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205章 银狼谷,玉穗

第205章 银狼谷,玉穗

        月色如勾,夜色如水,满天的繁星撒满了整块藏蓝色的幕布。九月底的天气晚上有些凉。马车上,楚离看着熟睡中的蓝衣,楚离很是小心的帮蓝衣盖了一下被子。旁边小铃铛睡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小嘴儿裂开轻笑出声。好像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

        灵儿睁开眼睛,看了楚离一眼。轻声说道:“姐夫,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我来守夜。离京都城还远着呢!相信炎儿和寒儿两个孩子吉人自有天相,小哥俩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速风坐在车厢外,驾着马车在夜色中穿行。速风也有些担心两个孩子。为了能早日赶到京都城,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可是马车是坐着两个孕妇。只得找平摊的大路前行。

        自己的儿子和小主子两个孩子现如今下落不明,说不担心是假的。楚离看了灵儿一眼,也知道灵儿的一番好意,可是自己的心紧张的就是睡不着。要不是蓝衣怀着身孕,真想骑马赶往京都城。

        车厢最里面,大白和银子两只狼睁着两双绿色的狼眼,如绿宝石一样。忽然大白用爪子推了蓝衣一下,嘴里呜呜的说着什么。蓝衣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马上轻醒了过来。

        “蓝儿,大白说什么?”楚离抱起蓝衣轻声问道。

        “大白说,前方有埋伏!阿离,让速风掉头绕道而行。”蓝衣冷静的开口道。动物对危险的预知能力,明显要比人类敏锐的多。

        “速风,听到吗?掉头绕道而行!”楚离开口说道。

        “主子,旁边那道路,坎坷不平,夫人和灵儿两个孕妇根本就受不得颠簸。黑松口的地形就像一个大口袋一样。我们走那里更危险,万一那里有埋伏,我们就真的连退路都没有了。”楚离一脸焦急的说道。

        “速风,调转马头,我们往回走。直接绕到彭城走官道。”楚离深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是,主子!”速风调转马头,驾着马车往回走去。平坦的路面上马蹄发出清脆的声音。

        两里地外的树林里,一个黑衣人趴在地上,静静的倾听着什么。过了好大一会儿,黑衣人忽然站起身来,懊恼的说到:“妈的,怎么又撤回去了。害的老子岂不是白白在这里苦守了两天。”

        旁边的另一个黑衣人上去就给了,自己同伴儿一脚,怒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楚离他们真的如缩头乌龟一样,又撤回去了?”

        “我骗你干吗?刚刚还能听到马蹄声来着,现在没动静了。不信你趴到地上听一下。”黑衣人很不服气的说道。然后手下意识的揉着被自己的头领踢疼的屁股。

        “头儿,以属下猜测,他们很有可能绕道黑松口那条路了。我们带人去那边跟老四会合吧!”黑衣人请示道。

        黑衣人头领靠在树杆上沉思了片刻,这才说道:“不,他们一定是绕道走彭城官道了。你别忘了车上还有两个孕妇呢!走,传令下,我们到彭城官道去拦截他们。”

        哼!想顺顺利利的到达京都城,门儿也没有。主子有令,必须把楚离等人截杀在半道上。

        黑衣人打了一个呼哨,霎时间树林里的每棵大树上,相继的滑下好几个人。黑衣人头领带队,带着自己的手下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大约半了半个时辰,速风驾着马车才再次来到了小树林。再看两匹拉车的骏马,四个马蹄上都包上了厚厚的软布。虽然走在路上还有声音,却不像先开始声音那么大了。

        速风打眼扫了一下树林,不得不佩服自家主子和夫人,简直神机妙算。这一招兵不厌诈玩的真是漂亮。蓝衣顺手掏出两粒药丸奖励给大白和银子。谁让没走出多远,大白便说树林里的人撤走了。于是蓝衣几人又杀了一招回马枪。轻轻松松的便穿过了枫树林。

        “蓝儿,果然不出所料,对方的人马撤走了!”楚离一脸笑意的说道。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这全是我们大白和银子厉害。”蓝衣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两只狼。大白和银子两只狼经过这几年,长的更壮实了。比一般的狼明显大一号。身上的皮毛油光锃亮,身体健壮的不得了。长年好药材喂养,光寿命都比一般的狼要长很多。

        一般狼和狗的寿命差不多,十二年到十八年。也有人工饲养的狼寿命可达二十年。当然也有活更长寿命的狼。蓝衣和蓝雨把大白和银子从山上带回来时,银子只有一岁,而大白当时已经五岁。十年过去了,当年蓝衣还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蓝雨也是一个八岁大的小小子儿。

        现如今蓝衣和蓝雨分别有了自己的儿女。银子已经十一岁。大白今年也已十五岁。可是银子和大白的身体状况相当的良好。身体机能好像一直停留在五六岁的年纪。这可能就是长年各种珍贵药丸喂养的结果。尤其是大白身体棒的犹如一个成年的壮小伙子。耳聪目明,头脑相当灵活。

        又过了几天,蓝衣和楚离几人驾着马车再次来到了银狼谷。想当年在这里遇袭,遇到了王氏兄弟,蓝衣和楚离几个差点儿葬身狼腹。几年过去了银狼谷风景依旧,好像岁月并未曾改变银狼谷的风藐。

        夕阳西下,银狼谷里布满红霞。楚离扶着蓝衣下车活动一下腿脚。然后又把灵儿扶了下来。速风也把小铃铛抱下了马车。大白和银子也相继跳下了马车。

        “蓝儿,累不累。你和灵儿两人下车运动一下。松松筋骨,这一路上都没怎么下车活动。”楚离一脸担心的扶着蓝衣坐在一块垫了棉垫儿的石头上。灵儿的肚子明显没有蓝衣的肚子大。

        蓝衣感觉这次有可能怀的是双胞胎,四个多月的肚子比人家五六个月的还大。灵儿的肚子则刚刚显怀。不足四个月的肚子微微拢起。要比蓝衣身体灵活的多。

        “娘亲,我想炎哥哥和寒哥哥了!是不是我们到京都城就能见到他们了?还有爹爹是不是也会去京都城找我们?”小铃铛撅着粉嘟嘟的小嘴说道。

        “乖!到京都城,小铃铛不仅可以见到炎哥哥和寒哥哥,也可以见到爹爹。渴不渴?娘亲给你拿水喝好不好?”灵儿一手拉着自己的女儿,一手扶着自己的腰,轻声说道。

        “娘亲,小铃铛很乖,一定好好听娘亲的话!”小铃铛乖巧的说道。灵儿接过速风手中的水囊,拿出一个小号的茶杯。喂女儿小铃铛喝水。

        楚离看到软软糯糯的小铃铛,简直喜欢的不得了。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蓝衣的肚子。蓝衣这次怀相很好,一点儿也没有难受和不舒服。肚子里的孩子乖的很。一定是个可爱的女儿。

        “小铃铛,来,到姑父这里来!”楚离笑着朝小铃铛招了招手。小铃铛踩着“哗啷,哗啷,”声音,三步并两步便扑到了楚离的怀里。楚离一把抱起小铃铛,把小铃铛举的高高的,然后放下来。惹得小铃铛“咯咯咯”直笑。

        “姑父好不好?来亲亲姑父!”小铃铛凑上自己的粉嘟嘟的小嘴儿,在楚离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嗯,我们家小铃铛真乖!”楚离抱着小铃铛笑着说道。

        速风手脚麻利的架起了一口锅,帮着灵儿熬了一锅粥。又烤了几个馒头。大白和银子两只狼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叼回来两只野兔。楚离和速风去不远处的小溪边处理干净。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烧熟了。蓝衣和楚离几人从车上拿出一个折叠的小桌子,椅子。

        坐下开始不慌不忙的吃晚饭。旁边大白和银子两只狼也在分食一只野兔。时不时的喝一口旁边木碗里的清水。不知何时起大白和银子两只狼也和人类一样,学会了边吃边喝的习惯。

        远处的山凹里埋伏的黑衣人,看着蓝衣和楚离四大一小,五人就那样明目张胆的吃着美食。馋的他们直流口水,实在是这烤肉的味道太香了。心想这帮人可真能享受,在外面吃饭,连调料带的都这么齐全。

        他们这帮人守在这里三天三夜了,饿了啃一些干粮,渴了只能喝水囊里的冷水。尤其是晚上,这山谷里到处都是野狼的叫声。听得人心头直发毛。这一路上,蓝衣和楚离他们就像跟他们捉迷藏一样。好几次都让他们轻意的躲了过去。

        如果银狼谷再拦不住蓝衣和楚离几个,他们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上头已经有交待,如果不能把蓝衣和楚离两个截杀在京都城的路上,那么主子要他们提头来见。

        黑衣人首领带着手下足有七八十人。他不信干不掉四大一小五个人。而且其中还有两个孕妇。不对,最多再算上那两只大白狼。自己人数可是对方的十倍。如果这任务都完不成,不用主子说提头来见,他们也得羞愧而死。

        “诸位,吃好了,喝好了是不是应该上路了!”黑衣人带着手下看着收拾完锅碗的楚离几人。直接跳出来笑呵呵的说道。

        就像是好友之间请客吃饭,饭后问你不是吃饱了一样平静。楚离扶起蓝衣和灵儿两人,灵儿拉过自己的女儿小铃铛,三人不慌不忙的坐上了马车。速风把吃饭的用具收拾好,重新放在了马车后面,车厢的暗格里。

        这才和自己的主子楚离一起站在马车的两边。还有两只吃饱喝足的大白和银子,也一边一个守在了马车的两边。

        看着两人两狼这守护马车的阵势,黑衣人头领不由的哈哈大笑。楚离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就凭他们两人两狼就能对付得了他们七八十人吗?真是笑话,难道他们这些暗卫都是吃干饭的吗?

        “楚驸马别来无恙!没想到几年不见,楚驸马风采依旧。老天爷对你们夫妻可真是眷顾,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只是不知道当年楚驸马的这张脸,引得京都城的多少痴情女儿,成了春闺怨妇。你们夫妻倒是过的风流快活!

        我妹妹就是因为你,而丧失了年青的生命。要不是你这张脸招的祸,我妹妹也不会大晚上偷偷出去,就为远远的看你一眼。只可惜她却倒霉的遇上了歹人。失去了清白,这才不得不悬梁自尽。”黑衣人头领说起这事儿时,眼底难得的显出了一丝苦涩。

        楚离听了不由的嗤之以鼻,你妹妹是谁我都不知道。再说你妹妹的死关我屁事。反正话不投机半句多,楚离连反驳的话都懒得多说。

        “今天,就是你们几人的忌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周年。等你死后,我一定把你楚离的尸体,跪埋在我妹妹的坟前,让你在阴间日日为她赔罪。”黑衣人一脸阴狠的说道。

        “兄弟给我上,谁要是取下楚离的人头,我给你们在主子面前记上一功。”黑衣人首领话落,一帮黑衣人抽出自己的刀剑,便准备冲上前去。

        “是吗?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么点儿人,就能取了我们几人的性命!真是自不量力!”楚离说完叫了一声:“银子,这可是你的地盘。怎么能让他们在你的地盘上撒野呢?”

        银子飞身便上了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然后昂起高贵的头颅,迎着月光,冲着银狼谷,就是一声高昂的狼嚎“嗷~呜!”

        霎时间,满山遍野的银灰色狼群蜂拥而至。大大小小的银狼足有好几百只。一个个就好像回应着自己的大王一样,也跟着发出“嗷~呜!”的嚎叫声。众狼的叫声,把黑衣人吓得一个个头皮发麻。有胆小的裤子都湿了,散发出了一阵尿骚味儿,脚下还渗出了黄色的液体。

        黑衣人头领头上冒出了一层虚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嘴唇哆嗦着,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时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蓝衣和楚离几人为什么敢,大摇大摆的在这里坐下做晚饭吃了。

        “求,求,求楚驸马,放,放我们一条生,生路!兄弟们也是迫不得已授命于人,不得不在此埋,埋伏。”黑衣人头领刚刚的张狂荡然无存,在狼群这帮可怕的生物面前,彻底的认了怂。

        也许拿刀剑杀了他们,他们并不觉得可怕。可是被恶狼拆吃入腹,想想都觉得浑身打冷颤。挨一剑,受一掌,感觉死并不可怕。可是想想被众狼群撕咬、分食,死后连个尸骨都不存,好像这帮黑衣人无法,迈过去心里那道坎儿。

        楚离此时一点儿也不心软,如果不是在银狼谷。银子如果不是银狼王。那们他和速风今天晚上便会遭遇一场,而且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恶战。因为,车里还有蓝衣和灵儿两个孕妇,外加一个三岁的小铃铛。

        这些黑衣人一点儿都不会手软。他不会因为对方是孕妇,就放过你。也不会因为你是一个三岁的无知幼童,便给你一条生路。如果没有大白,楚离相信不仅他和速风。就连暗卫的那帮暗卫,也得跳出来和这帮黑衣人玩命的厮杀。

        楚离嘴角微微的扬起,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银子,大白,如果晚上没吃饱,可以带着你们的手下加点儿餐!”

        银子嘴里再次发出一声狼嚎“嗷~呜!”众狼群就像看到美食一样,冲向了黑衣人。瞬间便展开了一场人狼大战。惨叫声不绝于耳,响彻整个银狼谷。

        马车里蓝衣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在安抚自己肚子里的孩了。她也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接受这样的胎教。可是没办法这古代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王权当道的世界。

        为了那把龙椅,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谋划着。哪怕自己和楚离带着孩子远离朝堂,也躲不过阴谋算计。既然躲不过,那也就只剩下面对了。逃避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

        灵儿用手捂住小铃铛的耳朵。担心小铃铛听到外面的惨叫声会害怕。好像灵儿低估女儿的接受能力。小铃铛竟然靠在灵儿的怀中不知何时睡着了。外面的厮杀和惨叫声,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影响小铃铛的美梦。

        狼群和黑衣人的这场战斗,最后以群狼胜出。七八十个黑衣人全军覆没。楚离给大白和银子留下了两袋蓝衣所制的药丸。大白和银子就像首领一样,挨个分给了狼群。

        马车走出银狼谷好远了。狼群还站在山岗上目送着他们的银狼王。这几年,银狼王每半年都要回来一次,给众狼带回各种伤药,以及强身健体的药丸。至使银狼谷的银狼寿命,都跟着延长了不少。

        ——

        “夫人,我得带人赶紧去找两个孩子了。都这么多天了,太上皇和皇太后两人以及皇上简直都急坏了。可是怕两个孩子遇到危险,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找。你在家里好好的呆着,等我回来!”赵峰每天上朝回来,也是急的不行。

        “相公,我提意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实在是……”荣平郡主满脸苦涩的说道。

        “荣平,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要是觉得我们两人必须得有一个孩子。那么实在不行,我们抱养一个孩子吧!这件事由我去跟父亲和母亲说。”赵峰说完便抬腿走了出去。

        荣平郡主看着赵峰离开的背影,不由的红了眼圈儿。成亲五年了,自己一直没能给赵峰生下一儿半女。婆婆王氏也着急了起来,总是想尽各种办法,给自己寻找着各种偏方儿。弟妹灵儿虽然头一胎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听说又怀上了。

        就连蓝衣也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又怀了身孕。哪怕自己生一个女儿也好呀。就像小铃铛一样乖巧,多可爱。可是自己的肚子实在是不争气。

        太医和府医每次诊脉都说自己的身体没问题。也曾让太医给赵峰诊过脉。可是他们夫妻怎么就怀不上孩子呢!

        荣平郡主真的是没办法了,她都有些不敢去看别人的眼光。前几年好在有皇后娘娘做伴,可是现如今皇后娘娘也生下了双胞胎。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赐给自己一个麟儿呢!

        百般无奈之下,荣平郡主打算给赵峰抬一个姨娘。感觉自己身边的玉穗和玉莲两人就不错。她二人长相一般,为人还算老实。又是自己的陪嫁丫头。如果相公赵峰能从这二人中间选一个,希望她们之中有人能为相公生下一男半女也不错。

        三年无所出,在南召国丈夫便可以纳妾。可是自己和赵峰都城亲五年了,这膝下无子终归不是事儿。何况这也是自己和母亲经过再三商量的办法。

        自己也想像父母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母亲生了两个哥哥和自己兄妹三人。荣平郡主直哭的两眼通红。

        “郡主,听说长公主和楚驸马就快进京了。到时侯让长公主给郡主调理一下身体,说不定就能怀上孩子了。您忘了当时咱们都担心小铃铛早产活不成。听说现在小铃铛身体可结实了。”玉穗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可是眼底却有一丝暗茫闪过。

        “玉穗,其实,这些年你和玉莲两人和我就像亲姐妹一样。要是你们两个,能有一人为世子爷生下一儿半女。我这心里也能好过些。母亲也是默许了的,可是世子爷他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就是不同意,还说非要抱养一个孩子。”荣平郡主眼圈通红的说道。

        现在蓝衣的孩了都丢了,就算来了京都城。又哪里有时间给自己调理身体。看着玉穗屁股倒是挺大,应该是个好生养的。看来这事儿急不得,得从长计议了。玉穗看着自家郡主看自己的眼神,心里不由的暗暗得意。

        只要哄好了郡主和侯夫人,这事就成了。也不枉自己筹谋了整整五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玉穗简直欣喜若狂。可是又不敢表现出来。忍,再忍忍,马上就要心想事成了,自己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郡主,您别想这么多了,等长公主进了京都城就好了!”玉穗轻声细语的劝道。直到荣平郡主躺在床上睡着了,玉穗这才轻手轻手脚的退了出来。

        玉莲冷冷的看了玉穗一眼,不屑的说道:“玉穗,你不会真的动了给世子爷做姨娘的想法了吧!反正我是不愿意的,我觉得宁为寒门妻,不为富人妾。姨娘说的好听,就是一个玩物。以大长公主的狠劲,小心替郡主生下孩子后去母留子。没有哪个母亲不为自己的女儿考虑。”

        “玉莲,你喜欢上张辉了吧!张辉再能干,只不过是世子爷的一个长随罢了,能有多大出息?”玉穗不屑的看了玉莲一眼,小声说道。

        “玉穗,念在你我姐妹一场,我劝你一句。有时候爬的越高,摔的越重。你好自为之吧!”玉莲看着玉穗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感觉自己越来越不了解玉穗了。就因为自己嘴笨不讨喜,所以自己在郡主面前,才没有玉穗吃的开。

        玉莲看玉穗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啐了一口。骂了一声小人。心想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做好份内事就是了。

        玉穗提着一盒点心,直接来到了侯夫人王氏的院子。轻声说道:“蓝笑姑娘,忙着呢!能不能进去给传个话,就说我代我们家郡主给夫人送点心来了。”

        蓝笑正是改了名字的虎妞。如今的改名蓝笑的虎妞都十三岁了。长的婷婷玉丽。粉面桃腮杨柳细腰,十分的出挑。在定国侯府里,谁都知道蓝笑在侯夫人王氏跟前很吃的开,那就跟个大小姐似的。

        此时蓝笑正拿着花绷子坐在侯夫人王氏的院子里绣花。蓝笑不动声色的,看了玉穗一眼。这才淡淡的说道:“你把点心留下吧!夫人今天有事出去了。”

        玉穗暗暗的咬了咬牙,这才一脸笑意的放下点心说道:“蓝笑姑娘绣的花可真飘亮,简直深得咱们家夫人真传呢!”

        看着玉穗献媚的嘴脸,不知为什么蓝笑心里并不喜欢。这个玉穗三天两头的来夫人院子里,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自己不知道。郡主真是瞎了眼,尽然相信这么一个白眼狼。可是自己又不是世子爷院子里的人,也不方便提醒郡主娘娘。

        唉,真是急人。这主子和主母也不回来。小铃铛应该三岁了吧!要不是主子当年的收留,自己兄妹早就饿死了。要是主子和主母带着小主子回来,估计哥哥也就快回来了。

        玉穗看蓝笑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这个茬儿,只得暗骂了一声“德性”,都是当奴婢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她比自己多高级似的。哼!玉穗放下食盒,“那蓝笑姑娘您忙着,我这就先回去伺候我们家郡主了。”说完玉穗这才转身走出了侯夫人王氏的院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