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十七章 夏弘远的反击

第十七章 夏弘远的反击

        灵兵阁,出入关卡。

        灵兵阁出入关卡有着十多个盔甲侍从正在把守,此时此刻,数十个丙等生子弟聚集在这里,正想要突破盔甲侍从们阻拦。

        “快放我们走吧!”

        “这里我实在待不下去,不定哪天我会患上了瘟疫!”

        “我们拼着命干活,到头来,还要被你们这些幕僚克扣,我们拿着那灵石根本活不下去。”

        .......

        ....

        ..

        此时,为首的一个盔甲侍从喝道:“抓!”

        话音刚落下,“唰”的一声,十多名盔甲侍从马上整齐了立了一个阵,转眼间就夹住了这数十名丙等生子弟,将他们绑了起来。

        ......

        此时,夏弘远和董惜泉穿了一身平民装束,正站在一角落上,看到了这一幕幕。

        “这就是最近丙等生子弟大量流失的原因吗?”夏弘远疑惑道。

        “是我办事不力。”董惜泉叹了口气道。

        “此事不是你的错,那是瘟疫惹的祸,只不过丹砂的堆积却成了导火线。”夏弘远看向远处,淡淡道。

        “丹砂?”

        “堆积的丹砂过多,就会造成幕僚过度克扣,如果是放在平时,那些丙等生子弟根本没有资格怨言,但如今瘟疫盛行,加上分配下来的灵石越来越少,幕僚还在不断克扣这无疑是等于在子弟们身上的伤口撒盐,这样一来,不但会影响到了他们的积极性,而且还会加深对幕僚的怨恨,怨恨日积月累,到时候他们不止会怨恨幕僚们,甚至还会怨恨我们,会动摇到灵兵阁的根本。”夏弘远一一解释道。

        “真智这手段实在太狠毒了,都怪我早年只顾着学武,不通人情世事,根本察觉不到这些阴谋。”董惜泉又气又无奈道。

        “无妨,我一开始也忽略了这一,不过,这次虽然损失不少,但是收获也很大,至少我们已经察觉到巫听就是内奸,而且我能肯定施计人根本不是真智。”夏弘远眼睛一眯道。

        夏弘远实在没想到那些丹砂竟然会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他虽然不忿,但是不得不折服这个对手,他还很肯定,施计人不会是真智,而是另有其人。

        “不是真智?那会是谁?”董惜泉一怔。

        “这个施计人手法高超,而且眼光深远,绝不是真智这种书呆子能够比拟的,反倒真智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只要把近来发生的事串联一来,一切都能想通了,他先是利用真智打乱我们注意力,还借此安插巫听,以及动摇灵兵阁的根本,计策环环紧扣,而且还在我们眼皮底下实施成功,这确实让我们措手不及,即使是我,恐怕也未必能想出这么高超的连环计,可见,此人的才谋甚至可能在我之上。”夏弘远道。

        “没想到欧阳英手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人,那我们该如何是好?”董惜泉脸露惑色道。

        “如果我们不清楚此人,很难猜测他的想法,况且此人如今在暗,我在明,我们不能光防,还得进攻!只要坚持剩下的八天,神兵一出,就是我们的胜利,我们就能掀起欧阳英的底子,必定要抓出此人,到时候.....”夏弘远冷冷一笑。

        董惜泉稍稍放下心来,下一刻他又看到了一幕令他担忧画面。在出入口处,又来了一些丙等生子弟,想要突破盔甲侍从的阻拦。

        看到这一幕,董惜泉由不得急道:“但是如今灵兵阁已经开始动摇了,不少丙等生心中满是怨恨,我们该怎么样卸去他们对我们的怨气?”

        “这道怨气不需要卸,反而对我们有利。”夏弘远思忖了下,淡淡道。

        “哦?”

        “只要往灵兵阁的河里投毒,这道怨气就能为我们所用。”夏弘远冷笑道。

        “什么?投毒?这岂不是会加重他们的怨气吗?”董惜泉稍稍惊讶。

        “事成后,再召集所有灵兵阁子弟到河里,我自有办法。”夏弘远脸露狠色道。

        “可是...”

        “只剩下八天了,一切都不再遥远了,这牺牲又有何不可....?”夏弘远微微抬头道。

        话还没完,夏弘远就咳出了血,“咳咳....”

        “弘远!”董惜泉上前扶住了夏弘远,道,“都怪我无能,要让你提前出关,才让你身体大损。”

        “无碍,董长老,你快去准备吧。”夏弘远推开了董惜泉的手道。

        .....

        两天后,灵兵阁,大河。

        这条河的水是从大自然域流下来的,虽然这条河的水源都很污浊,但是却是连城为数不多的水源地之一,更是灵兵阁内唯一一条河流,兵阁的子弟平日都是全赖于这条河的水源生存的,他们打到这些水,一般都是直接饮用的,至于有条件烧水的人,几乎都是一些大商贾。

        此时,夏弘远换好了一身白袍装束,走到了这条河前。

        放眼看去,此时已是黑压压的人群,这些灵兵阁子弟正是静候着夏弘远放话,他们内心有人担忧有人怒,至于这些情绪,几乎都是来源于瘟疫。

        夏弘远走上了临时搭建的木台,先是环视了一周,道:“诸位,我今天前来,就是给你们一个解释。”

        话音刚落下,吵闹声渐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弘远身上。

        “据我所知,近来灵兵阁所有子弟都纷纷走出,可有此事?”夏弘远望向四周道。

        台下无人回答,静悄悄的一片,似乎都不愿作答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打破了这个沉默:“这场瘟疫怎么阻止传播?”

        夏弘远眼睛一眯,走了几步道:“瘟疫?何来瘟疫?你是从别人口中打听到,还是你自己已经染上了病?”

        “不是瘟疫?不可能,我亲眼目睹过不少人死在这种病上,他们临死前都是同一种症状,难道我的眼睛还能骗我?”一个子弟从人群走了出来,当面与夏弘远对质。

        “如果你的眼睛把你给骗了呢?”夏弘远认真道。

        自己的眼睛还能骗自己?

        没有人会想到夏弘远会出如此荒唐的话,但是夏弘远的地位和威信就摆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根据呢?

        那个子弟不禁一怔,正想要反驳。

        夏弘远抢先道:“你们都被双眼给蒙蔽了,你们只看到了每一个死的人都是死于同一种症状,但是你们哪只眼看到这种病能传染?”

        “如果不是传染病,那他们到底是怎么得到这种病的?”那名子弟道。

        “这就是我叫你们聚集在这里的理由。”夏弘远鼓足声量道。

        “聚在这里?”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看向四周,但是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夏弘远指了下身后的大河,道:“看我们身后的河,假如有人在里面投毒,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

        众人都随着看向身后那条河流,不少人都心中一震,只要一旦想到他们每一天都要在这里喝水,假如河里有毒,他们就都有中毒的可能!

        “可是,可是....我们凭什么相信河里有毒?”那名子弟气势稍稍减弱,但是依旧一脸怒相。

        “给我盛来一盘河水,我相信你们想要的答案很快会揭晓。”夏弘远向各个侍从挥了下手道。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一名侍从从河中打来了一盘河水,接着,另一名侍从带来了一个笼子,笼子里困着数十只生龙活虎般的老鼠。

        “你们看。”

        夏弘远从笼子抓出了一只老鼠,将河水灌给老鼠喝。

        “吱吱——”

        刚被灌入河水的老鼠忽然变得暴躁起来,不停地痛苦挣扎,仅仅过了数十息时间,老鼠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死去了。

        夏弘远微微抬头看向台下,见一些人还抱有疑惑之色,便道:“你们为何不上来一试?”

        “我来一试!”那名弟子道。

        在那名刚刚发言的弟子带头之下,不少子弟也纷纷在笼子中抓来了一只老鼠,将河水灌给老鼠喝,但是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

        看到这一幕,不少子弟都脸色发白,大部分人都打消了对夏弘远的怀疑,肯定了河水有毒之言,不过,此刻的他们,心里除了愤怒以外,更多的是疑惑。

        到底是谁投的毒?!

        夏弘远知道时机已到,便大声道:“假如我们都死了,最大的获益者是谁?”

        “是修仙者!”夏弘远抢先道。

        修仙者?

        众人都愣住了。

        “按照我们的铸造进展,我们还只需要六天时间,就能把神兵利器铸造出来,到时候一定能够威胁到身处大自然域的修仙者!他们恐惧我们,想要妨碍我们造出神器,所以才投下河毒!”夏弘远道。

        “大家试想一下,只要我们坚持六天,我们的仇,我们的恨,还能报不了吗?我们的仙法异变症还能治不好吗?”

        会场的喧闹声渐竭,变得一边寂静,只剩下了夏弘远的声音。

        是啊。

        只要再坚持六天,六天一过,我们还需要害怕修仙者吗?

        虽然各个丙等生子弟的怨气和怒气已经被转移,但是他们此刻还是担心着一个问题。

        “可是这六天我们怎么过?我们没有干净的水喝,也活不下去啊。”刚才那名带头的弟子道。

        “稍安勿躁,我一定保证各人的用水安全。”夏弘远看了眼台下,随即看向侍从的方向,大声道:“来人,打开仓库,将仓库多余的材料全部卖出,用此换来大量的干净水源,我明天要看到,每个灵兵阁弟子都有安全的水源使用!”

        夏弘远如此果断的举动,让所有人已经冰冷的心重新振作了起来,心中的悲愤化为了动力。

        就在这时,带头那名弟子高举了手,大声喝道:“铸出神器,杀掉修仙者!”

        有人带了头,很快就有人接上了话:“铸出神器,杀掉修仙者!”

        “铸出神器,杀掉修仙者!”

        “铸出神器,杀掉修仙者!”

        .............

        ........

        ...

        就在这些子弟中,红木与顾城正在站着其中。

        “看来这个夏弘远果然是个棘手的人,骚乱才刚刚萌生,他就把它捏杀在胎中了,他一连解决了各人担忧的瘟疫问题、仓库囤积的问题,而且还把各人心中的怨恨转移到修仙者身上,充分调动了整个灵兵阁的积极性,就连我们安插在内的巫听现在都被困在洞府中,他确实不是个等闲之辈,难怪我与欧阳长老一直无法匹敌他,可是如此一来,我们所有活都白干了。”红木叹了口气,沉声道。

        顾城轻笑了一声,“这是一个局中局,我们怎么可能会白干了呢?”

        “你意思....?”

        “这个局他已经解不掉了,暴乱的炸药已经埋了下来,我们只需要把导火线烧起,就能引爆灵兵阁。”顾城淡淡道。

        “这条导火线难道是?!”红木惊喜道。

        “嘘。”顾城做了一个手势,瞄了眼四周道,“这里不是一个安全地方。”

        红木警惕地四周环视了一下,随即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顾城跟着她走,很快,他们两人就走到了一个隐秘的密林中。

        “可是....夏弘远迟早会察觉到这条导火线的。”红木喜色稍消,眉头紧皱道。

        “只要麻痹夏弘远,他就不会察觉关于这条导火线的信息。现在你将这封信交给真智,并且告诉真智,让他不断带上一些商人前往骚扰灵兵阁。”顾城道。

        红木只是微微头接受,她不会再问顾城此举有任何理由,因为经过几次的合作后,她已经全然信任了顾城,这种信任已经到了一种可以托付性命的地步了,无论顾城下了什么指示,她都会领意。

        红木露出了笑容,应答道:“是!”

        “还有此剑,你将这把剑转给欧阳长老,让他拿着这把剑去参与六天的试兵器大会,这是一个扰乱他们注意力的棋子,也是一个决胜的关键。”顾城从腰间取出一把用麻布裹着剑,缓缓地交给了红木。

        红木接过那把剑,稍稍将麻布掀起,剑身仅仅露出一节,就透着一阵令人栗然的杀气,红木心里顿时一惊。

        “此剑是?”红木倒吸一口凉气道,不禁冒出了冷汗,沉声道:“骸骨碎片....!”

        “这是一把用骸骨碎片制成的剑!”红木惊疑道,惊愕之下顿时把剑收了起来。

        “没错。”顾城暗笑了下,“你试想一下,如果一把骸骨碎片制成的剑落在了欧阳长老手上,而欧阳长老还带着这把剑参赛,其他的人会怎么看夏弘远?”

        红木脑中一阵轰鸣,握着剑刃久久不能松手,不寒而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