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二十一章:相见

第二十一章:相见

        “这里是什么地方?”许月白跟着护院不知不觉走到了西边,正好看见汐园的牌子。

        他来过这么多次将军府还从来没见过这个小院呢,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好奇。

        “他不会藏在这里的!”李云澜淡淡说到,语气带着一丝不易擦觉的紧张。

        许月白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回头看着李云澜指着汐园道:“本小爷没说他藏在这里,只是想知道这是谁住的院子?”

        李渊年看见那灰旧的牌匾眸色也是恍惚了一下,他好像有十几年魅来过这里了吧。

        “这是那个狐狸精和她的女儿住的地方!”李琴音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琴儿!”李云澜顿时大声呵斥!

        “本来就是嘛!就是你一直维护他们,不知道到底我才是你妹妹还是她是你妹妹!”李琴音见到平时对她疼爱有加的大哥今天竟然对她发了两次火,心里一股火气顿时也上来了,说话更是尖酸刻薄。

        “琴儿,汐儿是你亲妹妹,你怎可说出这样的话?”李云澜真的是生气了,语气微冷。

        许月白也是有些意外,跟李云澜相识十几年从来没有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看来这园中的人应该也不普通吧。

        他竟然不知道将军府竟然还有一个小姐。

        “琴儿才没有那样的妹妹呢,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孽种,竟然也敢称为将军府的小姐!”李琴音此时完全是被怒火烧去了理智,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在李云澜心里产生了多大的波澜,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妹妹竟然是如此心胸狭隘的女人,他满脸失望的看着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闻言,李琴音脸色顿时一白,但是更多的还是恼怒。

        “大哥,这么多年来你维护她维护的还不够吗?你若是执意要她那个妹妹,就不再是我大哥!”

        “够了!”李渊年怒喝一声打断李琴的话。

        “你们吵什么?兄妹之间就是这样相处的?琴儿,汐儿是你妹妹,这是事实,还有你刚刚那满嘴的粗话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么多年的礼仪难道都白学了?滚回你的琴音阁!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出来!”李渊年脸色铁青命令她。

        “爹?你,你说什么?”李琴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渊年,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对她,怒目相向过,今天竟然为了汐园那个孽种惩罚她。

        “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李渊年语气加重。

        许月白张了张嘴,想要替她求情一下,但是想到这件事好像都是他惹出来的,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李云澜才发现,他也是冷眼旁观并没有打算求情,看来这次他真的是怒了,心里不禁又对那位小姐好奇了。

        李琴音满脸怒火,阴狠的眸子死死的瞪了一眼汐园,刚想甩袖离开,汐园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我说各位,站在人家门口这么吵吵闹闹成和体统?”一个悦耳清脆的声音从门里想起,顿时把所有人惊了一下。

        李云澜脸色骤变,汐儿怎么出来了?

        这许月白肯定会认出她的。

        他袖中的手微微收紧,心里有些紧张。

        当门完全打开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子。

        一身浅蓝色纱衣,半旧披肩,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只是那张脸,真的是好普通!

        明明是很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唇,细细的眉黛,配上白皙小巧的脸蛋,但是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完全看不出美,最多算个清秀。

        只是那双清纯无波的水眸却是异常的吸引人。

        李云澜瞬间呆在原地,她是汐儿?声音很像,只是那张脸?

        “这位是?”许月白首先打破了沉寂,看着众人询问汐音的身份。

        只是心里很奇怪,那双眸子真的是好熟悉。

        “她是我二娘的女儿,李汐音!”李云澜很快恢复了镇定,淡淡的跟他介绍!

        “什么二娘,不过就是一个下贱的妾室罢了!”李琴音厌恶的插嘴说到。

        李云澜脸色顿时一沉,“爹爹刚刚的话你没有听清?”

        李琴音顿时闭嘴,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李渊年,又厌恶的看着汐音,之前那副清纯无辜的可爱形象此时完全不复存在。

        “你又是谁?我娘是当年皇上亲封的一品夫人,若是她都下贱,那你娘又有多下贱?”汐音嘴角带着淡笑,不急不缓的说到。

        她连看都没有看在场的李云澜更没有顾忌他,直接骂了他娘亲吴莲。

        “你!”李琴音脸色顿时异常难看,带毒的眼神死死的瞪着她。

        “大哥,这就是的好妹妹,你保护她那么多年,她还不是照样骂你吗?这样的白眼狼养着何用?”李琴音说不过汐音顿时将矛头指向李云澜,语气嘲讽。

        “琴儿,这事本就是你有错在先!”李云澜脸色不好回到。

        “你们要吵就到别处去,不要打扰我娘睡觉!”汐音脸色一本,语气不好的打断二人。

        “闭嘴!”李渊年也同时发话,面色阴沉,“来人,将大小姐带回去!严加看守,没有本将的命令不准让她踏出琴音阁半步!”

        今天许家公子在场,她竟然如此胡闹,真是将他的脸丢尽了。

        “爹,琴儿不要回去!”李琴音大声挣扎。

        “带回去!”李渊年狠狠甩袖。

        “爹爹,爹爹!放开本小姐,放开!”

        李琴音不甘心的喊道,但还是被下人缓缓拖走。

        “呵呵,汐儿妹妹?在下许月白,你也可以叫我月哥哥!”许月白笑的像是一朵花似的,靠近汐音笑呵呵说到。

        汐音端庄的站立着,微微低眸,并没有理会许月白的殷勤。

        许月白顿时觉得这个女孩和李琴音有些不同,也不气愤,只是转头对着李渊年道:“李大将军,今日之事就此作罢,那块玉佩丢了就相当于破财消灾了,能够再认识贵府一位千金,比得到十块玉佩都要值得。哈哈。”

        看着汐音那双熟悉的眸子出神的李渊年被许月白的话忽然惊醒,也笑着说道:“许侄儿的玉佩在府中丢失,老夫自当是竭尽全力给你寻找!”

        “不,不,不用了!咱们闹了这半天的动静,想必那贼也不会等着被我们抓,应该早已逃之夭夭了,不必再费那个心力了,不过就是一块玉佩而已,许家什么没有就是玉多,改日让琴儿妹妹亲自去挑选!今日是琴儿生辰,万不可因为月白的一点小事扫兴致。”

        他说着又将视线移到了汐音身上:“还有这位妹妹,初次见面,也没有带礼物过来,下次一定补上!呵呵。”

        汐音面无面无表情的站着,并没有因为许月白的话产生任何异样,只是心里却是暗暗吐槽,这许家不愧是商贾世家,生出来的人都带着一股铜臭味,精明的不得了,表面看着玩世不恭,心里却是花样百出,说话做事,圆滑精明,完全让人抓不住把柄。

        但是,李渊年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他捋了捋胡须,点点头,好似沉思了一下,才道:“好吧,既然如此,老夫会派人留意着的,若是发现了,一定会将人亲自押到许府。”

        “那就麻烦大将军了!”许月白抱拳相谢。

        汐音眸光微闪,这许家虽然只是一介商贾之家,竟然连当朝大将军都对其如此有礼,可想而知,其势力也非一般。

        “汐儿,你娘亲,最近可还好?”李渊年这才将目光转向汐音,淡淡问道。

        “最近?爹爹说的是十五年前,还是现在?”汐音并没有看他,只是扯了扯嘴角淡淡道,举止有度,没有丝毫逾矩。

        最近当然就是现在,为何是十五年前?

        许月白急不可察的皱了一下剑眉。

        难道,这李将军十五年没有见到这对母女了?

        他将疑惑的目光转向李云澜,大事对方根本就不鸟他,他顿时有些憋闷的撇撇嘴。

        李渊年顿时语塞,脸色有些难看,须臾咬牙:“现在!”

        这女孩就是他的另一个女儿,他仅见过当时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时辰的她,没想到一晃十五年过去了。

        那双眼睛真的是太像她了。

        “现在呀,汐儿也不知道,娘亲还在睡觉,大概只有等醒来才知道了!”她无辜的说到,语气让人听着很是乖巧。

        但是许月白却是嘴角狠狠一抽,这丫头绝不是乖巧的那种,她明显就是在糊弄人。

        “你!”

        李渊年刚想发怒,就听到许月白笑呵呵道:“汐儿妹妹,你难道不请我们进去做做吗?”

        坐你妹!

        汐音在心里骂道,面上却是纠结了一下说道:“汐儿,也很想请你们进去坐坐,但是就一个凳子你们坐在哪里?还有,这里就汐儿和娘亲两个人,屋子很乱,你们站着的地方也没有!”

        一个凳子?

        许月白嘴角微抽,他怎么感觉这丫头是故意不想他们进去的呢?

        李云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就你们两个人?没有丫鬟吗?”李渊年眼神微眯,忽然问道。

        “丫鬟?什么是丫鬟?”汐音有些迷茫的眼神看了一眼李渊年。

        “爹爹,这里没有丫鬟,也没有小厮,只有二娘和汐儿两个人!”李云澜面无表情的说到。

        李渊年的脸色顿时一沉,看着李云澜,“这事你为何不向我说?”

        “爹爹平日里太忙!”他微微垂眸。

        向你说有用吗?若非今日有月白在场,你会因此发火吗?

        “这事你娘是不是知道?”

        “她掌管府中大小事务,自然是知道的!”李云澜并没有包庇自家娘亲

        李渊年面容更加阴沉,听完李云澜的话,气愤的没有说话,半响,狠狠甩袖离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34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