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270·真的假的

270·真的假的

        大长老对猪刚鬣的叫嚷不置可否,但她还是命人过去将那猪刚鬣掌掴一百下。

        她的内心在冷冷的发笑:不知天高地厚,还想要引导舆论来跟我这老婆子作对,真是一头嫌命长的蠢猪!

        那些刽子手朝着猪刚鬣的大嘴巴扇过去的每一巴掌,都凝聚着他们好似无穷尽的蛮力。每一下都抽得猪刚鬣的嘴里血水四溅,令他忍不住的痛哭流涕。

        围观的蛇男蛇女,他们当中有些人看到这一幕惨状的时候,觉得非常痛心疾首。但他们却又不敢贸然发声制止,在那绝对的霸权当前,他们只能强迫自己充当一个冷眼旁观的路人甲,眼怔怔地看着猪刚鬣被那些刽子手族人抽得满嘴是血。

        这些刽子手下手好重,根本就不带任何怜悯的感**彩。

        直抽得猪刚鬣的嘴巴子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猪刚鬣嘴里那上下两排龅牙床都被染成血红,突兀的裸露出来。

        这种非人的虐待,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让猪刚鬣终于喊不出来哪怕一个字!

        他们对猪刚鬣每一次惨绝人囊的狠命掌掴,都让辰夕的心脏不由得剧烈的颤动一下下。

        辰夕那一对剑眉皱得更深,红色的瞳孔里头开始有着血丝在肆虐。

        他想喊那些蛇族的刽子手住手,却又好像没有底气一样,怎也喊不出口。

        这种无能为力的迷惘,这种让他犹豫不决的困境。

        辰夕似乎早就经历过好多次,其中有多少次是自己拼命争取过的,有多少次是以遗憾告终的,辰夕全部历历在目!

        并不是每一次的挺身而出都能收获一个美好结局。

        辰夕依旧想要抑制自己满腔的怒火,他深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他害怕自己一旦得罪了这些高举断头刀的蛇族刽子手,自己立马就要人头落地!

        辰夕原打算在他完成凤凰城这边的事情以后,就去跟尤娜道别,然后回去断背山看看的。他早就下定决心,要回去验证江枫当初摊开时空卷轴给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是真是假。

        可他现在却是被人五花大绑地押到刑场上,尤娜也跟自己一同在遭受他们的审判。

        御辰夕目前没有完成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他的责任太过巨大,他还不能死在这里。

        辰夕的心在淌血,他的内心深处仍在拼命呐喊着:不管怎样的苟且偷生,我都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可是,旁边传来的那一声声无比清脆的抽打在他的耳边纠缠不休,挥散不去。

        辰夕紧闭上眼,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着。

        终于忍不住的沉声低吟:“住手。”

        刽子手掌掴猪刚鬣的巴掌声就好像穷乡僻壤那些无法无天的暴徒一样,仿佛在冲辰夕大声的叫嚣着,猖狂地钻入到辰夕的左耳里。

        他们无视辰夕音色低沉的那一句“住手”。

        “啪,啪,啪……”

        机械性的巴掌声仍在折磨御辰夕的心脏,狠狠的叩问他的心灵。

        猪刚鬣——可是我新纳入麾下的坐骑啊……

        “住手!!!”辰夕终于抑制不住,突然爆发出来一声咆哮,竟如同愤怒至极的狮吼一般!

        隔得这么近的距离,辰夕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便是令到在场几个刽子手耳膜发痛。

        他们仿佛感受到一股无比霸道的杀气突然从那红发囚徒的身体之内迸发而出,以龙卷狂风之势彪悍的朝着他们迎面袭来。

        那种满是愤怒的杀戮气息,直震得在场的十几个刽子手纷纷退后好几步,他们也因此被迫中断了对猪刚鬣的掌掴刑罚。

        辰夕刚才那一声怒吼就如同突然掀起一阵狂风暴,席卷起刑场上边的千缕尘烟,四散飞扬。

        竟也震得百米之外的那一座审判台好像摇摇欲坠一般,让原本端坐上面的大长老差点没有瘫软在地。

        她暗暗惊诧:这,这是魂族的魄力!莫非那小子竟是魂族的人,可为什么魂族的人也会跑来我凤凰城的地盘闹事?他的魄力又为什么没被阎魔石拷压制住?!!

        魂族向来都是如同曼陀罗珍珠蛇这样的独来独往,他们与曼陀罗珍珠蛇的区别只在于——他们从来不会参与任何的尘世纷争,好像隐世居士,只潜心掌管他们自己开辟的那一个空间。

        他们自元始天帝开天辟地以来,便是一直割据一方的强大势力,乃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永恒存在。

        即便是自诩天地不惧的曼陀罗珍珠蛇一族,对那魂族之人都是有所忌惮。

        大长老那副由于年迈而显得老纹纵横的脸庞便是剧烈的颤动两下,她忽的瘫坐下去,自嘲起来,“桀桀桀,我这老婆子竟然抓了一个魂族的人……”

        老眸里忽的闪过一道寒芒,大长老暗自想道:“这事可万万不能伸张出去,必须要斩草除根,毁尸灭迹!”

        她要赶在这件事情开始持续发酵之前,将那些未来可能出现的舆论统统扼杀在摇篮之中。在她看来,现在还不是与魂族树敌的时候。

        所以她得让这里围观的老百姓们全部认为那红发少年乃是五殿之人。

        而她,则是代表着“正义”二字,将辰夕二人就地处死!

        “那两个该死的血族成员,他们残害我们那样多的族人同胞,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大长老拍案而起,愤然下令道,“我以曼陀罗珍珠蛇女帝之名命令你们,立即将那两个畜生五马分尸,不将他们碎尸万段,难平我曼陀罗珍珠蛇一族的心头大恨!”

        听见大长老一声令下。

        尤娜此时的俏脸之上便是尽显紧张之色,她忙用眼角余光偷偷瞄向御辰夕,好怕辰夕下一秒真的就会这样被自己的族人一刀砍下脑袋。

        这一瞄,却是令到尤娜深感惊疑,她看见御辰夕正在嗤嗤的邪笑着,像个疯子一样。

        可辰夕背后那名刽子手却没有心思去留意辰夕的面部表情,那名刽子手仍旧是面无表情的高举一把断头刀,刀刃在暖阳下反射出森寒的光,显得无比的锋利。

        眼见那刽子手手起刀落,尤娜顿时感到心头大骇,她吓得紧闭双眼,她的倩体都在不住的战栗。

        明明她为了不让自己的罪名连累到御辰夕,已经假装对御辰夕视若无睹了,不料御辰夕却还是落得如此结局。

        尤娜绝望地想,辰夕是不是因为深知自己死到临头,回天乏术,所以就突然疯掉了。

        “噗通。”

        沉闷的响声紧接着就从尤娜的左手边传过来。

        那是什么东西掉落刑场地面时候发出的动静。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9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