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六十二章:送鬼

第六十二章:送鬼

        李云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府里的,只知道许月白将真相告诉他之后,他就完全处于迷蒙状态。

        一路上都在想着昨晚那个那个在他身旁一直喊云澜的竟然不是月白,竟然是云幻公子,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是哪里来的?

        他并没有见过云幻公子,对他更不熟悉,自然也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只知道他以一张人人艳羡的容颜和风流不羁的性格闻名于世。

        当云澜停下脚步时已经站在汐园的门口了,他摇摇头将脑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甩开,就推开那门走了进去。

        院中落了满地的槐花,白色的,像是铺了一层雪,幽香四溢,很美。

        他轻轻的踱步,生怕惊扰了院中的安静美好,可是刚刚踏了两步那边便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笑声,带着一丝戏谑,“呵呵,蹑手蹑脚的,你做贼呢!”

        李云澜抬眸望去,便见到石桌上伏着一个少女,睡眼惺忪的眸子微眯,白纱窄袖中一双粉嫩的小手揉着眼睛,七分慵懒,三分娇软的语气瞬间让云澜愣在原地,恍惚的看着她,几片顽皮的花瓣落在她身上、发上,仿佛城外开满的芙蓉花,美得让人沉迷。

        “大哥,你愣着干什么?”汐音模糊的眸子逐渐清晰就见到云澜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她。

        云澜瞬间清醒,掩住心底的异样,抬步坐在她面前,微微蹙眉,“你怎么趴在睡着了?若是着凉了可不好!”

        “没事,刚睡着而已,这不听到大哥的脚步声就醒了,是娘亲,说看到这落了满地的槐花实在可惜,正好她今天精神不错,非要嚷着要做槐花糕,让我在这等着,你知道我最不喜等待,所以便小眯了一会。”

        她捏着一片花瓣,点在鼻尖,撅着嘴巴吹着,秀眉皱着,活泼的像是一个俏皮的孩子,让云澜有些忍俊不禁,“那为兄今天来倒是有口福了。”

        汐音忽然扔到花边,鼻子伸长了在那嗅来嗅去,搞得云澜有些莫名其妙,忽然鼻子嗅到了云澜身上猛然停住,“你今天去见那只骚狐狸去了?”

        语气很是肯定,让云澜顿时愣住。

        须臾,他嘴角微抽,“骚狐狸?许月白?”

        “是啊,每次见到他,他满身的脂粉味都想让我打喷嚏,你下次可别把他带到这里来。”汐音撇撇嘴。

        “呵呵,那怕是你以后想在这个小院见到他都难了!”云澜失笑着揉揉她的头发。

        “为什么?”汐音睁着大大的眸子,整个小脑袋被云澜的大掌裹住,显得可爱不已。

        虽然知道,但是装作好奇问问比较好,谁叫她现在很无聊呢,汐音想到。

        “因为,”云澜顿了一下,“最近吴家、李家和许家的关系闹得很僵。”

        不知道要不要跟她说这些事,在他眼里汐音十几年都没有出过府门,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他不想她被任何东西沾染,但是有些事不知道或许会更不利吧,

        “就是因为那破公主做的破事?呜呜。”

        云澜及时捂住她的嘴,俊脸变得有些严肃,“汐儿,以后要慎言,这些话不能乱说,尽管事实如此,但是在这皇城脚下,这些话就是大逆不道,况且…”这里还是李家,皇后娘娘的妹妹家。

        他看了一眼外面,神色不明,“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不记得会有人跟她说这些事。

        “风刮来的呗!”汐音耸耸肩,再次用之前那个借口挡了过去。

        云澜额上顿时滑下一排黑线,向上翻了一下眼皮,他很想知道这里刮的是不是神风。

        “听说今日皇上将琳琅山的裕兴宫赐给国师作为行宫了。”云澜忽然若无其事的说到。

        “什么?琳琅山?”汐音惊呼,小脸神采奕奕的,瞬间来了精神。

        云澜被她巨大的反应惊愣了一下,微微转眸,点点头,“是呀,有什么奇怪的吗?凭借昨晚皇上对待国师的态度,估计就差没把皇位让给他了,不过一个行宫而已,听说最近已经开始大兴土木,给国师建造宫殿了,看来皇上是想长久留住国师,毕竟他看起来还那么年轻。”

        皇上已是风烛残年,为保千秋基业,他定会让国师长留于此,守护祈风。

        想起昨晚个冷淡年轻的脸,云澜觉得也许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裕兴宫耶,那可是整个琳琅山唯一一座巨型宫殿,据说是先皇在世的时候兴建,奢华程度不亚于皇宫。”汐音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到,眼里流光溢彩,满是羡慕,不知道那个地板是不是真的如传言都是金子铺的,赶明儿,她一定要去看看。

        “这个也是风刮来的?”云澜挑眉看她,明显的不信。

        汐音一愣,讷讷道,“娘亲说的!你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娘亲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就算再笨,娘亲教的东西也能记着一二吧。”

        “噗,说说你都记得什么了?娘亲会的琴棋书画你都会几样?”凤舞樱端着一盘乳白色的糕点从屋里走出来,娇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云澜促狭的目光扫了汐音一下。

        “哇,这么香,娘亲果然是心灵手巧,汐儿什么都没学会,独独这胃口是被娘亲样的叼了,非娘亲做的饭吃不下,哈哈。”汐音狗腿的跑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糕点,放在桌上。

        几盘糕点,几杯清茶,微风徐来,满院花香,三两个人,几句浅浅笑语。

        这是凤舞樱从没想过的温馨,她舒展的眉宇,缓缓划过一丝黯然,留恋的看着汐音餍足的吞着糕点的样子,忽然望着云澜开口:“大公子,最近是不是很忙?”

        “也不是很忙,因为这几日宫里发生了一些事,不便云澜插手,所以就请求回府了。”

        “这挺好的,呵呵!”凤舞樱频频点头,让汐音小脸开始狐疑起来,忽然,她想起什么,抓住凤舞樱的手,“娘亲,你今天说的话不会来真的吧?我才十五岁耶。”

        这在现代不过是个初中生好吧,这可是早恋早恋,残害祖国未来花朵。

        “什么真的假的,娘亲是认真的,你难道真的想跟着娘亲一起老在这里?”凤舞樱微微瞪她,忽然又笑着看向一脸莫名其妙的云澜,“云澜,正好你这几日闲下来,就带着汐儿多出去走走吧,总在小院闷着也不好。”

        “真的?二娘你真的同意云澜带汐儿出去?”他有些惊诧,还有一些欣喜,多少次他都想带着她出去玩,但是二娘都不甚同意,他便不敢再要求。

        “嗯,以前是因为她小,现在若是再不出去见见世面,真的会变成傻子。”凤舞樱轻轻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莫可奈何。

        “说实话,这次回来云澜本就不打算再回宫了!”

        “什么?你要请辞太子伴读身份?”汐音顿时惊讶的看着他,李渊年会同意吗?太子会同意吗?皇上会同意吗?

        云澜静默,宫里是一个是非之地,通过这次,他更加认识了里面的凶险,他不想在里面浑水摸鱼,很不舒服。

        “你爹同意吗?”凤舞樱倒是镇静很多,宫里的事,她多少有些了解。

        “暂时还没告诉他。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不会再回去,现在太子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呢,根本就用不着我,爹爹让我继续待在他身边无非就是希望我以后的仕途可以更顺利一些,只是他不知道我意不在此。”

        “你又忤逆他,小心他打断你的腿!”汐音喝了一口茶,语气充满幸灾乐祸。

        “打断我的腿,不是还有汐儿照顾呢吗?”他脸上带着一丝无赖。

        “有多远滚多远,我这小院金贵着呢,没房租,本小姐才不会让你住进来呢。”汐音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呵呵。”

        凤舞樱几分无奈几分宠溺的看着两人吵嘴,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美得惊心动魄。

        只是谁都没发现,院门外,站着一个娇小的身影,眼神嫉恨的透过门缝看着里面谈笑风生风几人,那么其乐融融的场面,即使是她和娘亲还有他,都没有出现过的。

        李琴音绝得此时的自己嫉妒的发狂,对,她嫉妒里面那个长的不好看,没有一丝气质却占有了她的全部女人,她的哥哥,她的爹爹。

        她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入夜,灯火阑珊之际,汐园的槐树下轻轻发生了一丝响动。

        迷雾森森的路上,周围时而飘过一个白影,时而吹过一阵阴风,脚下时不时的踩住一个骨头发出咯咯声响,一个脚步声缓缓前行。

        忽然传来一个轻飘的女声,“谢谢你这次帮了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但是我无以为报,就将这个送给你吧!”

        女子轻渺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力。

        脚步声依旧,迷雾中显出一个娇小的身影,还有身边飘着的两位两个身影。

        一个便是眉眼如花的汐音,另外两个便是王语柳和徐嬷嬷。

        她要送她们去投胎。

        “你要将这送给我?”汐音看着她手里的玉镯,在心里估摸着价格。

        “嗯,这个玉镯是皇上临幸我那日赏给我的,现在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就送与你吧。我之前就听你说过什么黄泉客栈,我想你来往在这路上应该也不是只是玩玩吧,人生不易,我可以理解!呵呵。”

        汐音看不见她的脸,却能够想到她此时脸上肯定是一抹虚弱的微笑。

        “好吧,既然你都明白,那我要是在推脱就显得很虚伪了!”汐音脸不红心不跳的将手镯很自然的收下。

        “你长得很美!”王语柳忽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汐音毫不谦虚的淡笑道:“是吗?见过我这张脸的人都说美,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呵呵。”

        走着走着,汐音忽然看向一边歪着脑袋好似死物的徐嬷嬷,“徐嬷嬷,你难道就没有要表示的吗?”

        徐嬷嬷猛地吓得哆嗦了一下,恐怖空洞的眸子看向她,“表示什么?”

        “我把你救出来难道你就不表示什么吗?”

        当初带着王语柳去坤华殿的时候,她并没有找到徐嬷嬷的鬼魂所在,只是能感到她一定在那附近。

        后来通过天圆镜,她才发现,她的灵魂竟然被禁封在屋檐下一个灯笼的灯芯里面,估计是因为遇到皇后身边一些辟邪的灵气所制,最后被她救了出来,随后坤华殿就着起了大火。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41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