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207章 好心有好报

第207章 好心有好报

        “镖头,你听是什么声音了吗?”赶车的老刘头儿好像总是能听到有两道时有时无,小孩子打呼噜的声音。弄的老刘头儿心里只发毛,这大半夜的,怎么感觉这么瘆的慌呢!并且现在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老刘头儿不放心,然后跳下马车。走到另几辆车旁听了一下,好像都没有听到。这下子老刘头儿头皮子不由的有些发麻了。握鞭子的手心冷汗都冒了出来。

        看看了天空,月亮就像和乌云捉迷藏一样时隐时出。时而云追月,时儿月追云。官道上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车辆的木头轮子扎在路面上的声音,以及马蹄子发出的“踏踏”声。

        老刘头往官道的两边看了一下,到处黑丫丫一片。心里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没底。平时自己胆儿挺大的呀?也经常跟着李镖头走夜路。今天这是怎么了?真是邪了门儿了。

        说起来这老刘头儿是李镖头的邻居,赶车是一把好手。因为家境比较困难,李镖头便把老刘头儿介绍进了吕记镖局。就这样老刘头便给李镖头当起了车夫。

        “老刘头儿,你没事吧!我怎么看你脸都白了。”李镖头刚刚也没太当回事儿,只以为是老刘头胆小自己吓唬自己。可是侧耳细听,李镖头也听到了两道轻微的打呼声,很是平稳呼吸均匀。

        “李镖头,你听到了吗?”老刘头儿再次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毕竟李镖头是练家子,只要认真听还是能分辨出方位的。走到离京都城三里多地一处空地上时,便让车队直接停了下来。李镖头一个飞身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了大木箱子旁边。一把就把箱盖子给打开了。

        当李镖头借着月光看到睡的正香的两个孩子时。不由的“扑哧”一声就笑了。心说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调皮,怎么钻到箱子里睡着了。不过看穿戴,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料子可不便宜。

        “哎!醒醒,你们两个小东西,什么时候上的车呀?”李镖头用手推了推两个孩子问道。

        这一打开箱子还挺冷的。楚炎和林寒两人忽然被凉风一灌,直接打了一个激灵。楚炎和林寒两个熊孩子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

        “不好意思,伯伯,我们兄弟只是想搭一下你的顺风车。这样,只要你把我们两个送到泸州城。通知我爹爹和娘亲来接我们。我爹和我娘一定会重重的谢你的。”楚炎用小胖手揉了揉眼睛说道。

        李镖头看到两个孩子长的就跟小仙童似的,不由的越看越喜欢。于是一手一个,便把两个孩子从箱子里抱了出来。直接放到了马车的前头。老刘头儿一看是两个熊孩子,不由也笑了。心说这两个小祖宗,刚刚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吓死。

        这小孩子要是长的好看,有时候真的挺管用的。这要是换上长的歪瓜裂枣的,又穿得破破烂烂的两小乞丐你试试。没准李镖头直接就能拎着后脖领子,直接给扔出去。只能说楚炎和林寒两个孩子爹娘的基因好很会长。爱人肉儿都长到脸上了,这要是长到脚后跟上那就惨了。

        “说吧!你家住哪里?你爹娘是谁?你是怎么跑到伯伯的箱子里的?”李镖头心眼还挺好。把楚炎和林寒两个小家伙儿抱到马车前头。然后又拿出自己的两件厚衣服,直接给两个孩子穿上。衣服挺大,直接便把两个孩子给抱了个严严实实。这下子楚炎和林寒顿时便不觉得冷了。

        “嗯,我们家住泸州桃花镇依兰山庄。我爹是依兰山庄的庄主楚离。我们兄弟俩跟着小舅舅来京都城走亲戚。住在外祖父和大舅舅家。因为我们两个不小心闯了祸。于是便想偷偷的回泸州找爹娘。

        我们打听到吕记镖局,想自己托镖来着。可是等我们到你们镖局的时候,便看到你们接生意的门房好像打烊了。我们兄弟俩刚想离开,结果就听到你们要连夜赶住泸州,于是我们便掀开箱子钻了进来。”楚炎靠在老刘头儿的怀里说道。

        没等李镖头答话,老刘头儿便说话了。因为老刘头的小孙子跟楚炎和林寒差不多大。而且这两个孩子长的又这么好看,老刘头儿简直喜欢的不得了。

        “李镖头,要不咱们就把这两个孩子带上吧!到时候,咱们把两个孩子送到泸州桃花镇,让人通知他们的爹娘来接人。”老刘头儿恳切的说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怎么证明你们是依兰山庄的人?”李镖头一年四季走南闯北的。倒是听说过泸州桃花镇的依兰山庄。据说那依兰山庄很神秘也很富有,并且在江湖上也很有势力。可以说是近几年江湖上的后起之秀。

        如果自己把这两个孩子平安送回去。有幸能结实依兰山庄的庄主夫妇。说不定以后自己再押镖跑江湖,会省去不少麻烦。李镖头能这么想也是人之常情。

        “嗯,我叫楚炎,这是我弟弟林寒。我们有依兰山庄的令牌。可是,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身上的令牌全都留在舅舅家了。要不,这样,我把这颗夜明珠给你当作费用怎么样?

        到时候等我爹来接我们时,给了你银子。你再把夜明珠还给我!”楚炎说完便把皇帝舅舅送给自己的见面礼,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掏了出来。这也是楚炎对李镖头的一番试探,看看对方是不是好人。

        “孩子,你赶紧把夜明珠收起来。李伯伯信你的话就是!好了,你们两个饿不饿?”李镖头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孩子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刚刚那颗夜明珠可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拥有的。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自己就当做好事了,顺路送这两个孩子一程也不吃亏。

        现在都三更天了,楚炎和林寒两人还真有些饿了。林寒马上又想到了自己的那两块儿点心。于是从怀里掏了出来,和楚炎一人一块儿吃了起来。李镖头干脆让手下的兄弟,生火简单的熬了一些粥。又烤了一下干粮分给楚炎和林寒。两个孩子又吃又喝好不开心。

        “李伯伯,你是好人!我们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楚炎和林寒瞪着乌黑的大眼睛,认真的说道。

        李镖头听了很是开心。心说这两个孩子小嘴儿真甜。被两个孩子夸赞是好人,李镖头还是挺受用的。李镖头这人为人很正直,不太会溜须拍马。在吕记镖局混的只能说一般。一般挣钱、好押的镖都轮不着他。辛苦的急活儿一般都会派给李镖头。

        因为李镖头这人负责任,对手下的一帮兄弟也比较公平。虽然李镖头混的一般,但大家还是挺愿意跟着他的。每次镖局接着轻便挣钱的活儿,保准被张镖头先抢走。你比如这次,明明李镖头可以押送另一趟镖的。

        可是没曾想最后老板硬是把两趟镖给调换了。李镖头其实心里也有气,可是他总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只要自己带着手下的兄弟们,能平平安安的混口饭吃,也就知足了。

        只是有时候退让也是一种错误。李镖头越是退让,那张镖头越是记恨。明明不挣什么钱的镖,时间赶的又急。没想到每次李镖头都能顺顺利利的完成。客户偶尔一高兴还额外的打赏李镖头。

        而且,好多客户都指名道姓要李镖头押送。现在张镖头是越看李镖头越不顺眼。心想这吕记镖局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凭什么大家都是做镖师出身,现在都是带队的镖头。提起来都夸吕记镖局的李镖头如何好!从来没有人夸过他张镖头。

        你李镖头不是向来顺风顺水吗?这次我就让你栽个大跟头,我让赔死。至所以李镖头出发前,张镖头很是热络的套近乎。就为了再次确认李镖头的行走路线好方便下手。

        大家吃好喝足正准备出发的时候,便听到一声呼哨响起。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来了二三十名劫匪。李镖头一看顿时喊道:“兄弟们,把拉货的车都赶到一起,大家抄家伙准备战斗。”

        这里面只有老刘头儿是没有武功的。他一把就把楚炎和林寒两个小家伙抱了起来。直接便抱着两个孩子退到了人群中间。一脸紧张的坐在了镖车上面。老刘头儿虽然心里有些害怕,情急之下却没有忘了护着两个孩子。这样的场面不是没见过,可是这次他感觉来者不善。

        因为这才离开京都城没多远,按理说是不因该出现劫匪的。楚炎和林寒一见来了劫匪,一下子便来了精神。心说这次是不是可以练手了。他们把每次的打斗直接当成了历练。因为师父说只有不断的和敌人交手,才能增长对敌的经验。

        两个孩子直接就把身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就给脱了下来。抽出自己的匕首直接就想从车上跳下去。

        “哎,哎,孩子,赶紧回来!危险!千万别过去,伤着你们两个怎么办?”老刘头儿好心的说道。一把就把楚炎和林寒两人给拉了回来。

        这时李镖头带着手下的兄弟,已经跟劫匪交上了手。可是他们不敢离开镖车太远。对方人又多,这下子便有些吃亏了。人家就好像了解每一个人的特点似的。直接攻击每一个人的弱点儿。再说李镖头这才十多个人,又哪里是人家二三十人的对手。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挂了彩。李镖头为了护自己手下的一个兄弟,生生的被对方砍了一刀。“啊”一声惨叫,“扑通”一声李镖头便摔倒在地。

        “李大哥!李镖头!李伯伯!”楚炎和林寒两人再也忍不住了。一把甩开老刘头便冲到了李镖头的身边。此时的李镖头用手捂住自己肚子上的伤心。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疼的整个脸都变色儿了。

        “孩子,快躲起来!”都到这个时候了,李镖头还不忘关心两个孩子。这两个小宗祖可金贵的很,自己既然决定要护送两个孩子回泸州,就不能食言。

        楚炎直接就从自己的百宝囊中掏出一粒药丸,不由分说便塞到了李镖头的嘴里。眼圈儿通红的说道:“你不可以死!我还没有报答你呢!”

        然后又转头对林寒喊道:“寒儿,给李伯伯上金疮药。”林寒应了一声,便跑了过来在自己的百宝囊里一通翻找。取出一个小瓷瓶儿。然后把金疮药轻轻的撒在了李镖头的伤口上。

        “刺啦”一声撕下李镖头的袍子,老刘头儿也没闲着,赶紧过来帮着林寒一起给李镖头包扎伤口。

        “你们都该死!都去死吧!”楚炎一个飞身而起,小小的身影就像闪电一样穿梭其中。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劫匪几乎全军覆没。只跑了几个伤势比较轻的劫匪。

        躲在远处山坡上观战的劫匪头子。气的咬牙切齿,心说这姓张的简直是个大骗子。他根本就没有告诉自己李镖头手里有这么厉害的孩子。这次既没有劫到货物,还损兵折将出师不利,简直岂有此理!

        一声呼哨过后,劫匪残兵败将四散而逃。这时李镖头已经被手下的兄弟抬到了车上。大家都多多少少的受了一些轻伤。相互帮忙包扎着伤口。

        李镖头感觉自己的伤口尽然不疼了。而且浑身使不完的力气。好像自己多年停止不前的功力,也有了冲破经脉的趋势。“炎儿,你给李伯伯刚刚服下的是什么药?怎么我现在感觉浑身舒畅。伤口一点儿都不疼了。”

        “李伯伯,这是我娘留给我救急的药。我刚刚看你受伤很重,一时情急便把药丸给你服下了。不过,我只有那么一颗,再多了也没有了。我不想你出事,你答应过我要送我们回家的!”楚炎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说道。

        “好,李伯伯说话算数,一定亲自送你们两个回家!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药丸,李伯伯刚刚恐怕早就去见阎王了!”李镖头看着楚炎说道。心想也许真的好心有好报。要不是自己一时心软,没准今天自己和兄弟们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兄弟们,整理一下货物赶紧上路,省得在路上再出祸端。”其实,李镖头知道就算今天晚上在此歇息。估计劫匪也不敢来了。这两个孩子可真是自己的福星。看来以后晚上还是住到客栈里比较安全。大不了早上起个大早,一早出发。

        几天后,李镖头带着手下的弟兄来到了京都城外的十八里堡。这只是的地名儿叫十八里堡。其实离京都城远远不止十八里地,最起码也有一百多里地。这天晚上李镖头等人再一次遇到了劫匪的袭击。

        晚饭的时候,楚炎和林寒便发现了饭菜被人动了手脚。然后提前给李镖头示了警。等到后半夜的时候,大约有一百多名劫匪冲进了客栈。只是等他们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上了当。霎时间火光冲出天,再想冲出去已经有些晚了。客栈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李镖头亲眼看到了楚炎尽然怒火冲天的,从小嘴儿里喷出无数的火蛇,点燃了整座客栈。火借风势风借火势,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一夜。好在天快亮时下了一场雨,这才勉强把大火浇灭。整座客栈都被烧成了灰烬。周边还有两间民房也给引着了。

        “李伯伯,你也认为我是妖怪吗?”楚炎看着李镖头的眼睛问道。

        “不,李伯伯觉得炎儿是神仙,会法力的小仙童!”李镖头一脸感激的说道。这孩子就是神仙派来救自己的。不然自己怎么能带着手下的兄弟死里逃生。即便第一次不被劫匪杀死,也会丧命在这家黑店。要不是两个孩子发现了客栈有问题。现在被大火烧死的不定是谁呢!

        楚炎听了小脸儿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自己喷火,不认为自己是妖怪,还说自己是小仙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