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5·神灵

5·神灵

        少女月眉微微蹙了起来,辰夕的坏笑让她感到厌恶,但她现在只在乎一个问题,那便是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年究竟是不是御辰夕,凭借刚才围观的群众以及这一路走来、某些百姓口中所唠叨的名字可以知道——这个少年的确就是御辰夕没错。

        可是,为什么自己从他的身上会感觉不到那些东西呢?

        她还要再问一次,也不知道这少年是装疯卖傻还是自己认错了人,少女张口再问:“你真是御辰夕?”

        辰夕觉得奇怪,“是啊,怎么了?”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主动朝着辰夕的下半身伸过手去。

        辰夕以为她是要吃自己的豆腐了,顿时兴奋得欢天喜地。却没想那少女只是双手化为勾爪形状,一把钳住了自己双手的手腕处。

        看她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似乎正在验证着什么事情。

        难不成自己生病了?她是个神医?

        辰夕胡思乱想着。

        那少女却自言自语了起来,“奇怪,难不成只是同名同姓?”抬头去看御辰夕,“我在找一个叫做御辰夕的男人,郡主说他人在楼兰城内,你认识那个人吗?”

        辰夕惊喜万分,没想到自己平日只在楼兰城内打打闹闹,怎知还把名声给打到那皇亲国戚的人群里边去了,听这小美女口中所说的“郡主”,多半都是一个大人物,这楼兰城内可以担当得起那个“主”字的,也就只有皇亲国戚了。

        “嘿嘿,在下就是美人苦苦找寻的佳人御辰夕,青江茶馆大少爷御辰夕也是我,如假包换。”辰夕拍拍胸口,显得底气十足。毕竟,他家的青江茶馆在这楼兰城内的财势也算十分雄厚,虽然比不上青楼老板那么有钱有势,但也算是有头有脸。走到街上,普通平民老百姓都只有卑微让道的份,哪里会有人胆敢站出来挡道讨打呢。

        “我想见见你的爹娘。”少女直言直语,让辰夕一时半会还回不过神来。

        半晌,辰夕终于开窍,“什,什么?你要见我爹娘?这么快就要见家长啦?!!”辰夕心想:“现在的美女实在厉害,这才见面还没半天时间呢,马上就巴不得见我家长然后跟我定下婚约大事了,看来天涯那小子说得一点没错,本大爷的魅力果真是大到无法挡啊。”

        辰夕摸摸后脑勺,怪不好意思地对那少女嘿嘿笑着说:“嘿嘿,其实我那是单亲家庭,青江茶馆一直以来都只是我的老娘独自一人在那打理而已,所以要见的话就只能先见见我的老娘了,不过老娘她的脾气暴躁得很,现在去还不是时候,我看还是等到哪天我赚到大钱、功成名就、胳膊手腕足够壮大了,那我们就干脆连家长都不用见了,直接拜堂成亲去,直接洞房得了!”

        “成亲?”少女歪着脑袋,有点小迷糊,觉得困惑。

        “对啊,就是成亲,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先了解了解美女你的个人爱好还有你的姓名之类。”辰夕觉得大好机会不容错过,便连忙对这少女展开了连环“反击”。如此绝色之女子,不娶回家当老婆可真是他御辰夕这碌碌无为的一生当中大大的损失哪。

        就在辰夕话一说完的时候,他脑海深处忽然就有着某位女子的身影一闪而过——“林咏儿!”

        对,他还答应过林咏儿的,等到自己功成名就以后,一定要摆开锣鼓喧天的架势,八抬大轿迎娶林咏儿,让她当他这一辈子唯一的老婆大人。

        可是如今此刻,他怎能做出这种“见了新欢忘旧爱”的昧心事情呢?

        这样实在是太没良心了!

        辰夕不由得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可是这位姑娘长得如此娇俏可爱,不娶回家当媳妇简直就是自己的一大损失啊,正当辰夕兀自在左右为难的时候。

        “我叫李嫣儿,来这里的任务是为了找到御辰夕以及他的父母,如果你是,就别逼我出手,乖乖跟我走一趟吧。”少女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御辰夕,不仅说了名字,还重申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李嫣儿,好名字。”辰夕一拍手掌,以表对“李嫣儿”这个名字取得好听的赞美之情,紧接着又问,“嫣儿找我跟我父母是想要干嘛呢?你是官府的人要来抓我的?”

        嫣儿半眯着眼,垂下脸去,摇了摇头,“不能告诉你的,这是秘密任务,不能泄露的。”

        “哦?”辰夕对这位名叫李嫣儿的小美眉越来越感兴趣了,看样子她来找自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成亲,应该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才对,可又会是什么事情呢?难不成是自己不经意间得罪了皇亲国戚,他们要她来拿自己人头?

        可看这小姑娘顶多只有十六七岁,也没厉害到那种地步,一个人过来捉拿他跟他娘吧。

        辰夕越想越得不出个解释。

        “既然嫣儿是有要事找我娘亲,那我们就不在这里多作逗留了,嫣儿请跟我到这边来。”辰夕话说着就偷偷伸过手去牵过了嫣儿的滑腻小手。

        冰凉凉的感觉再度从辰夕的手心处袭上心头,但辰夕却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甚至开始产生了迷恋情愫。凭借自己多年混迹市井的经验,从抚摸她的小手可以推知,她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所以辰夕基本可以打消“她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捉拿自己母子”的疑虑,但她看上去只是穿着奇装异服,着装风格性感到接近于袒胸露乳而已,也不至于脑子进水那么夸张。

        辰夕还在为着另外一件事情沾沾自喜,他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小美女没有挣脱我的手,嘿嘿,又让我占了她的便宜。

        与此同时,凤雏城东部方向的水莲沼泽附近。

        破奴一脸的轻蔑狞笑,他手中的大砍刀眼看就要劈到农夫的脑袋上边,却看到眼前黑影一闪,一阵狂风突然袭来,狂风来得很快,去得也快。将破奴伸出头盔的缕缕长发扯得飘荡,又很快耷拉了下来。

        等到赵破奴定睛一看的时候,眼前却已经出现了一个身穿奢华服饰的魁梧男人。

        那男人长得颇有几分俊气,他手持一把不知名的长剑,长剑剑身单薄,看似柔韧无力,却硬是接下了赵破奴一记重重的劈砍。

        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在刀剑相交处不停扩散开来,余音渺渺。

        刀剑摩擦的部分泛着点点火光。

        突然出现的男人,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握剑的右手开始缓缓往着斜下方移动过去,借势把破奴手中砍刀传来的蛮力卸掉不少。

        他身后那个看似装神弄鬼的农夫这时候倒是两眼发愣地直盯著眼前突然出现的那个俊朗男人。

        破奴先是一愣,随即嘴角上扬,“总算出来了一个强者,本将这一趟亲自出马,看来也并不至于空手而归啊。”能够以这般速度出现在自己眼皮底下,并且可以单手长剑接下自己那一记劈砍攻势的,定是一个武学修为极其了得之人。

        而男人身后那个农夫这会儿倒好似终于回过神来了,忽然老嘴一张,冲着那原本来势汹汹的赵破奴双眉一挑,双眼怒睁,竟然喊出一句不着边际的浑话来:“何方妖魔,纳命来!”

        要知道,他可是拿着生命在战斗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虽然神棍农夫没办法真的请出神灵,但背后那么多老百姓拿着锄头、斧头啥的在跟着,要是被他们发现自己只是过来招摇撞骗的,岂不要被乱棍打死、乱刀砍死?

        横竖都是死,当然得把一切都豁出去的演下去啊!

        眼前突然出现的武林高手无疑就成了他自圆其说的“神灵”,是他的救世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