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224·佐的出现再会定在年底的灵士决赛

224·佐的出现再会定在年底的灵士决赛

        纶月虽然也对雷兽垂涎三尺,但附魔学院那座庞然大物可不是现在的他们招惹得起的。

        所以他们便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观望梓杰他们每日都在磋商雷兽事宜,并且按照张一真的要求,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援助。

        这事他们没向教会供奉的几尊神像禀报,只因张一真给予的封口费实在太过高昂。

        这一晚,附魔学院高层的紧急会议刚散不久,张一真就悄悄脱离了大队,独自跳到一座屋顶之上,蹲身下去,他时不时的四处张望,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辰,他蹲守的那处屋顶上空便突然有一小块空间如同漩涡般剧烈的扭转起来,张一真见状,忙双手拍拍膝盖,跪伏在屋顶,毕恭毕敬地念道:“毒蝎张一真在此恭迎佐殿下!”

        张一真恭敬的尾音刚一落下,空间扭曲的漩涡里边就伸出来一条穿着魔兽骨骼精制长靴的右腿,而后一条被魔兽骨骼精制的裹臂手套紧紧缠着的右手也从漩涡里头的虚无空间伸了出来,那瘦长的右手朝往边上一摆,如同抓着门框一般不轻不重的抓住了漩涡边缘。

        紧接着一个身材擎长、红发如辰夕那般垂到臀部的男子就从漩涡里头气定神闲的踏出,一套纯粹采用不知名魔兽骨骼打造的怪异装备将他全身包裹得紧紧的,仿佛他本身就是寄生在这套魔兽骨骼里头的异端生物一样。

        他那翻着鱼白的双眼给人以一种锋锐的胁迫感。

        他那灰暗的肤色不带一丝血色,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黑暗使者。光是那高达两米多的身躯都足够盛气凌人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张一真,缕缕轻雾在他周围环绕,经久不散。

        “事情进展得怎样?”佐说话没有绕弯,用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的口吻开门见山。

        张一真没听见“起来”之前是不敢随便起身的,毕竟在他看来,佐殿下举手投足间就可以将他化为粉末,毫不用费吹灰之力。

        即使此刻的佐并没有运转任何灵力,但他这种级别的强者在张一真看来早就已经强悍到根本不需灵压都能够完完全全的压制住自己了。

        张一真依旧跪伏不起,他诚惶诚恐的回答,“回殿下,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佐原本冷冷的灰脸这回便有了一丝笑意,他满意的点着头,“很好,很好。”随后目光投向地下实验所所坐落的方向。

        佐若有所思的继续说道,“就定在你们学院灵士决赛那一天吧,现在雷兽的脾气还太急躁,到那个时候应该就冷静得差不多了,到时还有各路强者供它吞噬,也能让它的力量增加不少。”他罕见的说了好多话来,如同自言自语。

        半晌,佐又想到了别的什么,就回头看着身后仍旧跪地不起的张一真,问他,“那个叫做御辰夕的,除掉了没?”

        张一真一听见佐殿下跟他问起了辰夕的生死,额头就由于胆怯而渗出豆大的汗滴,他害怕拖延太久会让佐殿下有所怀疑,便连忙大言不惭道,“回殿下,小的与纶月联手,已经将他粉身碎骨了。”

        “哦?这样说来,那孽障成长的速度倒也不慢,还用得着你跟纶月联手才能除掉。”佐略微有些惊讶,即使张一真跟纶月联手在佐看来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蚂蚱,可拿两者修炼时间的长短去比较,辰夕进步神速的潜力有多可怕就可想而知。

        张一真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不过总算是杀掉他那个眼中钉了。”

        听见辰夕被除掉了的消息以后,佐就稍微放心一些了,毕竟那个可是昔日强盛多年的阎魔后裔。斩草要除根,如今那个潜在敌手被除,佐感觉自己又帮组织完成了一件大事情,这贡献在他看来,应该仅次于为组织献上一头**雷兽了吧。

        佐颇为满意的落下一句,“嗯,下一次碰面就定在你们的灵士决赛吧。”话一说完,佐就转身钻进一旁的空间漩涡,刹那间便消失不见了。

        扭曲空间的那圈漩涡紧接着就发生一阵剧烈变化,而后便也凭空蒸发不见。

        留下犹如劫后余生一般浑身颤抖不已、汗流侠背的张一真,他用抖个不停的右手擦着额头不停渗出的汗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那位大人居然对辰夕这样看紧,万一以后让他发现辰夕没死,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得马上去催纶月那边抓紧时间追击御辰夕才行啊。”

        张一真而后就施展轻身功夫于屋顶之上纵身一跃。

        只见夜空中一个敏捷身影快速掠过,很快就消失在一片夜色当中。

        水椿坊。

        一切真相大白以后,秦姬才许辰夕与香鳞她们团聚。

        原来洞窟尽头还有一条通道是通往另外一处天地的,出了山洞就见漫天繁星宛如水晶闪烁不停,银白如霜的月光投射出一片椰林树影,还能听到鸟语,闻到花香。

        果真是别有洞天!

        辰夕沉醉于这片美轮美奂的仙境当中不可自拔,就听身后秦姬掩笑说道,“她们都在前面浅溪旁的水椿坊里,快去吧。”

        辰夕顺着秦姬所指望去,只见百花丛中,果真有着一座古典淡雅的小木屋,那里建有一个风车大转轮,专门用来引水上岸灌溉作物的。

        辰夕站在洞口都能听到涓涓的流水声,犹如美妙动人的旋律,让辰夕顿时感到心旷神怡。

        辰夕掩饰不住即将见到香鳞她们的满心喜悦,撒腿奔向那座水椿坊。

        里面灯光通亮,辰夕推门要进,却被迎头泼来一头冷水呛得要命。

        “妈呀,这是在搞什么鬼?”辰夕对这大吃一惊,说话间,视线便透过那从自己头顶流下的水幕,望着好久不见的女人们整蛊自己成功以后,在冲自己调皮地咯笑不停。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便瞬间漫上心头,有点苦涩,却又有点酸酸甜甜的。毕竟她们如今都没事啊,都安好无恙啊。

        泪水莫名其妙的夺眶而出,混淆了溪水,他破涕为笑的敞开双臂,将香鳞、始洛瑶、李嫣儿三位姑娘一并拥入怀中,兴奋不已地连连欢笑着说,“太好了,太好了,你们都没事!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四人团聚,少不了彼此间好事糗事的分享逗乐,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晚上过去。

        天刚刚破晓,晨曦微亮,秋风就不请自来的叩响门扉。

        凉飕飕的清风吹得辰夕冷不丁打个寒颤,他缓缓地睁开眼,望着三位一直跟自己嬉戏到了白天才纷纷入睡的姑娘。辰夕惬意地微微笑,怕她们着凉便轻手轻脚地为她们盖上被单。

        这般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辰夕很想拥有,却恐怕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他一路过来,早被卷入许多势力的明争暗斗中,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辰夕虽然变得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却绝非贪生怕死之徒,自誓要帮阎魔一族东山再起以来,他便决意奋战到底,视死如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