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200章 试练,奇葩女

第200章 试练,奇葩女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你的小舅舅,我叫慕容烁!你可曾听你爹娘说过?”慕容烁很是激动的冲过去,想一把抱起五岁的楚炎。却被楚炎一个飞身灵活的躲了过去。

        这时林寒和小铃铛带着大白和银子也一起走了过来。林寒很是警惕的把楚炎拉到一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楚炎这才开口说道:“就算你们知道我爹娘的名字。我也不会轻意的认你们,谁知道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娘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好了,你们两个从前边悬崖旁的小路离开吧!只要绕过悬崖便可以看到下山的路了!”楚炎说话,便拉起林寒带着小铃铛准备离开。

        “娃娃,老奴没骗你们,他真的是你的小舅舅!”德公公一脸焦急的解释道。可惜林炎跟本就不往心里去,因为自己的娘亲姓蓝,名叫蓝衣。爹管娘亲叫蓝儿,怎么会出来一个姓慕容的小舅舅呢?

        三个孩子和两只狼在前面走。慕容烁和德公公哪里肯放过,干脆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后面。希望能跟着他们找到依兰山庄。只是走出没多远,忽然又冲出来一大批黑衣人,瞬间便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娃娃,没想到小小年纪尽然如此狠辣?要么你就杀了他们,要么你就放了他们?你倒好直接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你的父母和师傅就是这样教你的?”为首的黑衣人说道。

        “一群没用的废物,连几个孩子都收拾不少,要你们何用?”黑衣人首领话落,一把毒粉撒过去。躺在地上的几个黑衣人,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个脸色发黑瞬时间便死于非命。

        楚炎一把就把林寒和小铃铛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小手一挥便把慕容烁和德公公也给拉了过来。小脚在空中轻点,飞快的画了一些符咒。把自己几人包裹在了结界之中。

        正准备向楚炎撒毒粉的黑衣人当场便愣住了,不由失声惊呼道:“结,结界!”话落,更是不死心的冲向了林炎所布的结界。只听得“嘭”的一声,黑衣人头领狠狠的撞在结界之上。更是直接反弹了回来,一口鲜血喷出,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勉强停下来。

        “头儿,你怎么样?”几个黑衣人一脸紧张的把黑衣人给扶了起来。

        “臭小子,有本事你给爷出来,咱们单打独斗!”黑衣人首领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道。

        楚炎撇了一下小嘴,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还要不要脸,好意思跟我一个五岁的小孩儿单打独斗。就算你赢了小爷,你觉得你脸上光彩吗?更何况你们人多,想欺负我们人少,门也没有?有本事你可以冲进来打抓我呀?”

        领头的黑衣人鼻子都快气歪了。没想到今天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难缠的小鬼头。可是对方几人躲在结界之中,自己又冲不进去,只能干着急没办法。

        “好,好好,有本事,你们几个一辈子不要出来。今天大爷就把你们困死在结界之中!”黑衣人戴着自己的手下,干脆围住楚炎所布的结界外坐了下来。

        楚炎好像也不着急,干脆也学着黑衣人的样子坐了下来。看了一下慕容烁和德公公。这才说道:“过来吧!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你受伤了不知道疼呀?”楚炎一脸嫌弃的说道。

        心想:这个自称自己小舅舅的人,可真够笨的。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不过看上去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这辈份闹的,要是当个哥哥,也许自己心里还会舒服一些。怎么就高了自己一辈儿呢!一点儿也没有蓝雨舅舅厉害!

        慕容烁也不生气,看着这个嘴硬臭屁的小家伙。很是开心的走到了楚炎的身边。刚刚小命儿都快没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身上的伤口。楚炎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金创药很是熟练的帮慕容烁上药包扎着伤口。

        嘴里还小声的嘀咕道:“我娘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弟弟,你一定不是我的舅舅!对,一定是冒充的!”直听的慕容烁汗滴滴的,难道就因为自己笨,难道就不是舅舅了吗?这是什么怪论?

        不过,看到小家伙一脸认真的给自己上药包扎伤口的份儿上。慕容烁还是挺开心的。看来以后自己再也不能偷懒了,一定要努力的练功。不然会被自己这个小外甥看不起。

        正想着心事,慕容烁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了两声。俊脸一红,很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有没有带干粮呀!我和德叔这两天尽在山里转了,干粮也吃光了,水也喝完了。”

        楚炎一摆手,林寒便把自己水囊和干粮袋子取了下来。小铃铛也掏出了自己的干粮袋子和水囊,伸手递给了慕容烁和德公公两人。慕容烁和德公公两人狼吞虎咽的就是一阵风卷残云。这两人实在是太饿了。

        就在外面的黑衣人愣神儿的功夫。楚炎和林寒两人很是默契的使了一个眼色,一个闪身便冲出了结界。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楚炎和林寒便掏出各自的兵器冲了上去。林寒更是甩出了一个小药丸儿。

        等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个五岁的孩子,会搞突然袭击。而且,黑衣人发现自己浑身的内力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消散。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次战斗结束的很快,一柱香的时间,黑衣人全都被楚炎和林寒两人给撂倒了。看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黑夜人,楚炎犯了难。自己并没有真正的杀过人。可不知道该把这些黑衣人怎么办?可是就这么放了他们又有些不甘心。

        谁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自己喷火。娘亲曾说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自己会喷火。师傅也说过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这可怎么办?

        于是楚炎和林寒两人又头对头的挨到一起商量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了楚炎和林寒两的耳朵里。

        “杀了他们,今天就是为师教给你们新的一课。这些黑衣人都是杀手,如果你们不杀了他们。等他们缓过劲儿来就会杀了你们。并且把炎儿的秘密说出去。

        动手,动作利落一些,不可以把血溅到自己的身上。不然,你们会知道为师会怎么惩罚你们,面壁思过和写千字文五百遍,你们两个自己选。”老道站在远处的山坡上,用传音入密说道。

        楚炎和林寒两人最怕的就是被师傅罚写千字文。他们宁可不停的练武功,也不愿意面壁思过和写字。

        黑衣人一看两个孩子,忽然之间便掏出了他们的小匕首。一个个心里不由的打了一个突,难道这两个孩子要杀人灭口不成?

        “小娃娃,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无耻。大爷不服,你们两个使诈。有胆就放了大爷,咱们单打独斗。”黑衣人首领其实也是怕死的。自己每天都过着刀头添血的日子。难道今天就这么死在两个孩子的手里了吗?真的好不甘心呢!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楚炎和林寒两人额头上不约而同的出了满头的大汗。小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匕首,只是迟迟都没有动手。

        “怎么?没有杀过人吗?呵呵,真是孬种,但凡大爷有一丝机会一定不放过你们!”黑衣人头领眼睛就像毒蛇一样,盯着楚炎和林寒,阴森森的说道。

        远处的老道一看自己的两个小徒弟心软不敢动手,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手指轻弹,瞬间两个黑衣人便飞身而起,被解开束缚的黑衣人,直接拿剑便冲楚炎和林寒过来。

        一上来就是杀招儿,恨不得一剑劈死两个孩子。这时楚炎和林寒才知道自己不能心慈手软。于是把匕首交到左手,抽出自己的兵刃接架相还。

        楚炎和林寒足足和两个黑衣人打了二三十招儿。最后楚炎和林寒同时出招,一剑便穿透了两个黑衣人的心口。两个黑衣人不甘心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临死都瞪着眼睛。

        楚炎和林寒两人双双背靠着背,互相支撑着对方。这时耳边又传来了说话声:“跟冷血杀手讲仁慈,看到结果了吗?还不动手!”可能杀过一个人之后,两人胆子便大了起来。直到杀完最后一个黑衣人,楚炎和林寒两人才停了下来。

        看着两个孩子痴呆呆的发着愣,双双看着自己手中的匕首和短剑,眼神有些空洞。

        “炎儿,寒儿你们没事吧?”楚离飞身走了过来,一脸担心的问道。然后一把便抱住了两个孩子。

        “爹爹,姨父!”楚炎和林寒两人扑到楚离的怀里,便放声的大哭起来。

        楚离看着两个孩子不停抖动的小肩膀,简直心疼坏了。狠狠的瞪了不远处山坡上的老道一眼。怒声说道:“你就这样教我儿子杀人的。你知不知道他们还是两个五岁的孩子?”

        “楚离,你别告诉我,你小时候就没有杀过人。贫道这是提前教会他们防身。大敌当前容不得他们心慈手软!不然丢掉性命的就会是他们自己。”老道不服气的反驳道。

        其实这些道理楚离也懂,他自己当初也曾被府里的下人欺负。那个奶娘尽然被人收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想捂死自己。四岁的楚离便一刀结果了奶娘的性命。

        当时自己何尝不是怕的要死,整个晚上都在做噩梦。还有第一次逼着蓝儿杀死王老三,蓝儿因为第一次杀人,尽然直吓的晕了过去。可是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人必须学会自保。也许这就是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吧!

        楚离轻轻的拍打着怀中,受到惊吓的小哥儿俩。轻声的安慰道:“乖,不怕,不怕。爹爹和姨父在这儿呢!刚刚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如果今天不是炎儿和寒儿机灵,那么死的就会是你们了。”楚离掏出自己的帕子,轻轻的擦干两个小家伙脸上的泪水。

        这两人是从小就调皮捣蛋,杀人这还是头一回,能不害怕才怪了。楚离顺手一点,结界便被解开了。早在楚炎和林寒两人杀人的时候,德公公便把小铃铛抱在自己的怀里。更是用手捂住了小姑娘的眼睛。

        谁知道这小铃铛根本就不知道害怕,还掰开德公公的大手。睁着一双大眼睛,仔细的看着。因为,人家早就见过杀人了。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毕竟小铃铛跟着自己的爹娘和夏长老,总是东奔西跑的,人家啥没见过。

        “姑父!小铃铛就没有害怕,炎哥哥和寒哥哥哭鼻子,羞羞脸!”小铃铛“叮里当啷”的跑过来,刮着自己的小脸儿说道。楚炎和林寒两人趴在楚离的怀里,就是不肯出来。

        “姐夫(驸马爷)我们可找到你了!”慕容烁和德公公一脸激动的说道。

        楚离冲着慕容烁和德公公点了一下头。这才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都找到这里了,便跟我一起回家吧!”说实话,楚离这人有时候还真是双重性格。除了对自己的妻儿,对谁都是面无表情,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楚离一招手,便有两个暗卫出来把那帮黑衣人给处理了。德公公很是欢喜的抱起了小铃铛。一行人这才一起往依兰山庄走去。老道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山坡上。

        心中极不服气的说道:贫道这是为了那两个小家伙好。真是狗咬吕洞兵,不识好人心。等将来有一天两个孩子出息,看你们会不会感激贫道今日的教导。不就是杀人嘛,又没让他们杀好人,谁没有个第一次呀!哼!

        ——

        而此时的依兰山庄里来了一帮莫名其妙的人。蓝衣和灵儿以及林芝坐在客厅里,看着正在喝茶的客人。

        “韩夫人,你们夫妇的谢意我已经收到了。再说那次偶遇也是算是我和令千金的缘分,刚刚我也给令千金把了一下脉。看来令千金恢复的不错。

        她体内的毒素已解,脸上的疤痕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完全消失了。实在是不必再服药了。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药就不要吃药了。”蓝衣很是耐心的说道。

        对面的一家三口,是两百里外‘碧云山庄’的庄主夫妇和他们的女儿。因为碧云山庄曾发生过一起大伙,虽然解救的及时,但碧云山庄的千金大小姐,也被火烧伤了面容。以至于脸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而且身体也中了一种知名的毒素。后为机缘巧合之下,韩氏夫妇带着十七岁的女儿。经江湖朋友介绍便求到了蓝衣这里。当然这韩氏夫妇和公孙大侠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公孙大侠觉得蓝衣的医术不错,又深得自己父母真传。又离碧云山庄挺近的,便给韩氏夫妇和蓝衣牵了线,搭了一个桥。

        公孙大侠觉得韩氏夫妇就这么一个女儿。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如果能治好脸上的伤,凭着碧云山庄的名头。嫁个好人家应该不成问题。公孙大侠也是一片好心,当然蓝衣一看公孙大侠介绍的,便也没有推辞。

        只用了半年的时间便治好了韩姑娘的脸和身上的毒。在女儿彻底好了之后,韩氏夫妇便带着女儿再次上门道谢来了。韩夫人看着蓝衣微微鼓起的肚子。脸上现出了几分尴尬之色。一时之间尽然不好意思开口。

        蓝衣看着对方一副为难的样子,这才笑着说道:“韩夫人,难道你还有什么难言之事吗?如果你们朋友或者家人,还有什么病患。也可以接过来,我帮他看一下。就冲着公孙大侠的面子,我也会尽力医治的。

        不过,我的规矩你们也知道,向来我是不出诊的。再说你们也看到了,现如今我又怀了生孕,就更不会出门了。”

        那位韩小姐一看蓝衣理解错了,很是着急的拉了拉自己母亲的衣角。示意自己的母亲赶紧跟蓝衣说清楚。

        韩夫人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这才对蓝衣笑着说道:“楚夫人,你觉得我女儿品貌如何?”

        蓝衣被对方问的有些莫名其妙。想也没想的开口说道:“韩小姐很优秀。等脸上的疤痕消去了,绝对是一个大美人。人品嘛,应该也不错吧!看上去倒也贤惠端庄。将来谁娶了韩小姐,一定是他的福气!”

        虽然蓝衣嘴上这么说,心想:你女儿好不好关我屁事。要不是看在公孙大侠的面子上,自己才懒得理这对傲气的夫妇呢!好像他们碧云山庄有多了不起似的。也许江湖中人,仗着艺高人胆大,都有几分傲气吧!

        韩夫人一听蓝衣夸自己的女儿,脸上顿时便笑开了花。那韩小姐也一脸娇羞的,满面红霞。韩夫人更是满面春风的说道:“嗨!既然楚夫人喜欢小女这就好办多了。我看楚夫人又怀了身孕,一定不方便照顾楚庄主。不如楚夫人就和小女做一对好姐妹如何?”

        “噗”的一声,蓝衣直接就把手里的甜汤给一口喷了出来。心想什么?自己的耳朵没有出毛病吧!蓝衣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脸当场便冷了下来。

        “韩夫人,我没有听错吧!我的夫君没有纳妾的打算。就算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也是我救治了韩小姐的身体,这样的想法,你们还是赶紧给我打住吧!”蓝衣心里这个气呀,什么东西?噢,我治好了你女儿,你们不知道知恩图报就罢了,还登鼻子上脸了!

        韩夫人一脸讪笑的说道:“楚夫人,你误会了。我的女儿可不给人做小。你看我们也算投缘,更何况像楚庄主那样年轻有为的英雄。夫人怎么忍心一个人独享呢!如果我们碧云山庄和依兰山庄联了姻,恐怕日后朝廷也得礼让三分。

        再说以我女儿的家世和品貌,给楚庄主做一个平妻,那肯定绰绰有余,还有些委屈了呢!我可是打听了,楚夫人可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不然我怎么打听不到楚夫人的出生呢!再说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又没让你给我的女儿让出正妻之位?”

        蓝衣一把就把自己手里的茶碗给摔在了地上。怒声说道:“来人,送客!以后,碧云山庄再来人,一律不见!”真是岂有此理,特么的救人还救出事儿来了。

        “蓝姐姐,我真的很是倾慕楚大哥。你我姐妹二人效仿娥皇女英,一起伺候楚大哥不好吗?我只想和你一样给楚大哥生一个漂亮的孩子。真的,婚后我发誓一定不跟你争宠!”韩小姐也顾不上含羞,鼓起勇气说道。

        “滚,我可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姐妹。也当不起你这声姐姐!”蓝衣不客气的说到。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还有上赶着当小三儿的人。简直把蓝衣给气坏了。这特么的都是哪冒出来的渣渣。

        韩庄主一看蓝衣把茶碗都摔了,不仅直接让他送客。还当面羞辱自己的女儿。当时脸就有些挂不住了。心想:我们碧云山庄都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江湖中人谁不给几分薄面。区区一个后起之秀,依兰山庄又算个什么东西?肯让自己的女儿给对方做平妻是看得起他们!

        “楚夫人,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在江湖上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怎么你能做得了你夫君的主吗?女人就该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你一个女人心生妒忌,便是犯了七出之条。

        楚庄主回来之后,完全可以休了你。老夫就不信楚庄主分不出好赖,放着这么好的一门姻亲不结?”碧云山庄的韩庄主开口说道。

        蓝衣怒极反笑。冷冷的笑着说道:“哦!我们家还就我说了算。我说往东,我家相公绝不往西。我说打狗,我家相公绝不敢撵鸡。不信你可以试试。区区一个碧云山庄,我们夫妻还真就没放在眼里。想灭了你们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你们算什么东西?滚出去,我们依兰山庄不欢迎你们。滚,来人把他们轰出去!”灵儿早气的站了起来。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小小依兰山庄有什么了不起的!惹急了,信不信老夫一把火烧了你们依兰山庄!”韩庄主怒声说道。

        灵儿直接就掏出火枪,冲着旁边的一个大花瓶“嘭”的就是一枪,“来人,把这帮混蛋给我打出去!”顿时便冲进来七八个手持火枪的手下。

        这阵势一下子便把韩氏夫妇给吓住了。韩小姐更是直接吓得脸色苍白。这家伙他们可是认识,那可是只有朝廷,皇上的亲信才可以持有的火枪队。此时,他们却在依兰山庄里看到了,能不惊讶才怪。

        楚离刚走到院子里,便听到了枪声。吓得楚离放下怀里的两个孩子,三步并作两步便冲到了屋子里。一脸焦急的喊道主:“蓝儿,出什么事情了?小心动了胎气!”

        这时,跟着楚离进来的慕容烁和德公公,一看到蓝衣当场就哭了。“皇姐(公主)我们找的你好苦呀?”慕容烁一把就冲过来抱住了蓝衣。楚离轻轻的一拨拉,就把慕容烁给拉到了一边。“别毛毛燥燥的,小心别让你姐姐动了胎气!”

        听到德公公和慕容烁的声音,碧云山庄的韩氏夫妻立马便傻眼了。眼睛瞪的铜铃大,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满面怒色的蓝衣。这,这楚夫人怎么会是公主殿下?

        “娘亲,你怎么了?不要生气,谁惹您生气,炎儿便用火烧死他!”楚炎拉着林寒和小铃铛,“叮呤当啷”的也跟着跑了进来。

        蓝衣抱过自己的宝贝儿子。笑着说道:“炎儿乖,带弟弟妹妹下去玩儿吧!你看这小脸弄的脏死了!”林芝赶紧过来拉着三个孩子,叫上灵儿一起走了出去。

        楚离扶着蓝衣坐好,这才面沉似水的说道:“说说吧!怎么欺负人欺负到我家里来了。你的女儿就是长的貌似天仙,我也不会娶她。因为她给我家蓝儿提鞋都不配!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碧云山庄很了不起吗?信不信我立马让人去灭了你们整个山庄!”

        “楚庄主,不,不,楚驸马,这都误会,误会!我们是跟尊夫人开玩儿笑的。再说长公主殿下治好了我女儿的脸,我们怎么会做那样忘恩负义的事情呢!”韩庄主心中很是苦涩,添着老脸说道。

        同时不忘狠狠的瞪了自己妻女一眼。心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尽给自己找事儿!

        蓝衣咬牙切齿的说道:“来人,送客,顺便往山庄的门口给我挂一块儿牌子。上面刻上碧云山庄的人和狗不得入内!还有把他们的带来礼物给我扔出去!”

        ------题外话------

        不好意思,蓝雨的孩子应该叫蓝衣姑姑!上一章写错了。微蓝已经改过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