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2·埋了他

12·埋了他

        “是县令干的吗?”辰夕想起城里有个县令肥头大耳,他的老婆珠光圆润,一看就是贪污成性的太多。

        老男人咂咂嘴,正想继续说下去呢,突然之间他的双眼就撑得大大的,下一口气接不过来,两腿猛的一蹬,就这样往后瘫软了过去。

        辰夕吓得急忙松开双手,那老男人便倒在了发凉的土地上,看他露出满脸的狰狞,十分可怕。只见他抽搐几下,愣是给活活闷死了过去。

        辰夕一下就慌了神,“这,这怎么回事?!!”他问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嫣儿看的,因为刚才是嫣儿给伯父吃的奇怪药丸,没准那是一种********也说不定。

        嫣儿同样也是一脸的茫然,发现辰夕正盯着自己,似乎知道辰夕心里在想着什么一样,便赶忙解释道:“不,不对呀,我那些药丸都是郡主给我的,说是肚子饿的时候就吃上一粒,可以支撑自己熬过好多天的。我没想,我没想……”她也变得慌张了起来。

        唐柳永则在一边显出满脸的担忧,心里边却疯狂滋生着奸诈想法:“哈哈,活该你个御辰夕,这回可让本少爷逮住把柄了吧?回去再跟那县令官老爷唠叨上你几句,说你光天化日之下,贫民窑草菅人命,让他抄了你的家底,割了你的皮肉,到时候只要本少爷再给那官老爷一点碎银子,让他随便编个理由把嫣儿都给一块抓了,本大爷再从官老爷子手中买下李嫣儿,那嫣儿可就是我一辈子的玩物了。”

        辰夕定了定神,连忙走到老男人的身旁蹲了下去,给老男人把起脉来,俯身去听他的心跳。

        剑眉顿时拧成一团,扭头去看嫣儿。

        嫣儿这回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你,你现在看我也没有用啊,这事又不是我干的,那些药丸我都经常在吃呢,怎么我还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刚才不是你自己在给他搓背的吗?”嫣儿恨恨地白了辰夕一眼,觉得辰夕不相信自己神药的功效,就二话不说便从香囊再掏出两颗药丸“啪”的一下丢进自己嘴里,三两口嚼碎吞咽了下肚。

        “喏,你看,我都没事呢,不信你吃吃看!”嫣儿说着正准备再掏几颗出来呢。

        辰夕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想吃。

        嫣儿只道辰夕是个贪生怕死之徒,生怕自己给他下了毒药。

        却听辰夕问道:“嫣儿你懂医术吗?”辰夕并没有责怪嫣儿的意思,只是柔声地问,“能不能看出伯父他是怎么了吗?”辰夕还抱有一丝希望,毕竟对于这种情况,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假死。他倒是希望嫣儿会点医术,然后三两下就把假死状态的伯父给救活过来。

        嫣儿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看起来像是很委屈的表情,她接着就用那种委屈表情摇了摇头,“不会,但是他好像是被气死的吧?”嫣儿微蹙着柳眉,反倒是用一种责怪的眼神回敬了辰夕,谁让辰夕刚才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呢。

        辰夕也是仔细想了想,刚才他那表现倒的确像是气死过去的,“该不会是被自己提到那县令大人的名号时候,把他给活活气死的吧?”不管怎么说,自己三个人现在都有了犯案嫌疑,这事要是传到官府那边去了,他们官府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得想个办法在这里挖个坑把伯父他老人家埋了才是,然后给嫣儿跟柳永两人一点封口费,从此大家都不再插手这门祸事。

        辰夕想到这里,却马上又狠狠地在心里聒了自己一耳光,心里念道:“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应该是昏迷不醒的伯母应该由谁来照顾吧?”辰夕看着墙根处还未醒来的伯母。心里头很不是个滋味。

        辰夕思维变得乱七八糟的,越想越烦越想越气,枉他昔日待付天涯以厚礼非薄,没想到天涯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他还装着嬉皮笑脸的跟自己戏耍,也不曾告诉自己这些实情,“付天涯,你个混蛋到底去了哪里?!!”辰夕握拳连连捶打三下地面,捶得手骨发疼越来越厉害才罢休。

        扭头,抬眼去看唐柳永,“柳永你怎么看?”

        唐柳永见辰夕突然就对自己发起问来,一时间也不知怎样回答才好,楞是半天才吐出那么一句话来:“我们挖个坑把他埋了吧,也算是了了老人家入土为安的心愿。”

        辰夕心里憋得难受:前一秒吃了嫣儿的药丸之后还神采奕奕的伯父,现在却突然命归了黄泉,是造化弄人还是他自寻死路?

        “自寻死路?”辰夕想到这里,就急忙伸手去掰开老男人一双干瘪瘪的厚嘴唇,闻到好大一阵口臭味,呛得辰夕只得偏过头去,“柳永,你过来帮忙看看他嘴里有没有血迹,我想看看他是不是咬舌自尽的。”

        “得了吧,他还不是被你吓死的?人家本来好端端的也没去想那县令老爷,你却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可好,把老人家给活活气死了过去,现在我们还能怎样,趁着人官差老爷没发现,赶紧挖个土坑把他埋了便是。”唐柳永被辰夕突如其来的一问,一不小心倒把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吐出来了一大截。

        结果等到自己吐槽这么多的时候,他才猛然惊觉过来,慌忙紧闭了口,不敢再在辰夕面前多说。害怕自己惹毛了御辰夕——辰夕家财雄厚,现在还远在自己家族之上,现在就得罪了他的话,自己保准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辰夕一脸的无奈,看着柳永,“你是说埋在这里吗?”扭头去看门外天色越来越暗,太阳就快下了西山。

        辰夕继续道:“那我们得赶在太阳下山之前。”辰夕环顾一下房间,却见除了一些简单的床榻被褥,真找不到一把铲子了,“这屋子怎么都没有一把铲子,谁可以帮忙出去拿把铲子回来?”辰夕问这话的时候,眼睛又盯住了唐柳永。

        他当然是想柳永过去拿铲子,毕竟这家伙刚才一番话虽然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却的确打击到了御辰夕。辰夕总得让他干点什么苦差事辛苦辛苦才过意得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6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