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91章 刘氏余孽案

第191章 刘氏余孽案

        “小姐,您为什么不去大理寺击鼓鸣冤。反而要在长公主府门外徘徊呢?”芍药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家小姐。她们主仆来京都城已经快五六天了。可是小姐说是进京告御状,可是却迟迟没有去大理寺。这几天小姐不知为什么要在长公主府门前转悠。

        “芍药,你认为大理寺能没有言侯爷的人吗?万一,我们到大理寺被人扣起来怎么办?这一路走来,我们又不是没有被下面的狗官欺负过。要不是你家小姐我功夫在身,我们两个又怎么能逃到京都城来。

        自古以来,朝廷中的官员,互相联姻盘根错节。官官相护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那言侯爷的女儿嫁给了大长公主府的欧阳世子。言侯爷的儿子又娶了太子太傅的孙女。我们想搬倒言侯爷是何等的不易。

        除非我们能找到皇上的亲信,陛下信任的人。也许我们才能翻案。太子东宫我们是进不去的,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来长公主府碰碰运气了。”那位穿着朴素的女子,小声的说道。只是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长公主府的大门。

        “小姐,听说京都城里定国侯也是皇上最信任的人。而且,对方还是皇上的结拜大哥呢!难道定国侯还压不住永昌侯吗?好像永昌侯言傅给定国侯送过美人,结果被对方给了撅回来。可是那永昌侯言傅连个屁也没敢放一个。”芍药一脸解气的说道。

        “可是你别忘了,定国侯自从回京后,就再也没有参与过朝政。他又怎么会管咱们的闲事……嗯,怎么会是他?”当素衣女子看到长公主门前飞身下马的男子,一下子便愣住了。

        “驸马爷,您回来了!”守门的小厮毕恭毕敬的说道。

        “嗯,长公主可曾出去?”楚离看了一眼守门的小厮问道。

        “没有,今天公主殿下未曾出门!”楚离之所以有这一问,是因为赵峰和欧阳荣平的婚妻将近。蓝衣这两天倒是经常去大长公主府看望荣平郡主。

        “小姐,是,是那位公子。没想到他尽然是当朝驸马。那么小姐日思夜想的那位小公子不会是太子殿下吧!抑或者也是皇亲贵族……可是,若不是小姐前去找他,咱们家老爷怎么会摊上这天大的冤情?”小丫头芍药,小脸就像调色板一样,一会儿变了好几个颜色。有最初的兴奋,最后变得垂头丧气。

        “不,芍药你错了。如果我们能找到两位公子。说不定就能解开冤案的真相了。就算没有他们这个引子,我爹乃至我们家的财富,也早已被姓言的给盯上了。那件事只不过是个导火索。

        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们刘府早就被姓言的惦记上了。当时又正好出了那样的事情,那姓言的贪官,也不过是正打瞌睡,忽然有人递过去一个枕头罢了。什么刘氏余孽,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贪图我们刘家的万贯家财才是目地。”刘静心中又惊又喜。

        惊的是没想到总算找到当初在明城遇到的两位公子了。喜的是终于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了。可是现如今自己尽然成了朝廷的逃犯。那位小公子是那样一个见义勇为的人,也许一定会帮自己洗清冤情吧!

        离刘静主仆不远的地方,有一批黑衣人。看着长公主府高大的门楼却犯了难。因为就是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京都城里,长公主府门前撒野。长公主殿下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得罪了长公主就是他们家永昌侯言傅,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头儿,怎么办?万一她们主仆要是进了长公主府,我们再想抓住人就难了。”一个黑衣人手下小声说道。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再等一下。等楚驸马进去之后,我们就动手。”黑衣人头领抿了一下嘴唇说道。

        “小姐,你看那边,那帮人又追来了。我们必须想办法进入长公主府。要是被他们抓住就全完了。”丫鬟芍药一脸焦急的说道。

        眼看着楚离就要进府了,直急的刘静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不行,自己要怎样才能进入长公主府呢?有了,刘静带着小丫鬟芍药,边跑边喊道:“驸马爷请留步,我奉师命求见长公主殿下。”

        正准备进府的楚离,冷眼看着冲过来的两个女子。很是不耐烦的问道:“你的师父是何人?”楚离很是警惕的问道。尤其是蓝衣现在怀着身孕,闲杂陌生人等实在不宜入府。何况,对方又是两个年轻的女子,谁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回驸马爷,我的师傅是念奴娇海兰珠!”刘静一脸紧张的说道。此时的刘静心“嘭嘭”直跳。心想对不起老前辈,我现在遇到了难处,只有拿您老人家的名字,冒充一下您的徒弟了。再说您老确实教过我几天蛊术。

        还记得您曾说过,日后万一遇到难处就提一下您念奴娇海兰珠的大名。别人一定会给您几分薄面的。说来也巧,刘静糊里糊涂的报了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字,正好楚离和蓝衣是旧相识。不然,换个人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号,还真不见得好用。

        除非你在江湖上,也许道上的朋友都认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号。据说这两年念奴娇海兰珠又出山了,那些得罪过念奴娇海兰珠的人,一个个吓得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但是在朝堂上,知道念奴娇海兰珠的人还真不多。刘静这也是急中生智,瞎猫碰到死耗子,死马当活马医了。谁让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字这两年在江湖上,比较有名气呢!

        楚离一听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字,不由的愣了一下。心想难道那位前辈真的找蓝儿有什么事情不成?

        “好吧,你们随我进来吧!”楚离冷冷的说道。

        刘静悄悄的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好在海兰珠前辈名头大。不然今天想进这长公主府,还真就难了。小丫鬟芍药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心说:小姐哎!你的胆子可真大,江湖中的女魔头念奴娇海兰珠的名头你都敢借用。万一将来有一天,让她知道了。我们还不定怎么吃不了兜着走呢!

        刘静主仆二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跟着楚离进了长公主府。黑衣人头领,直气的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在心中暗骂:奶奶的,这长公主怎么会跟江湖中的女魔头扯上关系了呢?老子敢保证那刘家小姐在撒谎,可是竟然就这样,让她蒙混过关了。

        “去,爷在这儿盯着,张三你赶紧回去禀报侯爷。就说刘家小姐进长公主府了。要快,万一晚了坏了侯爷的大事,小心你们的脑袋。”黑衣人头领说道。

        永昌侯府,永昌侯夫人李氏。看着细细品茶的言侯爷。“侯爷,你说咱们家如儿和林三公子的亲事,您说能成得了吗?”侯夫人李氏开口问道。

        言侯爷听了自家夫人的话,很是自信的笑了。然后才笑着说道:“夫人,你呀,这颗心就放到肚子里吧!那林将军府,最注重的不是门当户对,而是儿女的幸福。

        我们特意安排了如儿和那林三公子偶遇。又让林三公子跟我们如儿来了一出英雄救美。就凭咱们如儿的才情和容貌,本侯就不信他不动心。

        哼!说起来,这林老将军府贵为国丈,当朝皇后娘娘的娘家。怎么给府里的子孙娶的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媳妇呢!咱就说林老将军对那三个儿媳妇,就没有一个出自名门望族。

        再说大公子林枫那娶的是个什么东西,虽说是忠臣之后,可毕竟入过烟花之地。我看那林家嫡长孙媳郭氏也就凭借着肚子争气,给林家生了个聪明的嫡长孙。呵呵,这母以子贵是多少年来,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这是老话说死了的,一点儿都做不得假。

        林二公子林锐尽然娶了一个江湖草莽的女子。这三公子林彬今年也十九了。也是一个风流潇洒的人物,长年醉心名家书画。就凭咱们如儿的博学多才,一定能和对方合得来。”

        “老爷,大小姐和大公子,咱们是指望不上了。也许大小姐和大公子到现在还记恨着妾身呢!可是,当年本来就是我先认识的侯爷。阴差阳错之间,才被苏姐姐抢了先。难道我钦慕侯爷也错了吗?

        大小姐自从嫁去了大长公主府,这些年除了三朝回门。就再也没有回过侯府。现如今二公子也搬出去,开府另过了。我们能指望的就是咱们玉儿和品儿还有科儿。”李氏夫人眼圈通红的说道。

        说起来。这李氏夫人并不是言侯爷的原配妻子。永昌侯言傅的原配妻子生了一儿一女。女儿言如儿嫁给了大长公主的长子欧阳战北。这门亲事,还是言侯夫人苏氏在世时,就定好的亲事。

        儿子娶了太子太傅老丞相张成轩的孙女。那是因为言律科考取了当朝的状元郎。后来被老丞相张成轩看上了。直接把自家孙女嫁给了言律。言律为了搬离永昌侯府,连永昌侯府的世子之位,都让给了异母的弟弟八岁的言科。

        为什么这么决绝,宁可放弃世子之位,也带着自己的妻子搬离了永昌侯府。至于是什么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继母与继子女之间,肯定矛盾重重。不过,这必须是人家永昌侯府的事情。朝廷也不好多管闲事。

        永昌侯的夫人苏氏和李氏本来是好姐妹,还是多年的手帕交。用咱们现代的话说,就是防火防盗防闺蜜。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当年苏氏和李氏同时喜欢上了永昌侯府的世子。也就是现在的言侯爷言傅。

        机缘巧合之下,苏氏嫁给了言侯爷。做为好姐妹的李氏,当然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用说大家也能猜到,李氏这朵白莲花使了手段,勾引了永昌侯言傅,最终气死了苏氏。

        苏氏一死,李氏顺理成章的成了永昌侯的继室夫人。这李氏跟了言侯爷这么多年,生了言玉儿,言品儿两个女儿。还生了一个小儿子言科,今年才八岁。却是永昌侯府的世子爷。

        自从侯夫人苏氏死后,言侯爷的长女言如儿便不再和自己的父亲说话了。亲自照顾着弟弟识文断字。好在弟弟言律也比较争气,考上状元之后娶了一门好亲事。娘家又很有势力,这才逐渐的脱离了永昌侯府。

        “哼,不要跟我提那两个逆子、逆女。就当本侯从来就没有生过他们。一对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白白的养了他们这么多年,早知道小时候,就该掐死他们姐弟。”言侯爷提起长女和长子就是一肚子气。那一对姐弟跟自己死去的原配妻子一样死脑筋。

        李氏夫人看到自家侯爷提到大小姐和二公子时厌恶的表情。心里说不出的舒心。心想苏氏你是原配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败在了我的手里。你儿子的世子之位,也到了我儿子的手里。哼!以后整个永昌侯府都是我儿子的。

        你女儿嫁了大长公主的儿子又如何?可惜当初,想破坏掉大长公主府的亲事,后来没有成功。那么我就想办法把我的女儿嫁到林将军府。那可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太子殿下的外家。这李氏夫人也是的,苏氏夫人活着的时候两人就斗。

        现如今人都死了多少年了,她还是跟苏氏夫人较劲儿。她的女儿一定要比苏氏夫人女儿嫁的好。将来儿子也要娶到门弟更高的媳妇儿。小女儿计划着等太子登基了送进宫,陪王伴驾。

        “侯爷,不好了!出事了!”管家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瞎说什么呢?侯爷好的很。出了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还不赶紧说。”没等永昌侯言傅开口,侯夫人李氏便大声呵斥道。

        “侯爷,二老爷的人追着刘氏余孽进京之后。一直追到了长公主府门前。结果那刘氏余孽被楚驸马带进长公主府。现在二老爷的手下,请示侯爷下一步他们该怎么办?”管家一边擦汗,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混账,他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区区两个小丫头片子都抓不住。他们真以为京都城是江南明城吗?这里是天子脚下,好在没在长公主府门前放肆,不然就是本侯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

        你去告诉他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把人手都给本侯撤回来。长公主府不是咱们能够得罪得起的。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永昌侯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说道。管家应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

        永昌侯有些心烦的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想着处理的办法。侯夫人李氏看到自家侯爷愁眉不展,小心翼翼的走到太师椅的旁边。帮着永昌侯按摩着肩膀。小声说道:“侯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您不能对妾身讲一下吗?

        人都说夫有千斤担,为妻担八百。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侯爷您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呢?”

        永昌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睁开眼睛看了自己的夫人李氏一眼。想当年自己喜欢李氏比喜欢苏氏更多一些。可是自己的父母更中意苏氏。自己这才不得不娶了苏氏。只是苏氏哪里有李氏的千娇百媚,善解人意。最终自己辜负了苏氏夫人。让李氏委屈的做了自己的外室。好在后来苏氏死后,李氏这才得以进门。

        “夫人,是二弟办的事,处的不够干净利落。以至于让那家小姐带着丫鬟逃了。你说这刘家小姐你一个小丫头片子,逃就逃了。二弟也不想做的太绝,就准备放对方一马。

        谁知道这刘家小姐她不安份,逃了整整快一年了。最后尽然跑到京都城里来告御状了。可是我让人一直守在大理寺的周边守株待兔,只可惜这小丫头精的狠。她绕过了大理寺,跑到了长公主府。现如今那刘小姐和丫鬟已经进了长公主府。我们再想把人抓出来可就难了。

        万一她把二弟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捅出来。长公主要是报到陛下面前,咱们永昌侯府可就完了。”

        “侯爷,妾身前几天上香,认识一位仙风道骨的道长。他的医术也很高明,一副药下去,就治好了妾身的沉年旧疾。妾身想这样的能人异士,一定要让对方投到侯爷的门下。所以,妾身才自作主张给您请了回来。不如请他来给侯爷出出主意如何?”李氏夫人说道。

        “哎呀,夫人你怎么不早说。本侯也特别的钦佩这些世外高人。就连当今皇上,也非常崇拜天一道长呢!”永昌侯言傅听了简直有些大喜过望。

        “那妾身这就派人把道长请来。”李氏说完便派小丫头去,侯府的后院请人去了。

        再说长公主府。蓝衣刚刚睡醒,起来便看到楚离带了两个姑娘走了进来。阿离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这两个姑娘又是何人?

        楚离看到蓝衣坐在软榻之上,还有些睡眼惺忪。便伸手接过了夏满手里的帕子,亲自帮蓝衣擦试脸颊以及素手。

        刘静主仆羡慕的看了一眼,夫妻恩爱的当朝长公主和驸马爷。之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求长公主救救我的父兄,以及江南明城刘氏一族。”刘静和小丫鬟芍药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求长公主救救我家老爷和大公子吧!我们是冤枉的呀!今天,要不是我们及时的进了长公主府,恐怕现在我们主仆两个已经凶多吉少了。”小丫鬟芍药也失声痛哭道。

        蓝衣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一会儿事。然后转头看向楚离,那意思是怎么回事儿?

        楚离一听这姑娘撒了慌,立马就生气了,冷声说道:“来人,把这两个谎话连篇的女人,给我带下去!仔细的审问!”心想好啊,还以为她们是海兰珠的徒弟,找蓝儿有事儿呢!没想到是鸣冤告状的,你有冤到大理寺告去。跑我们家来算怎么回事?

        我们长公主府又不是公堂。何况蓝儿现在还怀着生孕呢!最受不得劳累了。自己现在都想尽办法想让蓝儿轻松一些。这倒好,糊里糊涂就带进来两个女骗子。

        “驸马爷,刚刚在府门前撒谎,实在是万不得以。因为对方的手下,已经追到长公主府的大门口了。如果被他们抓了去。我们江南明城的刘氏一族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我的父兄就要被含冤致死了。求您看在人命关天的份上。我求求你们能不能听我讲完,再把我拉下去,只要能为父兄伸冤,刘静死而无怨。小女千里迢迢来到京都城,实在是历经艰险,遭遇重重追杀。只有长公主能替我们伸冤报仇呀!”刘静跪在地上,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阿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生如此大的气?”蓝衣不明白楚离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蓝儿,这两个女骗子,在门外说是念奴娇海兰珠前辈的徒弟。说是奉师命给你捎了信来。这两年海兰珠前辈在江湖上,是混的挺风声水起的。我也一直知道,你想知道海兰珠前辈的事情。所以也就没多疑,这才带她们主仆二人进府。

        你也说过,我们夫妻只过自己的日子。从不参与朝堂上的事情。谁知道尽然被她们主仆给利用了。更何况你现在身怀有孕,根本不宜太过操劳。可是她们……她们尽然……”楚离气呼呼的说道。

        蓝衣听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心想:唉!这大少爷的脾气,现在是越来越明显了。估计是生气上了这两个小女子的当了吧!

        “好了,阿离,你也不要生气了。我现在闲着也没事,倒不如听听她们有什么冤屈。放心,动不了胎气,你儿子在肚子里能吃能喝能睡,好的很。”蓝衣低头看了一下跪下在地上的两个女子。

        这才开口说道:“你们两个站起来说吧!你们要告状为什么不去大理寺,怎么跑到我的长公主府来了?”

        “长公主,我们其实去过大理寺的,只是发现大理寺周边已经埋伏了人手。就等着我们主仆自投罗网了。说实话,我们已经在您的公主府外面转了好几天了。现在官官相护,我们主仆在外面逃了都快一年了。其实这个案子说不定,还与,还与驸马爷有些关系!”刘静低着头说道。

        “哦!这倒有意思了,怎么现在又和驸马扯上关系了?我倒是很想知道知道?”蓝衣看了楚离一眼,然后笑着说道。

        “如果小女没有记错的话,去年的六七月份,驸马爷和一位小公子,在江湖的明城游玩过吧!起因是小女对那位见义勇为的小公子……心生爱慕。于是便派人密密查找,想结识对方。于是当时我和芍药女扮男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两位公子的住处。

        可惜我们进去之后,才发现人去楼空。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还发现了地上的森森白骨。虽然我和芍药也会一些拳脚功夫。可是第一次看到被虫子吃的如此干净的白骨。我二人被吓坏了,这才惊呼出声。于是引来了周边的街坊邻居以及官差。

        按理说我们是报案人,可是那狗官却不问青红皂白便把我们定成了罪犯同谋。民女一直不明白明城的城主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才知道明城的城主早就对我们家的生意垂涎已久。

        民女的父兄是明城最大的货运马头富商。也可以说是明城首富。狗官早就想接手码头生意,只是一直未曾得手。以前,他也曾派人上门提亲,要让民女嫁给他的傻儿子。民女的父亲和兄长当然不同意,更何况对方还要我们刘家一半的家产,作为民女的陪嫁。

        在大牢之中,他们说只要民女肯答应嫁进言家,便会想办法帮民女脱罪。民女当然不会同意,只是没过多久,民女的父兄以及族人都被抓了进来。罪名是刘氏余孽。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好不容易买通了一个狱卒。才知道狗官把我们刘氏族人,定成了死去多时的刘太后族人。

        这莫须有的罪名安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紧接着明城的所有刘氏族人,都被抓了起来,罪名都是刘氏余孽。我们家的大宅子买卖铺户,生意也都全进了明城城主,也就是知州大人的腰包。

        民女凭着身上的拳脚功夫,假死之后带着丫鬟芍药逃了出来。然后一边往京都城走一边告状,可是没想到官官相护。倒是去了几个大的县衙,一听说刘氏余孽的案子,各位大人要么就是把我们主仆哄出来。要么就是把我们两人重新关入大牢。

        后来才知道,那言知州的哥哥,是当朝永昌侯言傅言侯爷。当年也算是一个正宗的保皇派,历年清理刘氏余孽都是他在负责。朝中好多官员无不卖他的面子。

        最后,我们决定铤而走险进京告御状。我不相信南召国就没有说理的地方?结果进了京都城,一打听之下,就更心惊了。言侯爷的长女嫁给了大长公主府的世子爷。儿子娶了太子太傅的亲孙女。

        这样的官家联姻错综复杂的关系,那些底下的官员怎么会不给面子。就算不给言侯爷面子,也得给大长公主府面子吧!更何况还有太子太傅又是当朝的老丞相。

        所以,小女就想到了长公主以及太子殿下。民女认为只有长公主和太子殿下才能帮民女一家洗脱冤屈。太子东宫我们主仆肯定进不去,只有在长公主的府门外守株待兔。

        就想看看能不能进府见长公主一面。这就是以往所有的经过。还有,能不能让我再见那位小公子一面。我相信凭他的侠义心肠,说不定会帮民女一把!”

        楚离听完那女子的话,也忍不住嘴角一抽。看来蓝儿风流倜傥的男儿装扮,还引来了一朵小桃花。不过,这件案子,自己和蓝儿还真就脱不了关系。这主仆二人找到这儿来,也算是找到正根儿了。

        “你要找的小公子此时就坐在你的面前,怎么你没有认出来吗?”楚离好笑的说道。

        “啊?”刘静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不会吧!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年郎难道说是长公主殿下?这,这是不是太,太匪夷所思了。

        “那,那位小公子真的是长公主殿下?我,我……我不知道……”刘静直羞得满脸通红。刚刚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爱慕人家。这,这简直丢死人了。

        蓝衣倒是很喜欢这位性情率真,直来直去的姑娘。就在蓝衣正要说话化开刘姑娘的尴尬之时,小允子忽然跑了进来。笑着说道:“主了,表少爷林三公子来了!”

        “快请!”蓝衣话音刚落,林彬一身白衣飘飘的走了进来。当看到了刘静的时候,忽然说道:“咦,怎么是你?”

        “你,你怎么在这里?民女还没有谢过少侠的救命之恩呢!”刘静看到林三公子林彬,起身便跪在了地上。丫鬟芍药也赶紧跟着自己的主子跪倒磕头。

        “这位少侠,谢谢您救了我家小姐。那天要不是你,我们的小命儿就真的玩完了。”芍药看到林彬简直喜极而泣。小丫鬟芍药简直猴精猴精的,好像这位林三公子对自家小姐,也有那么一点儿意思。

        现如今小姐日思夜想的小公子变成了长公主。如果小姐能和这位林三公子好了也不错。嗯,表公子!那一定是林老将军府的人了。这下子老爷和大公子终于有救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