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三十一 内外皆诛

第三十一 内外皆诛

        此刻,董惜泉正在赶往灵兵阁了。

        他实在没有面目在待在连城北域,所以便带了所有人提前走回灵兵阁。

        董惜泉身后都是十多名亲信,气氛压抑,其中四名亲信正亲自抬着一台轿子。

        那轿子里装的人正是夏弘远,此时他满是伤痕,精神萎靡不振。

        负责担抬轿子的亲信都是脸色苍白,完全傻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任由他们欺凌的丙等生子弟顾城,居然将那个高高在上的夏弘远打成这样。

        董惜泉感觉到了这萎然的气氛,两肋间的怒火又一次冒了出来,喝道:“你们给我抬好轿子,若是让我看见夏公子伤势加重,我定要向你们要个交代!”

        其余的亲信顿时一惊,连忙走到轿子前,帮忙托起了轿子。

        董惜泉见他们行动如此利索,方才忍住了心中那道火。

        董惜泉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虽然此刻失势,但是他还有灵兵阁,还有骸骨碎片,还有夏弘远,重新恢复地位的一天迟早还是会回来的,所以就算现在境况再落魄也好,他还是没有输。

        “董长老,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名矮胖大汉相反的路上跑到了董惜泉面前,满身都是伤痕,衣服破落,就像是一个南域蛮人。但董惜泉下一刻就意识到,这个看似蛮人的矮胖子就是武安祥!

        董惜泉心中忽然不安了起来,急着向武安祥问道:“有事快!”

        “易容丹的真相....”武安祥先是喘了几口气,慌张道。

        “!”董惜泉暴喝道。

        “易容丹的真相已经暴露了,如今灵兵阁乱成一团,惊动了城主,结果.....城主派人彻查灵兵阁了。”武安祥应答道。

        彻查?

        灵兵阁有那么多秘密,假如被彻查,后果不堪设想!最坏的结局就是他一辈子都将会在牢狱中过活。

        想到这里,董惜泉大怔,又是惊慌又是心急,半响才反应过来,情急之下,他没有再多想,直奔向灵兵阁。

        在轿子内,夏弘远讥笑了一番,心死了。

        夏弘远本就身负重伤,加上刚才受了一道道伤,他近乎命悬一线了,但真正让夏弘远崩溃的并不是肉身疼痛,而是接连的精神打击,相比之下,这肉身疼痛比起精神打击,简直是挠痒痒。

        夏弘远不甘地捏住了拳头,指甲入肉三分,双手流满了鲜血。

        他此刻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棍一样,彻底醒悟过来了,现在,灵兵阁已经内外皆被诛了!

        顾城先是通过赢得试兵器大会,诛掉他们外在的关系,让他们孤立无援,再将趁此暴露了易容丹的真相,引发灵兵阁暴乱,借此招来城主。

        这一道道计谋下来,环环紧扣,内外被诛,而他就像是被玩弄在手掌中。

        他一直是主宰着别人的性命,如今,他竟然成了玩物。

        对此,他不得不叹服,但还是会不甘。

        他太不甘了!

        他离开夏家,离开唐天城,为了骸骨碎片更是不惜寿命损折,最后还委屈自己加入灵兵阁,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自己,重夺夏家传承之位!可是....如今他花了六年时间布下的局居然被一个人仅花了一个月就破掉了。

        他不但输了比试,还输掉了这个对弈,一切被打回原形,现在的他,就连狗都不是了。

        尽管夏弘远城府再深,也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结局。

        一想到这里,他就痛心疾首,气血攻心。

        就在这时,山路间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回声:“丧家之犬。”

        夏弘远听到这道的声音,又是惊愕又是不忿,“是谁?”

        下一刻,只见一道在轿子阴暗的角落上,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篮白衣袍,样貌显然比夏弘远沧桑几分,留在一头长发的中年男子。他此刻正含笑看着夏弘远。

        “噗,噗,噗。”

        就在夏弘远察觉到这个男子的同时,自己身边所有侍从竟连接倒了下来。

        “你是何人?难道是欧阳英派来的?”夏弘远惊愕,目光回到了这道身影上,强忍伤痛道。

        “不用惊慌,在下不是你的敌人,正是你的监察人,你尽管叫我夏察人即可。”中年男子大袖一挥,蓦然间,一面玉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是一面晶莹剔透的玉牌,玉牌上一面雕刻着‘夏’字,另一名雕刻着‘监察人’两字。

        “监察人令牌,果然是夏家的人。你在这里找我,是为了杀了我,以抵偷尾巴骸骨之罪吗?”夏弘远确信了眼前这人是夏家人的人,便索性放弃了抵抗。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沉声道:“夏家的人早知道了尾巴骸骨是由你来偷走的,如果要杀你,你早就命丧黄泉了。”

        “难道?这都是夏家的安排?”夏弘远拳头一捏,恍然道。

        “没错,这一切都是为了测试你是否有继承夏家的才能,不过,如今你已经成了丧家之犬,没有资格再谈继承一事了,而我的监察的使命也到此为止了,我此行是为了来送你回夏家,并且来回收尾巴骸骨的。”中年男子肃然道。

        “就凭你一人吗?你认为我的对手会任由你们夺回尾巴骸骨吗?”夏弘远眼睛闭上,嗤笑道。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弹了一道响指,蓦然间,半空中闪过一道人影,“噗”的一声,人影落到了夏弘远的面前,缓缓站了起来。这是一个少年,他的样貌极像夏弘远,有着一张白儒生脸,但是身上多了几分粗矿的气质,穿着一身珍贵的虎皮大衣,丝毫没有收敛身上的气势。

        “夏立卓?”夏弘远看着这名少年一步步走来,内心像是翻涌了起来。

        “就凭我们两人,夺回尾巴骸骨根本不成问题。”那名少年正色道。

        ----------

        第二日,清晨,太阳普照。

        阅人山的山路上。

        “轰隆隆——”

        车响声由远及近,不断往阅人门而来,一驾大撵车,十多名侍从,陆续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伴随着这辆车和侍从的出现,聚集到这边的人越来越多,极为之热闹,人们的目光,都不由得朝着那辆车看去。

        这辆撵车足有一头大象之高,气势相当浩荡,但是真正引人注目的是在前方拉车的十匹马。

        在连城中,大部分人出行都是靠步行,再奢侈也不过是骑牛而行,至于马?那可是一种来源于大自然域的珍稀动物,一般居民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能够看到马,马是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有条件养育,能有这种资格的人,在连城中实在寥寥无几。

        “有十匹马,是王家人!”

        在两侧的人群中,有见识广阔的人意识到了这辆撵车上装载的人就是王景。

        王景正站在这辆撵车之上,目光炯炯,只见王景站了起来,向两侧的人们敬礼,道:“王某人此行前来阅人山,并非有打扰之意,只是本届的魁首乃是阅人山之人,所以我王某人理应负责护送魁首归来,如有冒犯阅人山之处,请多多见谅。”

        护送魁首归来?

        不少人心生诧异,这才留意到了站在王景身边还有三个人。

        这三人正是顾城、真智、巫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8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