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228·破奴政权垮台秦广仁掌权脱离楼兰

228·破奴政权垮台秦广仁掌权脱离楼兰

        辰夕低头瞅着自己刚才中了一箭的腿伤在秦姬的治愈之下正快速愈合着,那里溢出的鲜血本是结冰状态,此刻也并没有因为巨龙的解封而重新外流,反而是很快就凝固成了紫红色。

        秦姬看仙池复原得七七八八了,就扭头对辰夕催促道,“好了,你现在抓紧时间跳下去吧,现在就是修炼开始的最佳时机,再拖延只会耽误了行程。”

        辰夕一听,再瞧那不停拍打着岸樵的巨浪,岸边的碎石、枯枝被巨浪狠狠卷过,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早不知道被那惊涛骇浪创造出来的漩涡卷到哪个天涯海角去了。

        仙池有个动听悦耳的名字,不想却是如此惊险动荡的一幕。

        辰夕又是使劲咽下一口唾液,咋舌惊道:“我水性不好,这样跳下去会不会被淹死啊……”

        秦姬却是眉头一皱,她认识的御啸天可是性情中人,敢作敢为。哪里会像辰夕这样怕这怕那,像个蹙脚土鳖。

        她的表情都因为辰夕对仙池的忌惮而变得严肃起来,“难不成你觉得凭你现在的这点水平就已经足够了,就不用再做修炼,就足够帮助阎魔一族东山再起了吗?!!”她望子成龙之心无比急切,便忍不住的对辰夕呵斥起来。

        辰夕可是头一次看到秦姬这样不顾仪态,发那么大的脾气。他哪里知道秦姬会这样多是对他有着“恨铁不成钢”的不甘心。

        “可是……”辰夕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再找借口也只会在秦姬眼里颜面扫地,让她笑话自己的懦弱。

        以前没能保护好青江,最后只得背井离乡,奔走天涯。说到底全是因为自己只会一个劲的乱闯祸,又没几个能耐。

        如今他可不想再被别人灌上这么个懦夫的罪名。

        辰夕努力去平息他那“噗通噗通”乱跳不停的心境,深深的呼吸一口这天地间使人心旷神怡的仙气,随后便屏住呼吸,闷头不吭的纵身一跃,跳入那茫茫汪洋当中。

        秦姬是嫣儿的郡主,辰夕相信她是不会陷害自己的,假如她要害自己,她跟蛟龙那么厉害的组合随随便便动动手指头都能将自己轻而易举的捻成粉末。

        所以姑且抱着可以使自己灵力境界有所突破的心态去试它一试吧。

        辰夕在纵身跳下仙池的一瞬,他就感到浑身冷不防的打了一个激灵,这不同于先前在水椿坊那边的触电反应。

        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那个什么到达巅峰时候所产生的快感,又像是天气炎热时候纵身跃下泳池刹那间的畅快。

        但很快,辰夕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有股仙气钻入他的体内,不一会就跟他体内原本被秦姬隐藏下来的煞气起了冲突。

        两种气息相互冲撞,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辰夕体内多条血管的爆裂,血红蛋白夹带着煞气跟仙气在他体表的皮肤下面越充越多,让他的全身都慢慢变得通红。

        此刻的辰夕开始有了悔意,毕竟他可不是铁打的超人,本来好好的三阶灵聚,如今作死的跳入这残酷的仙池当中,遭受这生不如死的痛苦,是个生物都会受不了要逃脱。

        但辰夕内心同时还有着一个潜意识在强迫着他不能上岸,定要他要咬紧牙关坚持到底。

        就是这样一股危机关头萌生出来的毅力,总是将他的临时怯场给尽数打倒,一路支撑着他的前进。

        在他咬牙忍受这痛苦的同时,他还能依稀感受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渐渐的巩固着,巩固着。

        这更像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修改过程,仙气跟魔气争斗之时,许多第三方潜入进来的气息因为自身的弱势而被当做杂质剔除出去,让他灵力的纯洁度慢慢变得更上一层楼。

        辰夕紧咬下唇,暗道,“秦姬果然没有骗我,虽然进度缓慢,但我体内灵力总是存在一些进步的。”

        这水底虽然让他呼吸困难,却也不至于窒息死亡。

        岸边的秦姬自然可以使用法术看到水底辰夕的状况,原本辰夕的怯场让她不齿,但此时看到辰夕终于挺了过来,意志坚定的待在水底修炼了。

        她才终于感到舒心,脸上原先的严肃换上一些欣慰。

        蛟龙看秦姬这么着急御辰夕,还对辰夕罕见的丢掉了她一直秉持的矜持气质,且是毫不犹豫的摈弃。

        蛟龙就觉得这小子虽然目前并没有多大气候,可难说将来会不会比他的天才父亲都要更胜一筹。

        蛟龙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觉得他……”话到嘴边却怕得罪秦姬而愣是咽了下肚。

        秦姬倒是扬了扬手,轻描淡写的接过话柄,“将来的事谁也料不准。”她似乎能读懂蛟龙的心里话。

        就是这样一种女人与生俱来的第六感,总是让蛟龙对她存有忌惮。

        她们随后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凝视着翻腾不停的仙池水面。

        凤雏城。

        刺客公会在城里的大本营已经物是人非,里面空空如也,未见一个人影。

        赵破奴政权在秦广仁内外兼施、接二连三的进攻下,终于还是站不住脚,颇为狼狈的撤军返回中原。

        毕竟,让一个中原势力统治凤雏,先不说思想文化存在差异,就是西域本土人都不愿意接受。虽然凤雏人本就对楼兰政权心存不满,望它垮台,但赵破奴政权在凤雏运作的时间一长,其封建保守的弊端就愈加突兀,让凤雏人吃不消。

        在广仁大军多次冲击城门无果后,最终还是选择跟广仁势力里应外合,暗度陈仓帮助他们进了城,再助他们一举击垮赵破奴跟王恢的强强搭档。

        附魔学院表面上坦言会帮助赵破奴,但却从没有多少实际性的援助,他们顶多是为赵破奴提供一些由学员练习时候做出的低级附魔的武器装备,那种装备是比普通装备厉害些,可赵破奴的军兵们长久都在凤雏不愁吃喝、整日寻欢作乐无所事事。早就没了昔日的那般英姿。

        而广仁一众无法回去楼兰,早就下定决心要将凤雏拿下,计划在这西域的商业中心养精蓄锐再去楼兰跟广义一决高低。

        即使赵破奴实力在广义之上,但凤雏人可没有多大可能会对他死心塌地,所以总体来说,夺回凤雏的确是比重返楼兰容易一些。

        如今,事实证明了秦广仁的决策是对的。

        打从秦广仁在凤雏取代了赵破奴的政权以后,刺客公会就一夜之间犹如人间蒸发,在凤雏城里消失了。

        有些人举行仪式都没能再将她们召唤出来,她们行踪诡秘,恐怕那去向在这天底之下除了她们,都无人知晓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9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