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八十一章:小宁被抓

第八十一章:小宁被抓

        她猛然低下头看着那半块炼魄,皱眉,难道另外半块是在焱影那里?

        她和这块炼魄已经血契了,那焱影和那半块呢?

        他能够准确的知道她在哪里是不是也是因为这半块炼魄?

        “这东西要怎么使用?”

        “血契!之后才能为己用,而且还需要一样东西!”陆判犀利的眸子盯着她。

        果然!是血契。

        汐音眸子闪过一丝冷光。

        那家伙接近她果然是有目的的!

        “还需要什么东西?”

        “是炼魂笔!”

        “炼魂笔?炼魄,魂魄?需要用这个的人的魂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汐音喃喃问道。

        “当然是有问题,有了它们,地府的这些鬼都可以还阳!”陆判看着她脖子处的炼魄,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思。

        “炼魂笔在哪?”汐音微微心惊!

        难道是在焱影那里?

        “不知!”他摇头!

        “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吗?”汐音挑眉。

        “本判又不是万能的,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

        “那这块炼魄对我有什么用?”汐音期冀的看着他。

        “你死心吧,对你没有任何用处!”

        好吧!

        汐音顿时无趣的扔下炼魄,有些无趣。

        忽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摇晃着,她一回头,顿时一脸黑线的看着缩在在自己背后当隐形鬼的白小妹,死命的拉着她的袖子,一脸的紧张。

        “小汐,有陆判大人在,那个女鬼一定会被解决的,我就先回去了哦!”她小声的快速说完,身形一转立即消失在原地。

        “哎?小妹!”汐音喊道,但是她已经走了!

        她回过头看着一脸冷酷的陆判,狐疑道:“你到底对小妹做过什么事?为什么她那么害怕你?”

        “几万年来,本判做过的事有很多,不知道你指的事哪件?”陆判淡淡扫她一眼。

        汐音一噎,顿时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猛然,想起小宁和那个女鬼还在戏馆,顿时拉着陆判就往戏馆走。

        “干什么去?”

        “去听戏!”汐音没有回头,拉着他径直走。

        听戏?

        陆判冷眸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的背影,感受着掌心转来的温暖,心里的悸动再次升起。

        “付钱!”拉着她走到戏馆前台,理所应当的让他付钱。

        “为什么是本判付钱?”陆判冷着俊脸有些阴沉。

        这里所有的鬼谁不认识陆判,早在他刚进门,就有小鬼很恭敬的钱来迎接,就算他不付钱也可以被所有鬼恭敬的伺候着。

        “跟女人逛街难道要女人付钱?你懂不懂什么叫绅士风度?”汐音白了她一眼。

        陆判上下打量着她,忽然冷冷道:“你是女人吗?”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汐音突然勾唇邪笑,暧昧的挑眉,美若幽兰的容颜勾魂摄魄。

        陆判顿时一噎,冷峻的脸一黑,若是汐音眼眼力够好,一定可以看到一丝不自然的神色被掩饰的很好。

        这女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抿了抿唇,没有说话,陆判缓缓甩袖走了进去!

        “喂,你都不付钱吗?”

        “不能因为你是官,就要特例吧!”

        “他们要是不敢收你的银子,你把那银子给我也行!哈哈。”汐音在他身后故意大声的喊道,语气带着邪魅。

        进入里面是一个宽大的院子,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戏台,下面是一排一排桌椅,楼上还有雅间。

        戏台上正唱着戏声音婉转哀怨,悲戚伤感,下面聚集了很多鬼在那听着。

        汐音跟着陆判去了楼上,从上往下看,下面的场景尽收眼低,一眼就看见那抹艳红的身影还有她身边的小宁。

        陆判自然也是看到了!

        眸子子里闪过一丝深思。

        “你店里又招手新伙计了?”

        “我又不是开青楼的,会找那样的伙计吗?”汐音嗤笑一声,却见陆判深意的看着她,她心虚的转过头。

        好吧,她只是没在地府开而已。

        “诺,你能不能看到那女鬼身上有什么不同。”

        “这就是你刚刚拦着我的目的?”陆判没有回答她反问到。

        他刚刚竟然有一瞬间真的以为她是特地过来拉着他一起看戏的!

        在心里自嘲了一下。

        “不是!”我拦着你的目的是付钱。

        “真的,刚刚不是有小妹呢吗?”见他明显不相信,她又道。

        陆判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淡淡道:“那女鬼是死了七百年的怨鬼,寄生在腐尸花中躲过了鬼差的搜查,时间一久,她的气息会变得越来越淡,鬼差更难发现,因为腐尸花的保护,她从外表看来与活人很像。”

        汐音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他竟然一眼就看穿了。

        “不错,我是在她身上发现了腐尸花,但是她的身体里竟然有会有流动的血液?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是鬼呀!而且当我伤了她的手后,她竟然会有痛感。”这是她想不通的。

        “血液?痛觉?”陆判眸子微眯,冷冷的盯着下面燕儿的背影,“是本判没有猜错,她现在应该是半鬼半妖的怪物。因为长期寄居在腐尸花中,腐尸花几乎成为她的灵体。”

        “灵体?”就如同凡人的躯体一样。

        燕儿好像感觉到有视线再看她,回过头正好对上汐音还有陆判两人,看到陆判,脸色顿时一变。

        “不好,她要逃!”汐音眸光骤然一冷,一手支撑着旁边的柱子,瞬间从楼上跳了下去。

        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燕儿发现陆判之后,瞬间拉着小宁身形一转消失了!

        “靠,竟然逃了!”汐音恨恨的骂了一句。

        小宁也让她抓去了!

        “她抓小宁干什么?”她问着也下来的陆判。

        “她现在虽然有活人的血液,但是终究不是活人,本判猜想她抓小宁应该是想要怀一个鬼胎逃脱投胎的命运,想要永远维持现状。”

        “什么?”汐音震惊的张大嘴巴!“那女鬼竟然把小宁藏当做生孩的工具?不对,是目标!她眼光是不是有问题?客栈里明明小刀长得更好看一点好吧!”

        陆判顿时一脸黑线,这女人到底有没有注意事情的关键?

        “我们现在必须要找到那个女鬼才行,但是现在去哪里找?”汐音收回刚刚故意夸张的神色,淡淡道。

        “腐尸花并不能维持多长时间,她要是想继续得到腐尸花的保护,必须去寻找更多的腐尸花。在人间,人死后,尸体基本都会被埋葬,那样的尸体不会有腐尸花生长的!”陆判不徐不疾的解释。

        “所以,她要是想要更多的腐尸花就必须自己杀人培植腐尸花?”眸光流光,汐音忽然勾唇幽幽道。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人间那些失踪的青楼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她所为,之所以她的钱来缘没有受害,是因为钱来缘周围被她施了咒法,邪灵根本就接近不了。

        但是她为什么专挑青楼女子?

        跟她的身世有关吗?

        陆判看她的神色,就猜到她应该想到办法了吧,淡淡提醒,“你最好去赶紧去找那个女鬼,一旦怀了鬼胎,你那小伙计就没机会再投胎了!”

        “那就不去投胎了就是,这事是他活该,谁让他鬼迷心窍的!”汐音冷哼一声,但是还是脚步还是向外走去。

        要想找到那个女鬼,只能通过她杀的那些青楼女子了,她忽然想起那天小妹收了一个无头女鬼,现在想很可能就是其中某个受害者的。

        她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来,回头看着陆判,半响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快步离开。

        算了,今天还是不问了,改天再过来问吧!焱影的事她早晚都会了解透彻。

        陆判见她突然停下看他,有忽然摇头离开,心里很是疑惑,他总感觉她今晚有什么事找他。

        再次找到白小妹之后,汐音翻着白眼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身后。

        狠狠在她额上敲了一下,没好气的骂道:“他没跟来!”

        “那你回来干什么?”一听陆判不在,小妹瞬间伸直了腰,舒了一口气,刚刚紧张害怕的怂样瞬间消失不见。

        “我会来找你呀!那那女鬼刚刚暴露了,将小宁抓走了!”

        “逃了?不是有陆判大人在那呢吗?”她一副震惊的样子。

        “你的陆判大人根本就没有插手,她是趁机逃得!行了,没时间跟你唠嗑了,我问你,你之前抓走的那个无头女鬼哪里去了,我现在要她有用,时间紧迫!”

        “无头女鬼?”她愣了一下,大大的眸子提溜转了一下,忽然怪异的一笑,让汐音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女鬼不在我这。”

        “不在你这?投胎了?”汐音一惊。

        “没有,嘿嘿,昨晚我把她放在你那里了,想着你要是发现了可以去帮她找回头!所以我就没有收回!”她傻笑了一下,却没发现汐音黑的阴沉的俏脸。

        “你丫的,你都不跟我说一声的?”汐音吼道,昨晚她睡着了之后,就没有再醒,天一亮鬼都会消失,她更发现不了,今天她又离开将军府了,那鬼现在难道还在府里吗?

        忽然想到凤舞樱,汐音心里猛然一沉,那鬼要是贸然出现,她娘亲岂不是会被吓得半死?

        “你把它放在哪里了?”汐音等着她厉声问道。

        白小妹被她突然的沉下的声音吓了一跳,呆呆的道:“那颗槐树…”

        不等她说完,汐音就快速离开!

        那颗槐树底下…

        汐音没有听完,理解的却是那鬼被小妹施法囚禁在那颗槐树上。

        当汐音回到人间,天还没亮,她可以看见周围到处游荡的游魂。

        不容多想,她快速向着李府李府而去。

        此时,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代职在身。

        绕过正门,从后门翻墙过去,刚要飞起,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冷酷的熟悉的声音。

        “李二小姐,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汐音刚要抬起的脚顿时僵住,猛然转身就看到依靠着墙壁,双手环胸看着她的苍时,冷峻的面容让人看不出喜怒。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找我的?”汐音忽然想起什么恍然问道。

        “李二小姐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份了?”苍时淡淡的提醒。

        “当然没忘,不就是侍女吗?你家主子这么晚了还没睡吗?还要我伺候?”汐音瞥他一眼。

        “主子晕过去了!”

        啥?

        汐音瞬间一愣。

        焱影晕了?

        她没听错吧?

        那家伙不是阴山王?肯定不是凡人,怎么会这么柔弱还会晕倒?

        不过,她忽然想起今晚在山上时,他的异样,难道真的有问题?

        “所以?”她挑眉,语气淡然闲适,“你是他的侍卫,你都不紧张?还有时间跑过来找我?”

        这家伙那么忠心,若是焱影真的晕倒了他还会在这?

        “是主字晕倒之前让我来找小姐的,他说这就是侍女该做的事,希望小姐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一再挑战他的耐力!”

        什么?

        汐音俏脸顿时一黑!狠狠咬牙。

        靠,死了还不忘坑害别人。

        “你家主子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醒!”苍时淡淡道。

        “他到底是怎么了?受伤了吗?”汐音探究道。

        苍时并没有立即回答她,顿了一下,淡淡道:“这个以后小姐会知道,小姐现在还是跟在下回去吧,主子放任小姐在外面玩了一晚上,小姐应该知足才是!”

        什么叫放任,她的行为什么时候要受别人控制了。

        但是,她知道这句话说了也是白说,焱影那家伙也听不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唉,叹了一口气,汐音道:“回去可以,但是先让我进府一趟,我有要事要做,时间紧急!”

        “不行,主子说了,见到小姐,要立即带你回去!不得有误!小姐现在就跟在在下回去!”苍时想都没想便拒绝。

        嘿?

        汐音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怒火,这家伙故意来找茬的是吧?

        “本小姐要是就不跟你走呢?”她愤愤不平,绝美的小脸气鼓鼓的。

        “那就别怪在下了!”苍时说着,突然伸手去抓她。

        “靠!你来真的!”汐音迅速躲开,大吼道,“我没时间跟你耽误,我说的是真的,我现在真的有急事!你家主子有你们在现在不会有事!”

        “主子有令!”苍时冷冷的道。

        “你!”

        “鬼啊!”

        “啊!有鬼有鬼!救命呀!”

        忽然从府里传来几声尖叫,立刻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汐音脸色大变,暗叫一声不好,脚尖轻点,瞬间向府里飞去。

        苍时眸光微闪,迅速追上。

        等到汐音找到刚刚尖叫的声音来源处时,那里已经聚集的灯笼,李渊年和李云澜站在其中,指挥着什么。

        汐音扫视了周围并没有发现那个无头女鬼。

        转身快速朝着汐园飞去。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凤舞樱。

        苍时跟着她到汐园,就见到她飞速的跑到一间房子里。

        “娘亲!”她因为心急一时喊出了声。

        惊醒了屋内的人。

        “汐儿?”

        今天汐音走时并没有跟凤舞樱道别,虽然李云澜跟她说了,但是她还是很担心,所以晚上一直都睡不着,汐音的出现立刻惊动了她。

        “娘亲,你没事吧?”汐音推开门,看见疾步走出来的凤舞樱,急忙问道。

        “我没事,你怎么回来了?”

        看见她安然无恙,汐音暗暗疏了一口气。

        站在门外的苍时脸上微微带着一丝惊异,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焦急的一面。

        原来这女人也并非表面那般若无其事,只是针对个人而已。

        他忽然想起主子,猜想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震得可以帮到主子。

        说了几句话,凤舞影忽然看见外面的苍时,微微一惊,但是也并没有多么慌张,问道:“他是?”

        “哦,他是国师的侍卫,就是他送我回来的,我想到今天走的时候没有跟你道别,怕你担心,然后晚上就请求国师回来看看你!”

        凤舞樱了然的点点头,“看来国师为人很好,汐儿,你一定要乖乖听话,娘亲虽然没见过那国师,但是这次侍女一职,是你离开李府的一个机会,所以娘亲没有阻拦你,你不能老是跟着娘亲在这府里,等到你大哥给你找一门好的亲事之后,你再回来,娘亲就算是走了,也无憾了!”

        点了灯,凤舞影拉着汐音的手叹道。

        “娘亲,汐儿说过你还可以活好多年的,不要老是担心这些事情,你女儿长这么漂亮,难道还愁嫁不出去吗?”汐音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她不知道凤舞樱的阳寿还有多少,地府的生死薄全都是由陆判掌管的,别人或许无法知道,但是只要她开口,她相信陆判会告诉她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做,因为她不想数着日子过,每日担心受怕。

        凤舞樱是这世上她最为重要的人。

        尽管她带着前世的记忆,对于亲情根本就不在乎,但是这十几年她含辛茹苦的照顾她,宠着她,她又怎会没有感觉。

        私心上她当然是想她能够长命百岁,但是生死轮回,不是她能够改变的。

        这个女人以前或许遭遇过什么事,让她对尘世毫无留恋,她肯定若不是她的存在,她绝不会活到现在,深埋在这小院十几年足不出户。

        握着她有些冰凉的手,汐音笑道:“娘亲,你休息吧,我要走了,改天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凤舞樱留恋的摸了摸她的脸,点点头,“走吧!不要让你爹他们发现了!”

        “嗯嗯!”

        汐音缓缓转身向外走去!

        凤舞樱目送着她的背影,美丽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凝重,半响轻轻叹了一口气。

        真的是越来越像他了,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

        汐音走出房间,瞥了一眼院中空无一物的大槐树,秀眉紧皱了一下。

        跑到哪去了?

        该死白小妹!

        暗暗骂了一句,刚要飞身离开,苍时忽然拉着他快速躲到暗处。

        “谁!”一个声音突兀出现,厉声对着刚刚二人所在的位置喊道。

        见到是李云澜,汐音便放心了,对着苍时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缓缓离开。

        李云澜奇怪的皱了皱剑眉,看着昏暗的小院。

        他刚刚是看到这边亮灯才过来的,走近时忽然感觉到一个陌生的气息,但是进来却什么也没发现。

        汐音并没有走远,忽然身边的苍时周身的气息猛然一冷,一手成爪,犹如疾风快速的向着角落的一丛翠竹而去。

        汐音自然也感觉到了什么,神色猛然一变,身形快速一闪。

        苍时手中的运出的气流就快要击出,瞬间被汐音一手挡住,

        “等等!不要杀他!”

        汐音快速说到,神色严肃。

        苍时猛然收回手,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汐音没有解释,上前一步,对着前面的几颗竹子踢了几脚,吼道:“还不滚出来!”

        竹子沙沙响了几声,半响,从上面跳出一个红色身影,对着汐音就扑过来。

        汐音想都没想就抬脚将那红色身影踹飞。

        “啊!”一声惨叫!

        苍时嘴角微抽,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温柔。

        “小汐!”柔弱可怜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不要装可怜,老娘跟你很熟吗?你怎么找到这府里来了?”汐音看着那张比女人还女人的脸,妖媚的眸子此时翻着水盈盈的光芒,好不可怜。

        正是上次半道遇见的火狐狸,小屁孩一个,本以为就一只小妖而已,没想到竟然找上门来了。

        “我…我饿了!然后我就闻着你身上的气息找到了这里!”火狐狸怯怯的说着,微微低下头不敢看汐音。

        自从这女人上次给了他那些食物之后,他就再也不想碰山上那些山果了,但是他不想和凡人接触,食物吃完啦,他就想到了她,趁着晚上来找她。

        “靠!”汐音瞬间爆了一句粗口!

        闻着味找来的?

        她遇见的是一只狗吗?

        “上次那是公平交易,我用那些食物从你手里买了一支笔!你这次还来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说吃的,你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想吃什么不能去外面买?”

        笔?

        旁边的苍时,眸中猛然一闪。

        “我…我我没有银子!”他的头低的更低了,忽然一只狐耳冒了出来,红色毛茸茸的耳朵耷拉着,很像是一只受了气的包子。

        “你的银子呢?”她记得她好像没有跟他要银子。

        “被山上那些妖怪拿去了!他们说他们回到人间给我买吃的!然后…”另一只狐耳也跟着冒了出来,样子可怜中带着一丝可爱。

        苍时了然的看着它,原来是一只小狐狸!

        “然后他们就消失的没影了。”汐音瞬间气岔。

        火狐狸低着头沉默不语,后面的三只火红的尾巴缓缓出现,将他的身子裹住,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冲让人心生爱怜。

        看见那三只尾巴,一只面无表情的苍时眸中竟然出现深深的惊讶。

        三尾狐?

        看他模样和言行都如此的稚嫩,绝不会超过三百年,怎么会有三尾呢?

        他想了想,忽然开口,“这样吧,你带着他跟我回裕兴宫,那里有吃的!”

        汐音瞬间意外的看着他,他说什么?

        让她带着这只臭狐狸回去?

        那她岂不是被烦死?

        想都不想便摇头,“不行,本小姐才不要带着这只狐狸!”

        本来听闻有吃的的火狐狸两只耳朵瞬间竖立起来,一听到汐音的话,瞬间有耷拉下去,撅着红唇,媚惑的眸子可怜的看着她。

        该死的妖孽!

        汐音看着那张脸简直和焱影有的一拼,暗暗骂了一句。

        “主子现在的情况还不知道,小姐若是再不回去,就别怪在下在再出手了!”苍时脸色微冷,有些不耐的说到。

        “它是妖那里不能找到吃的,为什么非要把它带到琳琅山?”汐音很不爽。

        “那你先要把它赶走再说?”苍时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个家伙。

        赶走什么?

        她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

        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想找那个无头女鬼,没有找到她是不会跟他回去的!

        小宁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忽然踢了踢脚边的狐狸,问道:“喂,你刚刚在这里有没有看见什么白色的东西飘过?”

        她之前听到尖叫声立刻就赶过来了,却没有发现,既然他比他来的早应该会看见吧。

        “白色的东西?”他愣了一下,歪着脑袋,两只狐耳抖了抖,“云彩?月亮?”

        汐音眉梢狠抽,现在很想一脚将他踩扁。

        “啊,对了,我刚刚躲在竹子那里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他突然嘿嘿笑了一声,妖孽脸上带着一丝不相符合的天真烂漫。

        “什么?”汐音赶快问道!

        苍时看了她一眼。

        白色的东西飘过?莫非是?

        只见火狐狸揉了揉鼻子,张嘴深吸一口气,在缓缓吐出,一口白色烟雾从他口中缓缓涌出,其中带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汐音顿时目瞪口呆!

        那白色的身影就是她要找的无头女鬼,只是,这只狐狸竟然把它吞下去了?

        他到底是有多饿?

        就连苍时嘴角都微微一歪,有些无语。

        “你要找的是这只无头鬼?”苍时道。

        “嗯!”

        “早说,在你来之前,在下见到她在在下面前绕了很多趟了!”苍时嘴角竟然勾起一丝弧度。

        李汐音瞬间怔住,很想脱鞋砸过去!

        尼玛,他肯定是故意的!

        她是听到尖叫才赶过去的,而且途中她一直在找什么。

        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现在她是百分百可以肯定,焱影那家伙现在肯定是活蹦乱跳的,否则这厮也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题外话------

        晚上九点还有二更,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95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