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90·断背山

190·断背山

        安归的说法让三娘当场变得无言以对。她真是恨不得一个巴掌就将这个安归彻彻底底的拍死掉。那样一来,她们的行踪就不会泄露出去外界,她们的人身安全也会得到更进一步的保障。

        但三娘又不能真的对他动手,毕竟安归可是实打实的四阶灵圣。举目这整座楼兰王朝,他的名声都是响当当的,他的厉害几乎家喻户晓。那个纶月教的天才神话,堪称不败的一代强者。

        辰夕站在幽灵鬼母的身旁,看到那边三娘跟安归的一番争执,他心中那份对于“这一切是否幻觉”的疑惑这才慢慢临近消失。当然,辰夕心中的疑惑是无法一下就彻底消除得一干二净的,就像是两条无限接近的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辰夕对这一切是否幻觉的怀疑之心虽然淡化许多,但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一缕的质疑埋藏在他的心底,等待一个再度放大到让他重视的时机。

        怀疑这怀疑那的状况虽然让人很难释怀,十分难受,但辰夕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他的那份质疑。

        他不能肯定幽灵鬼母真的就是丫头的第二状态,他也不能确定前面三娘跟安归之间发生争执时候,三娘、安归说出的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

        这一切都让辰夕感到非常的疑惑不解,辰夕不能一口咬定它们统统都是真实的,可信的。他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仍然处在安归的幻术之中。

        这中间曾经出现过一种名为幻术的东西让辰夕的思绪在很大程度上都被质疑占据着。

        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也与辰夕所想的大相径庭。

        三娘除了起初见面的时候给自己狠狠扇了一耳光以外,现在就只是兴高采烈的带着自己四处游览,替自己讲述这里发生的许多事情。辰夕听得懵懵懂懂的,一头雾水。但他还是从三娘的讲述里获悉这片山区名叫断背山,至于断背山一名的由来,多半是指以前有两个男人在此退隐江湖,后来他们俩基情四射就双双开拓这样一座山洞,并且在里边隐居起来。

        那故事让辰夕回想起典兴跟良耳这两个刺客公会以前的成员。辰夕把他们的死讯告诉三娘的时候,三娘也是只有遗憾的叹息。

        人必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他们怎么都无法想象,典兴跟良耳的死居然是因为安归的一时失误而造成。

        辰夕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但他刚才被三娘狠狠剐了一巴掌的时候,又的确拥有着那份近乎现实的疼痛感。

        幽灵鬼母则是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像一个贴身侍卫。当然,她的本意并非保护御辰夕,而是试图了解这里出现的一切,她跟辰夕一样,也对这里的一切是否幻术存在怀疑。

        同时的,她还在寻找一个可以杀掉安归的机会。如果这里仍旧属于真实世界,按照刚才燕三娘跟安归那番争执来看,她们应该也是很憎恨着安归的。到时候假如时机一到,她或许还可以拉拢三娘等人,一起对安归展开攻击。而且这里有着那么多人在走动,还可以为自己暗杀失败以后可以迅速逃离现场提供掩护。

        殊不知当三娘带着御辰夕四处参观的时候,安归却突然走出山洞,并且在那对酒赏月,始终没有回来洞窟之中。安归迟迟不进洞窟,幽灵鬼母自然寻找不到杀他的时机。

        三娘也对幽灵鬼母这个一直跟随在辰夕身边的陌生女人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她就对辰夕询问道:“幽灵鬼母跟你是怎么认识的?还有那个跟你鬼混在一起的小丫头呢?”

        幽灵鬼母沉默着看了三娘一会,这才慢慢的说道:“我就是丫头。”语气冷淡不起波澜。

        谁知道三娘突然就生气的对她唾骂一声:“屁,那死丫头才两个月不到就长到像你这么大了?身高至少也增高了二十厘米?骗鬼吧你。”

        幽灵鬼母被三娘这么一骂,觉得她实在是不可理喻,幽灵鬼母就也恼羞成怒的跟三娘对骂起来,“我就是叫做丫头怎么着?信不信我一爪就把你勾死掉?!!”

        三娘并不知道,原来幽灵鬼母还有着另外一个丫头的身份。三娘口中的“丫头”指的是李嫣儿,却哪里知道这幽灵鬼母的另外一个名字也叫“丫头”,她们彼此之间的口水战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展开了。

        辰夕只得哭笑不得的直劝架。好不容易劝得她们都互相干瞪眼,然后各自别过脸去,看都不看彼此一眼。辰夕便长长呼了一口气,心想: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可是这样一来的话……

        “之前在死亡之森那一次对我们展开突袭的娘亲,难不成是有人刻意伪装的?可恶!那家伙居然敢把我的香鳞……”辰夕突然紧咬牙关,愤恨的自言自语。

        三娘觉得辰夕此时的表现有点反常,就过来询问他说,“喂,辰夕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让娘看看。”辰夕失而复得,三娘对他便是加倍的疼爱,刚才初次重逢的时候忍不住一掌把他拍飞掉,只能说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实在太过激动,毕竟,一直让她朝思暮想、日夜牵挂着的小帅哥御辰夕终于回来了,她能不兴奋得无法自制吗?

        辰夕把幽灵鬼母的事情跟三娘解释清楚以后,三娘则是点了点头,思考一下,“幽灵鬼母的名字太长太难记,我以后还是叫你丫头吧,如果找到李嫣儿那个小丫头的话,我就在她的名字前面加个‘小’,叫小丫头。”

        辰夕尴尬地对幽灵鬼母笑了笑,另外补充一句,“是昵称不是名字。”

        三娘看到安归并没有跟踪过来,料想他现在应该还在山洞之外把风赏月。于是就追问起辰夕有关安归的事情来,“儿呀,为什么那轮月教的混账东西会叫你徒弟?你怎么就拜他为师了?”

        辰夕这才把他在林子里遇到幽灵鬼母跟安归交战,并且跟幽灵鬼母合伙围攻安归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给三娘道来。

        三娘想了良久,都无法知晓安归到底是有何居心。末了,她只能叮嘱辰夕千万小心提防安归罢,毕竟那个老男人以前可是纶月的道士,谁也无法预料他会不会突然就取了辰夕性命。

        也难说这会不会是纶月教刻意安排的一场阴谋,让安归时刻监视着她们青江的一举一动,必要时候就将辰夕斩杀,将她们移交给楼兰王朝并且领取相应的赏金。

        三娘跟辰夕交谈的时候,三人经过甬道里的几个大房间,就走到最里边一张庞大到可以容纳百余人的房间之中。

        辰夕看到这么大一张床铺,不免意淫起来:哇咔咔,好大的床,可以跟好多好多的小美人一起睡了!

        但他很快就又甩了甩头,开始厌恶这样堕落的自己:香鳞遭受重创,她跟江枫如今都是生死未卜;我居然还有心思想着那种事情?

        辰夕转而对三娘半开玩笑的问道:“我们现在的赏金多高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