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97章 子莲香、子莲蛊

第197章 子莲香、子莲蛊

        站在阁楼的阳台上,蓝雨和林彬把刚刚发生在凉亭边的事情,看了个一清二楚。林彬直惊的睁大了眼睛,刚刚自己还有些替言玉儿担心呢!没想到形式急转直下,还可以这样。这言玉儿也太轻浮了吧!

        林彬有些许的庆幸,好在自己没有答应言家的提亲,这女人也太善变了吧!不过好在从此以后,对方再也不会缠着自己了。林彬在心里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

        “三表哥,怎么样?这戏好看吗?啧啧,这言小姐可真是一个多情的人,将错就错,马上就找到了新的目标。这次我帮了你,你怎么谢我?”蓝雨挑眉笑着说道。

        林彬对着蓝雨抱拳作了一个揖,很是感激的说道:“多谢,蓝雨弟弟的帮忙。回头儿我把我新的那块儿砚台,送给你怎么样?要不,我把我珍藏的那只湖州银毫送给你如何?”

        蓝雨听完“扑哧”一声就笑了。心说我又不喜欢写字、画画,你送我砚台和毛笔有毛用?

        “好了,三表哥,我逗你玩儿呢!你要是喜欢砚台和毛笔,回头儿我让手下给你淘换几样好的。再你看来何其珍贵的东西,可是对于我这个不爱读书写字的人,还是免了吧!”

        “那,我真的没有好东西送你了。不过,你这次帮了哥哥,我在心里记下了,以后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吱声。”林彬也跟着笑了起来。

        再说永昌侯夫人李氏迟迟不见女儿归来。可是又担心长公主蓝衣提前离开定国侯府。于是拉着鲁国公夫人母女,一起到蓝衣暂时休息的客房。看着守卫在客房外的众侍卫,一个个精神抖擞盔明甲亮。永昌侯李氏在心里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

        心说这长公主好大的架子。不就来定国侯府吃个喜宴,至于的吗?守卫的阵势比太子殿下还气派。

        鲁国公夫人封氏看到守卫森严的客房,倒没觉得有什么,反正人家是皇上最宠爱的长公主,如今怀了身孕。今天来贺喜的人鱼龙混杂,多注意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侍卫大哥,麻烦您往里面禀报一声。就说鲁国公夫人封氏,永昌侯府李氏携女觐见长公主殿下。”永昌侯夫人李氏一脸恭敬的说道。

        “等着!”侍卫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走了回来。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长公主殿下让你们进去呢!”

        鲁国公夫人带着两个女儿走在前面,永昌夫人李氏带着自己的小女儿紧紧的跟随。一行五人走到房门外的时候,但被守门的丫鬟春风和夏满两人硬生生给拦住了。

        “长公主有令,只请夫人和小姐进去,随行的丫鬟一律等在外面。”春风板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永昌侯夫人李氏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心想这可怎么办?这丫鬟不让进去,万一出了事自己怎么把罪过引到鲁国公母女身上。永昌侯夫人李氏,拿眼睛偷偷的给鲁国公夫人身后的小丫鬟坠儿使了一个眼色。

        那小丫鬟坠儿心领神会的,一把拉住了自家小姐的衣袖。眼中闪出几分祈求之色。杜欣儿看了坠儿一眼,然后又扫了永昌侯夫人李氏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拿手直接甩掉了小丫鬟坠儿的手。

        厉声说道:“皇家有皇家的规矩,你家小姐我就是再宠你,也不能破了规矩。”杜欣儿冷冷的看了坠儿一眼,然后便转身准备扶自己的母亲,鲁国公夫人进去。

        杜欣儿的妹妹杜凤儿,则一脸纳闷的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心想:姐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对坠儿这丫头宠的要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会留给坠儿一份儿。今天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坠儿一脸受伤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心里不由对自家小姐生了几分怨恨。原来在自家小姐的心里,自己永远是个下人。平时说的好听,说什么把自己当亲姐妹一样看待,真真是屁话。哼!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永昌侯夫人李氏一下就冲了了过去,怒声说道:“你这小丫头,真是不实好歹,这里都是主子。哪有你一个低贱的下人进去觐见长公主的份儿。”说话间还使劲的推搡了,小丫头坠儿一把。顿时便接过了小丫头坠儿手里的一个小巧的盒子。

        那盒子有现代的火柴盒大小。翠绿色的晶银剔透,就好像被人长时间抚摸把玩儿过一样,表面很是光滑。

        坠儿心里感觉到藏在自己手心的宝贝就这么,又被人拿走了。心里空落落的。唉,自己不能跟着小姐进入室内,这李夫人也真是的,这么快就把赏自己把玩儿的东西,给要了回去。小气鬼,哼!小丫鬟坠儿和永昌侯夫人李氏的动作,全部被影身在暗处的暗卫看了个一清二楚。

        鲁国公夫人封氏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永昌侯夫人李氏也带着自己的小女儿一行五人,被丫鬟春风和夏满两人带进了长公主的客房里。

        此时,长公主大腹偏偏的坐在正中间的软榻上。旁边有两个小丫鬟正在为其打着扇子。屋子的角落里放了一盆冰块儿。客厅中的地毯一看就是新换上的。屋子中飘满了水果的香气。

        “参见长公主殿下!”鲁国公夫人封氏和永昌侯夫人李氏两人,带着各自的女儿跪下磕头。

        长公主蓝衣坐在主位上轻轻的摆了一下手。轻声说道:“两位夫人请起,赐座上茶!”这时便有丫鬟给鲁国公夫人封氏和永昌人侯夫人李氏二个倒两杯茶。

        鲁国公夫人封氏和永昌侯夫人李氏,起身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两位夫人说了几句奉承的话后,永昌侯夫人李氏赶紧抢过话头。心想再不说一会儿长公主该端茶送客了。

        “长公主殿下,臣妇今天来主要是代我夫君向您赔罪。我家侯爷实在是一个鲁莽的人,当时去皇上面前提太后党的余孽,只是因为忠君为国,跟本就没有想那么多。没想到却……”没等永昌侯夫人李氏说完。长公主蓝衣便打断了李氏的话。

        “不必说了。至于你家候爷是不是真的忠君爱国,我想很快大家就会知道了。至于道歉的话,就不必再说了。好了,我困了你们都退下吧!”长公主蓝衣拿帕子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疲惫的说道。

        “那,我们就不打扰长公主殿下了!”鲁国公夫人赶紧起身说道。她也知道这孕妇嘛,就是有些容易犯困。能接见她们已经是很给面子了。鲁国公夫人封氏拉起自己的两个女儿便往外走去。

        而永昌侯夫人李氏心里恨恨的想。看来根本就没有和解的可能,那么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这些都是你自找的。永昌侯夫人李氏飞快的把手中的小盒子,一按机关“嘎巴”一声,便轻轻的打开了。

        顿时便从盒子里,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花香之气,瞬间便充满了整间屋子。玉质的小盒子中轻飘飘的,飞出一只花斑蚊子大小的小飞虫。小飞虫飞快的向长公主蓝衣软榻方向飞去。

        永昌侯夫人一看目地达到,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才随着鲁国公夫人一行人闪身退了出去。永昌侯夫人一边走,心里一边想。接下来就该等着长公主殿下小产的消息了。到时候看她还怎么顾得上查自家老爷的案子。

        当天晚上守在长公主府门外的眼线,回来一脸兴奋的说道:“禀侯爷,夫人,道长,成了!成功了!奴才看到太医院的太医,行色匆匆的被人请进了长公府。后来,又把早已致士的专攻妇科的老太医苏老太医,也被请进了长公主府邸。”

        永昌侯言傅看了自己的夫人李氏一眼,和老道三人相视而笑。老道心想中了自己的‘子莲香’,再被‘子莲蛊’轻轻的叮咬。之后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慕容衣衣肚子里的孩子。不光是肚子里的孩子会死,就是慕容衣衣最终也难逃小产后,大出血的下场。

        老道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想:师兄你在天有灵可曾看到。师弟我终于为你报仇了。那个小杂种此时恐怕已经化做一滩血水了吧!不,照月份算,现在应该是一名死去多时的男婴才对!

        “道长,多亏了您的计谋。这下子我们侯爷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永昌侯夫人李氏笑着说道。

        “李夫人,你当时确定打开盒子时,闻到的是莲花的香气吗?”老道很是谨慎的追问了一句。

        “道长,你还不相信我呀?当然是…。是花的香气呀?嗯,不对,我闻到的是桂花的香气。不对,又好像不是桂花的香气,反正是鲜花的香气就对了。”永昌侯夫人不确定的说道。

        老道心中暗道:遭了,难道有人破了自己的‘子莲香’不成。不应该呀?老道不死心的再次确认道:“你真的亲眼看到‘子莲蛊’飞向了慕容衣衣吗?”

        “道长,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本夫人确确实实亲眼看到那个像蚊子一样的小虫子,飞向了长公主坐着的软榻。”

        老道狐疑的看了永昌侯夫妇一眼,这才掩下内心的心慌。开口说道:“没事,我只是觉得此事进行的太过顺利了。好了,侯爷和夫人都早些休息吧!贫道告辞!”老道说完便退出了永昌侯的书房。

        而此时的鲁国公府里,丫鬟坠儿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人把奴婢绑起来?难道奴婢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杜欣儿一脸惋惜的看着坠儿,冷声说道:“坠儿,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我真没想到那个背叛我的人,尽然会是你?说吧,永昌侯夫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和她同流合污?你知道李氏给你的小盒子是干什么用的吗?亏的我没有把你带进长公主的内室。不然,谋害皇家公主的罪名,我们整个鲁国公府都得为你陪葬!”

        坠儿听完自家小姐的话,直吓的“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小脸煞白煞白的。这怎么可能?那么漂亮的玉盒,难道里面装的是害人的东西吗?

        “小姐,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背叛你的。是永昌侯夫人每次来咱们府里,都给奴婢一件漂亮的首饰。那天,她说只要我帮着说动小姐和夫人去觐见长公主,就送我一个好看的玉盒。

        还说如果我能拿着玉盒进入长公主的内室。只要轻轻的打开一下,回来后玉盒便属于我了。那个玉盒做工实在是紧致,奴婢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拿在手里凉丝丝的,所以……

        小姐,奴婢知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贪财了。你不能不救奴婢呀?当初要不是奴婢,小姐你早就掉到湖里淹死了。我救过小姐一命,今天小姐是不是也该还我的命?”坠儿哭着说道。

        坠儿不提这事儿还好,提起成年往事。杜欣儿直恨的咬牙切齿,怒极反笑。

        “坠儿,你家小姐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当初没有听二小姐的话,把我淹死在荷花池里。而是一直心软又把我拉了上来。

        要不是二小姐说梦话说漏了嘴,我还不知道你是陈姨娘母女,在我身边安插的眼线呢!”

        小丫鬟坠儿一时之间面如死灰,眼睛瞪的大大的,简直连气都喘不匀了。怎么会这样?难道二小姐身边,也被安插了大小姐的眼线?

        “坠儿,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着陈姨娘和二小姐。直到今天晚上,我才查到原来陈姨娘是你的姨母。剩下的还要我再说吗?

        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严加看管!”杜欣儿冷着脸说道。就这样小丫鬟坠儿被几个粗壮的婆子,用布塞住了嘴巴给押了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