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纸契约GL > 4747施雅与江月瞳的约会

4747施雅与江月瞳的约会

        施雅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窖,陈楠竟然软硬不吃,施雅的瞳孔里渐渐泛起了寒光,道:“如果我不想让你搬家呢?如果你搬家,那我还住在这里算什么?别忘了,这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你怎么能说搬就搬?只为了摆脱我是吗?你明摆着就是想让我难堪,难道我买不起一个房子吗,非得要住在你这里?”

        陈楠身子一僵,调整了一下呼吸道:“我只是不想那么多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施雅冷声道:“我都已经要去和江月瞳解释了难道还不够吗?我堂堂一个公司总裁要向那么低下的人去解释,你还要怎么样?”

        “江月瞳不低下!请注意你的措词。”陈楠抱紧双臂,紧抿嘴唇。

        “麻烦你再好好的考虑一下。”施雅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知道再说下去免不了更大的争吵,那对她有害无利,在她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时候,道:“我下楼等你,我们一起去材料市场找找相似的材料,时间很紧。”说完,施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楠看着施雅离去的背影,感觉很疲惫,即便再困,也要陪施雅去挑料子,公司的事情不是小事。

        陈楠穿完衣服,又坐在窗子边吸了一支烟,然后拿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江月瞳:人一生大概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却只有0.00049,我想说的是,相爱不容易,我们要珍惜。江月瞳,爱你。

        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江月瞳回短信,陈楠便下了楼。

        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到相似的布料,花型和材质都很相似,施雅的心总算放宽了一些。

        陈楠下车去买饮料,但是手机仍放在车子上,突然,一条短信进来。施雅立即拿起来翻看,是江月瞳发的,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我也爱你,陈楠。

        施雅只感觉心跳一滞,连呼吸都停了几秒。她怕陈楠发现她偷看了短信,只得把短信删除掉,因为短信是不是被看过是不一样的。

        施雅悄悄的记下了江月瞳的电话,趁陈楠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打了过去。

        江月瞳似乎是刚刚睡醒一般,睡眼惺忪的喂了一声,昨天她实在是太累了。

        施雅取笑道:“这个时候才刚刚醒来么?都已经快要晚上了,真是浪费青春,陈楠不喜欢懒惰的人。不过,你倒是发短信很勤快么,一睡醒就发短信给陈楠了。”

        江月瞳听到声音,立即清醒,虽然她不能断定,但感觉应该是昨天出现在陈楠家的人,施雅。

        “你是?”江月瞳防备的问道。

        “我是施雅,你好,江月瞳小姐。”施雅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很温柔,又拒人千里之外。

        “你好。”江月瞳的话语简单。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吧,我想我们有必要坐到一起聊一聊,我有话想对你说,不知道你肯不肯赏光?”施雅客气异常的道。

        江月瞳没有拒绝的理由,道:“好,时间和地点呢?”

        远远的,施雅看到陈楠拿着两杯饮料走了过来,施雅快速的道:“我会发信息给你,先这样,拜。”说完,便匆匆的挂了电话。

        陈楠上车,问道:“你刚才给谁打电话?一看我来就匆忙挂断了?”

        施雅尴尬一笑,道:“怎么是匆忙呢,是工厂那边打来的电话,问布料是不是准备好,因为时间太紧,他们怕赶不出工来。”

        陈楠道:“那我们现在就去给工厂送去吧。”说着,开车往工厂方向走去。

        施雅手里握着电话,面无表情。

        全部都忙完了,陈楠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短信回复。陈楠有些不安起来,为什么江月瞳还不回复她呢。

        陈楠不会知道,江月瞳的回复,已经让施雅悄悄的删除了。

        施雅约了江月瞳晚上八点在一家西餐厅见面,施雅把陈楠送回家后谎称有事,然后赴约。

        江月瞳早早就等在那里了,她先点了一杯咖啡,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冷,她双手抱着杯子,一会喝一口,再看看窗外。照样,她还是选择靠窗子的位置,虽然现在外面只剩下霓虹灯在闪烁。

        施雅踏着高贵的步子缓缓走来,优雅的像个白天鹅一样。施雅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尼料的灰色长披肩,上面搭配有最具气质的小细条纹,一出现就气场磅礴。而穿着雪纺连衣裙的江月瞳,全身的清新绿色新潮而不乏俏皮,后背的小镂空设计隐藏着小性感,可一与施雅比起来,就怎么都少了几分贵气。

        这件衣服是江月瞳仔细选择的,因为她知道施雅是服装设计出身,自然穿着会很在行,江月瞳不想在施雅面前掉份。可是江月瞳怎么可能比过施雅呢?施雅是整日在各大服装发布发会上泡大的,长年奔走于意大利法国等艺术之都,而且身上的衣服价格都在四位数以上,江月瞳怎么比得过呢。

        可这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偏偏,陈楠不喜欢施雅的穿着,反而喜欢江月瞳的小清新,陈楠觉得江月瞳由内而外的简单,纯洁,让人喜欢的不费力气,而施雅则让陈楠觉得有压力。

        当一个人用昂贵的服饰把自己包裹的时候,也把很多温情抗拒之外。

        施雅一眼便看见坐在窗边的江月瞳,远远的看着她,美得像个玩偶,像个瓷娃娃,脸部干净平润,化着淡淡的妆,如果她不是陈楠喜欢的人的话,施雅会觉得她很美,也许会找她当新品发布的模特。可是她是陈楠喜欢的人,施雅就必须讨厌她,恨她。

        施雅调整好表情,缓缓的走到江月瞳的桌边。“不好意思,好像迟到了几分钟,广州的车况太差,好堵。”

        江月瞳微微点了点头,“没事的,我也刚来不久。”

        施雅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

        两个人都没有讲话,气氛有点尴尬。

        施雅漫不经心的搅动着咖啡,缓缓开口,“昨天,你一定很惊讶很生气吧,我说我是陈楠的女朋友。”

        江月瞳一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盯着施雅。

        施雅道:“陈楠回来以后对我发了一通脾气,”施雅无奈的一笑,道:“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更正一下,我不能算是她的女朋友,充其量是前女友吧。”

        施雅的声音很轻很淡,并没有挑衅的意味。江月瞳慢慢的放下戒心。“陈楠已经都和我说明了,我不再误会她了,其实你不用和我解释的,我已经不生气了。”江月瞳挤出一个微笑。

        施雅的目光闪烁不定,思忖的道:“也许,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我们一样的爱着陈楠。”

        江月瞳猛的抬头看着施雅,她在说什么?她也爱着陈楠?江月瞳迷茫了。

        施雅调整了一个姿势,道:“我们在英国的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陈楠除了花心一点,是个不错的爱人。不过,她现在连花心的毛病都改掉了,我真是挑不出她有什么缺点来。我也走过了大江南北,但是真正爱过的人,只有她一个。”施雅喝了一口咖啡,又讲述起她们在英国的事情。江月瞳虽然喜欢听陈楠的过去,但并不是从施雅嘴里说出来的。此时的江月瞳如坐针毡,听着自己爱人和别的人甜蜜的过去,她能好受才出鬼。可是施雅说的那么淡然,只是像在回忆过去,让人不忍打断,而且施雅处处都很有礼貌的说话,江月瞳也无法发脾气,只能坐在这里听着,心里却像吃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终于,江月瞳听不下去了,趁施雅喝咖啡的空隙,趁机道:“你今天来找我只是想对我说这些么?”

        施雅耸耸肩,摇头道:“不是,我找你并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坐坐而已。月瞳,陈楠不适合你的。”说着,施雅的手轻轻的附上了江月瞳的手,她像个大姐姐般语重心常的道:“你只是一个老师,试问,你在陈楠的商业人生上能帮她多少呢?就拿现在她在西部开发的房地产来说吧,你对那个进展又了解多少?听说她爷爷现在把她的产业都收回,你知道为什么吗?”

        江月瞳脱口而出道:“我当然知道,她爷爷把她的产业收回,是要逼陈楠娶我。”

        “哦?”施雅挑眉,“看来你们还有我不知道的故事呢。”

        江月瞳这才意识到施雅不知道陈延年逼陈楠娶自己的事情,应该也不知道她们签订的合约,江月瞳突然后悔刚才的鲁莽,不应该放下防备对施雅说这些的。

        施雅没有往下问,她不需要从江月瞳的嘴里知道更详细的,自然会有人告诉她所有的一切。施雅只道:“何况,就算我和陈楠不是爱人,她也要照顾我一辈子,我想问一下,你的爱人要照顾别的女人一生,你能接受得了吗?”

        江月瞳表情僵硬起来,她其实是想让陈楠离施雅远远的,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爱人毫无保留的去照顾另一个人吧。

        江月瞳的表情施雅看在眼里,她冷冷一笑道:“怎么样,我说对了吧,你是接受不了。就算我和陈楠不是爱人,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早晚会成为你和陈楠之间的矛盾,所以你还是放手吧。”

        江月瞳深呼吸,道:“施雅,你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为什么非得要陈楠照顾你呢?你不觉得你已经变成了她的负担了吗?我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这样子有意思么?”

        施雅的眸光闪着冷光,挑眉看着江月瞳。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22/13628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