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纸契约GL > 3736 快点来

3736 快点来

        江月瞳点了点头。

        杜宾露娜躲过陈楠抚摸的手,冲着江月瞳像怨妇一样哼了几声,当江月瞳看它的时候,它又故意扭过头不去看她。

        “露娜,你生气了么?对不起哦,本来是说买回来东西和你一起吃的。”江月瞳哄道,然后又蹲下来与陈楠的视线平齐,“可是我突然遇到了你的这个姐姐,她叫陈楠,我们一起吃了蛋糕。”

        陈楠压低声音嗔怪道:“谁是它姐姐,你才是呢。”

        江月瞳咯咯的笑。

        陈楠突然站起身跑到车旁,打开后备箱拿出很多零食,然后走到杜宾露娜身边一样一样撕开给它。陈楠一只手握了握露娜的前爪,也许是看在吃零食的面子上,露娜听话的让陈楠抚摸,没有反抗。

        “月瞳,你回来了吗?”

        “不好,是妈妈的声音。”江月瞳紧张的抱起杜宾露娜,把陈楠往外推:“快走吧,我妈妈来了。”

        “那我先走了。”说着,陈楠像做贼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

        江月瞳抱着狗狗回家。

        远远的,施雅坐在车子里看着这一切。

        从几个小时前,她就跟着陈楠的车子出来了,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施雅也记不清自己今天晚上掉了多少次眼泪,每每看见陈楠和江月瞳举止亲密的时候,她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掉下来,碎了一地。她真的想上前去把江月瞳的笑容撕碎,因为她不配拥有陈楠的爱。只有她施雅,付出了所有,还包括姐姐的施雅,才能得到陈楠的爱。

        施雅一会哭,一会又笑,心痛,表情更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她咬着牙不想让自己哭出声,可是不能够,姐姐的脸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哪怕她平日里已经想不起来,可是每到这种伤心处,她都能想起姐姐。

        陈楠刚坐上车,开出江月瞳家小区有一百米,这时,电话响起来了,陈楠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江月瞳。

        陈楠的声音透着宠溺,“怎么了?”

        江月瞳低喃:“我突然有点伤心。”

        “为什么呢?”陈楠把车载音乐声音调低。

        “因为……和你在一起总是很快乐,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特别害怕失去你。”江月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道。

        陈楠对着话筒吻了一下,“别胡思乱想了,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

        第二天一早,江月瞳来到办公室。

        李海涛已经殷勤的把她的水杯倒满水,不忘放进菊花,还把江月瞳的办公桌和椅子都擦拭一遍,干干净净的。虽然江月瞳告诉李海涛很多次,让他不要再做这些事情,让别的老师看见不好。可是李海涛还是自顾自的做着,无怨无悔。

        还不到七点三十分,老师们都在办公室做着上课前的准备。

        几个女老师围着柳秀莉,听她在宣传别人新送给她的钻戒。

        “哎,那个男人追求我好多次了,光类似的这种珠宝就不知道送了多少,可是我告诉他我并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可他还是要送,没办法啊。”柳秀莉一边举着戒指炫耀,一边皮笑肉不笑的道。她的一张脸让人看了就想狂扁一顿。

        江月瞳的目光一扫,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她可没心情听这种无聊的事情。

        有老师好奇的问,“这个钻戒这么大,有多少克拉啊,怎么也有十几克拉吧?”

        柳秀莉的样子高傲,把钻戒抬得高高的,对着阳光来回审视,道:“估计也就那样子吧,还行,不算太大。”

        “还不大呀!够大了……”

        “就是就是……”

        听着这些附和声,柳秀莉的眼光轻轻的瞥向李海涛和江月瞳这边,只见她们两个没有一个人的目光是看着她的,这不免让柳秀莉生气失望。

        七点三十分,上课铃声响起,老师们纷纷拿着教学用品去教室了。

        江月瞳翻箱倒柜的找着一份批改过的试卷,迟了几分钟才离开。她离开的时候,只有柳秀莉一个人在办公室了。

        第一节课下课,老师们正在办公室里喝水休息,只听柳秀莉一声尖叫,“呀!我的钻戒不见了,我的钻戒不见了!”

        老师们都很惊讶,面面相觑道:“怎么会呢?好像大家第一节课都去上课了,没有人留在房间里吧。”

        柳秀莉环视着大家,道:“我的钻戒总不会莫名其妙就丢了吧,是不是我们老师当中有人手不干净呀?”

        李海涛先开口:“你别乱说了,还是先找找你自己的包最重要,这事可不是乱说的,小心得罪了大家。”

        柳秀莉连找也不找,直接道:“我的钻戒丢了,又不是你的!说的这么轻松!你知道那一颗值多少钱?估计你在这里干一辈子也别想买到。不是我激动,换了谁也不会那么淡定吧。再说,我得罪什么人?你说我会得罪谁呢?如果说得罪,也是得罪了偷东西的那个人吧!我針对的没有别人,只有那个人。前几天学校门口不是有人贴出来了吗,说的那么难听。无风不起浪,一定是自己做到了,才会被人家点名道姓的说,哎,可惜啊,这个人还恬不知耻的继续来上什么课,要是我啊,肯定会钻到家里死也不肯出来,脸都丢尽了。”

        江月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冷冷的看着柳秀莉,道:“柳老师,你难不成在说我么?我觉得我和你没有什么过节吧,你干吗这样冷嘲热讽的?我告诉你,连校长都说那是谣言了,你还在这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么?”

        柳秀莉扭转头,狠狠地盯着江月瞳道:“那只是校长帮你解围罢了,我们都相信那上面说的是真的。”

        江月瞳目光狠狠的扫过去,语气不善的道:“柳老师,不管那个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和你丢戒指有什么关系么?你不赶快去找你的戒指,你在这里嚼什么舌根?”

        从柳秀莉口里说出的难听刺耳的话语劈头盖脸的砸来:“如果有人偷了的话,肯定藏起来了,我去哪找?地上会有吗?戒指要是被偷了,也是那些作风不怎么样的人会做出的事情,反正也已经不要脸了,再做几次不要脸的事情又怎么样呢?”

        “你!”江月瞳拍桌而起,满脸通红的看着柳秀莉。

        李海涛看不过去了,抢言道:“柳秀莉,你别血口喷人了,你说点有谱的话行么?你看看你,还有一个老师的姿态么?”

        柳秀莉扭头看着李海涛,更加气愤道:“我是在冤枉她么?那好,你让她把她的包打开瞧瞧,如果不是她的话,那我会向她道歉。”

        “好。”李海涛道:“江月瞳,你就打开让她看一看好了,我看她还有什么话好说。”

        江月瞳在心底暗道不妙,怎么觉得这像是一个陷进呢……可惜她现在除了把自己的包打开以外,再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了。江月瞳手里拿着手机,她快速的给陈楠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快点来。

        “不敢打开么?”柳秀莉冷冷的道。

        江月瞳脸色一煞,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狠狠的盯着柳秀莉。

        柳秀莉大步走过来,一把扯过江月瞳的包,直接打开翻弄道:“心虚了吧?”

        江月瞳想阻止柳秀莉的动作,她道:“你有什么权力乱翻我的东西?你……”

        柳秀莉力量极大的一把推开江月瞳的手,险些把江月瞳推倒。瞪着江月瞳怒道:“如果你不是贼的话,我翻你的东西怕什么?”

        江月瞳无言,只道:“好啊,你翻啊,你要是翻不出来,你必须得给我一个好的解释……”话音还没落,上课铃声响了,老师们却都坐在座位上,没有一个人动。

        包里没有,柳秀莉一把将江月瞳的包扔在地上,开始翻江月瞳的桌子抽屉,一会,整洁的办公桌便一片狼藉。“我就不信找不到。”说着,在最低下抽屉的一角发现了一个闪光的东西。

        “哦!你看这是什么~!让大家都来看看这是什么!”柳秀莉高举着戒指,大声道:“江月瞳不仅喜欢勾引别人,还喜欢偷东西呢,”她转过头来看着江月瞳道:“你的嗜好还真是特别呀,江老师!”

        江月瞳的瞳孔里渐渐泛起了寒光,随后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她扯着柳秀莉的胳膊,道:“不是我!是有人陷害我,我没有偷你的东西,没有!”

        “哈!真是好笑,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再说,这可没有摄像头。”柳秀莉高兴得肆无忌惮。

        江月瞳的心微微一颤,柳秀莉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此时,人越围越多,都是看发生什么事情的,不一会,教导主任也来了。柳秀莉大声的复述着发生的一切,老师们看江月瞳的眼光越来越异样。即便接连发生的两件事确实是有人冤枉江月瞳,可是谎言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老师们都认为接连发生的事不是空穴来风。所以不自觉的,本来对江月瞳印象极好的人也开始降低了对她的评价。

        教导主任来了以后道:“柳老师,你先别这样大张旗鼓的吆喝,不管是不是江月瞳偷的,我们都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柳秀莉看着教导主任,眉毛都快竖起来了,她是那种得理不会饶人的,既然众目睽睽之下在江月瞳的地方翻出了戒指,她就要先大肆宣扬一番再说。“主任,你怎么每一次都向着江月瞳说话?你不是也被她勾引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22/13628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