承恩侯把大女儿,二女儿无奈之下,全都嫁了出去。当然嫁的也是一般的人家。就算他们王家名头好听一些,一说娶的是两江承恩侯王家的小姐。

        王昭仪的哥哥承恩侯就这么执着的等着。为了能再次攀上皇室他对生了三个女儿的妾侍格外宠爱。反而对生了儿子的原配有些爱搭不理的。好在自己的儿媳妇肚皮争气,一胎就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儿,王昭仪的哥哥承恩侯脸上这才有了笑模样儿。

        承恩侯比愚公移山还执着,让王家的女儿再次入宫为妃,简直成了他这辈子的一个执念。因为当年曾经尝过妹妹王昭仪的甜头。以他的意思,我的女儿如果成不了皇妃,那么就把自己的孙女,好好培养一下。希望王家的后代总会再出一个皇妃。

        承恩侯不死心的等啊,等啊,可是好不容易等到孝帝把太后党搬倒了。皇上也承认了王昭仪的太皇太后身份。可是就在承恩侯这位皇帝的亲舅舅,想把自己的小女儿送进宫的时候。孝帝忽然下了一道圣旨,直接把后宫给遣散了。

        接到这个消息时,承恩侯犹如三伏天的一盆冷水顺头浇下。把激情澎湃的小火苗,直接就给灭了个干净。太后党的倒台,好像并未给他们王家带来多少好处。因为,孝帝也只是给他这位做承恩侯的亲舅舅赏了一百两黄金,别的什么赏赐也没有给。

        承恩侯说不失望是假的。此时,他的庶弟找上门来。庶弟给自家大哥支了一招。何不借着自家是皇上外家的名头,把生意做大呢!也就是他这位庶弟想借承恩侯的名头一用。

        也许在太后党执政的时候,这承恩侯府的名头不管用。可是自从太后党倒台,王昭仪被追封为孝贤太皇太后的时候。这承恩侯府的金字招牌就不一样了。特别是那些曾经捧过太后党臭脚丫子的官员。一个个就像苍蝇一样的扑向了承恩侯府。

        更何况承恩侯府远在江南,山高皇帝远的。就这样承恩侯在一帮江南官员吹捧下,渐渐的飘飘然起来。对谁都说自己是当今皇上的亲舅舅。江南的官员谁不给几分面子。就连他的女儿、女婿也开始大胆的收受那些富商的贿赂。

        承恩侯的庶弟就更猖狂了,那生意是越做越大。整个江南两江官场被王氏兄弟搅的污浊不堪。

        那么两江的大概位置是哪里呢?相当于现代的江苏和安徽两省。两江总督正式官衔为总督。主要负责两江等地方提督军务、粮饷、操江(官名,主管上下江防)统辖南河事务。两江总督的权力还是满大的。

        两江的官员富的流油,但这些白花花的银子却没有流到南召国的国库。全都流进了这些两江官员的口袋中,尤其是两江的各种税收。这两江地代,以承恩侯王氏兄弟为首的官商勾结。可以说王氏兄弟在江南那是只手遮天。

        王明远和妻子蓝志萍和小儿子王志刚、女儿王芳一家四口。带着下人与护卫浩浩荡荡到江南走马上任。而在王明远出京不久后,蓝衣、楚离、蓝雨等人跟着太子慕容诚,带兵到雁门关打仗去了。

        波光粼粼的江面,就好像繁星满天映入眼帘。再走一里水路就要上岸了。站在官船的甲板上看风景的王子明一家人,抬眼便看到一艘客船。

        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主仆二人。其中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带着一个绿衣的丫鬟也来甲板上看风景。忽然江上一阵风吹来,那白衣女子的手帕不小心刮到了船舷上。白衣女子很自然的去取船舷上的帕子。不知为什么客船忽然晃了一下,那白衣女子身子一个趔趄,便掉入了江中。

        旁边的绿衣丫鬟直吓得大声惊呼道:“来人,快来人呀!谁来救救我家小姐!”而掉入江中的女子在江面上,不停的扑腾着。嘴里呼叫着:“救命,救命呀!”

        客船上又走出几个人,可是大家只是一脸焦急的看着,却没有人敢下江去救人。众人都说着自己不实水性云云。

        王夫人蓝志萍看到不远处的情景,不由的惊呼道:“相公,快看,那边有人掉到江里了!咱们有没有识水性的护卫,快去救救那位姑娘!”

        江南的秋末冬初季节,相对还是比较暖和的。王子明一声令下,早有水性好的护卫跳入江中,飞快的游向了掉入江中的姑娘。王子明让自己的官船也尽量的靠拢过去。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在两个护卫的帮助下,从江里捞上来一位妙龄女子。年龄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湿透的白衣全部贴在身上,透出了曼妙火辣的身材。

        王子明大人为了避嫌,直接便到船上的客房里去了。而王夫人蓝志萍让丫鬟玉珠,去船舱里取一件自己的披风。临时披在了白衣女子的身上。

        这时,客船上的绿衣丫鬟,在护卫的帮助下,也从客船辗转来到了王子明的官船上。

        王夫人蓝志萍让绿衣丫鬟陪着她家小姐,跟着自己的丫鬟玉珠到船上的客房,去梳洗更换衣裳。好在那绿衣丫鬟拿着一个包袱,估计里面有她们家小姐的换洗衣裳。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官船靠近了岸边。早有两江无数的大大小小的官员,来迎接这位新上任的两江总督。

        王子明王大人带着自己的家眷以及手下护卫,浩浩荡荡的下了官船。而那位被救的白衣女子这时也带着自己的绿及丫头从船上走了下来。此时生新梳洗过的白衣女子,打扮的更是轻淡素雅,很是惹人注目。

        这时前来给王子明接风的官员,都很是纳闷的问道:“王大人,这位姑娘是?”

        王子明很是坦然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刚刚在江面上,这位姑娘不小心掉入了江中。我让手下的护卫把她给救了上来。正好,你们谁认识这位姑娘的家人,便去通知一下吧!这里就交给各位大人了。

        本官一路劳乏,就不奉陪了。等本官到衙门里交接完毕,三日后再宴请各位大人!”说完王子明便把那位白衣女子,丢给前来迎接的众位官员。自己直接带着夫人蓝志萍和一双儿女。坐上前面的马车扬长而去。

        那白衣女子一脸尴尬的。带着自己的丫鬟站在原地。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位两江总督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难道自己长的不美吗?可是,你再看看那些来迎接王子明的官员。

        有几个不是像蚊子看到肉似的,紧盯着自己。还是说这位王子明王大人,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抑或者不敢得罪自己的夫人。这才对自己视若无睹。对,一定是这样的!白衣女子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好在有两个丫鬟婆子很快便迎了上来,给白衣女子解了围。其中一个婆子开口说道:“二小姐,您回来了?老爷和夫人正在家等着您呢!”

        这时,那些官员一看有人来接这位白衣女子主仆了。便也没当回事,各自带人散去。如果这白衣女子跟两江总督有关系的话,也许他们会巴结一下。一看人家王大人根本就不认识对方,也没把对方当回事儿。

        这下子好了,就算对方长的再好看又有毛用。再说江南又不缺美女。无利可图的事情,谁也不会去干。所以,众位大人只是看着白衣女子,过了过眼瘾,全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此时坐在对面酒楼上的雅间,正好可以看到江边的场景。当坐在桌前自斟自饮的一个男人,看到那白衣女子主仆的时候,直接气的摔碎了桌子上的酒杯。怒声说道:“来福,去,把二老爷给我找来!”

        那个叫来福的手下,敢紧应了一声是,便闪身退了出去。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走进来一个身材发福的男人。对着雅间中的男人,笑着说道:“大哥,你怎么没有去迎接一下,咱们新上任的两江总督呀?”

        那男人一脸怒气的说道:“笑话!就凭他区区一个两江总督,也配我堂堂承恩侯前去迎接?还有,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把锦娘弄到姓王的船上去了?老二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这个做大哥的不知道!

        我心里怎么想的,我想你也清楚。希望你不要坏了我的好事。万一你这次坏了家里女儿的名声,我跟你没完!”

        身材发福的男人,拿眼睛斜了自家大哥一眼。撇了撇嘴说道:“大哥,你就歇了你那点儿小心思吧!皇上要是想扶持咱们王家,还会这么对待你吗?一百两黄金!打发叫花子呢!他要是真想扶持咱们王家,早把咱们接到京都城里去了。

        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的,刘太后在世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太后党早就倒了。可曾宣召过你这位承恩侯?不过也是哈,你除了享受二姐带来的荣耀,你可曾为她做过一件事情。

        就算皇上当年被刘太后打压,你这位亲舅舅可曾出过一分力?哪怕你没本事,偷偷的去给当时年幼的皇上送一些银子也好呀!可是你没有,到了人家搬倒太后党的时候。你又凭什么想分一杯羹?

        没有行下春风,所以也别想盼来秋雨。要我说这辈子想进京都城根本就没戏。还不如在这两江做个土皇帝来的自在。至于我给王子明施美人计,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就不防大哥费心了!”

        “老二,我不管你想干什么?但请你不要坏了我的计划。否则,别怪做哥哥的翻脸无情!你想在两江继续横行,也得看看人家答不答应!不然,这好好的前任两江总督为什么忽然间就暴毙而亡了。

        这新上任的两江总督王子明,那可是皇上的亲信。我劝你赶快把屁股后面的事情处理干净。省得以后连累我!

        过了年,太子殿下就年满十四了。我估计等太子殿下搬师回朝,很快就该轮到选太子妃了。我的两个孙女全是人中龙凤。我不信她们一个也选不上!

        我敢肯定,你的那个狗屁美人计,根本就没用。那王子明的夫人是谁?我想你应该知道。按辈份长公主还得叫那位王夫人一声姑母呢!人家的亲哥哥可是神秘的定国侯,定国侯和当今皇上可是拜把子兄弟。

        听说他过逝的妻子是皇后娘娘的堂妹。现在的这个继室又对长公主有养育之恩。你认为就凭着锦娘能够搬倒这位王夫人吗?不是我小看你,你的眼光也就只看得见,眼前的那一亩三分地儿。做人嘛,眼光要放长远些!”

        这王氏兄弟两人谁也不服谁。就这样狗咬狗的纠缠了一通,最后闹的不欢而散。

        富商王仁贵的府邸,那位在船上被王子明大人搭救的白衣女子王锦娘,正站在自己父亲的书房里。

        “锦娘,你觉得那位王大人怎么样?如果我把你送给他做小,你可愿意?”二爷王仁贵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王锦娘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会是父亲的一枚棋子,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好在送的这个金主还算不错。两江总督这官位可不低。

        再说那位王大人长的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一个正人君子。更何况自己也见过他那位夫人,虽然穿着有些土气。好在不难应付。只要自己把那位王大人伺候好了,不怕完不成自己父亲交待的任务。

        王锦娘不由的小脸儿一红,粉面含春的说道:“女儿但凭父亲做主!”

        “锦娘,你毕竟是我的嫡女。和你的庶姐玉娘是不一样的。玉娘为父可以一顶小轿把她抬入上一任的总督府。而你是不同的,我要你光明正大的进入总督府。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做,不用为父教你吧!”王仁贵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再次开口说道。

        “是,女儿明天就带上礼物去总督府,拜谢王大人的救命之恩。”王锦娘说完后,王仁贵摆了摆手,她这才带着自己的丫鬟绿儿退了出去。

        这时,王仁贵的夫人方氏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眼圈儿通红的说道:“老爷,难道凭着咱们的家世,就非要把锦娘送给人家做小吗?她可是您的嫡女,跟玉娘那个庶出是不一样的。我们难道就不能给她一个富庶人家,做正头娘子吗?”

        “妇人之仁,你懂个什么?你刚刚也看见了,这又不是我逼她的。那位王大人年轻有为,才三十多岁。又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只有把锦娘安插在他的身边,我才能摸清对方的路数。不然,你以为我会废这么大的事儿,安排一出英雄救美吗?”王仁贵极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老爷,咱们家的银子已经足够花了,就算咱们的儿子、孙子几辈子也花不完呀!老爷要不你收手吧,以后我们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不好吗?”方氏再次劝道。

        “出去,我不想跟你这个无知的妇人解释了。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给我滚出去!”王仁贵直接就发飙了。方氏直吓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灰头土脸的退了出去。

        只是第二天开始,王锦娘派人递了三回贴子,都被王子明府上的管家给退了回来。管家说王大人刚到任上,家里还没有安顿好,概不见客。得,一家伙就让人家给兑了回来。就这样一转眼十多天过去了。

        这天,王子明带着自己手下的护卫林鹏,刚刚走到大街上。便遇到了早就在衙门不远处,守株待兔的王锦娘主仆。

        “王大人,请留步!小女锦娘早就想去大人府上拜谢大人的救命之恩。可是一而再的被府上的管家拒之门外。所以不得以才在此恭候大人的大驾。”王锦娘上前冲着王子明深施一礼。

        然后摆出自认为最美的角度,冲着王子明嫣然一笑。然后一脸羞涩的说道:“既然大人家里不方便,不如到旁边的茶楼一叙。就当小女锦娘以茶代酒谢过大人的救命之恩。”

        王子明看了面前的白衣女子一眼,又看了看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行人。也不想在大街上过多纠缠,只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对方走到了旁边的茶楼。

        林鹏看着走在前面的王锦娘,眼里露出了一丝不屑。其实早在来两江之前,林鹏就让手下把这边的情形给摸了个一清二楚。林鹏也是太子慕容诚手下的暗卫。为了王子明的人身安全,专门调过来保护王子明这两江总督。

        王子明这位新上任的两江总督,新官上任三把火。上来就是一通大刀阔斧的,把几个贪污数目较大的官员给拿了下来。

        并发出布告:谁若主动交出贪污受贿的银子,并揭发两江的贪污,贩卖私盐犯案人等,一律从轻发落。这布告写的很直白,有点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

        底下的官员也有想打马虎眼,蒙混过关的。不过还没等他们想出应对的办法。便被从天而降的官兵直接压入了大牢。王子明一上任,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上来就查办,一点儿都没有给两江官员喘息的机会。

        ——

        “二爷,你说这次咱们能成功吗?那个六亲不认的王子明会上勾吗?咱们能不能请令兄出面,跟姓王的交涉一下。这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说令兄也是当今皇上的亲舅舅,南召国堂堂一品承恩侯。他王子明不会不给面子吧!

        现在两江的官员都被姓王的抓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咱们都得让他给一锅端喽!兄弟们可全指着二爷呢,如果二爷要是不帮忙,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茶楼对面等消息的几个官员,看着王仁贵一脸焦急的问道。

        “我说你们几个还真是胆小如鼠,咱们江南这么多官员。他王子明肯定不可能全部都给收拾掉。不然他去哪找人来管理各各衙门。指着他王子明一个人,还不得活活累死他。

        怕什么?我大哥可是承恩侯,等我家锦娘拿住王子明的把柄,不怕他不乖乖就犯。”王仁贵嘴上说着大话,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真要出了事,指望自家那个自私自利的大哥王仁辅,那是门儿也没有。

        哼!分银子的时候自家大哥跑的快着呢!真要出了事儿,他王仁辅肯定一推六二五,翻脸比翻书快。绝对敢来一个大义灭亲!可是这些话,王仁贵可不敢和这些官员透漏一丝一毫。

        然而,对面的茶楼上。王锦娘不明白前两天父亲还说,让自己想办法让王子明纳了自己。今天来之前,忽然父亲变了卦。让自己想办法在茶里下药,然后通知外面的人过来抓奸,来个仙人跳。说白了就为了抓住王子明的把柄,好逼着对方乖乖就犯。

        “王大人,那天要不是在江上遇到大人。小女早就葬身江中的鱼虾之腹了。小女感念大人的大恩大德。更何况像大人这样的朝廷重臣,小女倾慕不已。

        大人的救命之恩,小女无以为报。小女想,想以身相许。哪怕给大人端茶倒水,当牛坐马也在所不惜。”王锦娘脸色绯红的说道。

        早在王锦娘第一眼看到,一脸正气的王子明时,便对王子明心生爱慕。与这样的男子终生相伴,哪怕就是做妾也值了。自己比不上大伯家的女儿,人家好歹是承恩侯府的小姐。而自己却只是一个商家女。

        这王大人年纪轻轻就做了朝廷二品大员。当今皇上的宠臣,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要是按父亲的意思,就此毁了这么一个青年才俊,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如果按父亲的计划,哪怕王大人屈服于自己父亲等人的淫威之下。到时候自己就算跟了王大人,也会被对方所憎恨。

        算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考虑,王锦娘决定按自己的计划来。只要讨得王子明的信任与欢心,也许日后说不定还能救自己父亲的机会。

        “王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是我家夫人命手下的护卫救的,并非本官。王小姐要是想以身相许的话,本官愿意牵线做这个媒人。如果说当场看到了王小姐的身子,这个王小姐就更不用担心了。

        当时,护卫救上来王小姐以后,便主动回避了。是我家夫人的丫鬟玉珠帮忙给你换的衣服,本官和侍卫并不在场。就算王小姐想当牛做马报答的人也不是我王子明。”王子明滑的跟泥鳅一样,话说的那叫一个嘎嘣脆,绝对不拖泥带水。

        王锦娘看到油盐不进的王子明,心中不由的暗恨。心想:怪不得父亲让自己改策略呢!原来这王子明根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自己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他面前,人家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王锦娘眼圈儿一红,伸出纤纤玉指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然后轻轻的往旁边的杯子里倒了一杯茶。细声细气的说道:“既然大人看不上小女的蒲柳之姿。那么小女再次谢过大人的救命之恩。

        既然救小女的,是大人的夫人和手下的护卫。那就请大人代他们饮下这杯茶,算是收到小女的谢意了!”

        王锦娘拿起标有记号的茶杯,将装满的茶水的杯子,弓身高高的举到王子明面前。那意思是你必须得喝,既然不想让人家以身相许,总得喝下这杯充满谢意的茶吧!

        这时站在门边的丫鬟绿儿。也偷偷的取出自己衣袖中的香囊。准备捏碎里面的药丸。这是老爷临来之前交代的,就怕小姐不听话看上两江总督王子明,不忍心下手。

        护卫林鹏不知何时早已闪身站到了,丫鬟绿儿的身旁。一伸手便抓住了绿儿的小手。笑着说道:“这位小妹妹的香囊不错。不如借我一观。我看这针角倒是有些眼熟!”说完一把就夺过了香囊。

        王子明看着眼前的茶杯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直看的王锦娘的小心脏“砰砰”直跳。王锦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身子再次一软便倒向了王子明的怀抱。

        小嘴里还说着:“大人,小女的胳膊有些酸了,您倒是接下这杯茶呀!”王锦娘同时把茶杯里的茶水,冲着王子明的面前的衣襟洒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