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七十六章:一吻

第七十六章:一吻

        站在天字号房门口,汐音顿了一下,缓缓推开门。

        “咦?人呢?”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汐音愣了一下。

        难道不是这个房间?

        这可是整个客栈最好的房间了!

        眼前豪华的犹如现代总统套房,汐音忽然一怔。

        不对!

        香味!

        眸光猛然一闪,快速回头,脚下忽然一空。

        周围的景色迅速变幻,刚刚还是房间,突然就变成了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犹如深处黑暗的深渊之中,汐音感觉自己是悬浮着的,脚下没有踩任何东西,她试着动了一下身子,但是无奈周围除了黑还是黑,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夜明珠,明亮的光芒,瞬间照亮眼前,但是远处依旧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

        汐音小脸闪过一丝凝重,刚刚她是踏进这间房的,但是房间忽然变了样。

        那就是说明她现在依旧在那个房间,可能这周围被人施了法,也就是她眼前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

        假的?

        汐音嘴角微勾,她刚才明显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味,那是那个国师留下的,他来了。

        难道?

        汐音手中微紧,大眼微微一眯,闪过一丝幽光。

        他以为就这小小幻镜就能困住她吗?

        将手里的夜明珠收起,她在周围来回走动。

        什么都看不见,脚下也看不见,她现在就像是一个瞎子。

        走了半天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她两手环胸,郁闷的思考着,手腕的触感让她忽然想起什么。

        将手腕的铜钱手串脱下,扔向空中,咬破右手指尖快速在左手掌心画了一个符,两手结印对着铜钱手串,口中念咒。

        “书就灵符,大显威灵,变!”

        红线穿着的铜钱瞬间红光大放,并且迅速变大,照亮了一片黑暗。

        汐音站在铜钱串中央,手中继续施法,看着铜钱串继续变大,向四周扩张。

        她就不信这幻镜不破!

        可是继续变大的铜钱串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阻碍,缓缓缩小。

        汐音心底一沉,幻镜之外有人在阻隔。

        不用说了,除了那个变态国师还有谁?

        汐音两手支撑着继续施法。

        但是铜钱缩小的速度越来越快。

        汐音暗暗运力,在心中将焱影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遍。

        忽然幻镜的能力猛然增强,铜钱手串瞬间迅速缩小,而汐音正好站在中央,暗叫一声不好,身形快速闪过,飞离铜钱串,并且收回法力,手串的光芒瞬间湮灭恢复成最初的状态,掉落下来。

        汐音接住手串,脸色黑的不行。

        她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那个变态国师一定在幻镜之外,或者在那看她笑话呢。

        汐音的猜测完全是正确的。

        还是那个房间中,一张惨绝人寰的俊脸,优雅的半躺在榻上,看着面前乱挥乱舞的某女。

        嘴角噙着冷笑,淡蓝色的眸子没有任何感情,即使一丝兴趣都没有,俾睨天下的神色足以碾压所有人。

        身旁恭敬站立的青衣男子正是苍时,此时他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异样。

        面前的汐音自然就是陷入幻镜的汐音,外面的人可以看见她,而她却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暗暗捏紧手里的手串,手腕一翻,拿出五火七禽扇,足下微动,旋转,对着周围猛搧,五火全部出动。

        光彩绚烂,耀眼明亮,气流四散,向着阻碍冲去。

        连她都感到一丝灼热,但是冲出去的气流,过了半响竟然反弹回来了,犹如岩浆的热流五光十色,从四面八方反弹回来,仿佛滚热的熔炉将汐音包围起来。

        汐音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不及多想,她脚下猛然一用力,身子瞬间向上飞去,逃得有些狼狈。

        靠,竟然还可以反弹,那是镜子吗?

        暗暗抹了抹额头,还没站稳脚,身后的热流有冲过来。

        身形快速一转,险险避过,身上的衣角被热流击中瞬间化为灰烬,汐音心底猛然一沉,凤眸闪过一丝凌厉。

        若是再不快点想办法,她一定会死在这里,焱影绝不会顾及她的生死,她还没自恋到仅一面就让他另眼相看的。

        四面热流再次快速冲了过来,犹如龙蛇凤舞,交缠着,光芒四散。

        汐音这次没有再躲开。

        拿着五火七禽扇的手,快速抬起,五指猛然用力,扇子分裂,七种羽毛瞬间散开,凤眸一眯,指间夹住七支羽毛,一跃而起,娇小的身子一个旋转,羽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快速向着那些热流击去。

        犹如天女散花一般,煞是美丽,乌长的头发飞扬,曼妙的身姿缓缓下落。

        七禽之羽的威力瞬间将热流击退,并且回归。

        汐音反手接住七羽,站稳脚,头发有些凌乱,微微喘着气,看着四周,忽然笑着开口,“呵呵,国师大人,精不精彩?”

        幻镜之外的苍时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意外。

        她竟然知道他们就在外面?

        虽然之前听到主子说这个女子不同,见到那奇怪的铜钱手串之后他也大约猜出了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还有两下子,刚刚竟然可以抵得过主子十分之一的功力。

        焱影却是依旧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微微挥了挥手。

        汐音刚说完,只感觉刚刚漆黑的周围瞬间明亮,条件反射的用手挡住眼睛,当适应了,从指缝间一眼就看到面前那个妖孽男,扫了一眼四周,还是那个房间,她所在的位置还是刚才进来的位置。

        面上没有任何的惊讶,找了一个椅子随便坐了下来,快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也不管自己是如何的狼狈,大眼顿时瞪向那个悠然的男子。

        “你今天叫我过来就是想烧死我的?”

        “想杀你用的着本王动手吗?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惩罚?因为我让你等的时间太长?”汐音暗暗咬牙,非常想现在就蹂躏一下他那张妖孽脸。

        他不语,宽大的袖子轻轻挥了一下,汐音手边瞬间多出了一个什物。

        一个项链,下面坠着一个棕色半月形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炼魄!”苍时回答。

        “我是说它干什么用的!”炼魄没听说过。

        苍时沉吟了半响,走过去,一手拿起那个吊坠,一手捏住她的手指。

        汐音只感觉指尖猛然一阵刺痛。

        “喂,你干什么?”汐音猛然抽回手指,凶狠的骂道。

        看着指尖残留的血迹,她眸光猛然一闪,“你要做什么?”

        以血为媒,进行血契,这个她比谁都清楚。

        “李二小姐,想要使用炼魄必须要进行血契。”苍时淡淡的解释。

        “我是说我要用它干什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你们怎么可以强迫我!”汐音控诉的指正。

        “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好好的带着它便是!”焱影冷冷的声音传来。

        “凭什么?”

        “就凭从现在起,本王就是你的主子!”幽幽的声音带着一丝刺骨的寒意,但是汐音明显听出一丝得意。

        汐音小脸气的差点扭曲,狠狠将杯子放下,一脚踩在凳子上,捋捋袖子,再加上凌乱的头发,烧破的衣服,活像一个泼妇,让苍时嘴角狠狠一抽,这女人是要打架吗?

        她拨开嘴角的发丝,狠狠骂道:“狗屁的主子,老娘自打出生以来就没停过谁的命令,焱影,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最好不要在我身上获取,不然咱们俩谁都得不到好处,我承认我是贪图你的美色,但是我光明磊落,行得正坐的端,才不会像你这样以强欺弱!以大欺小!”

        贪图主子的美色?

        苍时微微瞥了一眼自家主子的脸色,冷峻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龟裂,该说她大胆还是愚蠢?

        这种话在主子面前说简直就是在找死。

        她还说的那么雄赳赳。

        果然,焱影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冷,周围的气压猛然降低。

        汐音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强压心头的寒意,咬咬牙,抬头挺胸,瞪着他,凤眸瞪得大大的,一副老娘就是不服气的样子。

        “你有什么?”焱影冷冷的目光在她身上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汐音气结。

        “既然想做本王的侍女,就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哼,本王身边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冷冷说完,身影飘然消失。

        她想做侍女?

        汐音瞳孔放大,愣了一下,貌似好像她没有拒绝。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任人欺负呀。

        明明是她要降服他的才对呀?

        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但是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前途漫漫了。

        苍时看着那个呆住的女人,缓缓摇了摇头,将炼魄挂在她脖子上,淡淡道:“走吧!”

        炼魄的凉意瞬间侵入皮肤,汐音猛然清醒,语气不好的质问,“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不会是用来控制我的吧!我告诉你,本小姐誓死不从的!哼!”

        苍时顿时感觉很是无语,刚刚在幻镜中明明看到她非常精明的样子,怎么时刻犯傻?

        “炼魄可以让主子随时找到你的所在的位置!”

        “他要监视我?”汐音脸色一沉。

        “李二小姐还是不要太高看自己了!”苍时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离去。

        他当时也很纳闷,主子为什么要将炼魄给她,难道真的如她所说是监视?但是真的有必要吗?

        高看?

        汐音愤愤不平,不是监视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时刻知道她所在的位置?

        她忽然觉得自己不明不白就掉入了一个陷阱,无奈敌方太过强大,她必须见机行事。

        捏着胸前的吊坠,口中缓缓呢喃,炼魄炼魄,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呢?

        静静的看着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漂亮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思。

        阴山王回到人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若是真的如陆判所说的那般强大,怎么会甘心屈居人间,为凡人卖命?

        他不好好呆在阴山为王,跑出来干什么?

        若是阴山王真的有心杀她,早在皇宫那次他就该杀她了,但是他却故意放她走。

        汐音肯定当时大概就已经猜到自己就是黄泉客栈的那个人。

        对于他想要杀她,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却屡次放过她。

        到底是真的有什么目的,还是只是想要报客栈的仇,慢慢折磨她?

        汐音托着下巴,抿了抿唇,将杯子里的水喝完,抹了抹嘴巴。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只要不耽误她赚银子,什么事都好商量。

        想通了之后,汐音悠然的往外走。

        走到,忽然想起一件事,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终于舍得出来了?那个国师是不是很对口?”连恒见她进来,一脸促狭的看着她。

        “嗯,很对口,非常对口!”汐音勾唇阴阴一笑。

        连恒眼皮一跳,瞬间感觉有些不对,随即正色道:“那个国师很不简单!”

        “废话!”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此人不简单,没想到见到之后绝对是超级大腹黑一枚。

        连恒嘴角缓缓勾起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知道她肯定是在那吃瘪了。

        “收起你那白痴的笑容,爷现在跟你说一件事。”

        “你是想说最近青楼女子莫名失踪的事?”

        “嗯!”

        “那件事我也正在查,但是也没什么进展,估计只能你自己亲自出马了!”连恒无奈的说到。

        除了一地的花瓣,丝毫查不出什么东西。

        窗户都是紧闭的,没有任何认为的感觉。

        “这个爷自然知道,你最近去钱来缘盯着点,保护好芸娘和兰姨,有什么事直接找爷。”

        “你都不在李府了我怎么去找你?难道你要我去爬琳琅山?”他轻瞥了她一眼。

        汐音沉吟了片刻,拿出一些黄符,手指熟练的将黄符撕了几下,抖掉多余的碎纸,几个纸人的轮廓赫然出现。

        咬破指尖在在纸人身上画了一个符咒,然后拔掉自己的几根头发绑在纸人身上。

        “想找我的时候,用燃着的檀香点在它们眉心,它们自会去找爷,记住,一定要是檀香!”

        连恒将纸人收起,并没有多大的惊诧,对于这些事,早在十几年前他就习惯了。

        “哦,对了,那个黑色的花瓣你有没有拿?”

        “就知道你会要!”连恒爽快的将一个帕子包裹扔给她。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走了!”由于前车之鉴,汐音不再耽搁,接过包裹,快步走出去。

        连恒看着她微微着急的背影,玩味的勾了勾唇,看来老大在国师那没讨到好处!

        汐音走出来钱客栈就见到苍时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她,并没有看见焱影的身影。

        也对,他那么高贵的身份,肯定是在豪华马车里享受呢。

        她撇了撇嘴,走到苍时身边。

        “走吧,主子已经启程了!”

        “等下!焱影已经走了?”汐影瞠目。

        “嗯!”

        “你不会是说我们俩就这样走过去吧?”汐音呆呆的说到。

        他要是点头,她立马回去,丫的,不带这样欺负人的,从这里到裕兴宫,步行少说也得一天,裕兴宫可是在山顶,想累死她吗?

        苍时摇头。

        就在她也觉得不会是这样的时候,苍时说道:“不是我们,而是李二小姐自己,在下是主子的侍卫理应跟在主子身边保护主子的,李二小姐身为侍女,不能跟国师同乘一车,但是就只有一辆马车,所以小姐只能步行!”

        步行?

        汐音差点气的跳脚!

        让她自己步行?

        该死,可恶的男人。

        瞬间感觉以后的日子一片灰暗,泡美男的计划将要泡汤。

        “我都不认识裕兴宫在哪,自己怎么过去?”

        “主子的马车走的并不快,李二小姐随行即可。”苍时淡淡说完,径直离去。

        “你,你,你!”焱影,你大爷的!

        汐音恨恨的看着前面前进的大部队,有些抓狂的抓了抓头发,跟上去。

        她真是找虐,好好的主子生活不过偏要去做什么侍女?

        无奈的摇摇头,加快步子走到焱影的马车旁走着。

        上号的黑色沉香木马车,金色的花纹显示着主人高贵的身份,车帘被风吹起,汐音只能看到地板上的玄色衣袍,须臾,眸光一闪,指尖暗暗对着车帘拉开的缝隙弹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走着,一双星眸随意的看着周围,但是时不时的瞥向马车,似乎在等待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一行人已经出了城,汐音看着马车的眸子闪过一丝迷惑。

        不应该呀?

        跟着马车缓慢行走,她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车帘,忽然一阵嗡嗡的声音传来。

        李汐音猛然一怔。

        什么声音?

        不会吧?她放的东西什么时候变种了?

        就在汐音纳闷的时候,车帘忽然一开,一群黑压压的东西直直的朝着她扑过来。

        她顿时目瞪口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杀人蜂?靠!”

        大骂了一声,汐音快速跳开,毫无形象可言,幸好在场的人都不认识李家二小姐。

        她躲开,那些杀人蜂立马就跟了上去,紧追不舍。

        眼前的杀人蜂,毒针锋利,体型硕大,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蜂,汐音抱头逃窜,旁边的人都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因为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汐音一个人在那惊慌的逃窜。

        苍时好似没有看见似的,骑着马紧紧跟在马车后面。

        “该死!”躲了半天,那些蜂依旧紧追不舍。

        惊慌之中,汐音眸子一转,直接掀开帘子,跳上了马车。

        旁边骑着马的苍时脸色瞬间一变,还没来得及阻拦,汐音已经进入马车。

        杀人自然也跟着汐音一起飞进了马车。

        焱影脸上闪过一丝阴寒,没料到这女人竟然会跳上车。

        汐音没有理会他的脸色,身子矫捷一闪,躲到他身后,身后的杀人蜂直接对着焱影冲去,但是还没到眼前,瞬间化为灰烬。

        听到声音消失,汐音抬眸,拍了拍胸口,没好气的瞪他,“我不就是放了几只鬼虱吗,你至于召唤杀人蜂吗?”

        刚刚她弹指而去的就是几只鬼虱,凡人肉眼看不见,那么小,他也不一定会注意到,没想到,他竟然连虱子都关注。

        “是不是要本王时刻提醒你自己的身份?”焱影冷冷扫了她一眼,好似一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她。

        “你这人怎么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这里就我一个女人,你竟然要我走过去,没想到堂堂阴山王,竟然连这点风度都没有!”汐音坐下,不屑的冷嗤了一声。

        “怎么说在人间也就我知道你的底细,难道你就不怕本小姐告知天下?告知皇上?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神人,而是比任何妖魔都要恐怖的存在?”她邪邪一笑,语气充满威胁。

        焱影慵懒的眸子终于抬眸正视她,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既然知道本王是最恐怖的存在,你还有胆在这里威胁本王,世上还有比你李汐音还要白痴的人吗?”

        汐音顿时一噎,随后冷哼:“哼,本小姐除了银子剩下的就是胆子了,你大不了将我杀了,本小姐回去将黄泉客栈连锁店开到你老窝去!”

        对于生死,反正她不甚在意,只要能赚银子,在哪里都一样,不过现在活着,她也不会刻意自杀,人呀,还是带着希望活着才对,万一见鬼了呢?

        提到黄泉客栈,焱影周身忽然一冷,好像又想到那日被某人坑害的一幕,汐音见状,不由得一阵嘲笑,

        “你不会还记仇呢吧,我说你还真是小气,不就坑了你一次吗,你有必要一直死记着吗?”

        “你是自己下去还是要本王送你下去?”焱影凉凉的瞥了她一眼,语意明显,让她滚下车。

        汐音小脸顿时一拉,“靠,感情我说了半天都是白说。”

        让她步行,等到裕兴宫她的腿都该废了!

        “那你给我一匹马也行!”她挑眉!

        话音刚落,脖子猛然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禁锢,越来越紧致。

        “不要挑衅本王的耐力,你是不怕死,但是本王觉得那客栈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声音冰冷至极,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的小脸,绝美容颜上没有任何情绪。

        但是感觉脖子力道,汐音知道他真的是动了杀她的念头。

        眼中的懒散瞬间消失,但是嘴角的笑意不减,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他的威胁,她笑了笑,

        “早就听陆判那家伙说阴山王多么多么恐怖,通过这几日一见,其实也不过如此,出了那张让本小姐日日挂心的脸,剩下的就只是虚张声势的威胁,屈居人间替凡人卖命,阴山王何时狼狈至此?现在还在这里威胁一个弱女子,昔日王者如今也只是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可悲可悲!”

        焱影闻言,周身的气息瞬间一变,阴冷中透着嗜血的杀意,手上的力道猛然增强,汐音疼痛的呜咽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陆判没有跟她说任何有关他的事情,刚刚的话不过是她猜测的,很显然,她猜对了!

        这个狂傲的男人定是遇到过什么事?让他不得不在人间待着。

        冰蓝色幽深冷冽的眸子紧紧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吸食进去,面上煞气四溢,“你若想死,本王又岂会给你投胎地机会?”

        “生死轮回乃是天地法则,难道阴山王觉得自己可以逆天?就算你将我打的魂飞魄散,三魂七魄飘散在三界,总有一天也会相遇。就如同阴山王你一样,你若可以逆天,现在也许就不会在这了!”她轻笑一声,语气淡然。

        魇影眸光深了深,看着她那张满不在乎的小脸,即使知道下一刻他就有可能捏断她的脖子,她竟然还可以笑的出来,他突然觉得那笑容异常刺眼,尽管她说的那些东西,他从来没在乎过,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就有种无法忍受的感觉。

        忽然低头,对着那弯起的樱唇狠狠咬去。

        “唔!唔!”

        本以为他会收回手的汐音,突然头上一片阴影,异香扑面而来,伴随着唇上的刺痛,她惊愕的瞪大眼睛。

        这该死的男人在吻她?

        不对!

        靠,明明是她要泡他好吧?为什么被他占了先机?

        不行!

        某女反应过来,立马用双手搂住焱影宽厚的肩膀,主动出击。

        焱影见她的动作,眸光猛然一闪,掐着她脖子的手缓缓松开,手臂自然垂下,不在做任何动作,唇瓣紧贴着她的。

        似乎在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若是她想干什么,他不介意直接将她送到地府。

        美色当前,汐音自然不会错过,感受着唇上柔软细腻的感觉,她在心里暗暗诽腹着,果然是尤物,她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自己吃了半天,却发现对方没有丝毫动作,她猛然睁开眼,便对上一双幽冷的眸子,心跳瞬间漏了一拍,眨了眨星眸,缓缓推开,咂了咂嘴,淡淡的说了一句,

        “味道不错,比芸娘的味道要好!”

        某人俊脸瞬间一黑,刚刚隐隐闪光的眸子,瞬间犹如暴风雨席卷。

        芸娘?

        女人!

        拿他跟女人比较?

        这个丫头果然是时刻在挑衅他的隐忍。

        黑着脸,宽大的袖子猛然一挥。

        汐音还沉浸在刚刚那丝柔软之中,瞬间感觉到身子被一股力道托起,好不温柔的带飞了出去。

        ------题外话------

        四点抢更了,晚上七点半还有二更,只要订阅过任何一章的都可以参与抢更活动,湘帘在评论区等着你们,不要反复评论哦,不然湘帘来回数数,很怕数错,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41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