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十四章 安插内奸

第十四章 安插内奸

        灵兵阁。

        在大熔炉上,那些丙等生子弟还在不断地铸造兵器,每一个都在

        此时,董惜泉正带着一些庶务幕僚,监督着那些丙等生。

        “报!”

        一名侍从忽然走到董惜泉面前,半跪下礼道。

        “吧。”董惜泉漫不经心道。

        “真智出山了,现在还朝着灵兵阁的方向而来。”侍从微微抬头道。

        “是谁把他劝出山的?”董惜泉思忖了半刻,心生怀疑道。

        “真智亲口承认,是一个名叫猎泉的人劝他出来的。”侍从如实道。

        “猎泉....猎泉...猎泉....”董惜泉细细品味着这两字,两眼顿时闪过一阵寒芒,寒芒逼人,“有意思,这个‘猎泉’,就是要把我猎杀的意思。”

        “莫非....他投靠欧阳英了?”一名庶务幕僚惊愕道,

        “不管怎么样,来者都是客,我们便去会一会这个真智吧。”董惜泉呵呵一笑,身上霎时冒出一股杀机。

        董惜泉改变了行程,很快就前往到了灵兵阁外。

        -----------

        就在此时,石仓库。

        由于董惜泉改变了行程,所以顾城等人得到了充足的时间回到了石仓库前。

        “咕咕——”

        一只信鸽从空中飞来,落到了红木肩膀上。

        红木取出了信条,眉头紧皱,看向顾城,道:“真智已经跟董惜泉会面了,看来董惜泉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

        “这就好。”顾城一笑,漫不经心就继续就走着。

        “我想不通,为何要让真智暴露自己的底细?”红木停下了脚步,急道。

        “这就是第一计,乱其注意力!”顾城略顿一下,缓缓走到红木面前,道。

        “何来扰乱之?”

        顾城淡淡道:“他们会将注意力都放在真智身上,接下来,真智只要做更多不知所谓的举动,必然会让对方产生错误的判断,只要他们一旦走错一步,我就能让他们连环错下去。”

        “原来如此!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红木紧皱的眉头一松,道。

        “想要三个月内瓦解一个组织,最快的办法就是使得他们内部崩溃。”顾城沉声道。

        “但是他们每一层都做得很严密,我们根本没办法把手伸到他们内部。”红木叹了口气道。

        “所以,首先要将我们的密探安插到他们的内部。”顾城眼光一闪道。

        “不可能,董惜泉很谨慎,况且他们已经有足够大的势力了,是不会再招收新势力的。”红木摇了摇头道。

        “这就是我的第二计,入内!”

        “要达成这一步,我们需要做什么?”红木脸露惑色,道。

        “只要我们出面拉拢巫听和其余三位甲等新生,就能顺利完成这一步了。”顾城指了一下巫听道。

        一旁的巫听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呆住在那里,不解地看着顾城。

        “她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吗?”红木眼睛闪过一丝意味深长之意,又警惕又惊愕。

        “放心吧,正是因为她站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才要拉拢她,至于拉拢这一事,就派给真智去做吧。”顾城一笑。

        随后,顾城在纸上提笔写了几行字,将信纸合好,交给了红木。

        “告诉真智八个重要的字,‘敌慢我紧’,‘敌紧我慢’。”顾城道。

        红木离开仓库后,犹豫之下,最终还是将信件交给了真智。

        真智收到信件后,马上就开始了执行顾城派下的连环计。

        ----------------

        一天后。

        灵兵阁。

        在长老室中,一个大汉快步走到董惜泉面前。

        “董长老。”大汉躬身拜礼道。

        此人正是当初在灵武阁克扣兵器的那个大汉,武安祥。

        “嗯。”董惜泉淡淡道,“有事要报道吗?”

        “不瞒长老,真智这一天都拜访了四名甲等新生,我怀疑他有拉拢那四人的意图。”武安祥道。

        “那四个甲等新生分别是谁?”董惜泉眼睛一眯,道。

        “分别是东域的乔子幸,西域的姚兴修,以及北域的巫听、苗夕。”武安祥取出一份情报,急道,“董长老,我们应该早一步拉拢这四人,断不能让欧阳英的势力增加!”

        董惜泉眼睛一转,思忖了下,“无需轻举妄动,我们势力本就强大,不需那四个人,而且夏弘远过,疑人不用!”

        “急报!”

        就在这时,一个侍从走进了长老室,打断了董惜泉的话。

        “快。”董惜泉喝道。

        “真智在四名甲等生面前下了承诺,要将机缘池水赠予他们。”侍从答道。

        “机缘池水!”

        机缘池水可是十年一产的修行资源,就算是长老平日都不舍得用,现在他竟然取出来拉拢那四名甲等新生!

        武安祥倒吸一口凉气,道:“董长老!真智必定有所图谋,他竟然为了那四人而送出机缘池水,可见这四人一定很重要,我们一定要破坏他们的拉拢计划。”

        董惜泉沉思了半刻,微微头,“确实,既然他们都把机缘池水献出,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了,但现在致列在全心闭关,此事就得我们来解决。”

        “是!董长老,我有一提议,我们可先想办法拦住真智,再抢先在真智之前接触这四人。”武安祥躬身敬礼道。

        “我正有此意。”董惜泉微微头,“传我令下去!”

        “先想办法拖延住真智,同时迅速接触这四人,我们要马上弄清楚他们现在的立场。”

        “是!”那名侍从领意,马上退出了长老室。

        “是!”武安祥抱了一拳,也跟着退出了长老室。

        --------------

        第二日。

        武安祥又带着满脸喜意,回到了长老室中。

        “董长老,有好消息!”

        “哦?”董惜泉脸无表情道。

        “据眼线所,欧阳英的机缘池枯竭,真智根本取不出机缘池水,他的承诺根本就是假的。”武安祥满意道。

        “好,我本想着,倘若真智手中真有机缘池水,我们就没办法阻止他们的计划了,如此一来,我们能抢得先机了。”董惜泉脸露喜色。

        “长老英明。”武安祥头哈腰道。

        “传我令下去,拉拢那四个甲等新生,但切记!不要让他们进入阁中,还需多加堤防他们。”董惜泉道。

        “嗯?董长老,你不打算让他们四人入阁办事?”武安祥脸露惑色道。

        “因为我觉得这事尚有跷蹊,真智竟然临阵失策,然后我们又能抢得先机拉拢这四个新生,似乎一切都太过顺利了,我认为他这是特意在退让我们,有所图谋。”董惜泉道。

        “敢问长老,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武安祥恭敬道。

        “先稳为主!既然他手中无机缘池水,那么那四人一定不会愿意加入欧阳英的势力,只要花半个月时间,我就能查清这四人的底细,再决定是否用这四人。”

        “是!”武安祥应答道。

        -----------

        第三日。

        “报!”

        “真智真的送出了机缘池水,他已经将一斤的机缘池水送给了姚兴修了。”一名侍从道。

        “什么?他手中真的有机缘池水?”武安祥惊愕道。

        “为何你们没有察觉到真智的意图?”董惜泉脸色阴沉,责怪道。

        “因为真智行动太迅速了,当我们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将机缘池水送出了。”侍从不敢抬头道。

        “真智行动如此果断,不像是退让我们,反而像是想要抢先我们一步行动。”武安祥细思极恐。

        “我还需再作考虑。”董惜泉眉头紧皱道。

        董惜泉担心的是这四人底细不明,所以他早有防备,可他没想到自己一犹豫下来,这个真智就趁机行动了,而且还真的送出了机缘池水,如此看来,真智不像是有所图谋,只是想扩张势力,不过,无论真智到底在图谋什么,他也不会干看着让真智的计划顺利实施。

        “请长老下令。”武安祥生怕失去先机,便打断了董惜泉思考。

        董惜泉微微摇头,“如果还没得到这四人的底细之前,我是不会让他们入阁的,但我也不能让真智的扩张计划得逞。”

        “传我令下去。”

        “给那四人送出三百块下品灵石,以此安抚他们,还要恳切表明,我们有让他们入阁的意思,只是时机尚未到。”

        “明白!”武安祥抱拳道,退出了长老室。

        ------------------

        第四日。

        在长老室中,董惜泉将武安祥呼唤了过来。

        “为何今日没有关于真智的报道?”董惜泉冷哼一声,指责道。

        “因为真智今日并无任何行动,只去了禅院静坐,因此属下猜测,他应该手头上再无资源拉拢新生了,如此一来,我们便有充足的时间调查这些人的底细了。”武安祥抱拳,满意道。

        “静坐?他是独自一人静坐的吗?”董惜泉心生诧异道。

        “是,他是在暗室中静坐的,四面皆不能传音,而且我们都在暗室附近偏布了眼线,绝无接触到其他人的可能。”武安祥应答道。

        “暗室?难道他....?”董惜泉心中忽然冒出不好的念头,“来人,快给我报那四名甲等新生的情报。”

        很快,一名侍从马上从门中进了来。

        “报告长老,那四人都居于洞府中,并无异况。”侍从应答道。

        “真的无任何异况?”董惜泉皱眉逼问道。

        “若是有异况,那就是....”侍从犹豫了下,不知道是否出好。

        “快!”董惜泉喝道。

        “他们洞府附近飞来的燕子特别多,看来现在已经到了燕子归南的时节了。”侍从一慌,马上应答道。

        “不好!我们大意了。”董惜泉拳头一捏道。

        “难道,真智通过燕子传信?不可能啊,那里可是暗室。”武安祥回过神来,急切道。

        “你们都被收音罗盘蒙蔽了,你们都忘了最古老的通讯方法!”董惜泉扭头看向武安祥道。

        “什么?真智还能通讯?”武安祥愕然。

        “真智可以通过敲击墙壁来传达暗号,再由墙壁外的人代笔写信,最后通过燕子传信!”董惜泉道。

        “原来真智一直与那四人传信的,下属竟没察觉到,实在罪该万死,请长老处罚!”武安祥跪了下来请罪道。

        “不,你立功了!”董惜泉微微摇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立功?”武安祥微微抬头,口瞪目呆。

        “现在我就能肯定,真智前面行动都是为了让我们松懈下来,实际上,真智一直想要拉拢他们的。”董惜泉道。

        “原来如此!敢问长老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办?”武安祥一脸崇拜道。

        “只要那四人愿意将所有信都转交我,我便可以信任他们,并拉拢他们入阁,这样就能彻底阻止真智的拉拢计划了。”董惜泉冷笑道。

        “长老英明!长老果然是睿智绝伦,天下间无人能比。”武安祥哈腰奉承道。

        董惜泉徒然大笑了出来,“不过,真智也算是个聪明人,但是可惜,恐怕他怎么样也料想不到我们会多次识破了他的计策。”

        “现在,传我令下去,马上将巫听、苗夕、姚兴修、乔子幸四人拉入阁中,做好转阁登记!”

        ---------------

        石仓库。

        此时,红木化身了一只红狐狸,秘密地潜了入石仓库内。

        “噗——”

        一阵烟尘尽起,眨眼间,红木就在这道烟尘中就化身为人了。

        “是我。”红木走到了顾城面后,取下了面罩道。

        顾城先是一怔,看清这人是红木后,方才放松了紧张的心情,一笑道:“你带来了好消息了吗?”

        “董惜泉将巫听拉入阁中了。”红木挤出个笑,道,“但我不解,我们从前一直无法将密探安插到他们内部,为何你却轻易办妥此事?”、、、

        “因为我设置了一个有挑战性,又有难度的陷阱。”顾城笑了几声,道,“如果没有把这个难度设置好,他们是不会跌进陷阱的。”

        “我不明白。”红木摇头道。

        顾城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解释道:“如果陷阱的难度太简单,他们就会看穿陷阱,所以要提高难度,但又不能太难,太难的话,他们就会放弃。只要我们将陷阱难度调节适中,难度就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他们不但不会生疑,而且还会产生期望之心,想要大干一场,当然,此计实施起来难就难在如何调整难度,不过,只要一直遵循八个字,就能掌握好难度了。”

        “八个字?”红木疑道。

        “敌慢我紧,敌紧我慢!”顾城一笑,“也就是,敌人行动缓慢的时候,我们就要通过行动逼紧他;敌人行动紧急的时候,我们就必须放慢行动的速度。如此反复下来,他们就不会察觉到眼前是个陷阱。”

        红木双眼一转,脸上的疑色尽消,“原来如此!顾子果然是谋才!怪不得”

        “你想明白了?”顾城含笑道。

        红木豁然开朗,知道顾城在教导自己,自然不会抗拒。

        “董惜泉向来谨慎,不会随意拉拢新势力,因此就不会跌落到陷阱里去,所以我们需要提高陷阱的难度,通过逼紧董惜泉,让董惜泉误以为这不是一个陷阱,使得董惜泉放低疑心,不知不觉踩进陷阱中。”红木道。

        “没错,这只是第一部分。可是只做到这一步,董惜泉还不会中计的。”顾城摆摆手道。

        “下一步?我应该想到了。”红木一笑,自信道。

        “你继续。”顾城呵呵笑道。

        “当董惜泉踩进陷阱后,我们就要退让,通过放慢行动来降低难度,让董惜泉觉得拉拢巫听有望,误以为有机可乘,还会想大干一场,结果却不知不觉中再次坠入我们设好的陷阱中。”

        “还有呢?”

        红木思索了好一会,道:“难道....还要重复来一次?”

        顾城头,“没错,由于我们退让了,这会使得陷阱难度降低,因此,董惜泉就会认为巫听不重要,不重视巫听,所以我们又需要调整合理的难度,通过再次逼紧他,让他觉得巫听很重要。”

        红木瞠目结舌,心中无不叹服,“此计果然妙!如此一来,我们只要重复两次‘敌慢我紧,敌紧我慢’,董惜泉就彻底跌落这个陷阱,将巫听拉入阁中了。”

        “没错,只要让董惜泉保持着‘拉拢有望’,又保持‘巫听很重要’的心态,重复多番计谋下来,必定能够造成他们误信情报。”顾城道。

        红木脸色喜色很快就消失了,回过神来,急切问道:“可万一夏弘远识破了这计怎么办?”

        “不急,如果他们识破了此计,他们就会中我的下一个连环计。”顾城冷冷一笑,道,“当然,如果他们不识破,或者放任不管,那么巫听就能在里面搞破坏,那就能更快瓦解他们内部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