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八十九章:教训李渊年

第八十九章:教训李渊年

        汐音和苍时躲在暗处,跟着李渊年,很快就见到他来到汐园的门口。

        想都没想便推开门进去。

        李渊年踏进小院,汐音看着那微微波动的空气,缓缓笑了。

        李渊年脸色焦急的推开凤舞樱的房门,面色顿时震惊。

        因为屋内空无一人。

        “舞儿,舞儿!”他失魂落魄的喊着在房间里来回寻找着。

        床上的辈子凌乱不已,显然是刚刚还在上面。

        难道刚刚离开?

        他猛然跑出去,去其他几个房间找。

        汐音看着他那种疯狂的摸样,微微沉吟了一下,李渊年当年到底是怎么认识凤舞樱额?

        “施法!”她忽然对着沧时吩咐。

        那是苍时设的一个幻镜,本来是想让他进来,然后用一群小鬼吓吓他,但是现在改变注意了。

        苍时瞥她一眼,抬手微弹,槐树下忽然坐着一个饮茶的女子,不是凤舞樱还是谁。

        “舞儿!”

        李渊年从厨房出来,见到院中树下的女子,神色激动不已,根本就没有多想,就激动的走了过去。

        “舞儿!你刚刚去哪儿了?”他没有缓和过来的说到,神色后怕,脸色微微惨白。

        “你在担心什么?”凤舞樱微微抬眸冷冷的看着他。

        那个冰冷的眼神,瞬间让李渊年打了一个激灵,微微清明了一些。

        “我刚刚听汐儿说你,你…”

        “我什么?汐儿说我什么?”凤舞影挑眉,“你是怕我死?还是怕我逃?”

        李渊年脸色一瘪,有些难看。

        “你是本将娶回来的妾室,生是我李渊年的人,死是我李渊年的鬼,你这一辈子都别想逃。”

        “呵呵!”凤舞影低低冷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清新美丽的容颜充满了讽刺。“我是怎么来到这里嫁给你的,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李渊年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沉声道:“本将帮你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你就是这样报答本将的?”

        “你养的?十几年来你为汐儿做过什么?幸好我的汐儿安然无恙,不然我就是死都不会放过你!”她语气猛然一凌。

        “本将没有亏待你们!”

        “还记得我当初答应嫁给你时,你答应过我的事吗?”凤舞樱抿了一口茶,忽然淡淡问道,目光看向远方,似在回忆。

        李渊年顿时一怔,带着皱纹的眼角微微收紧,看着凤舞樱的目光,缓缓出神。

        十五年前,大红灯笼高高挂,满堂喜庆,京城的李大将军,战功赫赫,用正室的礼仪迎娶了一位国色美人,春风得意,满面红光。

        谁都不知道这是一段孽缘。

        她不是佳人,他不是情郎。

        她只是他强掳回来的有夫之妇。

        “那你答应本将的事,你又做到了吗?”李渊年反讥,“本将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子每日心里想着别人的男人,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子对自己如此冷淡。你做到了一个妻子的该做的了吗?你想让我每次看着那孩子就想到你的过去吗?凤舞樱,你还真是自私,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呵呵,这不都是你自己造的孽?谁让你当初那么欺骗于我。”

        李渊年一噎,他眼里闪过一丝心虚,缓缓叹道:“现在再提到这些还有何意义,汐儿不是已经长大了吗?她现在呆在国师身边不是挺好吗?你还需要的担心什么?”

        “担心?有你在这我怎么会不担心?我当初就是轻信了你这幅虚心假意的嘴脸才会来到这里!你心里想些什么我会不知道,你若是想要利用汐儿达到自己的私欲,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凤舞影忽然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声音冰冷透骨。

        “做鬼?呵呵,你要是能够做鬼,本将也会把你囚禁起来!”他忽然笑了,脸色有些狰狞,语气狠辣。“玉涵死了这么多年,他不也是一次都没有回来看你一眼?”

        “玉涵?”汐音轻轻呢喃。

        她爹的名字?

        若她爹真的是驱魔师,凤舞樱怎么会沦落至此?

        他爹到底是怎么死的?若是驱魔师的话,按理说就算是死,他也不会那么快走的,不会不回来看凤舞樱的。

        看着底下那张可恶的嘴脸,汐音感到恶心,道:“施法!”

        苍时再次抬手对着下方挥了一下,刚刚还在树下饮茶的女子瞬间消失。

        李渊年的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目瞪口呆,带着不可思议。

        “舞儿,舞儿”

        忽然凤舞樱刚刚站着的那颗槐树下,又出现一个白色身影。

        面色狰狞恐怖,脸上一浅一深的两道红痕,还在流着血,对着李渊年嘿嘿一笑,恐怖至极,“你在喊我吗?”

        李渊年瞬间吓得坐在了地上,“你,你,鬼鬼!”

        “嘿嘿,李将军不是说舞儿做不成鬼吗?”

        那声音甚是恐怖,况且现在还是青天白日,那女子的容貌更是看的清清楚楚。

        李渊年被吓破胆的坐在地上,看着那身影一步步的接近,他脸色惨白的大吼,“你,你,你,你不要过来!”

        “呵呵,李将军不是说很喜欢舞儿吗?舞儿过去让将军看个够!呵呵。”

        汐音在暗处看着,忽然有些脸黑,转头瞪着苍时,“你干什么造一个我娘的幻影出来?我娘一直都是美丽优雅的,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你不要黑化她!”

        “你不是想要教训李渊年吗?这样的来回反差才能更好的折磨他。你没看见他现在吓成什么样了吗?”

        靠,是个鬼,他都会被吓住好吧!

        “若是我再增加两个,他也许会被吓疯。”苍时见到汐音的心情好像有所恢复,勾唇说到。

        “不要,大哥现在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若是他死了,疯了,岂不是要给大哥增加麻烦,况且要是这么轻易就让他疯了,太便宜他了!”汐音邪恶一笑,让人毛骨悚然。

        看着下面被白影贴近的李渊年直接吓晕了过去!

        不屑的冷笑一声,缓缓从暗处现身。

        苍时挥手,那女鬼的身影消失。

        汐音上前狠狠踢了他两脚。

        “没用的东西!”

        “接下来呢?”沧是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结束。

        “给他下阴魂咒,等娘亲走后,我要让他日夜被百鬼纠缠,难以安宁!”这是她替凤舞樱这十几年来所受的欺辱报的仇。

        汐音邪邪一笑,转身离开。

        汐音走出汐园,苍时对着身后的大院挥了挥手,空气微动,仿佛什么东西改变了,但是又看不出什么东西变了。

        须臾身后,传来李云澜的声音。

        “爹,爹,你怎么了?你醒醒?”

        醒?暂时估计是醒不过来了!最少也要等明天她娘离开后!

        她看在李云澜的面子上暂时不杀他,但是绝不会让他好过!

        “你这是要去哪?”

        出了李府,汐音向着街市走去。

        “逛窑子!”汐音淡淡的说了一句。

        苍时的脚步瞬间停下。

        汐音感觉,回头看着他,却见他一脸怪异,“怎么了?”

        “你要去那种地方?”主子若是知道他带她去那种地方不知道会不会杀了他。

        “怎么?不行?我以前天天去的!”

        “你一个女人天天去那里干什么?”他语气有些阴沉。

        “废话,你们男人去那里干什么?”汐音撇嘴。

        “我没去过!”他冷冷道。

        “呦,好男人,不对,是好龙!哈哈。也不对,你是不是想找一个女神龙?”

        越说越离谱,苍时懒得跟她争论,脸色微黑的走了。

        “哎,走什么?你还没回答我呢!”汐音不依不饶的跟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汐音停下。

        苍时抬头看着前面这间红花柳绿的楼,上面写着钱来缘,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间店是她的开的。

        汐音促狭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对着满脸笑意迎来的芸娘眨了眨眼,“给爷这个朋友多叫两个美人。”

        回头对着僵住的苍时扬了扬秀眉,搂着芸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苍时看着那个一身女装,但是行为犹如男子一样轻浮的女人,怀疑自己今天跟她出来是不是错的。

        门口来往都是客,楼上女子嬉笑着对他招手,看着很热闹。

        苍时有些无法理解凡人为何那么喜欢初入这种地方。

        “许月白今天来了吗?”汐音走到自己的房间,问着芸娘。

        “来了,就在楼上,上次关门之后再开,他来的可频繁了,几乎是每天都会来,而且每次都是一掷千金,询问老大的去向,前几次还好,现在连我…”

        “连你都不好意思要他银子了是吧?”汐音坐在沙发上,缓缓将脸上的皮层揭掉,露出那张娇艳的小脸。

        “是呀,老大,人家又没做什么事,这一连被宰了那么多银子,感觉他还挺无辜的!”芸娘摸了摸鼻子笑笑。

        “男人嘛,来到这里不就是花银子的,找我不过就是顺便吧,有银子不拿,你难道傻吗?爷平时怎么教你的!你可怜别人,那也要别人可怜你才是!”汐音淡淡的说到。

        苍时推门进来,汐音意料之内,就是有点担心她那姑娘们有没有受伤,抬手对着芸娘吩咐道:“告诉许月白就说爷在这边等他。”

        “嗯!”

        芸娘离开,汐音走到里面,从柜子里拿出一套白色男装。

        “爷要换衣服,你要看吗?”

        苍时看着她手里的衣服,有些不明白她在做什么?听到她的话,俊脸顿时一黑,赶紧从原地消失,耳后带着一丝不明显的红色。

        “哈哈,苍时,赶明爷一定要给你找一个女人!”她笑的前俯后仰。

        在外面的沧时听到她的笑声,头上顿时冒出几根黑线,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女人。

        ------题外话------

        啦啦,今天没有万更,明天没课湘帘会补回来,么么达。

        湘帘新开的古言之作,《医谋天下》可以搜到了,亲们可以看看,喜欢的请收藏。

        湘帘先开个坑,很快就会更新的,么么达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7958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