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纸契约GL > 4949逃出施雅的管辖

4949逃出施雅的管辖

        点滴室里很安静,也许已经是午夜12点的缘故。四周充斥着消炎水的味道,让人闻了感觉很压抑。

        陈楠只是感冒,但是发高烧,所以得挂水。陈楠早已经趴在施雅的肩头沉沉的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陈楠一直没有做噩梦,只要有人陪着她睡,她就不会做噩梦。

        医院没有空置的床位了,否则施雅怎么舍得让陈楠坐在这里睡觉。施雅不明白的是,中国的医疗条件比英国要差太多,为什么价格却贵得惊人。在英国,怎么会存在没有床位,让本来就身有病痛的患者坐着睡觉的道理。

        陈楠睡得不太安稳,也许是姿势不舒服的原因。她的睫毛偶尔会不安的抖动,然后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施雅拿出手机,把拍照功能里的闪光灯关闭,悄悄的从自己的方向拍着陈楠。每拍一张,施雅都会笑笑。

        当陈楠悠悠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窗外的阳光很灿烂,脑子不再混乱不堪,耳朵也已经很清明了。陈楠想起最后的记忆最小护士拿着针头j□j了她的血管,但是为什么此刻自己是在家里的?

        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来:“好些了吗?饿不饿?”

        陈楠呆望了施雅一眼,道:“我好多了,看来挂水挺有用的。可是我怎么回来的?”

        施雅道:“你不记得了吗?昨天挂完水扶着你走出医院的时候,你还看了我一眼。”

        “是么?”陈楠想了想,但真的想不起来,于是作罢。

        “我去给你做点粥喝。”施雅说着便下了楼。

        陈楠摇了摇自己的头,不痛了,然后她掀开被子下床,腿也不软了,陈楠兀自的笑了笑,样子特别傻,“我这么快就好了……不错。”陈楠走到浴室洗脸刷牙,找出一件枣红色的深V领的衬衣,下面是一条米白色的蕾丝边短裤。这一身衣服不算T,但陈楠穿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总之穿这身衣服进女厕所,是不会被怀疑是男人的。

        陈楠倒是没有故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男人,只不过喜欢穿得帅气一点。偶尔也会来一件女性气质的衣服,但拒绝穿裙子。

        之后,陈楠快速的拿出皮箱,把自己的东西胡乱的扔进去,连摆放都闲浪费时间。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快速运动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头有点嗡嗡的疼痛感。当收拾好皮箱后,陈楠悄声的打开门,从楼梯处看向下面,施雅还在厨房里忙着。陈楠远远的看去,特别想笑,因为施雅的动作根本不像是在做饭,好像在打仗一样,锅碗叮叮响成一团,整个人看起来手忙脚乱的。

        施雅也算是有心的,陈楠很感激,不过陈楠不想再留在这里,因为她答应给江月瞳一个全新的自己。

        想到这,陈楠提着皮箱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口,在经过厨房的时候趁施雅转身的瞬间,陈楠弯下腰,快速走到门口,穿上鞋子便走。为了怕关门声音吵到施雅,陈楠连房门也没有关。

        终于,施雅笨手笨脚的做好了皮蛋粥,小心翼翼的端到陈楠房里的时候,就看见她的房间像是被盗贼扫劫过一样,东西四散在地上,很多衣服都堆在床上。

        “陈楠……”施雅搞不清状况,把粥放在桌子上四处看道:“陈楠,陈楠!”施雅不会弱智到真的以为这里遭贼了,当她走到一楼客厅发现陈楠的鞋子不见了,房门微开着,她走到车库发现陈楠的车子不见了,施雅便明白,原来陈楠走了。

        施雅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坐在门前的石椅上,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陈楠就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全然不顾她的感受。施雅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里静静的流出。施雅没有打电话给陈楠,这种情况下,她再打电话的话,是不是显得她太贱了?

        因为有钱,所以有些问题就不成为问题。

        陈楠租了一间精装修的房子,虽然距离别墅的面积十万八千里,但是别墅虽然大,能用上的房间并不多,精装修的房子是二室一厅一卫,虽然小却很温馨。陈楠租的这间离自己的公司比较远,离施雅服饰更是远得彻底,但是离江月瞳家很近,这就够了。

        陈楠躺在这间屋子的床上,心情很激动,因为离江月瞳更近了些。

        早上的不辞而别,陈楠也觉得很对不起施雅,可如果她不用逃这种手段的话,恐怕施雅没那么轻松的就放她离开。陈楠真的不想和施雅纠缠感情,哪怕她逃的这种举动会让施雅伤心,她也没有办法。

        看了看手机,已经上午十点了,怎么还不见江月瞳打自己的电话。昨天她不是说今天会来找自己吗?

        陈楠想了想,手贱的拨了过去。

        很快,江月瞳接起来。

        陈楠呐呐地道:“是谁说今天要来找我的?”陈楠本来想等江月瞳给她打电话,但又没有那个耐心等,她想见江月瞳,一时都不能等的。

        江月瞳笑道:“是打算打给你的,不过又怕太早,所以想等晚一点再打给你呢。”

        陈楠很在乎谁先打给谁这个问题,于是道:“你昨天说要来找我的,今天就应该早点打电话给我,如果你有诚意的话,就不应该让我先打给你,明白么?”陈楠一气说完,江月瞳摇头微笑道:“你说的什么呀,根绕口令似的。”

        陈楠有点泄气,赌气道:“你什么时候来?”

        “现在吧,刚好没有什么事。”江月瞳说着,走到浴室,对着镜子审视了下自己完美的妆容。

        “那好吧。”陈楠告诉了自己的新地址,只等江月瞳来看她。

        大约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江月瞳便站在了陈楠的房门口。江月瞳狐疑的看了看,不明白为什么陈楠会出现在这里。门没有锁,她直接走了进去。一进门便看见陈楠横躺在床上,一副享受的表情,江月瞳缓缓的走近,叮叮的高根鞋的声音泄露了秘密,陈楠突然睁开眼,对江月瞳干净的微笑。陈楠笑得很灿烂,露出洁白的牙齿。

        江月瞳站定,和陈楠还有一段距离。张开双臂,翘起嘴角道:“过来,让我抱抱你。”

        陈楠躺在床上,看着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的江月瞳,有一瞬间的失神,突然觉得她特别像采蘑菇的小姑娘,陈楠道:“过来,躺到我怀里来。”

        “不行,”江月瞳戴了深蓝色的美瞳,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眼眸清澈透亮,“你过来,让我抱你。”

        陈楠听话的坐起身,然后下床走到江月瞳的身边,江月瞳轻轻的将陈楠抱住。

        陈楠把头放在江月瞳的肩膀上,虽然感觉很温暖,但是又感觉很奇怪。“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

        江月瞳轻轻的摩挲着陈楠的后背,声音很温柔的道:“你以后就依靠我吧,我会好好的爱你的。我觉得你好辛苦,思想上也好辛苦,可是那些事都不愿你,只是命运不好而已。可是有些人还要以此来要挟你,要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我不想去讨厌任何人,我只是很心疼你的。”

        陈楠听得如在雾里,不明白江月瞳怎么突然说这些。

        江月瞳还想说什么,陈楠突然被江月瞳认真的表情逗笑了,江月瞳看了陈楠一眼,陈楠又乖乖的把嘴闭上,不敢再笑。

        江月瞳继续抱着陈楠摸着她的后背道:“昨天我和施雅见过面了,原本我昨天就想找你的,可是你太累了,只能今天才见到你。”

        一听到江月瞳见施雅了,陈楠很紧张,后背一紧,她的变化江月瞳感觉到了,于是又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你别紧张,我们没有争吵,也没有打架,她只是和我道歉而已,她说她只是你的前女友,而不应该那么说来骗我。”

        “真的?”陈楠打断道。

        江月瞳沉默片刻,道:“她还说她依然爱着你,还说我不适合你。”

        陈楠轻哼,“你别听她胡说,你最适合我了。”陈楠说着,再次钻入江月瞳的怀里,让江月瞳抱住她。平时,都是陈楠抱别人,她发现抱与被抱的感觉差距好大,被抱着的感觉真好。

        江月瞳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力,这个我们不能干涉吧,我不可能阻止别人爱你,只要你不爱别人,只爱我一个就好了。”

        陈楠立即道:“那当然。”

        江月瞳松开陈楠,环视了下这间房子,道:“你怎么约我来这呢?这离我家好近。”

        陈楠牵着江月瞳的手在小公寓里转了一圈,看了看各个房间,道:“这是我的新家,我从二沙岛别墅搬出来了,既然我已经和施雅没有关系了,再住在一起总是难免被误会。”

        江月瞳点点头,难得陈楠这么想。

        “嗯,现在我总算没有什么隐瞒你的了。”陈楠咧开嘴笑着。

        突然,江月瞳拉住陈楠,转身站在陈楠的身前,抬头吻住了陈楠的唇。

        起先,陈楠先是被江月瞳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片刻才回应,从浅尝辄止变作小动物般的啃咬,之后便是近乎窒息般的缠绵。陈楠向来都不是一个老实的人,她怎么会满足这么仅仅简单的亲吻呢?于是,她抱着江月瞳从耳朵开始,伸出舌头内外慢慢地舔舐,再到脖子脸颊处仔细地亲吻,手也缓缓的攀住了江月瞳的傲立双峰。但当陈楠想有下一步的动作时,就被江月瞳制止了。江月瞳道:“我来月事了……”陈楠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然后快步走到厨房喝了一口冰水来降火。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22/13628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