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五十一章:皇后的惊恐

第五十一章:皇后的惊恐

        皇后娘娘是吴闻一的女儿,若是经常去后宫也无可厚非,但是加上汐音后半句,整句话的意味就改变了。

        吴闻一的脸色顿时铁青,手指颤抖的指着她,“你,你,皇上面前公然侮辱本相,你可知罪?”

        想比吴闻一的异常激动,汐音倒是淡定的很,似乎还嫌气他不够,道:“皇上都不激动,您激动个屁呀!有点欲盖弥彰呦。”

        秀美红润的唇瓣微微嘟起,白皙的腮帮微微鼓起,带一丝无辜,一丝邪佞。

        上面的焱影轻轻瞥了一眼汐音,恰好汐音也正好对上个他的视线,明明是冰冷至极的目光,但是汐音却是仿佛没有感觉到,还大大的抛了一个媚眼过去,焱影目光无波的转移视线,只是心里却是微微有种熟悉的感觉,那个眼神好熟悉!

        汐音见焱影不鸟她,也不在意,转头无意间瞥到许清风,却见他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看,眸中带着审视,她心里一惊,他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行了,都给朕闭嘴!许月白,你刚刚说的那种可能有什么证据它确实存在?”南宫复脸色阴郁的看着汐音。

        周围顿时禁了声,都紧紧盯着汐音,想要看他能不能说个一二出来。

        汐音撩起胸前一缕发丝,悠然的笑道:“呵呵,回皇上,正如吴相一言,若是王才人真的怀孕,第一个知道的便是她身边的贴身嬷嬷,只要将嬷嬷找出来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顿了一下,汐妖接着道:“据王才人与草民托梦之时说过她腹中的胎儿已有三四个月了,若是按照皇上临幸之日算起,王才人怀孕的日子也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不过草民猜测,王才人不想告诉别人估计是想趁胎儿稳定之前保护它不受别人陷害罢了,那么就只有她身边的嬷嬷最清楚这件事了,皇上找来一问便知。”

        纤纤玉指缠绕青丝,一派悠闲。

        许风清看着那五根如葱白一样的玉指,眸光闪过一丝幽光,想要上前阻止的手缓缓退了下来。

        “一派胡言!”殿外忽然传来一个威严响亮的女人的声音,让众人一惊,接着就听到太监喊道,“皇后娘娘到!”

        皇后娘娘?吴英?

        汐音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丝邪笑,终于耐不住了!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除了上面两位,汐音和众人都免不了又是一跪,揉了揉疼痛的小膝盖,汐音心里想下次再也不要进宫了!

        她抬头,看着从光影中走进来一位雍容华贵,身穿凤袍,满头凤钗的女人,面容与吴莲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一份娇弱,多了一份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她犀利深沉的眸子扫过大殿,在汐音脸上停留了一秒,缓缓又走到南宫复面前,缓缓一拜,“臣妾参见皇上,本来臣妾身子不便不想打搅皇上雅兴的,但是臣妾在后面听闻有人在此恣意生事,毁坏臣妾名声,臣妾才不得已出面,望皇上不要怪罪!”

        “无碍!”南宫复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手,也并没有表现太多情绪。

        吴英淡淡颔首,望着许月白,问道:“这便是许家小公子?”

        声音淡然,让人听不出喜怒。

        “回皇后娘娘,正是舍弟!”许风清不急不缓的说到,让汐音微微一怔,他这个大哥果然不简单,每次说话都像是思虑过的,让人抓不住把柄!

        从他今晚一直对她的观察,她想这家伙应该早就猜到自己不是许月白了吧,虽然将计就计,但是现在她说什么他好像都不阻止了,又是为什么?

        “你是许家少主?”吴英审视的目光扫过他英俊沉稳的脸。

        “正是!”

        “你可知罪?纵容幼弟在皇上给国师办得接风宴上胡言乱语,惊扰圣安!”吴英语气忽然一凌,威严的望着他。

        一句话将之前的那件事指为许月白年少无知的胡闹,意指许风清管教不严。

        “草民知罪,但是草民不想看着舍弟每日被梦魇纠缠,睡不安稳,所以想要请求皇上将此事查清楚,即可还公主一个清白,也可给王才人一个解释,更可以让舍弟可以消去梦魇纠缠!”许风清撩起长袍跪在地上,脊背挺直,语气掷地有声。

        汐音瞳孔顿时一缩,身子怔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许风清。

        他,他竟然帮着她?

        就算他现在把他当做许月白,不也该是斥责他几句让他回去吗?但是他竟然顺着她的路走了?

        就连一旁的李云澜也是一惊,有些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向来冷静沉着的许大哥从不会不会随着许月白胡闹的,难道事情真的如他所说?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吴英冷声打断许风清,“本宫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本宫身为后宫之主管理着后宫,若是王才人有冤为何不来找本宫,你等在此处搬弄是非,将本宫置于何处?”

        吴英的怒声响彻大殿,众人不敢再吭声,南宫复没有说话,深沉的眸子似在思考着什么。

        “草民告的就是四公主,皇后娘娘可是四公主的母妃,皇后娘娘觉得王才人会去找您吗?”一个悠然声音传来,语气带着一丝好笑。

        声音完没有任何地胆怯,面色正常,让焱影不由得凝视了片刻,那种熟悉地感觉好像越来越深刻了。

        他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脑海忽然闪现出一张娇蛮的小脸,但是眸色像是淬了寒冰般瞬间凝结,好似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你!”吴英脸色一沉。

        “凭托梦一说并不能使人信服,许公子,查案还是要凭借真凭实据的!”李渊年见形式有些紧张,他目前还不想得罪许家,于是上前好似一个和事老一样对着汐音温声道。

        “谁说草民没有真凭实据?”汐音撇撇嘴。

        吴英闻言脸色微变。

        “刚刚若不是皇后娘娘进来打断草民与皇上的交谈,此事或许就有线索了!草民刚刚不是说了吗?只要找到那王才人身边的嬷嬷一问不就知道了?”

        吴英脸色顿时稍缓,恰好让汐音看见。

        汐音眸中暗暗闪过一丝幽光。

        “来人!传唤那个嬷嬷!”南宫复对着外面命令道。

        空旷大殿内,众人脸色全都是凝重,胆怯,好奇,唯有中央那个白色身影,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漫不经心,当然还有上面那个千年不变的妖孽脸。

        等人的空余,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凝重的有些压抑,但是吴闻一脸上却没有之前那样的凌厉和愤怒,平淡的眸子微微一瞥,忽然看到上面那个玄色身影,身子猛然怔住,惊异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焱影。

        焱影眸光轻轻一瞥,吴英顿时感觉整个身子如坠冰窖,心底发寒,心跳几乎停滞,身子一软差点摔倒,被旁边的宫女及时扶住,空洞的眸子移到别处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好冷!那双眸子,几乎把她所有秘密看透,太可怕了!

        她本来以为皇上从山间请来的人不过就是一个山村武夫罢了,没想到是她鼠目寸光了,此人到底是什么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348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