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六十一章:云幻公子

第六十一章:云幻公子

        “额…当然知道。”许月白揉了揉眼角,怔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怪异。

        他早晨从大哥那里得知了一切,才恍然明白昨晚他肯定是被那个人打昏了,也就是说昨晚宴会之上的那个许月白绝不是他,但是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木已成舟。

        但是可恨的事,他跑遍了钱来缘和来钱客栈都没有发现那个人,问芸娘,竟然说他行踪不定她也不知道他跑那里去了。

        那一刻他忽然有种眼杀人的冲动。

        那个人竟然给他玩失踪,耍他呢!

        现在局势紧张,许家如坐针毡,这些都是他闯出来的祸。

        奇怪的事大哥竟然没有责怪他,只是意味追究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他怎么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迄今为止,除了知道她是这两家店的幕后老板之后,连他的名字他都没要到,更别说其他信息了。

        许月白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很颓败。

        “我说你呀,你昨晚还真是大胆,把我都吓了一大跳,真是太冒险了!”李云澜责怪的看了他一眼。

        许月白咽了一口唾沫,理理头发,正襟危坐,认真的望着他,“说实话,昨晚那样的我,你就没怀疑过?你不是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吗?”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感觉昨晚的我和往日的我有什么不同?”许月白往前伸了伸脖子。

        李云澜看着他的眼神怔了半响,点点头,肯定道:“有,有很大不同,我从来都没有发现原来你口味那么重,简直就是举止轻浮,思想龌龊,枉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竟然没发现你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他的语气很认真,目光很真诚,就像是在说“我看错你了”

        许月白蹭的站起来,瞪着他,“举止轻浮?思想龌龊?老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肮脏了?你给老子说清楚?还有,你才是披着羊皮的狼呢。”

        许月白是在想不明白,昨晚那个人在云澜面前做了什么?为什么与他大哥说的不一样呢?

        “昨晚…”云澜刚开口便禁了声,本来他是想说昨晚做完他和他发现四公主和三皇子苟且之时的事,但是想到有些事不宜再提,便不做了声。

        “昨晚什么呀?你说呀?”许月白还等着他的下文呢,见他说了半句便不做声了,顿急不可耐的催促。

        “没什么大事,再说了你自己不也记得吗?”云澜不给面子的翻了他一眼。

        记什么呀,老子根本不在场好吧。

        见他执意不说,他便不再追问,只是忽然好奇的问道:“听说昨晚皇宫闹鬼了,你真的见到鬼了吗?”

        “什么叫听说?怎么听着像你不在场似的,昨晚你不是也在吗?坤华殿无故失火,皇后娘娘神色疯癫的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皇上撞见四公主和三皇子之事,这些你不都在场吗?”

        “所以老子问问你的想法呀!”许月白没好气的吼道。

        李云澜顿时安静了,认真想了一下,道:“这样说,事情真的是有些诡异,坤华殿失火,至今没查明原因,主要是,火势都着了那么大,竟然才有侍卫发现。皇后娘娘即使被吓的神志不清,也不至于胡言乱语吧,有人说昨晚清瑶殿进了鬼,但是那鬼只有皇后娘娘能看见,所以她才把事情真相说出来的。”

        “不是说中途突然出现了异样,所有火都灭了,皇上答应帮她伸冤才恢复正常的吗?那不就是说明昨晚王才人的魂魄真的出现了?”许月白表情惊悚的看着李云澜,眸子瞄了一眼四周,感觉有些冷飕飕的。

        李云澜顿时无语的拍了一下他的额头,打断他的想入非非,“虽然有些诡异,但是事情的真相已经明了,你就别猜来猜去的了,外面现在传来传去的也都是你这套说法,甚至有人跑去给王才人建了一座坟墓希望她安息不要出来了。”

        “真的?那我改日也去拜拜,毕竟这事因我而起,为了不让她主动来谢我,我还是主动去找她吧。”许月白一想到晚上哪天晚上一个魅影忽然出现在他床头,他就冷汗直流。

        李云澜看着他那怂样,嘴角微抽的摇摇头。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咚咚。”

        “请进!”

        “二位公子可要吃点什么?”玉莲嘴角含笑的走进房间,小家碧玉的模样然让人观之可欣。

        已经恢复如常的许月白直勾勾的盯着玉莲看,让李云澜很是无语。

        “就这些吧!”李云澜为了让人家姑娘再遭受某人眼神的猥亵,随便点了几道菜,就吩咐她下去吧。

        “哎,等等!”许月白忽然伸手拉住她。

        “月白?”云澜脸色顿时一变,这家伙平日里轻浮惯了,真是一点也不注意。

        许月白不管他,只是对着玉莲问道:“你家主子真的不在?你不是骗本小爷的吧,本小爷可是有急事找他。”

        李云澜蹙了蹙眉,主子?月白什么时候认识这家店的主子?

        “许公子,主子的行踪奴婢管不了,自然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不过若真的有急事的话,主子说了,她三日后就会回来的!许公子就等几日吧!”玉莲也不恼,任他抓着,笑吟吟道。

        “三日?”许月白手下紧了紧,咬牙,“那本小爷之前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呵呵,许公子也没问呀,做奴才的不就是主子问一句答一句,多干活少说话?”玉莲笑的好不无辜,露出一排玉齿。

        许月白气结。

        “行了,月白,人家姑娘什么都不知道,你这样抓着人家成何体统?”李云澜实在看不下去了,掰开他的手,让玉莲脱离魔爪,但是也禁不住好奇的问道:“姑娘,敢为阁下主子姓甚名谁?”

        玉莲站定,笑意盈盈,打量着李云澜,不卑不亢的说道:“看在公子如此有礼的份上,玉莲就告知你我家公子的名号,不知公子可听说过,幕霞如烟,浮云千幻。”

        “幕霞如烟,浮云千幻?”

        两人重复念叨,忽然脑中顿时霹雳一闪,同时惊呼:“云幻公子?”

        玉莲淡然的看着震惊的两人,心里也是很无语,回想当初老大取这个名字的时候,笑的那叫一个臭屁,说什么,人家行走江湖都有名号,她也要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才行。

        果然,不到两年,这八个字成了所有闺阁女子贴在墙上的箴言,日日观摩,云幻公子的名号更是响彻大江南北,绝对不是匡扶正义,惩恶扬善的形象,风流韵事绝对闭眼前这位许公子只多不少。

        “不对!”许月白忽然想起什么,大喝一声,“不是说云幻公子俊美如仙吗?我见到的那位明明就很普通好吧。”

        “难道许公子不知道云幻公子最擅长的就是易容吗?”玉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许月白猛然惊醒难道昨晚易容称他的模样进入参加宴会的就是云幻公子?

        他顿时有些抓狂的挠挠头发。

        玉莲见没自己的事了,说了几句就退下了,走出门外,深深呼了一口气。

        老大,你交代的事办完了,剩下就你自己来处理吧。

        “你什么时候见过云幻公子了?”李云澜探究的看着他。

        许月白叹了一口气,便将之前与汐音交易的事,一击昨晚的事,都与李云澜细细说了一遍。

        这件事早在早晨许风清的逼问下和盘托出了。

        “主子,皇上将裕兴宫赐给您,今日便可动身前往,裕兴宫在琳琅山,要费些时日。主子今日…”

        地上跪着的人忽然禁声,抬眸看着上面那位神色慵懒的男子,轻声呼吸,生怕惊扰了他。

        窗外落英缤纷,隔了一层琉璃羽纱,看过去如梦似幻,而他就那么躺在那,似风,似霜,似梦,顾眸流盼,几许缠绵,仿佛是一片寒雾的浓烟里唯一的一丝光辉,飘散在世间,只是那光辉的背后是无尽的阴暗。

        几卷花瓣透过夹缝飘了进来,落在他的肩头,发梢,细腻的犹如暗夜的诗句,让人留恋铭记。

        “今日不回,去查一个人。”朱唇轻启,幽凉的声音如同白纱凝霜,虽然晶莹美丽,但是都不过镜花水月,转瞬即逝。窗外,凋零了满帘的落花,他的黑曜的眸子迎了上去,波光流转,让人难以猜测。

        朱唇未动,但是细细听来,却是缱绻呢喃,“黄泉客栈。”

        客栈那日,虽然察觉不到她身上的气息,但是他可以肯定她绝非鬼,她身上的温度竟给他一种人类的错觉。

        昨晚那个少年,给他亦是这种感觉,他知道昨晚那个是女人,但是他竟然看不透他脸上的易容术背后的那张脸。

        他也不确定她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人,昨晚那件事之后,她就消失了,消失的彻底。

        尽管他后来派人去寻找了,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真正的许月白被马车送了回去,而她不见了。

        不管她在地府的身份是什么,在人间的身份又是什么。

        哼,他一定会找到她。

        飘落的花瓣被揉碎在苍白的指尖中,嘴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41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