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纸契约GL > 2120 我……想吻这里……

2120 我……想吻这里……

        “我……想吻这里……”陈楠低哑着声音,直接掀开江月瞳的衣服,粗鲁的拨开胸衣的束缚,直直的看着江月瞳的胸,然后俯身吻住淡如樱花般细嫩微小的乳/头。

        江月瞳的心跳得很厉害,她觉得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体内的燥热不断升温,内裤也早已经湿透。“好了,我走了。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为了欺负我的。”江月瞳睁开眼睛,瘫软着身体无力的靠在陈楠怀里喘息着。

        “我知道我应该放你走,但是总是很不舍得,告诉我,什么时候给我?”陈楠低头快速的吻了一下江月瞳的唇,手依旧放在胸上胡乱摸着,仿佛永远都摸不够一样。

        江月瞳从陈楠怀里起身,说实话,再这样下去,她自己也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把持不住,而看陈楠的状态,估计随时随地都有把持不住的可能。

        “我真的没想过两个女人可以在一起……”江月瞳坐正,靠在沙发的另一侧。

        陈楠微微一笑,“做过一次不就知道了?”

        江月瞳叹气,“那怎么行,如果真的上了床,就变成了理不断的关系,那我们难道真的要在一起么?”

        “你说的什么鬼话!”陈楠蹭的一下站起身,俯视的看着江月瞳,“你不和我在一起,还想和谁在一起?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着,陈楠伸出手弹了一下江月瞳的额头。

        江月瞳把衣服弄好,“我不和你说下去了,再说也是无聊,下周再见。”说着便要离开。

        “下周?”陈楠眯起眼睛,“为什么是下周才见?”

        “我们约定了一周见一次,每天我都要上课,很忙的。”江月瞳已经走到了门口。

        陈楠跟了出来,一想两个人家离得确实比较远,而自己又比较忙,一周见一次也未尝不可,但又心有不甘。

        “再说吧,电话联系。”陈楠打开门,目送江月瞳上了车。

        “喂!”陈楠大喊一声。

        “怎么了?”江月瞳反问。

        “那个……你家人问你车子从哪弄的,你要怎么说?”陈楠声音远远的传来。她站在了门口,而江月瞳则站在车跟前。

        “还能怎么说,说借朋友的。”

        陈楠微笑,“那你就说你朋友出国了,把车子先给你开一段时间。”

        江月瞳点了点头,钻进车里。

        “江月瞳!”妈妈的声音尖锐的传进了江月瞳的耳朵里。

        “怎么了?”江月瞳正打开车门准备离开。

        “你开的谁的车?”江妈妈站在窗口向下看着江月瞳,问道。

        “一个朋友的啊,她出国了,所以先借我开开。”江月瞳在阳光中眯起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异常美丽。

        “你怎么开别人的车啊!这么贵的车你也敢开,快点还给别人吧!”江妈妈叮嘱道,“碰坏了可不是我们这种家庭的人能陪得起的,要我说你也胆子太大了吧,这么贵的车也敢开到家里来!”

        “哦……”江月瞳先应了下来,她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解释。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星期是眨眼之间,但对于相恋的人来说,一个星期很漫长。

        陈楠向来喜欢工作,从来都没有觉得工作是无聊无趣的,也从来没有期盼过什么日子,但这一个星期对于她来说特别漫长。

        而对于江月瞳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所以,这周末,陈楠打算两天的时间都和江月瞳在一起,也就是说,陈楠打算在星期六的晚上让江月瞳留宿在自己家里……这真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每每想到此,陈楠都会由衷的坏笑,样子就像是灰太狼又想出什么新妙招抓小羊一样。

        “车子开得还好吧?”陈楠的电话在周五的时候就早早的打来。

        江月瞳还在办公室,李海涛就在不远处窃听着,他密切的关注着江月瞳的动向,他还以为自己的话对江月瞳会起点作用,但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李海涛看见江月瞳每天开来的M5正是陈楠那天来接江月瞳开的!已经发展到随意送豪车的地步了,李海涛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希望了。

        也许是吃不到葡萄也要把葡萄架给弄折,谁都别想再吃的心理,李海涛有点厌恶起江月瞳来,在心里不断的开始诋毁江月瞳,李海涛命令自己相信江月瞳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虽然逼自己这样想,可每每早上看见江月瞳的微笑,特别是看见江月瞳傲人的大胸之后,他脑子里只剩下怎么才能得到江月瞳的想法了。

        “嗯,还好……”江月瞳眼睛转了转,“就是快没有油了。”江月瞳发誓最后一句话是无心所说的,因为她实在是挑不出M5有一点不好的地方。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楠马上道:“这有什么关系?要不要我现在派秘书给你送油卡?现在就去。”

        “别!别别!”江月瞳连连摆手,“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说说而已。”

        陈楠微笑。

        江月瞳挑眉道:“我说陈楠,你是不是对每一个打算追求的对像都这么献殷勤啊?想要什么立即给什么?”

        陈楠大笑,道:“江月瞳,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思想怎么那么阴暗呢?这还是老师呢!我就说给你送油卡,关心你对你好也有错,也要受你挖苦对吧?还好姐今天心情好,否则又得和你吵架。还有,我告诉你江月瞳,第一,我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低三下四的,没那习惯没那爱好没那时间,第二,我是很有钱,但是宝马M5不是汽车模型,三千两千眼睛不用眨可以随便送的,我的钱也是我辛苦赚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

        “哈!”江月瞳冷笑一声,“我才说了几个字,你看你,说了多少。”

        陈楠高兴的道:“今天是星期五了,明天我们就能见面了,我高兴。”

        “上次都没有玩好,不知道这周去哪度过。”江月瞳转着桌上的圆珠笔道。

        “包在我身上,你别操心了,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化上美美的妆来见我,我们一起吃早饭。”陈楠嘴角勾出迷人的弧度,道:“最晚,我等你到8点。如果你8点没有出现在我家门口呢,我就打你们家座机,让我想想,你们家座机是多少号来着……好像是……”

        “好了你!”江月瞳开始咬牙,“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恭候您大驾光临。”说完,陈楠挂了电话。坐在坐位上,陈楠幸福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江月瞳的手机闹铃就响了,江月瞳像是上了发条的木偶,蹭的坐了起来。她一把拉开窗帘,天还没有亮。江月瞳站在窗跟没好气的自言自语。“臭陈楠!我说她怎么那么好心的送我一个车呢,原来是想让我当她的免费司机。你知道不知道我这里到二沙岛要多久!一个半小时!”不再多说,江月瞳开始打扮自己。

        江月瞳先是洗脸、化妆,又把前几天抽空晚上去商场买回来的衣服拿了出来,依旧是雪纺裙,在广州的夏天,这是最好的选择。浪漫的紫色拼接着清爽的白,淡淡的黑色字母印在薄透的质地上,甜美而带着几分优雅,白色的蓬蓬纱裙仿若天鹅般美妙高雅,俏丽精美的薄纱美妙绝伦。

        最后,江月瞳不忘带上黑色的大眼眶边太阳镜,清爽出门。此时是6点30。不过刚一出门,江月瞳立即折返回来,又从衣柜里拿了一件衣服后离开。和陈楠出门总会遇到各种状况,所以还是多备点衣服才是王道。

        “你这么早去哪啊!”听见江月瞳开门的声音,江妈妈在卧室里喊道。

        “哦……没事啊……我找一个朋友去逛街。”江月瞳有些心虚,简单一句话便匆匆离开。

        江妈妈自言自语:有这么早去逛街的么,商场还没有开门吧?再说前几天不刚刚买过衣服?江月瞳最近怎么这么喜欢打扮自己……以前也是很喜欢打扮的,但是这几天有点喜欢的过了头……

        7点50,江月瞳准时出现在陈楠家门口,但陈楠家大门紧闭,江月瞳皱着眉,看着巨大的雕花红实木门,然后开始狂按门铃。

        片刻,一个中年女人给江月瞳开门。

        “你好阿姨,你是……陈楠的妈妈吗?”江月瞳以为只有妈妈才能出现在家里。

        中年女人躬身一笑,“我是这里的钟点工,每天8点钟来这里打扫卫生的。”阿姨看了一下墙上的表,道:“今天来得早了一点。”

        “呃……陈楠呢?”江月瞳探头看向里面。

        “她还在睡觉吧,也许。没有看到她下楼来。”阿姨闪身,让江月瞳入屋。

        江月瞳点了点头,尾随着钟点工阿姨进了别墅。

        细碎的阳光打在落地的玻璃上折射进房间的大床上,纯白色法国圆梦大床上盖着蚕丝薄被,一条白嫩的腿横在被子外面。

        江月瞳悄悄的打开陈楠卧室的房门,便看见了陈楠大字型的睡姿。

        江月瞳怒火中烧,立即四处看了下,确定这里没有锣或者是锅盖之类的东西,只能靠嘴了,江月瞳走到陈楠床边,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大喊:“起来呀!地震啦!快起来!”然后不停的摇动着床。

        陈楠慌乱的坐起身,眼睛瞪得老大,但又因为突然睁开似乎又什么也没看见,她只顾得抓着被子跳下床,“地震?地震?”

        看着陈楠的模样,江月瞳早已经停止了晃动床的动作,整个人笑得蹲在地上起不来,还一直喊着肚子疼。

        陈楠终于清醒了,她咬着唇光脚站在地板上,把被子随意往身上一披,抱着肩冷冷瞪着江月瞳,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笑够了没?”陈楠嘴都快撇到耳朵根了。

        作者有话要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22/13628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