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93章 出谋划策

第193章 出谋划策

        怜儿一听赵峰回来了。刚刚还一脸沮丧,瞬即便来了精神。使劲的甩开押着她的丫鬟婆子。狐假虎威的说道:“放开,你们赶紧放开我。小心我在世子爷面前告你们一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众丫鬟婆子,一脸鄙夷的看着自以为是的怜儿。一个个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两个人高马大的婆子,就像看笑话一样的看着怜儿。倒是松开了扭着怜儿胳膊的手。

        赵峰看着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怜儿。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对侯夫人王氏施了一个礼。这才问道:“母亲,到底出什么事了?”

        “峰儿,怜儿这个贱婢说她怀上了你的孩子,还胆大包天的去找了荣平郡主。让荣平郡主成全她和你的感情。真是岂有此理,一个小小的通房丫头,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亏的我当初觉得她可怜,这才把她带中了府中。没想到,没想到尽然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侯夫人王氏直气的浑身发抖。

        其实,说真的王氏也只不过想吓吓怜儿,真没想着要打死谁。为的就是让对方说实话,她觉得儿子赵峰不是个糊涂的人。怎么可能在新婚妻子就要进门的时候,去搞大一个小丫头的肚子。

        “世子爷,我求你救救咱们的孩子。奴婢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痴心妄想去找荣平郡主。我纵然身份低贱,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无辜的。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不能这么狠心,不管我们母子!”怜儿直哭的一抽一抽的。小手偷偷的伸向袖袋之中,掏出一只绣花的手帕,有意无意的甩了两下。

        赵峰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怜儿,冷冷的笑了。自己当初就是相信了紫苏,才害的蓝衣差点儿出了事。当时后悔的赵峰肠子都青了。从那儿以后,赵峰心里便有了阴影。

        凡是不知底细的女子,绝对不能轻易的相信。他觉得越是长的好看的女人,越是心机深沉。说不定又是敌人派到自己身边的棋子。尤其这个怜儿第一天调到自己的院子,又假摔又是百般讨好,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自己怎么会放着活泼可爱的荣平郡主,去喜欢别的女人。赵峰暗暗埋怨自己的母亲,真是有眼无珠。怜儿这个丫头一看就不简单。母亲怎么就学不会提防外人。

        不知道敌人是不是把定国侯府想的太简单了。这里可是蓝雨住过的府邸。府里又怎么能没有暗卫。怜儿的一举一动,都在蓝雨手下的监视之中。当然包括怜儿想下药迷惑赵峰。

        赵峰从怀中掏出一叠写满字迹的纸。扔到了怜儿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根本就不叫怜儿,你的真名叫常娟。是城郊常记豆腐坊老板的女儿。

        三年前,你的父亲迷上了赌博。为了还赌债十两银子把你卖到了京都城的长春园。不久后长春园发生了一场大火,之后长春园的姑娘们全部都消失了。消失的人中便有你常娟。

        说说吧,你的幕后主子派你进定国侯府目地是什么?不说,爷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折磨你。还有你的那个小手绢就不要再甩来甩去了。就你这种低级迷惑人心智的药,亏你拿的出手。”

        待赵峰的话一句一句说出口后,常娟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银牙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现在常娟也不哭了,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强作镇定的说道:“就算是这样,我和你也有了夫妻之实。难道你不该对我负责吗?你别忘了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

        赵峰听完便笑了,“在你进入我院子的第一天,我便盯上了你。就你那点儿小伎俩也想骗倒我?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长公主师从神医谷,并且是毒医仙子的徒弟吗?就别说长公主了,长公主身边侍卫的毒术都是顶尖的。你可真是不自量力,你的药再利害,利害得过林芝的药吗?

        在你下药的同时,我让人也给你下了药。而且,和你同房的也一直另有其人。你想不想看看他是谁?呵呵,来人,把四九带上来!还有跟常娟接头的黑衣人一并押上来。”赵峰看着常娟冷笑的说道。

        这时一个头上长疮的赖头男人,被永国侯府的暗卫带了上来。后面还押着一个绑的跟粽子似的黑衣人。为了防止黑衣人咬舌自尽,明显下巴已经被人给卸掉了。

        当怜儿,不,常娟看到赖头男人的时候,恶心的差点儿吐了。那男人长的尖嘴猴腮,一脸的猥琐。两排蜡黄蜡黄的大板牙,还缺了一颗。说话嘴都跑风。

        “世,世子爷,多谢世子爷成全。小人这就把这婆娘带回去好好调教。省得她出来碍您的眼。”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明明我……我……啊!”常娟直吓得浑身发抖,身体止不住的打颤。怎么会这样?如果今后要和这样的赖头男人过一辈子,那还不如让侯夫人把自己打死呢!

        赵峰用手轻轻一弹,一颗药丸便飞入了常娟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常娟就是想咬舌自尽都不能够。顿时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身体软的跟面条一样。

        “绿儿,你还不打算招吗?刚刚不是做的很好嘛,都打算好弃车保帅了。怎么是不是也想让本世子把你的底细抖出来!嗯?还是你也想让我给你安排个下家儿?”看到常娟的下场之后,绿儿直吓的小脸儿都变了颜色。世子爷是不是也太狠了,不,自己不要和常娟一样下场。

        绿儿这次直接就吓哭了。抽抽噎噎的说道:“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我和常娟是前后脚被派到宁国侯的眼线。负责打探主子们的一举一动。只是没想到常娟想脱离组织,飞上枝头当凤凰。”

        “你们的主子是谁?说!”赵峰怒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三年前我们被人从火场里救出去之后,一直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接受秘密训练。那些管理和训练我们的人,都是蒙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只露出两只眼睛。我和常娟以及姐妹们,是今年才被分批的带到京都城的。然后分别想办法潜入各家大人的府邸。”绿儿哭着说道。

        “来人,把这些丫鬟婆子,都带下去挨个审问。有嘴硬的直接打死!”赵峰召唤出暗卫把绿儿和众丫鬟婆子都拖了下去。

        “四九,把你家婆娘好好带回去吧!据她自己说她的肚子里,可是怀了你小子的儿子。呵呵,编的可真像,恐怕在你进入常春园没多久,就被老鸨子灌下绝子汤了吧!这要生的出孩子才怪呢!”四九听了赵峰的话,本来一脸的喜色,可是听到后面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失望。

        不过又看了看常娟俏丽的小模样儿。这才笑着把常娟一把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笑嘻嘻千恩万谢之后,这才走了出去。

        侯夫人王氏满脸的羞愧,自己软硬兼施,又是恐吓又是逼供的,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儿子赵峰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母亲,您以后出去能不能,不要再烂好心的往府里带人了。现在京都城里并不太平。你以为这还是在大王庄呢!一个不小心就中了别人的圈套。还有,不要再给我安排什么通房丫头了,儿子不需要!除了欧阳荣平,我对哪个女人都不感兴趣。”赵峰气呼呼的说道。

        就自己母亲这水平,当初没被人害死真是命大。心肠太软,太容易轻信别人。今天也真是的,还没怎么审呢,就要发脾气把人给打死。侯夫人王氏被自己儿子说的满脸通红。

        实在是某天,侯夫人王氏好心去帮儿子收拾屋子。无意间看到了赵峰被子上蹭上了某些东西,还以为儿子想女人了。生怕憋坏了自己儿子的身体,这才弄巧成拙。私自挑了两个漂亮丫头给儿子开荤。

        “好了,峰儿,娘知错了。其实,我刚刚真的没有真想把人打死,只不过想吓吓她们。这不,那个绿儿就招了。谁知道这些小丫头骗子一个比一个狡猾。”侯夫人王氏主动跟自己的儿子认了一个错。往四周看了一下,好在刚刚儿子一摆手把下人都给遣散了。不然真是太丢脸了。

        “好了,为娘可能真的不是管家的料。以后等你媳妇过了门儿,还是让她来管好了。我以后再也不烂好心了。现在这世道怎么都变成这样了?唉,算了,我先回去了。”说完侯夫人王氏招手叫来自己的心腹婆子,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赵峰往身边的树上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出来吧!这下子你该放心了吧!既然咱们都定亲了,我怎么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赵峰话音刚落,只见欧阳荣平从一颗浓密的大树上,一个飞身便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小脸通红的说道:“那丫头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人家想也没想就相信了。更何况她又是伯母给你准备的通房丫头。”

        赵峰拉过欧阳荣平,轻轻的抚了一下对方耳边的碎发。一脸心疼的说道:“对不起!当时,我只想揪出幕后黑手,却忘了提前给你报备。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提前跟你打声招呼。

        刚刚我母亲的话你也听到了,她就是那样一个人。唉!赶紧过门儿吧!过了门儿也好让母亲把她手里的中馈及早的交给你。你放心,人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跟楚离呆了那么长时间,我也很羡慕蓝衣和楚离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

        更何况我娘当年就差点被姨娘害的一尸两命。我讨厌姨娘这种生物。所以,也不会给自己找姨娘。我赵峰可能脑子没有蓝雨和楚离他们聪明。可是我也不是笨人。上过一次当就够了,我再也不想上第二次,第三次当了。”

        “赵大哥,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不相信你!”欧阳荣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赵峰看着一脸娇羞的欧阳荣平,不由的心中一动,往四下里看了一眼。然后嘴唇轻轻的吻上了欧阳荣平的唇瓣。正在两人吻的难舍难分的时候。

        只听得“扑哧”有人笑了一声。“父亲,我就说妹妹肯定没事儿吧!母亲偏要我追过来看看。”欧阳战平从不远处的小亭子后面走了出来。

        这时老驸马欧阳林和定国侯蓝志河也一起走了过来。本来两人还想再看会儿热闹的,结果被欧阳战平这个混小子给搅合了。顿时弄的两个老的也有些尴尬。

        “咳咳!”老驸马欧阳林假咳了一下,这才说道:“好了,这误会都解释清楚了。那么你们两个就跟为父赶紧回府吧!你母亲还在家里等着呢!”

        老驸马欧阳林心想:现在的年轻人呀!胆子可真大。想玩亲亲也不说找个偏僻的地方。荣平这个傻丫头真不矜持。

        定国侯蓝志河也笑着说道:“欧阳兄,既然我的府邸能被人安插眼线。我看你也赶紧回去好好查查吧!现在咱们这些大臣的府邸不定被人家安插了多少眼线呢!没准皇宫之中也被人安插上眼线了。明天你上朝的时候,偷偷跟皇上提个醒吧!”

        老驸马欧阳林又和定国侯两人寒暄了几句,这才带着一双儿女回了大长公主府。

        而永昌侯言傅,坐在书房里听手下的眼线说完,气的直接就要换上官服再次进宫。却被老道一把就给拉住了。“候爷,你一脸的怒气,这是要往哪里去?”

        “屁点儿的小事儿。皇上都说不计较了。她慕容衣衣凭什么不依不饶的。不就是错抓了几个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跟着皇上打拼了这么多年,难道不应该得到些好处吗?本侯去皇上面前告长公主慕容衣衣一状。让皇上好好的处置一下,这个多管闲事儿的女儿。”永昌侯言傅气呼呼的说道。

        老道看了一眼沉不住气的永昌侯。眯缝着三角眼说道:“候爷,贫道劝你还是不要进宫的好。你好好想想你和长公主比,你们两个谁和皇上的关系近?”

        “他,这个,可是本侯上次按道长的话说。皇上不是相信了吗?再说过后太子殿下也去长公主府,代替皇上斥责了长公主。再说本侯跟着皇上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不信皇上会向着她的女儿,不信我的话。”永昌侯一脸自信的说道。

        老道撇了撇嘴,心说这蠢货当初是怎么混的。亏自己提点儿着他,以他的脾气,如果上次在孝帝跟前,直接上来就说长公主的坏话。没准儿当场皇上就能把他给轰出来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如果不信贫道的话,侯爷大可以去试试!你再去御书房告长公主,你信不信绝对落不得好。”老道不紧不慢的说道。

        “道长,本侯当然信你。那你给我出个主意,得赶紧阻止长公主查我们兄弟所办的案子。这要是查出破绽,找到证据怎么办?”永昌侯心里郁闷极了。心想这道长也真是的,上次能告赢,这次怎么就不让自己进宫去呢?

        老道不慌不忙的坐到书桌旁的椅子上。神叨叨的说道:“侯爷,贫道倒是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只是不知道侯爷敢不敢干?如果侯爷胆儿小心里害怕,你只当贫道没说过。”

        永昌侯听了眼睛立马就亮了。直接拉住老道的袍袖,一脸激动的问道:“道长,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呀!你想急死本侯不成?什么胆儿大,胆小的。这年头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本侯有什什么不敢干的。你就直说吧!”

        老道一看永昌侯上了套儿,这才轻声细语的说道:“据说长公主怀了身孕,如果侯爷想办法让她小产。就算楚驸马手下的人,查出了令弟的事情。一时半会儿的,他们两口子也顾得上多管闲事了。”

        听了老道的话,永昌侯的额头上顿时出了一脑门的冷汗。谋害长公主那可是杀头的罪名。到时候万一事发,自己的全家老小可就保不住了。

        永昌侯有些心虚的添了添自己的嘴唇儿,颤声说道:“道长,可不可以换个方法。这样做是不是太,太过份了。”

        “侯爷,是谁刚刚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这年头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原来侯爷说的都是大话骗人的。”老道脸上故意露出鄙夷之色。

        永昌侯看到老道的脸上的鄙夷和不屑后。一时之间不由的犹豫了起来。老道看到优柔寡断的永昌侯,继续煽风点火道:“只不过是让对方小产,又没有要她的性命。就算出了事情,还有贫道给你谋划呢!

        再说长公主和驸马爷他们二人还年轻,以后想要孩子还不简单!等长公主小产后,受妻如命的楚驸马肯定慌神儿。趁着这个时间段儿,有多少事情我们不能摆平。等过了这个时间,再想查令弟可就不容易了。

        侯爷,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只当贫道没说。你尽可以左耳朵进,右耳朵多。贫道也可以再慢慢的替侯爷想别的办法。只不过,这时间可不等人呀?万一楚驸马的暗卫找到证据,再把证据带回京都城。

        侯爷,等皇上看到证据,你说他会不会定你个欺君之罪?到时候侯爷不仅犯了欺君之罪,就冲着侯爷在皇上面前搬弄事非,挑拨皇上和长公主的父女关系。到时候,皇上还会对侯爷信任有佳吗?”

        “道长,让我再好好想想!”永昌侯现在脑子里乱的很,就好像两个小人儿在不停的打架似的。老道也不再劝说,直接说了一声“不着急,侯爷你慢慢想。”便抬腿走出了永昌侯的书房。

        老道走到书房门外,便看到让丫鬟端着参汤的李氏夫人。李氏夫人和老道心领神会的相互点了一下头。老道便直接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李氏走进书房,看到愁眉不展的永昌侯,轻声细语的劝道:“侯爷,妾身给你炖了补身子的参汤。你一定累了吧!来,妾身给你盛一碗。”说完拿过一个青花儿小瓷碗儿,盛了一碗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

        李氏夫人一摆手,伺候的小丫鬟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李氏这才慢慢的说道:“侯爷,依妾身看,道长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件事儿你就别管了。

        不就是想办法打掉长公主肚子里面的孩了嘛。侯爷如果下不了决心,那就交给妾身吧!还是那句话,夫有千斤担,为妻挑八百。只要事成之后,侯爷不要忘了妾身的好就行。

        还有,只要我帮你把这事儿办成了。你得把后院的那个狐狸精赶走!不然,以后妾身再也不管你的这些破事儿了!”永昌侯看着李氏风韵犹存的容颜,终于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一口气喝掉了碗里的参汤,然后一把搂过李氏笑着说道:“夫人,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自从有了你,本侯就是有再多的烦心事儿,也不叫事儿了。”说完他二人便在书房里来了一场翻云覆雨。

        站在门外的小丫鬟,听到屋里的动静后,轻手轻手的退了出去。然后转个一个弯,这才急匆匆的走向了后院。

        小丫鬟直走的气喘吁吁,七拐八拐的跑到了一处花团锦簇的院子里。推开门便说道:“柳姨娘,你快想想办法吧!夫人又撺掇侯爷把你赶出去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