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五十五章:郁闷至极

第五十五章:郁闷至极

        水面上漂浮的白衣下面猛然冒出一个脑袋,水花四溅。

        “噗!奶奶的,谁干的?”汐音落汤鸡一般的站在水里,吐出一口水,有些狼狈,气愤的大吼。

        两只喷火的凤眸迅速的对着周围搜寻。

        扫了一圈,眸中一怔,猛然又扫了回来,瞳孔逐渐放大,黝黑的眸子中清晰的映出对面池边站着一个尤物。

        对,就是尤物,汐音梦回千转都想看到的一个画面。

        水雾中站着一个半裸美男,毫无赘肉、腹肌明显的标准身材,白皙的肌肤也许是因为被热水泡的太久了,微微泛着一丝粉色,下身仅用一块白色的浴巾包裹着,露出修长细嫩的长腿,两鬓的乌发贴在脸上,滴着的水划过脸庞,又缓缓滑到白皙的胸前,继续往下,汐音的眼神就顺着那滴水在他身上游荡,几乎是目不转睛,忘记周遭的一切了。

        狠狠咽了一口水,汐音那个眼神简直就像是狗遇见了骨头一样,有种马上就要伸爪扑上去的赶脚。

        如狼似虎的眼神,对着某男猛看的汐音咽了n次口水之后,忽然尝到了一丝咸味。

        某人下意识的咂了咂嘴,似乎感觉味道还挺不错。

        “好吃吗?”对面的美男终于开口了,幽冷的眸子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嗯嗯,味道不错!”汐音又被那好听的给迷住了,痴迷的眼神紧盯着某人嘴唇,呆呆的回到。

        美男嘴角忽然勾起一个几乎看不到的弧度,但是被一直盯着他的汐音恰好看见,顿时感觉眼前一亮,沉迷的某人没有看见对面美男,忽然抬起的双手。

        “砰,砰!”

        “啊!”

        整个池子的水忽然像是深埋了水雷一样,瞬间炸开,汐音也很是悲惨的被炸飞了出去,整个人一波三折的撞在墙上,最后落下来的时候,恰好以坐姿摔在了一个倒地的花瓶上,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某人神智彻底清醒。

        “哎呦,爷的屁股呀!”

        汐音瞬间从地上弹跳起来,捂着屁股痛的原地打转,样子滑稽可笑,但是又带着一丝可爱。

        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汐音抬眸望去,顿时…脑抽了…

        接着杀人的眼神快速落向房间某个拐角,秘法传音给她,“你不是说这里是南宫瑶的房间吗?”

        那里蜷缩一个白衣身影,浑身颤抖个不停。

        “不,不,不是,是在隔壁,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就,你就…”王语柳声音颤抖,充满恐惧。

        那个人好可怕,蔓延在整个心底的恐惧可怕让她有种马上就要魂飞魄散的感觉。

        隔壁?

        汐音五官顿时集体抽动。

        怪她自己喽?

        眼前这个正在放冷气的男人可不就是今日刚刚回朝地国师,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国师竟然住在宫里,而且还是南宫瑶的隔壁。

        而且貌似好像似乎自己刚刚还盯着人家看了半天?

        汐音心里顿时有种想死的赶脚,无语的掌心抚脸,忽然摸到一丝黏黏的东西,一怔,摊开掌心一看,想死的心更大了。

        那明明就是血,鲜红的颜色,腥臭的味道刺激着她的所有知觉,别告诉她,她刚刚很没出息的流鼻血了?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她可不可以现在就遁了?

        抬眸微微瞄了一眼不知何时已经穿了一件衣服躺在池边榻上的某男,心脏猛地一跳,貌似不可以。

        “嘿嘿,额,那个国师大人呀,月白刚刚只是在屋顶赏月,不知道此处竟然是您住的地方,一不小心踩空了,然后就…呵呵,多有冒犯,望国师大人谅解!”

        按照刚刚那股气势,知道他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汐音赶紧笑眯眯的赔不是。

        尼玛,这时候任谁被打搅了心情都不会好吧。

        榻上的人半眯着眼,没有任何的反应,裸露的胸膛还有半截光洁的小腿无不昭示着造物主神力。

        汐音只觉一股热血忽然冲上脑门,吓得她赶紧捂住自己的鼻子,饥渴的吞了一口水,语无伦次风说道:“那,那,那个,既…既然国师没事了,月白就先行告退了!多有打扰!”

        嘴巴不停使唤,汐音在心里狠狠骂自己没出息,想她怎么也是黄泉路上鬼见愁的大姐大,在这个人面前,竟然会紧张?

        太不像话了,又不是没见过,但是眼前这个人明显和第一次见的那个气质完全不同。

        汐音说完,捂着鼻子掉头就走,不动声色的对着墙角王语柳的魂魄挥了挥手。

        但是汐音伸手想要打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不去看身后的某男,汐音凤眸一瞪,在心里嘀咕道:“他不会是想要我从哪里来的就从哪里回去吧?”

        “呵呵,国师,你别急,月白马上就走!”汐音转回去傻笑了一声,对着露天的屋顶飞身过去。

        “砰!”

        “啊!”

        汐音刚要飞到飞出那个破碎的屋顶,忽然像是碰到了屏障一般,被狠狠反弹了回来,再次华丽丽的掉入池中,变成落汤鸡。

        忍无可忍的汐音瞬间炸毛了,顶着许月白的脸,冲着那个依旧闭目养神的安静美男吼道:“靠,不就多看了你两眼吗?你有必要这么整爷吗?好身材不就是给人欣赏的,要是你长成歪瓜裂枣,爷还懒得看呢。”

        托着湿透的身子,汐音浑身是水的爬上岸,靠近焱影,咬牙瞪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出个气呀,你不说话,又不让爷离开,难道你想囚禁绑架爷勒索银子?”

        焱影完美的容颜,安详平静像是睡着了,没有丝毫的反应。

        汐音顿时气结。

        紧紧握着拳头,忍着上去暴揍一顿的冲动,突然阴狠道:“既然,你不表表态,也不肯放爷走,那就别怪爷不客气了,哼,爷也是有脾气的!”

        说完,强行将视线从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上移开,对着角落里的王语柳没好气的骂道:“你躲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

        “我…我…我不敢,我怕!”王语柳的声音更加颤抖。

        在汐音眼里旁人是看不见王语柳的,自然也听不到她讲话。

        “你怕个鸟呀,你不是鬼吗?为毛这年头鬼还怕人?”汐音传音给她。

        “不,不是,他身上的气息好恐怖!”王语柳抱着头,急急摇晃。

        “再恐怖他也是个人,你真是给鬼丢脸!若是你还想报仇,就立马过来!”汐音眯着眼威胁道。

        谁知她竟然猛地摇头,“我不报仇了,不报仇了,我要去投胎,投胎!”

        她可不想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就魂飞魄散。

        汐音气结,恨铁不成钢,只能扭头过去,继续瞪着某人,这人内力很高,她显然不是对手,若是公然使用驱魔术,一定会被发现。

        只能忍着性子和他继续说道理,“国师大人,月白再不回去,一会宫宴散了,大哥找不到月白,宫里定会大乱的!”

        “而且,若是发现国师囚禁月白,皇上也会怪罪的!到时候只怕传出去对国师的脸面也不好!”

        “还有。”

        “许家二公子是女人?”突然一个幽冷的声音打断汐音的话。

        汐音顿时一怔,女人?

        他怎么发现的?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刚一低头就顿住了。

        虽然不大,但是明晃晃的女性特征,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她的脸色顿时五彩纷呈,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尼玛,这男人耍着她玩的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还让她在这里费力演了半天戏。

        “够了,爷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

        许风清已经知道自己不是许月白了,再不回去,他肯定会采取行动的。

        汐音小脸顿时一凌,一手对着墙角猛然一抓,再一收,王语柳的魂魄瞬间被她收走同时另一手的伏魔剑瞬间出现,翻着红光对着头顶的洞口一挥,身子快速地向上穿梭。

        好似一张透明地结界猛然被穿透,汐音瞬间飞了出去,脚下没有停下,一口气飞出了好远,最后落到了一颗树杈上,狠狠的拍着胸口,心有余悸。

        手下忽然一停,汐音眸光一闪,望着那个方向。

        “不对,他刚刚竟然没有阻拦?既然发现了爷的身份为何没有阻拦呢?”

        常年打雁,反被雁啄,李汐音呀李汐音,你今晚可真是没出息到了极点,除了地府那个陆判,你何时被谁害成这样?色字头上一把刀,失策失策。

        但是某人脑中此刻只剩下刚才那香艳的一幕了,果然是食色性也,咂了咂嘴,某人意犹未尽,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某人拿下,狠狠蹂躏,以解心头只恨。

        哼!

        傲娇的冷哼一声,几个跳跃,向着宴会大殿飞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34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