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61·鲁克斯

161·鲁克斯

        正当辰夕把这些不知名的昆虫怪物揍得落花流水、溃散而逃的时候。

        上空一团火光就突然照射了下来,那团火光很快就也吸引到其他昆虫怪物的注意。

        辰夕察觉这些昆虫怪物都不再追着他咬了,他便跟着仰头观望。

        当御辰夕从那上面的火光悄悄收回目光,扭头去看这座洞窟的时候,就不得不替自己捏一把冷汗,只见那些昆虫怪物一个个大张着它们钳子般的利齿,朝着上空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不停。

        这洞窟里的地上、墙上全部都被它们拥挤得水泄不通。

        刚才被它们搞得心情乱糟糟,哪有时间好好地打量这座洞窟,直到现在终于可以放心查看了,辰夕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座宽约百余米的半球形洞窟,上空开设有一个宽约一米的洞眼,“刚才多半就是从上面摔下来的了。“

        而这洞窟一边,还有着另外一条黝黑黝黑的甬道,那里估计就是这群不知名的昆虫怪物进来的地方了。难怪总觉得它们源源不绝似的。要是这样下去的话,辰夕迟早都会被它们活活累死,然后就可以被这群虫子啃食干净了。而现在值得辰夕庆幸的是——还好它们此刻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上空五十多米高的洞口之上。

        辰夕的身体也是一动不动的,不是因为被它们吓得呆若木鸡,其实这也是他的战术之一,俗话说——“敌不动,我不动“,看看谁能撑最久,谁就是最后的大赢家!

        这一战术也挺有效果。

        起码辰夕熬到现在都不至于被它们吃得只剩下皮包骨头,顶多就是皮肤有点擦伤,屁股被它们咬两大口而已。

        辰夕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死亡之森,除了鬼脸蜘蛛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种昆虫怪物在这地底之下横行无忌。

        但辰夕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灵力去跟它们决斗,辰夕当然也不会撒腿就跑,不仅是因为他无路可逃,他早就下定决心要找到三娘她们,自然不能把自己的小命搁在这里。

        首先出现在辰夕视线当中的,是那个身裹黑色披风的老翁江枫,说是老翁,却也并不合适,因为他的容颜仍是那么英俊,苍苍白发根本无法掩饰他容颜的年轻英俊,但他的实际岁数却又远远不止于年轻人的年龄段。

        江枫高举到头顶的右手之上,还衍生有另外一只巨大的半透明手掌,那手掌正是托着嫣儿一行人。

        因为洞口太小,只容一两个人相拥着通过。于是她们就由始洛瑶与香鳞二人在下,在下的始洛瑶跟香鳞相拥着站在江枫的巨掌之上,同时分工合作地托起安晓倩跟李嫣儿。安晓倩则是一手抱着李嫣儿跟小丫头,她跟李嫣儿一起把小丫头抱紧在内,晓倩左手则是高高举着一根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火把。众人如此分工下来,倒也顺顺利利地抵达这座洞窟之中。

        江枫借着火光照射,看到下方被一大群昆虫怪物团团包围的御辰夕,要知道辰夕可是阎魔的皇族,他身为阎魔一族的一大军师,更是不能让辰夕在他的眼皮底子出问题。于是在江枫为此感到虚惊一场的时候,他便赶紧利用魄力在自己的左手之上凝聚出另外一只巨大左手,朝着地面快速击下。

        在他将辰夕周围的昆虫怪物全部拨开之后,嫣儿一行人不一会就从上空的洞口里一一冒出,并纷纷落在辰夕的身体周围。

        嫣儿不等辰夕开口就抢先对御辰夕气急败坏地骂道:“臭魔头,想趁着我们不注意偷偷溜走呀?”

        辰夕顿时哭笑不得,他耸了耸肩,同时吐吐舌头,无奈地摇头道:“唉,可惜啊,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

        嫣儿突然一拳揍在辰夕的脑袋之上。

        “哎呀!”

        疼得辰夕痛叫一声。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先别闹,这里还有很多鲁克斯等着我们来处理呢!”安晓倩双手怀抱在胸前,对那嬉戏中的李嫣儿跟御辰夕没好气地说道。

        香鳞则是扇动她那四片近乎透明的翅膀,盈盈然落在辰夕的右手边。始洛瑶也是左右摆动她的巨大蛇尾,游动到辰夕的左手边。两人在打量辰夕身体许多遍以后,发现辰夕并无大碍,而她们看到辰夕没事以后就都放心了,现在的她们只求可以反过来更好地保护到御辰夕而已。不能什么事情都让辰夕冲杀在前头。她们觉得辰夕能够获得这样大的力量,必定是付出比她们更多几何倍的努力,从而达到三阶灵聚的恐怖级别。

        三阶灵聚,那种传说中的恐怖级别,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被她们就这样在现实里遇到了,而且还是她们的伙伴御辰夕,而不是那个百年不冒泡,一冒泡却还是神龙摆手不见尾的首席附魔师——银目梓杰。对于银目梓杰那银色瞳孔的由来,学院各种谣言不绝入耳,有说是梓杰在跟雷兽的决斗中损伤的,也有人说是因为他吸收了雷兽的雷性元素……总之各种版本都大概离不开“雷兽”二字,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梓杰答应副院长达里尔,另外修建一座戒备森严的研究所提供给雷兽专有。

        只是,这些事情一直都是鲜为人知的罢了。曾经只有学院高层才能知晓的机密,现在却被辰夕等人所获悉,也难怪他们会遭受学院的百般算计。

        丫头在她看到这样恐怖的一幕时候,她差点又要吓得大哭起来,幸得辰夕马上伸手过来,温柔地把她搂在怀里,好像抚摸一件珍贵无比的易碎品。

        辰夕看她的眼神里滋生着爱惜,与怜悯。

        这才让丫头感到不那么可怕,换而之是一份舒服的温暖。她便也伸过手来,埋头在辰夕胸前,双手藏在他的双肩,紧紧地抱住着御辰夕。

        江枫好像一个领头羊,站在辰夕众人的前面,那两双半透明的巨大手掌已经被江枫收回。

        “鲁克斯是一种喜好黑暗潮湿环境的群居魔物。”江枫扭头看了看辰夕身后那条通道,“这里只不过是它们的地盘之一,通过那条甬道或许可以前往它们的中央巢穴……”

        江枫话没说完,就被辰夕打断了,“江老头,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找到青江的人,并且将所有的鬼脸蜘蛛全部灭掉。这种猴子红屁股的怪物叫做鲁克斯对吧?刚才我也跟它们战斗过,虽然力量上不比鬼脸蜘蛛厉害,但这么多个成群结队起来的话也是很难对付,避之则避,我们为什么还要多生旁支?”

        江枫这才接着说道:“孩子别激动,老夫还没说完,通过那条甬道也有可能找到其他更方便通往地面的出口。”

        而他们身处的这座洞窟,明显是不能轻易出去的。香鳞虽然可以飞天,但其他人呢?

        辰夕这才终于闭上嘴巴,的确,在这种困境当中,他的心情就难以抑制地变得激动了。

        嫣儿等人环顾四周,却见地板、墙壁之上全都挤满了这种鲁克斯,只有她们占据的这一小块地盘才有几只奄奄一息的鲁克斯躺在地板上。

        “辰夕你的屁股怎么了?”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绕到了辰夕背后,但是当她低头看见辰夕屁股上面红彤彤的两淌血迹时候,她突然就指着御辰夕的屁股大声叫嚷起来。

        辰夕正觉得奇怪:那两个鲁克斯不是早已经被我一掌拍掉了吗,怎么还会被嫣儿发现?

        但是当御辰夕扭头去看自己的屁股时候,他却也惊愣地看到自己屁股上面竟然还死死地咬着两对钳子一样的利齿,上面还有不少鲜血缓缓溢出裤头,辰夕大叫不妙:搞什么啊,流了这么多血居然都没有发现!

        嫣儿看到辰夕震惊加纠结的表情以后,她就好像听见辰夕的心里话一样,单手叉腰对着御辰夕一板一眼地解释起来,“鲁克斯的巨齿可是含有剧毒的,可以对猎物起到暂时性的麻痹作用,也难怪你流了这么多血以后居然都没有发现。”

        “那我应该怎么办?会不会突然死掉啊?”辰夕慌忙追问,要他不明不白就死在这么一个鬼地方,他可是死不瞑目的。

        嫣儿倒是调皮地对他笑着说道:“你要叫江老头替你把你屁股上面的毒素统统吸出来才可以,因为江老头是半透明形态的灵魂体,所以不会害怕会被那些毒素感染的。”

        “咳咳。”江枫被嫣儿的说话吓得呛了一下。

        辰夕也是无语好一会,等到那些鲁克斯开始“咯咯”地叫个不停了,辰夕这才纳闷地说,“我宁愿让我自己去吸也不让那老家伙来。”

        “切,你自己怎么吸呢?吸来看看。”安晓倩虽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时候却也忍不住要来凑凑热闹,可谁叫御辰夕的灵力修为早就远远超越于她,她便觉得在言语上多踩辰夕几脚才过瘾。

        江枫也是对辰夕骂道:“死人妖,别以为长着一副女人脸老夫就会爱上你……”

        辰夕跟江枫互相对视的目光里好像有雷电在闪烁,他们之间的冷战却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他对江枫的质疑仿佛就在此刻,被他们共同忘记了。

        安晓倩对辰夕跟江枫基情四射的画面有点吃不消,她像个傲娇女王一样,再一次对他们催促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你们俩互诉情意的,再不动手那些鲁克斯都要挤满洞窟了。”

        辰夕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洞窟里面的鲁克斯已经包围得越来越多,而他身后的甬道那边更是被它们堵塞得水泄不通。

        “对了,嫣儿,它们的毒素会不会致命的?”

        “不会,只是暂时性的麻痹而已。”

        辰夕这才松了一口气,“呼,还好,这就相当于一种天然的麻醉剂吧?不是正好可以给你制造更多的药物吗?”

        “物以致用”,辰夕身为曾经的青江大少爷,这么些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始洛瑶也忍不住地跟嫣儿半开玩笑道:“是呀是呀,嫣儿妹妹的医术那么高明,还可以在学院里头申请另外一张首席医师证明啦。”

        香鳞听到附魔学院的信息以后,却一下子就变得很不开心了,但她却只是皱着娥眉不说话。

        辰夕也察觉到香鳞的不悦,他便赶紧跟始洛瑶转移话题说,“洛瑶,待会你与香鳞一左一右负责保护丫头。嫣儿负责前面。我因为有伤在身,而晓倩又要举着火把帮我们照明,所以就由我跟晓倩负责后面。至于江枫的话……”辰夕思考好一会,“你就负责我们防御圈之外的鲁克斯吧。”辰夕对江枫笑着道。

        这是辰夕的安排,江枫虽然年数最大,却也无可奈何。

        江枫只得悲叹一声,“唉,年纪大就是没办法,吃的盐巴都要比你们的米饭多很多,孩子,且听听老夫的计划如何?老夫负责打通甬道的入口,然后你们紧跟在后,我们一步一步……”辰夕的计划虽然听上去挺不错,但真正施行起来的话,可就有点难度了,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脑残。

        “难道就没有绕道过去的办法了吗?”辰夕并不希望跟这些鲁克斯爆发大规模的冲突,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屁股的存在,不得不说这些鲁克斯所施放的毒素威力实在强悍。

        仅两个鲁克斯的利齿就足以令到辰夕找不到自己的屁股所在,更何况是等到它们倾巢出动,并且统统冲击过来的时候?辰夕在找到三娘她们之前,他都极不情愿自己在这里耗费哪怕一丁点儿的灵力,与其那样,辰夕更想保存灵力去跟鬼脸蜘蛛拼上一命。

        现在的御辰夕已经不那么忌讳“死亡”二字,即使三娘她们已经全部牺牲,辰夕也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她们的尸体,并且带她们回去故乡,找个地方安葬,那个地方也就是——楼兰。

        辰夕对丫头鼓舞着说:“小丫头,有我们在,不用怕的,要学会坚强,乖哈,不要再哭了哦。”辰夕轻轻地抚摸着丫头长发,看到小丫头仰头冲着自己咧嘴一笑以后。

        辰夕这才终于说出开始二字,他们一行人很快就都各司其职,再一次有条不紊地分工合作起来。

        不得不说在这样一场看似混乱不堪却又井井有条的决斗当中,要数江枫的功劳最大。因为江枫又再凝聚出来的半透明巨大手掌把那些鲁克斯就好像踢皮球一样地拨来拨去,它们那屁股脸长出来的一对利齿对灵魂体的江枫根本毫无损害,其实说穿了,这根本就是很不公平的一场战斗。

        其中一个昆虫活动着他那一对钳子般的利齿朝着御辰夕猛的咬合过去。

        但他们身处的这座西域大陆本就是极不公平的。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当中,不管用上什么手段,都跳不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怪圈,在绝对的强者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这段时间以来的很多经历,已经让辰夕较之以前成熟不少。而深知这一点大道理的辰夕一行人,自然不会停下手来跟这些没大脑的鲁克斯谈条件,当然,它们也根本不会跟你谈那些所谓的条件。

        江枫告诉御辰夕,“我们被困死在这里,上空的洞口都不知道在多少千里之外,何况我们这里可以飞天的只有香鳞一个,与其什么也不做,就这样待在这里跟它们拼命,那样无异于在此等死,我们突破那条甬道,即使很有可能会误入它们的中央巢穴,但也总比我们好似困兽一样死守这里好很多。”

        江枫这一说话挺有分量,让辰夕连连点头。

        当然,辰夕的本意也并非死守在这,辰夕只是脑子不够灵光而已,所以他能想到的就是大家先团结起来把这里围堵得水泄不通的鲁克斯全部铲除干净,之后再去构思通过甬道寻找连接外界出口的计划,因为这个洞窟的出口明显不适合他们逃生出去。

        只是江枫跟御辰夕的默契不够,不能理解辰夕心里那种打算而已。

        对于江枫的计划,辰夕倒是非常赞同,一来可以省去很多时间,二来不至于死守这里等更多的鲁克斯前来攻击,耗费他们大量灵力、体力。

        这些鲁克斯也并非真的没有半点脑子,它们眼看着众多弟兄被辰夕等人不停虐杀,它们就气得龇牙咧嘴的咯叫不停,好像是在冲着辰夕他们破口大骂,但仔细一听,却又越听越不对劲,他们齐鸣之下的声音,倒更像是召唤伙伴多一点。

        “且慢,你们有没有觉得它们的叫声很奇怪?”

        江枫利用巨掌拨开前面一群飞扑过去的鲁克斯以后,发现没有更多的鲁克斯攻击过来后,江枫这才停下手来,一行人接二连三地停手以后,却是惊讶发现这些鲁克斯都不再对他们展开攻势,反而是高昂起它们那红彤彤、猴子屁股一样的脑袋,叫个不停,好像是在引吭高歌。

        听得久了,又有点像是鬼脸蜘蛛那种鸣叫,让人听见都感到毛骨悚然。

        见多识广的江枫突然露出一脸的惊骇。

        辰夕借着晓倩手上火把的光亮,也注意到江枫脸上表情的变化,辰夕不禁暗自想道:能让江枫这老头都吓成这副德行的,究竟会是什么一样东西?

        安晓倩左手高举火把,右手则在不停地朝着那些鲁克斯投掷暗器,接连杀掉好几个鲁克斯之后,她侧过脸来,看到辰夕等人已经陆续停手观察了,她这才好奇地停下手来。

        这时候的御辰夕等人已经进攻到甬道之中。

        辰夕看到墙壁都是湿漉漉的,那上面还有着幽幽反光。

        上面还覆盖有不少露珠,像是结了一层霜。

        即使有着火把的照耀,始洛瑶跟香鳞,安晓倩她们还是不由得感到阵阵冰凉透彻心扉。不过始洛瑶本就是曼陀罗珍珠蛇的族人,这种程度的寒冷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辰夕因为火性灵力球在他体内温暖着他的体魄的缘故,他就没有感到什么冰凉之感,这种火性灵力起到一种体温调节的作用,类似于他的温觉神经。即使他并没有沉神到丹田处去抽离灵力,这些灵力却也能够自发地温暖着他的身体,由此损耗的量更是微乎其微的。

        而现在值得辰夕一提的是,这甬道墙壁之上的霜露。由于燃烧的火把在它们的表面不断地反射着光亮。其中发出任何一丝轻微的动弹都可以让人看得十分清楚。

        而它们此刻仍然在不断地颤动着,颤动着。好像有着某种十分厉害的生物正在步步逼近,“压轴的怪物总会在最后出现,这个该不会是它们的老大吧?”辰夕指着墙壁上的霜露,郑重其事地说。他的余光则是瞥向前面那侧负责开路的江枫,等待着江枫给予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嫣儿却是“噗嗤”一笑,“大魔头你真笨,那不是露珠吗?普普通通的露珠呀,哪里来的鲁克斯老大?”

        辰夕被嫣儿取笑得十分无语,他纳闷地回答,“呃,小美女,我指的是能够造成这种异常动静的怪物……你没看这些露珠全部都在不时地颤动吗?”

        众人循着辰夕所指方向望去,仔细观察以后,果真是看到那些霜露正随着鲁克斯们连绵不绝的阵阵鸣叫而颤动不已。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