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06·三阶之前的入仙功法之百式炼狱

106·三阶之前的入仙功法之百式炼狱

        果不其然,经过嫣儿这一番“以毒攻毒”式的治疗之后,辰夕原本狂流不止的鼻血终于有所止歇,他本来紧紧拧成一疙瘩的眉头也随之慢慢舒展了开来。

        嫣儿沉神到辰夕体内,看他丹田处凝聚的一团乳黄色液体正在缓缓地蠕动着,她知道,那种形态便是三阶灵聚的象征,辰夕已经成功绑定了三阶灵聚的能量体,那是一种质的飞跃!

        相比之下,嫣儿的郡主大人让她苦苦修炼好多年,遭遇多次痛苦历练,她都才勉勉强强提升到二阶灵主的水平。却没想到跟辰夕嘿咻许多遍以后,她却顺顺利利地飞跃到了三阶灵聚的可怕等级。嫣儿对辰夕的好感就也随之增添不少。

        “他怎么样了?”雯雅婷看见嫣儿缓缓睁开眼来了,便关切地问她道。

        嫣儿因为消耗精力太多,一下子就累得趴在辰夕的胸膛之上,急促地喘息着,一边略显欣慰地回答说:“没事啦,他已经顺利晋升到三阶灵聚的水平了。”

        雯雅婷又是一愣,“三阶灵聚?!!”要知道,她在附魔学院苦苦修炼好长时间都没能达到的一阶灵宿,没想到跟辰夕那个之后居然就一下子突破到了二阶灵主这么厉害。本来二阶灵主的水平都已经让雯雅婷高兴得不知所措,想着人生得此境界便是难逢敌手了。

        却没想到他御辰夕竟然还能直接跨越瓶颈,破天荒地跃居到三阶灵聚的恐怖级别!

        嫣儿虽然早就知道辰夕修炼的功法有点异乎寻常,却没料到那功法居然还能帮她与辰夕双双突破到三阶灵聚这么夸张。

        现在的他俩,可是跟附魔学院的首席附魔师,银目梓杰拥有着同样的等级了。

        两位姑娘为着辰夕的安然无恙大感宽慰的同时。

        辰夕的心神却早就被束缚在另外一个空间当中。

        那是一个鸟语花香的美丽地方。

        绿草旷野,百花争艳,万鸟齐鸣,银柳红杉错综成林,好一派祥和之景,眺目远望,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波澜壮阔的汪洋,宛若仙境一般的小岛犹如超脱凡尘的仙宫,傲立在这片汪洋的最中央。然而这里景色虽美,却偏偏没有美女作陪,这倒是辰夕最大的遗憾之处。

        再美的风景,少了美人相伴,那也是寂寥无味。

        辰夕的心神已经凝聚成跟他那身体相差无异的形态,那些压得他喘不过气的使命也在这里消失无踪。当他放下重任,抛却一切烦恼的时候,人生也就变得无所追求,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来到这个世界之上。

        他裸、露着身子,优哉游哉地迈步在这椰林树影之下,脚踏着七彩花朵簇拥的草丛。如此闲庭信步,倒也活得逍遥自在。

        却忽然看到前方一座池塘边上,有着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袍老人正在闭目垂钓。

        微风袭来,老人披肩的白发随风飘扬。

        投入水里的鱼饵都要被池中鱼儿啃食干净,那老人却还是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辰夕远远地观望,却又觉得那老人不怎么像在垂钓,倒更像是在偷懒睡大觉多一点。

        辰夕顿时生起顽劣之心,蹑手蹑脚地凑过身去,想要将他捉弄一番。

        那黑袍老人却突然砸吧着一对老唇,对辰夕喑哑的说话,“少年哪,你可知道,捉弄老人可是极不道德的行为?”

        “呃,原来是在装睡啊。”辰夕因为没有捉弄到老人,就心情十分不爽地一屁股坐到他的身旁,光着双脚浸到池塘当中,顿觉冰凉刺骨。

        双脚都被冻得直冒白烟,缕缕升空。

        辰夕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剑眉一皱,“这水还挺凉。”却没有抬起脚来的打算。

        身旁老人的肩膀毫无预兆地耸动起来,嘴里发出十分夸张的连声大笑:“哈哈哈,好小子,身为阎魔一族特有的火性体质,却对这满塘的圣水无所顾忌。”

        老人笑说着,便伸过手来拍了拍辰夕的肩膀,那种感觉在辰夕看来就好像泰山压顶般沉甸甸的,颇有分量,从这几下拍肩的手势里头,辰夕就可以推测得到这老人年轻时候一定是个力大无穷的壮士豪杰。

        那老人稍微动动手指头,他手中的鱼竿连着细线就立即燃烧起一缕黑色火焰来,黑焰将其手中用以钓鱼的工具在一瞬间就给全部燃烧殆尽,转眼消失不见。

        这诡异一幕着实让人害怕得汗毛直竖。

        只听老人随后语重心长地呢喃说:“水为火沸,火因水寒,二者不兼容,却可两相用。”

        辰夕反复琢磨着老人话里的意思,听起来好像明白了,仔细去想又好像并不明白,这让辰夕自己都有点蒙了。

        与其这样琢磨他话里的意思,还不如对那诡异骇人的黑色火焰刨根问底更好一些,“那变出黑火的把戏能不能教我两下子?”

        老人却摇头摆手,拍拍尘土站起身来。

        辰夕这才注意到他的身形伟岸有如饱阅战场用兵之法的出色军师。

        只见那老人抬手一拉脸皮,他那爬满皱纹的老脸居然愣是被他撕扯了下来!露出里边年轻英俊的一张容颜,但他说话的声音却依旧还是老者特有的那种沙哑,即便换成一副年轻人的面容,他却仿佛特喜欢自称老者似的,对辰夕解释说:“老夫姓江名枫,你体内寄存的《双修入仙》功法乃是我与达里尔二人所创,‘双修’出自他手,‘入仙’则为我所著。”

        辰夕对他这变戏法似的换脸把戏也有些兴趣,刚要开口讨教呢。

        那老人的说话却好像带有魔法一样,当他提到《双修入仙》功法之时,辰夕脑海中就不断地涌现出许多与之有关的记忆来。

        “啊——”辰夕紧紧皱着眉头,脑袋痛得就要爆炸,他双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部,双眼撑得大大,放大的瞳孔里,满透着对绝望之崖的恐惧,他双手狂躁地抓着长发,要把里头肆虐暴动的祸根统统抽离出来。

        那老人却仍旧滔滔不绝地继续说道,“你出生在大富大贵之家,却因自身莽撞昏庸、跋扈无道而连累燕家举府上下全部受害,你得到魔仙两族之女的搭救之后,却又迟迟不敢只身返程解救家母眷属,你与刺客公会……”老人对着辰夕毫不间断的说话,就好像唐三藏对着孙悟空反反复复念叨着紧箍咒一样,与之区别之处,就在于唐三藏仅仅是为了让悟空痛改前非,而江枫则是为了让辰夕记起所有往事罢了。

        辰夕瘫倒在地挣扎不已,他脑海当中的信息量越加庞大,越发的错综复杂,那好像千万条蛀虫一样狠狠钻进脑袋的回忆,就好像钻头般无情地摧残着他的大脑,生搬硬套地往他的大脑里边注射线路庞杂的痛苦回忆。

        辰夕因为忍受不住脑部那生不如死的痛楚,只能卑微地蜷缩在草地上,痛苦地挣扎着,滚动着,却“噗通”一声落入到边上的池塘当中。

        这池塘深不可测,里面的水冰凉冰凉的,刺痛脊髓。

        辰夕如坠万丈深潭般,绝望的血丝爬满了他撑大的瞳孔,他始终屏住着呼吸,任凭那些失去的回忆一一浮现眼前。

        池塘边上,老人的说话仍然没有止歇,冰水无法隔绝的说话不停地传入到辰夕耳中,再侵袭着他的大脑。

        被无情曝光的内疚经由水中散射而放大无数倍,从他的左心房扩散出来,“娘亲,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们,都怪我的力量太过渺小……”

        老态龙钟的阵阵回音,徘徊水底,充斥着辰夕的耳际,“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吗?那你得先拥有主宰他人命运的能力!追寻吧,受尽折磨却又不甘平凡的孩子啊,一路追随她的脚步,去掠夺任何你所希冀的强大力量!”

        水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那波光粼粼的水面,渴望而不可及。

        辰夕咬住下唇,朝那缕缕光线伸去右手,想要握住,却怎么都触摸不到,一股无比强烈的渴望随即侵袭了他的心智,那是一种弱者对于力量的超乎寻常的炽烈渴望,“力量,我要拥有更多的力量……”

        辰夕对于力量的索求意念变得更加强烈,简直就要从他的脑袋里头炸裂出来,那种炙热无比的,对于力量的索求**,瞬间就将这深不见底的潭水燃烧成一片火海。

        深红色烈焰炙烤的红土地上,触目惊心的一大片血红蔓延到千里之外。

        辰夕赤脚站在原地,本就是裸露的身子,体毛都被时不时燃烧过来的烈焰给烧成灰烬。

        “这是……哪里?”辰夕还没反应过来,刚刚明明还是一座冰窖般的深潭,却刹那间变成这片汪洋火海,怎么都叫人接受不了。

        耳边再一次传来老人喑哑的嗓音,“此乃老夫所创‘入仙’功法当中的‘百式炼狱’,也是你在真正晋升至‘三阶灵聚’之前,必须迎接的第一场历练,这场历练将会决定你是否完全拥有操纵黑焰的资质。即便你是阎魔一族的王者之子,老夫也不会有所偏袒!少年啊,掠夺吧,这片汪洋的一切赤焰,都将成为你用以淬炼黑焰的最佳材料!”

        辰夕自言自语地重复着几个词语,“百式炼狱,黑焰。”

        忽然感到双手传来异样的感觉,辰夕便习惯性地抬起双手放到眼前仔细地端详着,却惊讶发现他的双手掌心处正缓缓浮现出两道诡异纹路。那纹路纤细如丝线,弯曲如龙蛇,当中隐隐散发出来的幽幽寒意更是令得辰夕浑身好不自在。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