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纸契约GL > 5757清醒过来

5757清醒过来

        “你放开!”江月瞳扭动着,而她不知道这种姿势是男人的致命伤,很快,李海涛的呼吸深重,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张口用尽全力的吻住了江月瞳的嫩唇。李海涛的力量很大,就连陈楠都反抗不了的江月瞳,像木偶一般的被李海涛为所欲为。

        江月瞳哭着,感觉灵魂已经出窍了,她张口想咬李海涛,哪知因为哭得几乎脱水,哪还有什么力气咬人,刚一开口,李海涛就伸出舌头将江月瞳的口全部占住,贪婪的在她的口中搅动着。

        立即,男人的味道便充斥着江月瞳的口中。江月瞳想推开李海涛,刚刚伸出去推拒着李海涛的肩,却被李海涛搂住腰。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见到此景,还以为江月瞳与李海涛定是一对相恋很深的情侣,课间休息时也不忘了在此缠绵片刻。只有从正面才能看见江月瞳流得满面的泪水。

        吻和袭胸早已经不能满足李海涛了,他越来越得寸进尺。此时,他更是落井下石。

        江月瞳被吻着,已经没有逃避的力气了。陈楠是如此的伤她的心,而李海涛的掠夺又是那样的疯狂……

        江月瞳穿了一件很可爱的假两件长袖连衣裙,下面只是一条藏蓝色的打底裤,脚下踩了一双宝蓝色的蝴蝶结高根鞋。这种穿着本来是广州秋季最正常不过的穿着了,可是此时却对李海涛极有利。如果是穿的牛仔裤,那么还要再费些力气,可是打底裤的宽松腰部,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滑进去……

        当小核的酥麻感传来的时候,江月瞳才真正的清醒过来。

        大哭状态下,其实和喝醉酒差不多的。江月瞳就是这种状态,不过她清醒过来了。因为她发现李海涛的手已经伸入她的私密地带撩拨起来,虽然并没有伸进去,但那种窘迫已经使江月瞳想钻到地底下去。

        “不可以!”江月瞳开始对李海涛又啃又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哪知李海涛吃了秤砣铁了心,手就是不伸出来。

        江月瞳开始大叫,“救命!救命啊!”

        李海涛将她的嘴牢牢堵住……

        偏偏,柳秀莉听见了江月瞳的呼救。柳秀莉寻声而来,她倒并不见得是想救江月瞳于水火,她只是想看看江月瞳又在搞什么。哪知来到楼梯间的阴暗处,就发现了那么不堪的一幕。

        “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柳秀莉冷冷的看着两个人。

        李海涛立即住手,怒道:“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

        江月瞳趁机推开李海涛含泪奔走,这一次,她是从心底感谢柳秀莉的出现的,如果不是她的出现,那将会发生什么呢?

        柳秀莉眯起眼对李海涛道:“你这种男人真的很猥琐,偏偏喜欢强/.暴不喜欢你的女人……啧啧……”

        李海涛拂袖而走,“关你什么事!”

        陈楠回到了租住的公寓,虽然在这里居住的时间短暂,但是这里有和江月瞳所有甜蜜的回忆。

        在公寓的客厅窗边呆坐到霓虹初上,她叹气之后独自去了超市。

        公寓下面就是很大的沃尔玛,江月瞳在的时候,她们经常会手挽着手来这里购物,买下一整车的零食,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堆在餐桌的一角。

        陈楠推着购物车,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车里全是江月瞳喜欢的零食,拿起巧克力味的奥利奥,明明自己不吃,可是江月瞳吃啊。怎么?还想给她送去吗?也许已经不该再留恋。

        走到蔬菜区,突然想到江月瞳一直叫嚷着要给她做一顿饭吃,但至今也没有做过。此时,陈楠不禁万分感慨,或许这一生也不会再吃到江月瞳做的饭了吗?陈楠苦笑着摇了扔头,拿起几个西红柿包起来去称重。还记得江月瞳说过,她说,就算什么都不会做,总会做西红柿炒蛋吧……这句话,那么真实清晰的在耳边萦绕。

        陈楠回到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华灯下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车,疾行的路人,像一尾尾鱼,在夜色中倏忽来去。陈楠拿钥匙打开了公寓的房门,屋子里空荡荡的,仿佛却又狭窄的让人无法呼吸。

        玄关处,江月瞳可爱的粉红色带着一只大兔子的拖鞋整齐的摆放着。餐桌上,江月瞳喜欢的卡通骨瓷杯里还有半杯水。冰箱里,还有江月瞳最喜欢喝的莫斯利安酸奶……

        陈楠捂着脸,慢慢蹲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窝很烫,可是眼泪却偏偏流不下来。

        许久,腿已经麻得不能动弹,她直接堆坐在了门口的一角。陈楠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电脑上。还记得每当夜晚的时候,陈楠窝在沙发里看书,茶几上的台灯流散着暖白的光辉,而江月瞳就坐在电脑旁边,不厌其烦的浏览着淘宝的各种网页,从钥匙挂件到手机贴膜,再到流行长靴和时下流行的围巾。陈楠本想告诉江月瞳不要在淘宝上买东西,那里的东西虽然便宜但是质量不好,喜欢什么大可以去天旗商厦买,反正爷爷给的金卡不花白不花。但是陈楠最终没有那样说,她不想因为爱着,就左右着对方的想法。陈楠不要爱有束缚,不要爱很辛苦,只要江月瞳喜欢的,她都不会去干涉,给她空间,给她尊重。这不只是在大事上,更体现在每一个小的细节。

        陈楠只是看书的间隙会看着江月瞳,听见江月瞳在发现好玩的好看的东西时发出感叹时,陈楠会由衷的笑起来。

        陈楠喜欢读简祯的散文集,当中有句话:连语言都应该舍弃,你我之间,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

        这句话,会令陈楠感觉很温暖。她望向江月瞳,而江月瞳也望向她,她们相视而笑的那刻,是如此的珍贵。

        陈楠没有开灯,街边的霓虹灯光照进来,足够她看清屋内的一切,却全部都是朦胧的一片。

        陈楠想到那一晚,她抱着江月瞳。江月瞳问她“睡觉忽然抽动,不是要长个子的意思吗?我经常这样,好像突然脚踩空了的坠落感,一瞬间惊醒,小时候我妈妈告诉我,这是在长身体呢。”

        陈楠笑着道:“有妈妈真好。我小时候也常有这种情况,但是我却对谁都不说,因为我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在身边,而爷爷呢,一个月能见到一次就算不错了。每一次我考试完,爷爷都会把我叫过去看我的成绩单,每一次我都会考到全班最好,所以爷爷对我的批评也很少。这就让我以为,只要学习好了,就足够了。每次成绩好时,爷爷都会给我一张消费卡,我可以随便在商场里买我喜欢的玩具,零食。开始还很好奇的买一大堆,可是后来,爷爷再送我,我就把它们放在抽屉的一角,根本不去花费了。物质上的极大满足会让我心里特别空虚,我甚至有好久都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应该做什么。后来,我长大了一些,大概上了初中吧,我就把爷爷送给我的购物卡分给我喜欢的女孩子,于是她们都特别的喜欢我。爷爷知道了,把我大骂一顿,他说你怎么这么傻,你知道那里有多少钱吗。我只是笑笑,我说多少钱对我有意义吗?你是不会体会到我的孤独,我宁可用一张卡换别人陪我看场电影,我的要求就是那么简单。爷爷听了以后,觉得这种话不应该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的口中,最终眼泪汪汪的把我抱住。”

        说这些的时候,陈楠还是笑着的。她一直是孤独的,孤独久了,就不知道怎么才能付出真心。陈楠把江月瞳抱在怀里,虽然她们已经不会再有睡觉时偶尔出现的下坠感了,因为她们都已经不会再长身体了。但陈楠依旧道:“有我搂住你,你就不会再有那种感觉了。”

        每一晚,陈楠和江月瞳都习惯十指相扣着入睡,有天夜里,江月瞳觉得手指酸,松开,把手握成拳头躲在他的手心里,陈楠原本松开的手掌自然地稍微用力握住了江月瞳的手,便一直紧紧的握着。她做这些只是下意识的事,可能在陈楠的思想里,她是不会放开江月瞳的手的。

        还有一次,江月瞳没有睡熟,听见陈楠说梦话,梦里说:“月瞳,我们要好好的,一定要走到生命的最后才行。”

        她猛然醒过来,翻身看着陈楠,陈楠紧闭着眼,也许又做了什么不安的梦。江月瞳把手轻轻的放在陈楠的手心,陈楠立即像婴儿一般反射性的抓住了江月瞳的手,还把她的手任性的往胸前一揽,这才安心。

        陈楠的眼泪已经流成了一条河,眼前的一幕犹如昨天。没错,本来距离现在的时间也不长,就在几天前,她们还那么甜蜜,可转眼间已经化成了泡影。

        陈楠一直拿着手机,可是却没有一条短信或者是电话,看来,江月瞳的心里是没有自己的,那她还坚持什么呢?陈楠第一次想要放弃了。

        就算江月瞳是偷换布料事件的告密者,陈楠都可以原谅。毕竟施雅犯着江月瞳在先,如果江月瞳想要报复,也是很正常的心理。陈楠喜欢江月瞳,但也不至于把江月瞳当一个圣人一样去束缚。可是,和李海涛的吻照要怎么解释?要让陈楠怎么接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22/13628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