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65·幽灵鬼母

165·幽灵鬼母

        辰夕哭得声嘶力竭,却突然就被江枫伸来巨手捂住嘴巴,因为江枫使用魄力凝聚出来的一双手掌实在太过巨大,捂住辰夕嘴巴的时候就顺便把他的脑袋都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江枫一边叫嫣儿她们快躲回到巨石后面。

        嫣儿等人看见辰夕被江枫这样捂住脑袋,当然都是气恨得咬牙切齿,哪里还会舍他而去?即使外头金甲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们也横着心要跟辰夕一起面对。

        安晓倩虽然很不乐意跟辰夕在这里白白陪送性命,但她看到其他姑娘都没有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就也放弃了躲藏的念头,想着这座楼兰王朝的天地之间还没有什么事情是难得到她堂堂刺客公会会长大人的,她便也决定留在原地等候金甲兽的来临。

        那面粪便堵成的墙壁很快就被金甲兽撞破开来,金甲兽看到这座洞窟之中居然还有辰夕七个活人,一方面想到这七个人会不会是来抢夺食物的,另一方面又想到辰夕他们都是人类,恰恰就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于是想都没想就横冲直撞过去。

        江枫此时却是气急败坏,“哭吧哭吧,把人金甲兽都给吸引过来了,这回看你们怎么解决!”他说话间便松开捂住辰夕脑袋的双手。

        辰夕剧烈地咳嗽几声之后,看到眼前原先的一片尸堆已经烧成一片灰烬,辰夕脑中又是一片空白,良久,回过神来了,扭转头去,看见那只气势汹汹的金甲兽,却语气冰冷的说,“嫣儿,香鳞,洛瑶,晓倩,丫头,我们走吧,这里交给江枫处理就行了。”辰夕的话语里暗含排挤,瓢泼泪水浸透过的双眸满渗着血丝,眼角、脸颊的泪痕还未风干。

        江枫对辰夕的过河拆桥虽然嗤之以鼻,但他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人家辰夕可是戴着他亲自赠予的那枚火红色的魔戒,自然有权吩咐予他。

        江枫大气地笑着说:“这里就交给老夫处理吧,你们快点离开,到达岔路口之后往右手边过去,那里或许就是出口所在了!”江枫说完就率先施展那双半透明形态的巨大手掌朝着金甲兽拍打过去。

        金甲兽先是挨着左边一闪,转而朝着江枫猛冲过去。

        随着江枫跟金甲兽的战斗打起。

        辰夕就真的带着嫣儿她们,头也不回地先行离开了。辰夕跟江枫目光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各自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色彩都有所不同。

        后头激斗造成的动静,如雷贯耳,但辰夕却还是置若罔闻,他现在的心境还很乱,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江枫自找的,是生是死也是他自找的,辰夕已经把他当做局外人,从此便是形同陌路,辰夕再也不愿回想有关他的任何事情。

        辰夕带着嫣儿她们这一路上相安无事,很快就飞跑到了岔路口,这里的鲁克斯已经自动撤退不见了,多半是被刚才那只金甲兽吓跑的缘故,辰夕带着她们转而走向右边的那条甬道。

        辰夕刚要抬脚踏入那条甬道之中,却见一只鲁克斯突然飞冲出来,辰夕惊慌得马上就把他抬出的右脚缩了回来,那鲁克斯看到右脚缩回,它紧接着就一口咬住了辰夕闪躲不及的左边小腿,痛得辰夕“哇啊”大叫起来。

        嫣儿跟香鳞大叫不妙,同时包抄到辰夕身边,她们两位姑娘随即一齐伸腿朝着辰夕的左腿使劲一踹,眨眼就把那死咬住辰夕左腿的鲁克斯给踢飞开去。

        但辰夕左腿很快就又喷射出一股热浪般的血液,吓得辰夕急忙双手齐施,紧紧地扣住自己左腿的上端血脉,嫣儿也是从辰夕的衣袖上面撕下来一大块不料,三两下功夫就用那撕下来的布料死死地缠缚住辰夕左腿的上边部位。

        嫣儿立即又从自己腰间囊袋取出来一瓶没有标名的药水,涂抹在辰夕左脚的伤口之上。

        辰夕好奇问道:“这药水是帮助快速痊愈的吗?”

        嫣儿却是摇头说:“不是,好像是可以抑制麻痹效果的。”

        “喔,那顺便帮我往屁股上面也涂点,我屁股都没有丁点感觉了。”辰夕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屁股部位。

        嫣儿却把药水塞到辰夕手里,“喏,要涂你自己涂,本仙女现在还要提防那些鲁克斯,没空照顾你啦。”

        辰夕只得用右腿一蹦一跳地靠到墙角边上,自己给自己的屁股涂抹一点药水,然后递回去给嫣儿,“话说你之前在那边的时候为什么不给拿出来呢?搞得我的屁股一直都被麻痹得找不着北,作战能力都有所下降了。”

        “那时候我还没想到有这药水呢。”嫣儿一边收回药水,一边对辰夕讪讪地笑着说。然后跟香鳞面面相觑,互相传递眼色,站守在甬道两侧。

        香鳞右手举起火把往前一照,却看到前方甬道的十多米外,正有着一大群的鲁克斯缓缓逼近过来,为首的那排鲁克斯,它们一半身体笼罩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另外一半则是没入到一片黑暗之中,仿佛来自于地狱深渊的使者,随着它们缓缓走进到火光的照射范围里头。香鳞才惊诧发现这些鲁克斯依然数量众多!

        始洛瑶也是缓缓地游走到辰夕三人的身前,摆好随时准备投毒的架势来,但她的毒液却也即将用尽。

        辰夕紧咬牙关想叫洛瑶退回到自己身后,但后边的丫头却在这个时候毫无预兆地脱离了他们的队伍,绕到辰夕等人的前面。香鳞忙伸手要拉住她,但丫头却好像瞬间移动般,转眼就从香鳞的眼皮底下闪现到前面好几米外。

        辰夕等人皆是一片楞然,随后不管大家怎样叫她回来,她都好像并没听到一般,仍在不停地往前走去。

        火光之下,丫头的背影显得有些落魄。

        就在辰夕他们错愕之余又无计可施的时候,丫头的身体却慢慢出现了超乎所有人预料之内的变异!

        她的身体逐渐变大,把那小号的衣物都给撑得裂了开来,她的长发也是随着身体的快速增长而不停地延伸变长。

        没一会功夫,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古怪女子就那样突兀地出现在了辰夕等人的面前。惊得辰夕鼻血狂喷,立即拔出他的殷虹剑,一瘸一拐地跳到那古怪女子的身前,冲着前面那些仍旧步步逼近的鲁克斯挥砍不停,一边大义凛然地说道:“美女,让我来保护你吧!嫣儿你们还有多出来的衣服可以给她穿一下吗?”

        辰夕趁着问嫣儿话的时候,顺便扭转头去,看这姑娘长得还挺漂亮,辰夕的心跳顿时变得快速无比。看到化身为性感美女的丫头,辰夕一时之间都是有点无所适从。

        她的十指纤细而尖长,像是老鹰的利爪。她的嘴唇红得吓人,模样倒有几分姿色,要不是披头散发让她看起来像是女鬼的话,现在辰夕就又要变得口水直流的了。

        那怪女子抬眼淡淡地扫视辰夕一下,便沉默着绕过辰夕继续往前走去。

        香鳞连忙飞跑到辰夕身边,要保护好御辰夕。

        辰夕则是伸手挡了一下香鳞,“你们先等一下。”一边朝那背对自己,不停往前行走过去的怪女人试探性的问道,“大美女,不知道你跟丫头是什么关系,我们也很担心丫头的人身安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丫头交出来吗?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跟你应该也是无冤无仇,像你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又怎么会舍得对她那样可爱的小姑娘下手呢?”

        谁知道那怪女人头也不回地应声道,“李嫣儿,用你们仙族流传的医术来说,我这该算是精神分裂症吧?”

        嫣儿皱着眉梢,微微点头,但她很快就又微微摇头,“可是你连身体都变大啦……”

        辰夕也对那种症状有所了解,他收敛起原先的笑容,一板一眼地对那怪女人质问道:“对,你连体型都变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你到底把丫头藏在哪里了?”辰夕用余光扫视着她身边的甬道墙壁,试图找出丫头消失的蛛丝马迹,但他观察许久却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收获。

        那怪女人倒是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吧,我就实话实说的告诉你们,丫头早在山贼窝附近就已经被我杀掉,我只不过是借用她的皮囊一下而已,原以为混进你们队伍以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捕猎江枫,不过你们两个三阶灵聚、两个二阶灵主、外加一个刺客公会会长的行头却让我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只不过,当初那些小心翼翼也只能到此为止,你们的灵力、体力现在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吧,再也倒腾不出什么江浪……“

        “你就是江枫口中的幽灵鬼母?丫头父母、包括丫头在内都是被你杀害的?”辰夕的眼神里迸发出咄咄逼人的寒光。

        幽灵鬼母仍然不屑地狂妄笑道,“是又怎样,不是的话,你又能怎样?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她玩弄着她那长达十厘米左右的深红色指甲,对辰夕等人的存在已经丝毫不放在眼里,现在对她而言,杀死辰夕这伙人,就好比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但她现在却还是没有先动手。不是因为有所顾忌,而是因为辰夕这伙人对她而言还有着那么一丁点的价值。

        辰夕从双手掌心处的蛇形印记里抽离出来两缕黑焰,心神驱使它们燃烧得更旺。随即死死地盯住着幽灵鬼母,“丫头真的被你杀掉了?”辰夕将丹田处的一些灵力运转在自己的右腿之上,猛的施展爆步,右手黑焰同时收回,几乎只一眨眼的功夫里头,辰夕就把幽灵鬼母按倒在自己的身体之下。

        前头不断逼近的鲁克斯也被紧随而至嫣儿、香鳞、始洛瑶三位姑娘一齐拦截下来。而辰夕一行人的后方则由安晓倩一人把守。

        辰夕高举着左手,那上面的黑焰烧得正旺。

        他黑亮的瞳孔,随着紧皱的眉头而发射出凌厉的目光,他狠狠地瞪住着幽灵鬼母。

        然而,当他凌厉的眼神与幽灵鬼母那说不清楚是暧昧还是调侃的目光交集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迟疑了。

        他的右手慢慢失去力量,生怕会因自己一时蛮力而弄疼了她,他低声问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幽灵鬼母给出的回答也很简单,“抓住江枫。”

        “他是我们阎魔一族的长老,也是我的师父,你觉得我会让你得逞吗?”辰夕冷冷笑道,虽然江枫已经被他抛弃在左边甬道尽头的地洞之中,但是在他的心底,还是把江枫视为师父兼长老的。

        “那你又要对我做什么呢?”幽灵鬼母看出辰夕眼神流露出来的那丝迟疑,她也感觉到辰夕按住自己左肩的右手正在慢慢地退去力气。

        辰夕终于耸了耸肩,“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是西尚天国的人对吧,听我一句,回去你的国家,我是不会让江老头落入你们手里的。而且,丫头是我的人,你敢伤她甚至杀她,你就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

        辰夕说完就爬起身来,弯腰伸过手去,“起来吧,我们至少现在还坐在同一条船上,你一个人也对那些没完没了的鲁克斯没辙吧?同舟共济不失为一条上乘的生存之道。”辰夕不能对女士动手,刚才他险些就要犯错了。

        而安晓倩则是对辰夕的这种做法感到非常不齿,“为了美色居然还可以把自己人的死亡置之不顾,这样做法又跟畜生有何区别?”

        辰夕并没有反驳什么,他只是对回头对晓倩尴尬的一笑,“禁止伤害女士是我从小到大都在捍卫的原则,即使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我也不能够违背。”

        幽灵鬼母则是在旁暗自偷笑:总有一天你的原则会让你白白送命。

        她本以为她现在已经足以将辰夕这伙人握在手中随意处置,却没想到辰夕居然还可以凝聚出那般骇人的黑焰。在她拥有十足把握可以抵抗那些神秘的黑焰之前,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因为她也知道那股黑焰乃是阎魔魔王御啸天专用的灵术。

        那种灵术已经陪伴阎魔魔王驰骋沙场许多年,并且屡屡都是帮助他载誉而归。

        其厉害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在他们前来死亡之森的路途中,幽灵鬼母还发现了血族之人,从那家伙的服饰跟行事风格可以窥见一斑。就是那个以一己之力,败退整支中原大军的神秘少年。

        辰夕他们在当时并没有发现除了中原退兵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神秘少年。幽灵鬼母却是看得十分清楚,她看到那个神秘少年正稳稳地站在赵将军的战马之上,就在赵将军的背后。所以她当时才会假装受到惊吓,要辰夕一行人将自己包围在内,以免被那血族的少年发现。

        如果她所料不差,那血族之人恰是冲着她来的。

        所以她现在还不能铤而走险,去跟辰夕这群人撕破脸去开战。

        辰夕稍作调整以后,就跟幽灵鬼母并排在前开路,晓倩等人则是一起在后提防。

        他们往前推进了百余米,晓倩的问话就突然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沉默,“先知大人说雷兽任务就是由你委托的,你究竟……”

        幽灵鬼母侧过脸来,“凡是魄力出色之辈都将有幸成为我们的猎物,不得不说雷兽的魄力也挺让人垂涎,可惜你们刺客公会的办事能力却不得不让我有所遗憾。”幽灵鬼母舔了舔她的嘴角,显得十分贪婪的样子。

        那动作让辰夕不禁想起吸血鬼一族的弥安雅,不知道雯雅婷回去她的身边以后,日子过得好不好。

        辰夕虽然表面上说不会对女士动手,但他内心里却还在为着丫头的死而愤愤不平,又为江枫把左边甬道尽头那些堆积如山的尸体全部烧毁而感到深恶痛绝,那之中明明有着一把“南犬”良耳专用的狼牙剑,意味着那里头面目全非的尸首极有可能就是他们青江的眷属。

        撇开江枫那些事情不说,他对幽灵鬼母杀了丫头所滋生的那些恨意可是怎么都消除不了的。

        但他却又不能真的对她动手,这种深陷漩涡、左右为难的矛盾处境,对辰夕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让他头脑发热,胀到发痛,他的脑袋现在就差没有当场爆炸而已。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