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二章 修仙者与锦武卫

第二章 修仙者与锦武卫

        顾城这才意识到,似乎是有人帮自己把轮椅抬了起来。

        下意识转过头一看,原来抬起轮椅的人是那个刚刚站在余子夫旁边的童生。

        童生一脸稚嫩,看起不过八、九岁。

        顾城很感激他,只不过眼下危机四伏,他实在没有时间出感激的话。对此,童生也很清楚,所以他紧握着轮椅柄,一路将顾城推到了一个安全的地下坑洞。

        这是一个防仙洞,枯禅街上挖下了很多这样的坑洞,只要修仙者一出现,多半没有能力抵抗的人都会选择在这里避难。

        “你没事吧?”童生一口气也没喘,对着顾城道。

        “没事。”顾城摇了摇头道,“谢谢你救了我。”

        “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童生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道。

        “你年纪能有什么职责?”顾城双眉一挑,苦笑道。

        话音一落下,童生顿时变得一脸不满,冷哼一声,随即从腰间取出了一块刻有‘阅人山’的令牌。

        “看到这令牌没有?我可是已经入选了阅人山了,将来就是锦武卫,抓捕修仙者是迟早的事,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了。”

        看到这一幕,顾城笑容微微一僵。

        没想到....对方年纪就已经入选自己梦寐以求的阅人山,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别人的过客一样,一直在原地踏步,而别人一直在后来居上,超越自己,而自己......竟然还在空头着梦想。

        过了一个时辰,外面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顾城他们都认识到,似乎危机已经过去了。

        “我要回枯禅院勤加修武了,告辞!”童生毫不犹豫拜别道。只见童生脚步轻盈,仅仅三步就走出了防仙洞,可见他练武底蕴极高。

        顾城看着童生远去背影,像是远远不可及一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二十岁那天,我死在横来的车祸中,不想我却从地球来到这个世界,一出生就缺了一折腿骨,无法跨出一步,现在一晃过去又是十五年了,我却原地踏步,还是无法跨出一步。”

        顾城摇了摇头,打消了不好的念头。

        即使如此,我也得勤加练武,天道酬勤!多一分耕耘,多一分收获!

        -------------

        顾城没有再回到枯禅院,只去了枯禅街上一个荒废的练武场。

        这个练武场内砖瓦四散,灰尘偏布,场内只留着几个成了朽木的木头人。

        “啪啪啪。”

        顾城将轮椅推到木头人身前,挥拳不断敲击着这些人桩,为的只是练习好基本功。

        一拳,两拳,三拳......

        顾城足足打了上百拳,很快就都会打到手掌发肿发紫,他只能强忍苦痛,继续练武。

        但顾城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具身体天生缺一折腿骨,然而武术精深,身体部分缺一不可,身体无法打下全面的基础,修为也只能停留在武者一重上。

        或许是倔强,他总想继续尝试下去,或许他不愿意过一个被安排好的人生。

        伴随着这一次次重复的练习,一天很快过去了。此时,已是夜深人静之时,顾城满身伤痕累累,累倒在地上,打开了那个早上买来的收音罗盘。

        “沙沙——”收音罗盘一直处于空档。

        顾城苦笑下,发现原来坐标还停留在早上那间店里,难怪没有声音了。

        就在顾城正想修正坐标时,收音罗盘空档声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传来了一阵阵“嘭——”“嘭——”的轰鸣声,这段爆炸声中混夹着一道道惊叫声“啊——”。

        顾城愣住了。这一道道轰鸣声正是早上枯禅街遇袭时听到的声音。

        下一刻,他就意识到那家店可能遭到修仙者的袭击了!

        顾城忽然联想起了早上那时无助的自己,就不假思索推着轮椅,冒着黑赶到了那间店。

        赶到枯禅街末端后,顾城看着眼前的废墟,仿佛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整间铺子塌毁,一片火海,熊烟四起。

        在这片火海中,顾城忽然听到一把微弱的声音,沿着声音看去,发现石砖底下竟然压在一个人。

        “我马上来救你出来。”顾城抛弃了警惕的念头,没有多想,下意识就搬开了那些石砖。

        “还活着!”顾城将那人抱了出来,还感觉到那人有气息。

        这人身穿飞鱼服,显然是个锦武卫,衣服被烧出许多芝麻大的洞,透过那洞可看到他皮肤炭黑,身体被严重烧焦了。

        在这条枯禅街内,别大夫,就连药草都没有,所有患上了病的人都只能自求多福的,遭受这种重度烧伤根本不可能活过来。

        “撑住!”

        顾城可没管太多,直接将这个锦武卫扛到了身上,将他带到一个附近的废屋内。

        顾城将这人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将自己身上一根发黄的蜡烛取了出来,并着,火光一亮,这才看清了这人的容貌,这是一个轮廓分明的男子,虽然左脸被烧伤,但是还是能够看清五官,总感觉好像从哪看过这人一样。

        “我马上请人过来救你。”顾城道。

        就在顾城还没离开半步时,“呼”的一声,蜡烛徒然熄灭了,那人伸出了手,抓住了顾城的手,道:“不要...带...任何人....过来。”

        “难道你不想活了?”顾城转过头看向男子,惊愕道。

        “不要...带...任何人....过来....”那男子口中却只是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应答道。

        顾城长长了叹了口气,心想只好谨遵他的意愿,陪在他身边,算是陪他最后一刻吧。

        这一整夜间,不知为何,整间房子寒风阵阵,尽管顾城关上了门窗,可风却没有停下,呜呜地回荡着在这个窄的房间里,四周物件都在震动,蜡烛也不着。

        而床上那人依然在重复同一句话:“不要...带...任何人....过来....”

        这话像是能催眠一样,顾城一阵倦意,在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当顾城睁开眼时,已是早上。

        太阳光从窗纸中射进来,被破旧的纱窗纸筛成了一束淡光,落那个被烧伤人的身上,他的身体浮现出了一道神秘的文字。

        那些文字流出一滴滴亮闪闪的水珠,水珠流落到伤口上,不断温养伤口,从肉眼可见,伤口正在不断愈合。

        “还有气息!能救!”顾城下意识把手指放到那个人的鼻子上。

        顾城连忙走到院子里,去井口打了水。打出来的水是很污浊的,不过经过顾城自制的过滤器和加热后,很快就清澈了起来。

        顾城好歹学过一些救治措施,心翼翼地帮他清洗了一下伤口,还做了一些必要的包扎。

        至于接下来的安排,顾城只好遵循那个人的意愿,先替他保密,等他养好伤再作打算吧,不过,顾城要开始担心粮食问题了,枯禅街每周都会分派一些粮食下来,不过一个人只能领一份微薄的粗粮,如果要把自己的食物分给这个人,恐怕自己要饿肚子了。

        救人一命和饿肚子,顾城还是选择了前者。

        就这样,顾城一整天在身边照顾着他,到了傍晚,顾城就从那些粗粮里挑出沙子,再辗成了糊浆慢慢喂养他。

        很快,日子就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

        但随着这人的伤势慢慢康复,顾城就越觉古怪,仿佛这几天在躺在床上的人都是一个不同年纪的人。

        第一天,顾城看到的是一个烧焦的人,第二天,看到的是一个半身烧伤的老头,第三天,老头竟然变成了一个伤势康复的中年人.....到了今天,眼前的人竟然变成了一个肌肤光滑的青年人。

        仅仅五天,顾城就像目睹了五个年纪不同的人一样。

        顾城见此人伤势已好,便将一张撕下的皇榜交给那个人,怀疑道:“你就是这张皇榜上画的人?”

        那个人接过皇榜,怔了一下,眼神露出一丝意味深长之意。

        顾城察觉到了这一细节,不疑有它了,可以肯定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锦武卫苏不害,皇榜到处都是贴着他的画像,似乎东厂的人正在追查他的行踪。

        “我不止是苏不害。”男子双眸看着顾城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顾城眼神一凝,两眉一挑道。

        “你目睹了我身体这几天的变化。”苏不害道,“这几天,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何能康复得这么快。”

        苏不害一语中的,戳中了顾城这几天心中的疑问,顾城略有所思地了头。

        “你大抵猜到我的真实身份了。”苏不害眼睛微眯道。

        “你....”顾城拳头稍稍一捏,有紧张道,“是一名修仙者。”

        “没错,我是锦武卫苏不害,也是枯禅街唯一一间店的店主,同时,还是一个修仙者。”苏不害大胆承认道。

        顾城又是惊愕又是戒备,装作一脸肃然道:“你不担心我会揭穿你出去吗?”

        “你要是会揭穿我,你早就将我交出去了。”苏不害笑了下,漫不经心道。

        “我确实是犹豫了,因为我心里有个疑问。”顾城盯着苏不害道。

        “请。”苏不害含着笑,摊开手掌道。

        “你既然是修仙者,为什么还帮助锦武卫捕抓修仙者?”顾城微微抬头,双眼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苏不害徒然大笑了半响,手微微扬起,指了一下顾城那双残腿,“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你是一个双腿残疾的人,而我曾经也是个人彘。”

        苏不害轻轻地做了一下剁去自己四肢的手势。

        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身上五官都毁掉,然后扔到厕所里自生自灭,这是一种非常残忍酷刑。

        “但是,现在我却站在这里,五官完好,四肢健全。”苏不害站了起来厉声道。

        顾城双眼一瞪,张目结舌,眼中尽是疑虑之意。

        苏不害也猜到顾城所想,便话锋一转:“你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吗?”

        顾城双眉一皱,半信半疑道:“想,只是....”

        “我可以帮你一忙,不过这可是有代价的。”苏不害抢先道,随后他脸色徒然阴沉了下来,靠到顾城面前,压低了声音道:“想要康复双腿,要成为修仙者重塑**。”

        顾城大怔,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可是我只想当锦武卫,这可是我入枯禅院修炼的初衷。”顾城收敛了惊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苏不害盯住顾城,噗嗤一笑,道:“我不就是锦武卫吗?”

        顾城略顿一下,嘴唇微动,但又无法反驳他。眼前这个修仙者确实是一名锦武卫。

        “谁修仙者就不能当锦武卫?在锦武卫中一样存在坏人,在修仙者中一样会有好人,修仙不过是一种增强自身的手段罢了,我当锦武卫也不是为了快意恩仇,只是想保护身边的人。”苏不害哈哈道。

        “那为何没有人能够发现你的修为?”顾城沉思良久问道。

        “这就是我被袭击的原因了。”苏不害吁出一口气,道:“只因我掌握一种能够隐藏修为的秘密,他们都想要得到!”

        顾城思顷了一下,过了半响才道:“既然如此,你能帮我重塑肉身,让我重新站起来吗?”

        “稍等,你得多加考虑。”苏不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寒芒直逼顾城,“但凡修仙者,九死一生,就算你能够生还,以一个修仙者的身份活下去,不仅得与天斗,与地斗,而且一旦被发现了修仙者的身份,还有可能会被昔日的同伴所杀,多灾多难,命途多舛,你有死的觉悟吗?”

        “我....”顾城心里一揪,连连摇头道,“还不打算赴死。”

        苏不害笑笑,微微头,取下了脖子上的骸骨项链,“这个回答就足够了。”

        那条项链是由勾玉状的骸骨串连而成,骸骨透白,有多处损口,显然已经有一定的岁月了。

        顾城接过骸骨,没想到这些骸骨看似很重,却轻如薄纸,“这是....?”

        “这是入魔骸骨,它能让你杂念未彻底消除的情况下入静,助你集中精神突破修仙者第一道门槛,不过....”,苏不害双眼微闭道:“你必须先沉睡五年。”

        “沉睡五年...?”

        话一完,顾城眉头一挑,忽然觉得大脑一阵沉重,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

        才过了几息时间,顾城已经坐不稳了,只是吃力抬起头看着苏不害。

        “没错,五年后,你身体将会彻底洗髓,期间,你意识会陷入沉睡状态,但**依然会自我修炼,倘若你醒来后,无需惊讶眼前发生的一切,甚至....你可能已经成了某个领域的高手,而你也不需要担心,我会帮你善后这五年的信息的。”

        顾城浑身乏力,嘴唇微动想要些什么,但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出话来了。

        “最后,我奉劝你一句,在这个时代,想要当一个好人,就要当一个比坏人更坏的人,不要忘了那些龌龊的手段,只有活下去的人才能当好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