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九章 暴乱

第九章 暴乱

        顾城走到了高台下,取出了一袋兵器,道:“我的兵器就在这里。”

        “赶紧拿过来。”一名侍从喝道。

        顾城一声不出,也一动不动。

        侍从见顾城无动于衷,便冷哼一声,一手上前夺顾城手中的袋子,从中取出了一些兵器当作收税品,随后再交由另一人细算了一番。

        “不达标。”那名负责细算的侍从冷漠道。

        “大人,他只是新生,我们要判定不达标吗?”侍从看了眼顾城的简历,目光转向大汉请问道。

        “年纪太大,带走。”大汉看向顾城,毫不犹豫道。

        话音刚落下,顾城马上肯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对这个大汉警惕了起来,很明显自己年纪太大,与传染病有也一定有关系的,如果自己任由大汉宰割,他就要栽在这里了。

        “跟我来。”侍从看着顾城道,向他投去怜悯的目光。

        顾城却一动不动。

        任由侍从吆喝,顾城都不理会。

        旁边那几位侍从有些生气了,决定合力拉走顾城,但是没想到集合他们几人之力都拉不动顾城。

        “赶紧给我滚到那边去,我不两遍!”大汉看到这一幕不耐烦道。

        “我有些想不懂了,我要个解释。”顾城眼睛微眯道。

        大汉怔住了,转而脸色一变,忍不住微微皱眉,心想这人竟然还想要解释?

        “你没达标,赶紧走,不然大人发怒起来你就遭殃了。”一名侍从生怕大汉发怒,在顾城耳边低语道。

        “如果拿回那些兵器,我就达标了。”顾城指了指被克扣的那些兵器,丝毫不顾忌声量道。

        “难道你还不知道这里的规则?”台上大汉徒然爆笑了出来,道。

        “可是,我只记得这里的规则就是幕僚不可克扣兵器的。”顾城故作一副新生懵懂的模样。

        “不可?规则都是长老们定的!”大汉收敛了笑容,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可你不是长老,难道你能修改规则吗?”顾城看了他一眼,问道。

        大汉被一个子弟反复逼问,开始变得不耐烦了,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喝道:“我就是长老派来的!我的话就是长老的话!”

        “那你岂不是能修改规则?”顾城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看来,就算你克扣掉我们所有兵器都是理所当然的,那我们还怎么活?”

        顾城有意性地曲解大汉的意思,还将这句话的矛头指向弟子们,只要一旦关乎到生死,所有人都意识到危机感了。

        顾城只是开了个头,那些被隔离到空地的子弟们也起哄了起来,纷纷接上了话。

        “是啊,我们也只是想活下去,把兵器还给我们吧。”

        “还给我们吧。”

        “闭嘴!将所有不达标的子弟都压下去。”大汉顿时生怒了,对着所有侍从道。

        “是。”

        那些侍从遵命道,随即开始赶走那些被隔离在空地的弟子。

        这一下子彻底将火头引燃了起来,刚才喧闹的势头更盛了,那些子弟跟前来驱赶的侍从纠缠了起来。

        他们本无造反之心,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被真正驱逐,还抱有一丝希望,一旦大汉下令驱逐他们,就等于将他们逼到末路,他们往往会造成以死相抵的行为,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就在这时,不知道何处传来一把响亮的声音:“法不责众!只要我们一起抢回兵器,阅人山就不会怪罪我们!”

        接着,很快就有人附和了起来:“抢回我们的兵器!我们要活路!”

        “反正呆着也是死,倒不如把兵器抢回来,至少还有机会!”

        “抢回来!”

        “噗——”“噗——”“噗——”

        一个个弟子都撞倒了负责看守的侍从,彻底突破了防卫线,整个会场都陷入了失控状态。

        那些本来只是站在广场上的人也加入了骚乱,他们本也担心自己不达标,大多抱着侥幸心态,如今骚动已起,还有机会借此渡过这一关,所以局部的骚乱很快演变了成了大骚乱。

        那些侍从也在用修为挡住每一个想要抢回兵器的人。

        可是那些侍从压根阻止不了一群人,很快,就连那个大汉也淹没在了人海中。

        .......

        .....

        ...

        顾城隐隐退到了场外,跟巫听汇合了。

        “刚才就是你在广场上引起骚乱的对吧?”顾城正色道。

        “是的,我对一些修为低下的人施加了一念憾神,稍稍影响了一下他们心智。”巫听头道。

        “一念撼神?这难道是一门秘术?”顾城眉头一皱,脸露惑色道。

        “不,这就是修道五重天的特性,达到这个境界的人,能够借用体内的灵气发散出去,令普通人造成精神上震慑,使其心慌意乱,做出冲动的举动。”

        “那你做的可真及时。”顾城咧嘴笑了下。

        “多谢夸奖。”巫听淡淡道:“不过,我刚才听到你的那些对话,我还以为你打算直接与大汉拼搏。”

        “我不会是他的对手。我之所以这些话,目的只是为了影响他的情绪。”顾城沉声道。

        “情绪?”

        “一个人发怒的时候常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他一旦发怒就是正中我的下怀。”顾城解释道。

        “但我还没想明白,我的巫术只是影响了少部分人,效果甚微,多只能引燃导火线,不足以造成现在这股势头,你到底是怎么掀起这场大暴乱的?”

        “这场大暴乱不是我掀起的,而是那个大汉。”顾城徒然笑了出来。

        “他?”

        “大汉做错的地方就是将那些子弟逼到末路,所谓狗急跳墙,就算是狗被逼到末路的时候,也不得不跳墙,何况是人呢?”

        巫听细细思忖了一下,豁然明白了。

        “再,只要大家都一起跳墙,那么就不会有人被处罚了,因为法不责众,阅人山不可能将所有人都处罚一遍,整件事我都能置身于事外。”顾城淡笑道。

        话音刚落下,顾城眉头一挑,忽然觉得大脑一阵沉重,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差滑倒在地上,庆幸旁边巫听马上接住了顾城。

        顾城脸色变得苍白无色,没想到自己前一刻精神还无比集中,后一刻大脑就变得一片空白了。

        这难道就是入魔骸骨的力量和副作用吗?

        ---------------------------

        就在这时,远在广场的一个高空楼阁上,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看着这一幕幕的骚乱。

        “没想到这次竟然引起了骚乱,是巧合吗?”

        “或者是....有人识破了我的计谋?”年轻男子双眼微眯起,缓缓站了起来道。

        这名年轻男子与一般连城居民兽皮为主的穿着不同,他高高绾着冠发,穿着一身丝绸白衣,加上皮肤白皙,一身散发着精光,就像一个翩翩公子一样。

        “报!”

        一名侍从从门外走进,跪倒在年轻男子身前。

        “广场上引发了一阵暴乱,事情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侍从低下头道,目光不敢落在年轻男子身上。

        “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退下吧。”年轻男子淡淡道,随即伸手示意侍从退下。

        侍从刚一退下,石柱中便传出了一把沧桑的声音:“这事该如何解决是好?”

        话的人不是年轻男子,而是一个长老模样的沧桑的老者。

        话毕,那名长老模样的老者缓缓从石柱中走了出来,走向到年轻男子身边。

        “我需要知道这件事的详细情况。”年轻男子向着长老模样的老者道。

        那名长老模样的老者了下头,闪烁的目光看向广场,仅仅扫了一眼,就得出了结论:“这次参与暴乱的人数总计六百二十人,被真正除名的只有一百五十人,这些人当中,有四十多人是已经有患病迹象,而首先引起骚动的人是一个新生。”

        毫无疑问,能够如此熟悉整个灵兵阁信息的人,这世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掌控整个灵兵阁的长老,董惜泉!

        “嗯。”年轻男子微微头,沉吟道。

        “这些人是一定要除掉的,否则尸气一事会暴露出来,我们的计划就会被揭穿,可这场暴乱已起,我们要不直接用武力镇压?”董惜泉脸露一担忧之色。

        “武力镇压,这有损人心,不妥当。”年轻男子沉静道,“我早算到了会有这一天,我自有办法解决。”

        董惜泉见年轻男子胸有成竹的样子,便迫不得待问道:“弘远,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出办法吧。”

        董惜泉对夏弘远不疑有它,甚至会畏惧他,不仅因为眼前这个夏弘远是自己的智囊,而且他还是连城唯一一个外来者。

        一个普通人能够在大自然域中生存几年,最后来到连城还能毫发无损,也只有他——夏弘远!

        这不是奇迹。

        这是实力!

        他在大自然域时,曾经单人匹马献计杀掉了‘炼妖变’茅阳真人,还暗自成立过一个组织,对锦武卫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就连那些至宝——骸骨碎片,还是他当着十多个修仙者围攻之下,出计巧夺回来的。

        董惜泉一直认为,自己能够与夏弘远结缘,那就是一场造化!

        只要有夏弘远在,他们就能够用骸骨碎片把剑铸造出来,称霸连城,甚至夺得大自然域,完成自己的野望!

        “解决办法就在这。”

        夏弘远拿出了一个丹药盒子道。

        盒子中雕刻着一个独特的精美图案,董惜泉一眼便认了出来。

        “易容丹?”

        “嘶——”董惜泉张口结舌道,“此丹就能解决这件事?”

        “我只要用一枚此丹能马上平息这个骚动,只不过这要牺牲一些人的人。”夏弘远阴沉地冷笑了下。

        “只要把剑铸造出来,我们就能成为第一个走出连城的人,名留青史,牺牲一些人在所不惜!”董惜泉激昂道。

        弱肉强食,这就是规则,也是想要变强的途径,更是整个世界的必然结果。

        “这是自然。”夏弘远冷漠道。

        夏弘远也绝不会是心软之人,他能够为了利益扫尽一切障碍,无论那障碍是董惜泉都一样,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都在他掌控之中。

        “还有,那个引起暴动的人只是一名新生?我需要他的资料。”夏弘远眼睛微眯,道。

        董惜泉下头,从将一卷新生竹简交给了夏弘远,“所有新生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会是巧合吗?”夏弘远忽然想起了当年轮椅侩子手的预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