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十章 仙法受害者的希望

第十章 仙法受害者的希望

        广场中。

        就在所有人都失控了,演变成一场暴乱的时候,远方的山中忽然传出了一道清响的声音:“所有人都给我住手!”

        “都给我住手!”

        “给我住手!”

        “住手!”

        这是一道道回声,声音响彻了整个灵兵阁。

        “是董惜泉长老。”

        “董长老来了!”

        顿时,整个会场所有人都渐渐停下来手,目光都落在了远方的大山中。

        “各位,今天所有事我都会一一给你们解释。”董惜泉声音像是响彻天边一样。

        “我如今闭于关中,不能出关,不过,我委托了夏弘远替我解释这一切,夏弘远的话就是代表着我的话。”

        董惜泉能把话放到这个程度,自然没有人胆敢觑这个夏弘远了,甚至会对夏弘远生出敬畏之心,而且他们真的需要一个解释。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缓缓从广场中走上了台上,那道身影没有一傲意,看起来却像是一个谦虚的君子,让人生出一种高才书生的感觉。

        “现在,站在台上的人就是夏弘远,他能解释这一切,这是治愈你们仙法变异症的机会!”董惜泉道。

        “能治愈我们的病症?”

        众人诧异,一时将茫然的目光都落在了台上的夏弘远身上。

        “各位,稍安勿躁,在解释之前,容我先办两件私事。”夏弘远道。

        两件私事?

        在众人疑惑之下,夏弘远忽然走到台下,将一枚草药分给了一个受伤弟子,一脸和蔼道:“把伤养好。”

        “谢公子体谅。”那个弟子接过草药,感激道。

        夏弘远头笑了下,随即向着所有侍从道:“来人,打开药库,将草药都分派给所有受伤的子弟,我不允许看见我们灵武阁受伤的子弟没有草药疗伤!”

        这些安抚的伎俩顾城一眼看出来了,这就是先礼后兵,他先用草药安抚好那些弟子,摆明自己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让对方放下成见,至于这些药草,不过是一些山上采摘下来的良草罢了,但是仅仅这一举动就让许多弟子敬谢不敏了。

        “首先引起骚动的人在哪?”夏弘远道。

        在数十名侍从的指引下,夏弘远很快就找到了顾城。

        “你就是首先引起骚动者的人?”夏弘远眼睛微眯道。

        顾城此刻正虚弱,尤其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人身上无形的压力,这种气场完全不像是刚才那个大汉的级别。

        “哦?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我不过是问了几句关于规则的问题罢了。”顾城思忖了下,道。

        “是吗?”夏弘远脸无表情,一步步迫近了顾城身前。

        当所有人都以为夏弘远要惩罚顾城的时候,他忽然话锋一转:“放心,我不会惩罚你,你只是新生,不知者不罪。”

        不罚?

        看到这一幕,不少造反者都松了一口气,带头人都不处罚,更不可能轮到他们了,大部分人一下子就放松了对夏弘远的警惕。

        “我看你身子不太好,你以后也不用干粗活了,就去管理材料和矿石吧。”夏弘远扫了眼顾城苍白的面孔,道。

        管理材料和矿石?这就岂不就是变相升为管理人?

        这一幕让不少人心生妒忌,纷纷向顾城投去羡慕的目光。

        “还不快感谢公子体谅?”一旁的侍从向着顾城道。

        顾城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感谢?

        如果分配自己去管理矿石和材料?那岂不是要长期接触骸骨碎片?

        这看似是慈悲为怀,实际上他这是借助骸骨碎片除去自己,还为自己树立一个大善人形象,真是一箭双雕。

        见顾城无动于衷,夏弘远也不计较,反正眼前这个人很快就会成为死人。

        夏弘远回到了台上,肃然道:“我的私事已办妥,请各位细听我一,克扣兵器一事,是我指使的。”

        下一刻,本来肃静的广场顿时哗然。

        他竟然大方承认自己做的?

        “我不想隐瞒各位,我只想将所有事实告诉大家,我克扣下兵器,都为了治愈大家的仙法变异症。”

        “治愈我们?我们需要一个解释!”广场中传出一把质疑的声音。

        “解释就在这里。”夏弘远毫不犹豫地打开了一个图案精美的盒子。

        旋即,一一股清香味从盒子萦绕而出,少人贪念地闻着,那不像是花香味,而是一种浓浓的丹药味,像是有一股神奇的能量,能使令人感到舒畅、阵阵暖意。

        “丹药?”

        丹药向来是一种奢侈品,炼制极为困难,一般人连触碰的机会都没有,门槛很高,所以丹药的功效被底层的人捧得很高,不少地方还流传着丹药能治百病的法,至于这丹药也必定不凡,所有人都眼瞪瞪地看着这枚丹药。

        “这就是改变你们命运的丹药,这是一枚能够治愈仙法异变的药。”夏弘远高举着丹药道。

        众人都愣住了,他们未曾听这种丹药,只是想到董惜泉长老出面担保,他们又不敢相信这丹药会有虚假。

        但多半人都还是半信半疑,毕竟现在突然冒出这样丹药,这无疑就是颠覆他们的以往所知的常识一样。

        “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这枚丹药,何不出来试试?”夏弘远道。

        顾城一怔,心中愈发警惕。

        试丹药?

        丹药确实是珍宝,如果服用得当能够辅助自身,增进修为,但这同时是一枚毒药!

        丹药炼制时,需要加入很多重金属成分才能成丹,所以丹药只能给予练就了铜肠铁胃的人服食,一般人若吞下丹药必然带着金丹之毒踏上了黄泉路。

        就在众人都在犹豫时,广场上传来一阵粗矿的声音:“我来试!”

        那是一名长得像一头鹿的仙法受害者,不少人都能认得出他,他已经是进入灵武阁多年的弟子了。

        “夏公子,如果这病真能痊愈,那请让我服用丹药吧。”那个鹿男子奋勇地走到台上,向夏弘远拜了一礼。

        “你大可放心,我可以性命担保这枚丹药。”夏弘远声音雄亮道。

        正当鹿男子就要吞下丹药时,夏弘远阻止了男子直接吞食,道:“丹药不能直接服用的,你要回想起自己的正常容貌,一定不能错,否则会死。”

        鹿男子稍微有些被吓倒,紧张地擦了下头上的冷汗,旋即他细思了一阵才缓缓把丹药给吞了下去。

        下一刻,鹿男子的变得满脸涨红,额头发出一道精光,精光中流着大量的透明的黏液。

        黏液裹住了鹿男子的脸颊,慢慢,突出的下颚慢慢收缩,鹿角也开始消失了,转而开始向一个青年男子的容貌演变。

        仅仅几息,这个鹿男子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真的变了!”

        这难道是真的?

        顿时,众人都不再顾及手中兵器,肩并肩地拥挤到了台下,看着台上这个痊愈的男子,心中激动不已。

        “我真的恢复原貌了!”那个男子摸着自己的脸颊惊喜道,兴奋到不得己。

        “先安静!”夏弘远道。

        夏弘远话的声量并不大,但是却顿时令整个广场兴奋和激动的声音渐竭。

        这就是树立下来的众望!不需要威压,更不需要武力!

        夏弘远这一连串的举动,早已消除了大部分人的怀疑,他们对夏弘远的品格更是不容怀疑。

        “你们只看到这枚丹药好的一面,却没看到丹药的另一面。”夏弘远环视了一周,道。

        “你们可知道这枚丹药从哪来?”夏弘远反问道。

        “连城吗?”夏弘远嗤笑道,“这枚丹药根本不属于连城的,而是属于大自然域外的一座叫做唐天的城市!”

        “唐天城?”

        各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有人听过这座城市,但如果这座城市不存在,那又怎么解释这枚神奇的丹药?

        这就是朦胧感。

        夏弘远就是利用了这种朦胧感,产生这错觉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唐天城,无论他什么,别人都只能盲从相信。

        顾城何尝不想揭穿夏弘远,但是他清楚,如果一个人在绝望之中抓到救命稻草,就算告诉他们这只是一场梦,他们也不会愿意在梦里醒过来,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况。

        “我就是越过大自然域过来的,我是一个来自唐天城的人,唐天城在多年前已经有了治愈仙法异变的丹药!”

        “想要取得丹药,就必须越过大自然域,你们能做得到吗?”夏弘远徒然收敛了壮气,长长叹了口气。

        整个广场都一片沉寂,无人出声。

        “你们做不到,也没有一个锦武卫做得到,唯独我除外。”夏弘远眼睛闪过一烁精光。

        “我现在已经掌握了一种击败修仙者的秘诀,但是这种秘诀是需要大量的兵器支撑的。”

        “可是大量的兵器是需要材料的,材料要从哪而来?”夏弘远走到一名侍从前问道。

        “灵石!”那名侍从马上应答道。

        “若是不驱逐掉一部份人,我们灵兵阁还能腾出灵石购买材料吗?你们现在知道我为何克扣兵器了吗?”夏弘远再看向台下。

        就在这时,长老室中传来了一道响彻山谷的回音:“正如夏公子之言,我董惜泉以名声为各位担保!你们今日可能会有所损失,也可能今日会有人被除名,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只要早日将兵器铸出来,我们就能进入唐天城,拿取丹药,到时候所有人都能恢复样貌!”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造反只是为了生存,从来不敢奢望能够活出尊严,仿佛眼前一切都是梦一样。

        夏弘远知道势头已到,便鼓足气势大声喊道:“我每周都会派发一枚丹药,积极者便可得此丹,此丹是你们唯一的希望,你们真的愿意一辈子当奴隶吗?!”

        “我不愿意!”

        他们受到的屈辱太多了,憋屈太久了,都爆发了出来了。

        “我也不愿意!”

        声音不断扩大,迅速地变成了一阵雄亮整齐的声音,“我不愿意!”

        “唐天城!”

        “唐天城!唐天城!”

        .......

        ....

        ..

        夏弘远看着一幕,冷笑了下,随即打开了衣袖内的收音罗盘,将位置定到了董惜泉的坐标。

        “赶紧解决掉刚刚服食了易容丹的人,不要留下痕迹。”夏弘远低声道。

        收音罗盘中传来了董惜泉的声音:“我已经交代好人办理此事了,你无须担心。”

        夏弘远满意地笑了下,“还有,一定要将那个叫作顾城的人困在石库中,这种眼中钉一定要尽早除掉。”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