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二章 抵制娃娃亲3

第二章 抵制娃娃亲3

        “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快救救我相公吧!他,他让人给打了。呜呜……”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哭哭啼啼的带着手下的丫鬟婆子,冲进了城主府客厅。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样子比死了亲爹还要伤心。

        坐在客厅里陪着幕僚喝茶的城主大人,不由的一阵烦躁。看着哭的跟花脸猫一样的妹妹。城主大人示意闲杂人等都退下。眯缝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妹妹,压了一下心里的烦躁,这才开口说道:“出什么事了?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嚎丧!”

        “嗯,大哥,你可要为小妹做主呀?你妹夫的腿让三个野小子给打折了。大哥,你快派兵把那三个野小子给抓起来吧!”紧接着城主的妹妹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说清楚到底是怎回事儿?别光顾着哭,要哭回你自己家里哭去。”城主大人极其不耐烦的吼道。

        一看自家大哥发火了,城主的妹妹也不敢哭了。这才一脸委屈的把自己丈夫所做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她可没敢完全说真话。只是真真假假的说了一些。

        “大哥也知道,你妹夫开了一家名叫登英楼的酒楼。为了让酒楼的生意好一些,便请来了一位说书先生。自从那说书先生来了之后,酒楼的生意便红火了起来。只是那说书先生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徒弟,他的那个徒弟手脚有些不干净。

        偶尔手痒时会顺手牵羊,偷客人几个荷包。不过,过后你妹夫就让人都还给人家了。这就当作是跟客人们开的一个小玩儿笑罢了。小妹觉得这事儿倒也无伤大雅。

        谁知道今天来了三个野小子。放火烧了那说书先生徒弟的衣服。后来又招来了捕快,不仅抓走了说书先生的徒弟。还把酒楼给砸了。你妹夫收到消息之后,便带人赶了过去,结果那三个野小子太厉害了。不仅把咱们的人给打了,还把你妹夫的腿给一脚踹折了。

        栾城可是哥哥你的地盘。你怎么能让别人在自家的地盘上撒野。所以,那三个野小子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当时就报了哥哥的大名了,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把大哥放在眼里。所以,小妹看到相公被下人,生生的抬回了家。这才跑过来找大哥主持公道!”

        城主大人听了自家妹妹的话,冷冷的笑了。他敢保证自己妹妹说的话,基本上有一半是假话。不是不知道妹妹和妹夫在栾城仗势欺人。只是不要做的太过,自己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自己不知道。

        这城主妹妹口中的野小子正是楚炎、林寒以及蓝梦轩三人。因为就在三兄弟准备牵马离开登英楼的时候。被说书先生带着登英楼里的打手给拦住了去路。

        登英楼的打手到楚炎三兄弟跟前,根本不是个儿。楚炎三兄弟三下五除二就把,平时横的大爷似的打手给撂倒在地。一个个被打的哭爹喊娘。

        收到消息的登英楼酒楼老板,听说碰到硬茬儿了。火速带着人赶了过来。这次来的人更多,足足带了二三十个打手。把正准备离开的三兄弟再一次团团围住。

        “呔!哪来的野小子,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我可告诉你,我大舅哥可是栾城的城主。你们敢得罪本大爷,就相当于得罪了城主大人。惹恼了大爷我让你们几个吃不了兜着走。

        我大舅哥可是当今国舅爷的亲表哥。”带着打手冲进来的男人,很是狂傲的说道。嘴憋的跟棉裤腰子似的,头高高的昂起活像一只骄傲的公鸡。

        “呵呵,真是狗仗人势的东西!”楚炎三人一听便乐了。南召国的国舅爷据说被张将军夫妇从小收养的孤儿。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国舅爷有了这么一门儿莫名其妙的亲戚。

        其实这登英楼的老板还真没有说假话。栾城城主跟现如今的国舅爷确实是姑表亲。那一年栾城城主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妻子进京述职。正巧遇到了现在的国舅爷张跃。彼时张跃正陪着自家的夫人去庙里上香。

        栾城城主的母亲,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侄子张跃。因为这位大人跟自己的哥哥长的太像了。当年要不是那场变过,大哥大嫂也不会被土匪盯上。可怜才几岁的小侄子也给弄丢了。

        栾城城主母亲文氏,冲过去抱着张跃便放声大哭。直哭的肝肠寸断。口口声声喊道:“跃儿,姑母可找到你了!这么多年,你让姑母找的好苦呀!”

        看着这个衣着华丽的老夫人,张跃夫妇感觉很是尴尬。栾城城主赶紧上前去给张跃赔礼道歉。实在是老夫人找自己的侄子这么多年,都成心病了。只要是看到长的像自己哥哥的,便要上去相认。

        这栾城城主冯渊先不论人品如何,却是一个大孝子。也不是没想到找一个人假冒表弟,哄自己老母亲开心。只是这文老夫人认死理。为了寻找自己的侄子,可没少折腾。更是天天吃斋念佛,也帮过很多穷苦的百姓。

        也许是老天有眼,被文老夫人的执念感动。又或者血脉相连的关系,以前那么多主动上门儿认亲的人,文老夫人看一眼,便说不是。可是刚到京都城,便死命的抓着国舅爷张跃不松手。

        张跃看哭的伤心的文老夫人,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如果自己的父母活着是不是也这么大年纪了。一时之间倒是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便把栾城城主请到了自己的府里。

        当文老夫人拿出自己怀中的玉佩时,国舅爷张跃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张跃也有一块这样的玉佩。两块玉佩往那一块儿一对。正好严丝合缝的拼到一起。

        其实张跃真正的名字应该叫文跃。当年文跃的父亲得罪了太后党。便被贬成一个偏僻小县城当县令。在上任的途中遭到了土匪的截杀。文跃当时只有两三岁,母亲抱着他逃跑的过程中滚下了山坡。

        机缘巧合之下被张文远夫妇所救。当时问文跃姓什么?叫什么?受到惊吓的文跃,只知道自己叫跃哥儿。已经记不得自己姓什么,然后只是不停的哭。

        张文远夫妇最近找了一下,没有发现丢失孩子的人家。只得把受惊过度的文跃带回了自己府中。后来文跃便成了张府的大少爷,张文远将军的养子,并改名张跃。

        文老夫人当年等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自己的哥哥和嫂嫂双双去逝。自己唯一的侄子也丢失了。这么多年成了文老夫人一块心病。她做梦都想找到自己哥哥,留下的这根独苗儿。

        国舅爷张跃得知前因后果之后,这才和文老夫人一家相认。冯渊夫妻知道自己的表弟尽然当了国舅爷。心里也是激动异常。人家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下子有了这么一个可靠的后台,简直就像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砸到自己头上一样。

        张跃问冯渊是否想留在京都城做官,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可以帮他活动一下。冯渊却一口拒绝了,他说他还是想回栾城当城主。在那里山高皇帝远,过的比较自由。

        按理说每个城池的城主一般都是三年或者五年一换。这也是顺帝慕容诚不想让城主扎根太深,以免各自为政。可是由于国舅爷张跃的周旋,冯渊这位栾城城主一做就是十几年。但是外人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国舅爷张跃和栾城城主冯渊的关系。

        话说回来,登英楼酒楼的老板名叫石仆思。本来就是一个奸诈之辈,为了能娶到栾城城主的妹妹。当初可是用尽了各种花言巧语。哄的城主妹妹冯蓉蓉心花怒放。

        其实栾城城主冯渊有些看不上石仆思这个人。认为对方太会钻营。担心自己这个从小被奶娘带歪了的妹妹管不住石仆思。也怪当初文老夫人一心想找自己的侄子,而忽略了自己的女儿。这才让一个心思狡诈的奴婢把女儿教的不成样子。

        只是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冯蓉蓉被自己奶娘教的眼高于顶,刁蛮任性,甚至有些胸大无脑。尽然恨自己的母亲,认为奶娘比自己的亲生母亲还要亲。尽管文老夫人最后拿人发卖了那个奶娘。可是冯蓉蓉就此把自己的母亲给恨上了。要不怎么说生的没有养的亲呢!冯蓉蓉寻死觅活的非要嫁给石仆思。

        最后栾城城主冯渊也只得咬牙同意了。何况这个妹妹不知从何时起,跟自己夫妻和老母亲并不亲近。干脆便听之任之了。

        咱们言归正传,这登英楼的老板石仆思,带来的这二三十个打手可不简单。这都是石仆思花大价钱,从江湖中请来的一些武林高手。也许换成别人,看到这些真正的练家子,可能会惧怕,因为不是人家的对手。

        可是今天换上楚炎兄弟三人,这些武林高手,直接就变成了武林低手,跟本就不是个儿。兄弟三人和二三十个人武林高手对战,就像虎入羊群一般。

        三十个高手被收拾的很惨,不到一刻钟便被全打趴下了。石仆思抬腿就想跑,蓝梦轩冲过去,照着石仆思就是一脚。石仆思“嗷~”的一声惨叫,得,小腿骨被蓝梦轩给踢折了。

        “小轩子,走了。我们去会会这个栾城城主!”楚炎喊了一声,便牵着马,兄弟三人一道往城主府走去。

        只是刚走到大街上,便听到一个女子惊喜的喊道:“楚师兄,林寒兄,我可找到你们了!”

        楚炎一扭脸儿便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正眼含热泪的看着自己。“师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来人正是乌燕明凤。

        “明凤,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师父不是说你回西梁了吗?”林寒也一脸纳闷的问道。

        “师兄,我,我想你们和师父了!就,就来了!”明凤心中不由的一阵苦涩,自己怎么说,难道说自己为了逃婚,偷偷跑出来了吗?还是说自己想确认一下楚师兄心里是否喜欢自己。抑或者说想见见楚师兄要娶的妻子是什么样子的。

        “师兄,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明凤赶紧转移话题道。

        “噢,炎哥哥要去……吾”没等蓝梦轩说完,便被楚炎捂住了嘴巴。

        林寒一脸笑意的说道:“师妹,我们打算去西梁国一趟,去办点儿事情。正好师妹是西梁国的人,或者路比较熟,给师兄带一下路如何?”

        明凤一听楚炎和林寒他们要去西梁国,心里不由的一阵激动。师兄会不会去西梁国办事,顺便去看望一下自己。可是又一想,觉得又不太可能,师兄只知道自己叫明凤。并不知道自己的住处。

        就像自己只知道楚师兄和林师兄是南召国的人。却并不知道两位师兄的真正身份一样。不过,一想只要能跟楚师兄在一起。明凤心里便很激动。

        “好啊,正好反正我也没事,陪师兄回一趟西梁国也没关系!”明凤开心的说道。如果要是让明凤知道楚炎要去西梁国烧皇宫,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

        当栾城城主看到坐在自家客厅的三男一女,四个年轻的公子小姐时。心里不由的“咯噔”就是一沉。别人也许不认得楚炎、林寒、蓝梦轩三个人。可是栾城城主冯渊一看三兄弟的面相,就知道这次自己的那个蠢妹夫真的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这三位,一个楚王府世子爷,两个侯府世子爷。哪怕就是自己的国舅爷表弟,见了都是礼让三分。自己都不是这些小爷们的个儿。这楚世子和蓝世子再加上一个林世子。哪一个的父辈不是皇上最信任的朝廷重臣。

        先不说别人就一个楚世子就够自己喝一壶的。那长公主跟当今的皇上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皇上对长公主这个妹妹很是宠爱。更何况这一个个都是皇亲国戚。

        现在一旦暴漏了自己和国舅爷张跃的关系,以皇上的性子。恐怕自己这个栾城城主是坐到头儿了。现在冯渊恨不得杀了自己妹夫的心都有了。

        “大哥,对,就是他们三个野小子。就是他们打了你妹夫!”冯蓉蓉不知什么时候从后堂冲了出来。因为她听下人说,前厅来了三位公子拜访城主大人。于是也不听自家大嫂的阻拦,直接便冲了出来。

        “放肆,还不赶紧给三位世子爷见礼!”栾城城主冯渊恨不得冲上去,给自己这个不长眼的妹妹两脚。刚刚一通闹腾,自己让丫鬟把她搀扶下去梳洗。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蹦跶了。

        “对不起,父亲,是女儿没有拉住姑母。请父亲大人息怒!”这时一个白衣女子,很是端庄的说道。

        “环儿,过来见过几位世子爷!”栾城城主看到自己的女儿,脸上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心想万一自己的女儿能攀上京中的权贵,也许自己就不愁以后的官运了。

        冯玉环大大方方走过来,深施一礼,“小女玉环见过三位世子爷!”说着话一脸自信的抬起娇俏的小脸,淡淡的看了楚炎三人一眼。直接把在一旁的明凤给自动忽略了。

        你别看她表面平淡,其实心里一点儿也不平静。心说好英俊的年轻公子。长得也太好了吧,那真是一个比一个长的好看。由其是中间穿白色锦袍的那位公子。

        如果自己能嫁给这样一位世家公子,此生足已。再说听父亲说三位公子都是世子爷。那一定不是侯府世子,就是王府世子喽!看来自己刚刚鼓动姑姑出来闹场,倒是歪打正着。

        而冯蓉蓉听到世子爷三个字时,直吓的大惊失色。心想这下子自家相公完了。看来今天踢到铁板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拜托收藏一下偶的新文《家有贤妻锦绣小农女》,现代种田与豪门恩怨。带大家一起回忆八十年代悠悠岁月!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7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