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89·真相

189·真相

        辰夕听罢,转而扭头看着这座大厅。洞窟像是人工挖掘,上面雕刻着好多花花草草,大厅一侧开设有两边甬道。那里进进出出好多姑娘,加上大厅中坐着的姑娘。辰夕屈指心算,人数竟然约摸超过一千人众!

        辰夕对这里庞大的工程尤为惊叹。

        但辰夕的内心里的怀疑还是没有彻底消除,他还有着一些疑惑: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不是说在梦境里掐自己一下是不会痛的吗?可娘亲刚才那一巴掌打得我可真疼。

        辰夕摸摸自己的左边脸颊,因为遭受三娘一记重重的耳光,现在已经有点发肿了,还隐隐的生痛。

        三娘看辰夕这样呆滞的表情,怎么叫他都没反应。

        三娘就叫人去给辰夕换了一套湛蓝色的衣裳。

        三娘把这依旧表情呆滞的御辰夕拽到大厅中央,对大家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起他来,“新来的姑娘可能没有见过,他就是御辰夕,我最最骄傲的儿子……”

        三娘把辰夕从小的衣服全部都是她自己洗的一直讲到辰夕单枪匹马闯入衙门救人并且挟持秦家副将军,最后连累大家都变成如今这般下场。三娘真可谓是把辰夕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从左往右又反复过来介绍个遍。

        那种场景就好像辰夕只是一副讲课用的人形标本,提供给三娘开办她的讲座。

        等到三娘讲完都已经是深夜零时,经久不衰的掌声让辰夕终于回过神来。

        “啪啪”掌声好像雷鸣,突然就把辰夕当场轰醒。辰夕使劲的揉揉自己双眼,左看右看,发现自己仍旧身处这座大厅之中,辰夕只好扭头望着入口处。

        幽灵鬼母还逗留在那里遥望着自己这边。

        辰夕连忙挣脱旁边两位姑娘的扶持,施展爆步朝着幽灵鬼母所在之处跳跃过去。

        落身在她的一侧,忙问:“我们俩都中了安归的幻术?”辰夕在想:这梦境既然无法苏醒,那就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中了安归的幻术。

        幽灵鬼母对辰夕的问话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她只是无所谓地回答,“具体到底是不是幻术,你现在过去攻击那边坐着的安归不就知道了?”

        辰夕觉得幽灵鬼母说的话也挺有道理,于是转头望向安归那边。那老道士此时仍然是背靠着椅垫、随意的坐着,其他姑娘几乎全部都在莫名的拍着掌,就他一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辰夕越发觉得玄机就在那边的安归身上。

        他握紧着拳头,“那混账,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家人开玩笑,不可饶恕啊!”

        “喂,辰夕你在干嘛?不认识老娘了?”三娘转过身来,对辰夕那样严肃的表情感到很不解。

        安归这才终于换了个姿势,他站起身来,对着这边的御辰夕解释说,“如你所见,这一切都并非为师的幻术,两个月前,我受命前去死亡之森保护青江一行人……”

        经过安归一番解释。辰夕这才知道,原来当初自己跟踪三娘上纶月山的时候,三娘就已经跟那里的陈使太道长定下——“必要时候,愿以整座青江换取保护”的条件。而当时青江上下全部撤离楼兰都城,并且准备进入死亡之森的时候。安归就已经先他们一步抵达死亡之森,并且开始施展自己的幻术。

        当时还有另外一波道士是受朝廷之命前去追杀青江一众的。

        于是安归暂时收手,在青江另外雇佣的两个武林高手典兴、良耳与鬼脸蜘蛛纠缠并且身负重伤之前。另外受命前来的那些道士以及原本等候在死亡之森的七位老道士就已经被他们跟御辰夕一齐解决掉。

        而当鬼脸蜘蛛失去七位老道士的操纵,准备群起发动攻击的时候。安归就抓住那个时机扩散自己的幻术范围,将青江一众之外的所有生物全部笼罩在内,他独自施展起来的七星阵让那群鬼脸蜘蛛暂时性失去目标猎物的准确位置,他的幻术让那些潜伏此地、属于青江一众以外的其他道士产生青江一行人已经惨遭灭亡的画面。

        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幻术居然出现误差,把典兴、良耳、御辰夕跟李嫣儿、香鳞五人都囊括在内。

        当时御辰夕是被李嫣儿匆匆带离现场的,大家追赶不上。而香鳞则是一个人跌跌撞撞的闯入死亡之森更深处,然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典兴与良耳二人遭受幻术的迷惑,在队伍里边横冲直撞,根本没法将他们彻底控制,更何况是要将他们双双带走?

        当时安归只能坚决奉劝三娘带着其余人士全部撤离死亡之森,并且答应燕三娘会替她将御辰夕他们给找回来。只是那一次后,安归也是忙着护送三娘等人的离开,而把这事情暂时抛在脑后。

        死亡之森一事过去不到两个月。

        辰夕大闹附魔学院跟陈家的事情很快就在都城里边传得沸沸扬扬。

        但都城派去凤雏城暗杀御辰夕他们的佣兵团,以及一些纶月的道士在他们抵达凤雏城以后。都是被附魔学院表面看似轻易可破,实际却是固若金汤的守卫抵触得无法进入。

        三娘她们的武术修为不高,也不具备灵力。在楼兰王朝没日没夜的搜捕当中,她们必须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躲在深山野林里,其本身的活动范围都已经受到很大压制。而为了可以时刻关注凤雏城那边有关辰夕的信息,三娘就让大家在这靠近凤雏城的山区里头,找到一座天然形成的山洞,并且稍微的整理一番,就腾出来这样一座浑若天成的基地了。

        有关外界的信息则是由她们俘虏附近的村民并且审讯得知,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三娘会让这些俘虏过来的姑娘纳入青江势力,不给她们任何具备攻击性质的工具,让她们整天处在其余青江人士的监视之下,相当于一种软禁状态,而不会放她们离开基地。

        典兴跟良耳久久没有消息,怕是已经落入敌手。

        从此安归就一人担起青江一众的保镖工作。

        但安归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把话说得一清二楚。安归说纶月教已经腐朽至此,所谓“天道”根本无从遵循,已经看透一切的安归扬言:一旦找到御辰夕,他就会主动退出纶月教,从此便是一个可以自由游历江湖的独行客,也具备追杀辰夕跟她们的权力,在那时候,她们就务必要撤离这座山洞,并且最好不要让安归所遇到,否则都将只有死路一条。

        当时典兴跟良耳恐怕已经惨遭杀手,假如失去安归的保护,青江一众的情况又将会是万劫不复。三娘迫于无奈之下,也就只有点点头,答应安归的条件罢。

        她却没有料到安归如今居然还在辰夕的面前自称“为师”,无法得知安归心中所想的燕三娘便怀疑安归定是有着其他对她们不利的某些阴谋。

        于是三娘憎恨的盯住了安归,“当初我们定下了条件,你说过会给我们一段时间撤离此地,为何现在又要出尔反尔,未经我的同意就收我儿子当徒弟?!!”

        安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的语气让他显得像个**,而并非纶月那种一板一眼的道士,“我可没有出尔反尔,反正我现在也不是纶月教的人了,就等我回去纶月山跟那群老不死的坦白我退出纶月教的事情罢,在我找到御辰夕的时候我的任务就已经执行完成,当然可以自行决定要不要收他为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