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九十三章:爹娘往事

第九十三章:爹娘往事

        听到那句小子,玉涵嘴角很明显一抽,这丫头的性子跟他该真的很像。

        这十五年他出来过但是每次都是小心翼翼,他知道这个女儿很有可能跟他一样是驱魔师,为了避免被她发现,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基本都是出现在凤舞樱的梦里,看着这个对母女。

        “你爹我当然是被人杀死的!”他语气漫不经心的说到。

        “被人?”汐音挑眉,“你是驱魔师却被人杀了?你丢不丢人呀?本小姐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爹?幸好现在天下人都不知晓,不然本小姐的威名还怎么存在?”

        玉涵顿时气结,“丫头,你爹我也是人,自然会伤残病死。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况且那个凶手也不是普通人?”

        “好吧,你来说说那个不普通的人是什么人?”汐音拉着李云澜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丫头,你不知道尊老爱幼吗?让你爹我站着,你却坐在那里?”玉涵俊脸微微委屈受伤。

        “靠,你废话还真多!要不要我请你去地府喝杯茶,咱爷俩好好叙叙旧?”她挑起细眉,嫣然一笑。

        “好好,你爹我已经多少年没有吃过东西了!”他笑的一脸开心。

        “你活该,谁让你不去地府的?”

        “我要是去地府了,现在还能看见你们吗?”像是被汐音冷淡的态度刺激的,俊脸上好不委屈。

        “行了!小刘,给他搬一张桌子,上一杯茶!”不想听他唠叨,汐音夹出一张黄符,快速结了印,朝着院中的槐树贴去。

        “通阴符?丫头,很不错嘛?没给你爹我丢人!”玉涵看见那张符脸色瞬间一变,激动不已,神情骄傲。

        凤舞樱一惊,她从没有见过汐音施法,也从来没有人教她,她怎么会这些东西的?

        “汐儿,你?”李云澜震惊的刚想问出口,房间内忽然出现一个白衣白帽的申一个,眉清目秀,肩膀殇搭了一条毛巾,像是客栈的小二,手里提了一个茶壶一个杯子肩上扛了一个桌子。

        众人众鬼顿时震惊不已。

        这是谁?

        “嘿嘿,老大,茶水来了!”小刘一看汐音瞬间谄媚一笑,自动忽略其他人。

        “给他端过去!”汐音指着呆愣的玉涵。

        “老大,他是?这人间还有生意吗?”小刘惊愕。

        “他是我爹!”汐音撇撇嘴,瞥了一眼玉涵。

        “你,你爹?”小刘惊得差点把手里的茶壶丢了!

        “怎么不像吗?你这小鬼是谁?”玉涵顿时端起了一副驱魔师的架子,质问着小刘。

        “呵呵,爹,额不对,老大爹,小的是黄泉客栈的伙计,这是我们老大!”小刘笑的一脸讨好的自我介绍。

        心里却是震惊不已,老大的爹呀,老大的爹原来这么年轻?

        一定要好好讨好,老大到时候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加薪呢,哈哈。

        汐音一看那丫奸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呢,伸脚狠狠踹了他一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把东西放下还不滚,下面不要忙吗?就知道找机会偷懒,小心你这个月的月银又被扣掉。”

        “额,是是,老大,老大爹老大娘,我先走了,改日到客栈一坐!”小刘笑着招呼了一句,赶紧消失!

        留下一堆人鬼看着目瞪口呆。

        “汐儿,你在黄泉开了客栈?”这是李云澜问的!

        因为此时大概也就他最为冷静了,凤舞樱已经呆住了,玉涵抱着那壶茶研究着。

        “是呀,反正也是闲着,然后就开了!”汐音无所谓的笑笑却不知在李云澜心里产生了多么大的震撼,他原来竟不知道汐儿竟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她上午跟自己说的自己晚上就会知道,难道本来就是打算今晚就会告诉他?

        “别研究了,那茶水与人间的不同,你可以喝,水虽然是免费的,但是小刘的跑路费还是要给的!”

        汐音看着他在那倒了一杯品尝,脸上露出的满足的笑容,很是鄙视的瞪了他一眼。

        玉涵本来激动地心情,一听到她说的什么费用,立刻消散了,“什么?还要钱?你爹的钱你也要?你有没有良心?”

        “嗬,本小姐这辈子又没吃你的喝你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本小姐又没偷又没抢,为什么没有良心?”汐音嗤笑一声。

        “舞儿,你看你女儿她欺负我!”玉涵顿时一脸受伤的朝着凤舞樱控诉,语气竟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顿时让汐音身上一麻,肉麻的瞥了两鬼一眼。

        李云澜眼里划过一丝笑意,显然之前的震惊此刻已经完全平复。

        “我女儿欺负你了吗?我怎么没看见?”凤舞樱假装没看见的说到,眼角划过一丝笑意,这下她真的可以放心了,汐儿真的很坚强。

        “我说玉大师,你能不能不要扯开话题?你到底是怎么死的?说来听听?”她勾唇邪笑的看着他。

        玉涵装委屈的脸色顿时一僵,喝了一杯水掩饰一下自己的不自然,摸了摸鼻子,抬眸看着她,“我是被自己的族人杀死的!”

        “族人?驱魔师?”汐音眸光微闪。

        “对!这世上的确存在驱魔家族,但是很早开始就隐匿了,虽然遁世很久,但是族中严格的规矩依旧存在,族中之人不得与外族人通婚,更不能随便说出自己是驱魔师,我谨记族迅在外流浪,却不想遇见了你娘!”他说着满脸柔和的看着凤舞樱。

        凤舞樱亦是深情回应,小手紧紧握住他的手。

        “遇见舞儿,你该猜到后果了,我违背了族训,执意要娶舞儿,被族长驱除家族。年少轻狂,不愿服输,我就带着舞儿四处流浪漂泊,的确也是过着神仙眷路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族中有人追赶出来,说我败坏了家族名声!哈哈,名声,狗屁的名声,驱魔家族已经顿时几百年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个族类存在哪里来的名声,不过是找个借口想要杀我灭口罢了!”他仰头笑的有些猖狂。

        汐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笑声止住,他接着道:“来到祈风国边境,他使了阴招,把我打成重伤,我昏倒在路边,舞儿一人无助的带着我,本就不好的身体却因为我的拖累更加体力不支,况且她还怀着你,我让她将我丢下一人离开,她却不愿。就在这时遇到打了胜仗将要班师回朝的李渊年。”

        “你们遇到了李渊年?”汐音微惊,原来他们那么早就遇见连他们。

        李云澜听到他们提到自己爹爹,脸上微微一暗,知道爹肯定又没干什么好事。

        “遇到了,我和你娘全都昏倒在路边,被他救了,带回了京城,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他的确是帮助了我们,他将我们送到京城的医馆,并派人照顾着。但是我伤及肺腑,已经无力回天了,不过两日便去世,我太过担心舞儿,不想那么早就离开,所以动用了当年娘亲留下的红玉收魂簪,将自己的魂魄收了进去,日日陪伴在舞儿身边!”

        汐音听得一愣一愣的,“靠,你就那么死了?”

        “你爹当初的确是在医馆去世的,我并不知晓你爹的魂魄还在我身边,只知道万念俱灰心灰意冷,想要随他去了,但是想到腹中还有你,你爹对你的希望那么大,我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凤舞樱看了一眼玉涵对着汐音说到。

        “是李渊年逼着你嫁给他的?”汐音脸色微微一本,问道。

        “不是,是我自愿的,但是却是他骗了我,他知道涵去世了之后,便千般诱哄,说是要照顾我们母女,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将我带回李府派人照顾,我带着你行动不便,又不会武功,什么都做不了,最后还是跟着他回了李府,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了他的假面,原来他就是一个虚伪小人,最初就是因为贪婪我的美貌才会救我们的,我想逃离,却被他一次次逼到尽头,几次想要一刀了断,但是为了你娘亲不能那么做,所以最后只能和他交易,嫁给他,然后生下你!”凤舞樱眸光透着森冷,小手紧紧的握拳,语气冰冷至极,玉涵见状及时抱住她。

        “没事了,舞儿,都过去了,都怪我的错,将你留在那里,对不起对不起!”他心疼的抚着她的脸。

        “呵呵,果然没有那么简单!”汐音勾唇,却让李云澜心里微微一惊,“对不起,汐儿,我不知道我爹原来做了那么多错事,我知道我代替不了他向你们赔罪,但是汐儿,大哥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们!”

        汐音顿时一怔,才恍然意识到什么,“大哥,你在说什么?汐儿当然不会怪你,李渊年的所做所谓我早就明白,大哥的为人我比谁都要清楚,怎么会怪你呢?”

        “对呀,澜儿,这么多年,你对汐儿什么样,二娘都看在眼里,不管以后会如何,娘亲和你爹的事都不会牵扯到你,也希望你不要因此迁就汐儿好吗?”凤舞樱放开玉涵缓缓走到李云澜面前,伸手缓缓摸向他的脸,但是却穿了过去,微微一惊,但是刚刚汐音?

        “娘亲,你摸不到他的,他不是驱魔师,只有我才可以!”汐音伸手碰了碰她,冰凉的触觉,瞬间让两人心里一颤。

        “二娘,你放心,云澜永远都不会伤害汐儿的!”他认真的看着凤舞樱,眸中是坚定之色。

        他永远都不会,他爱护她还来不及又怎会伤害她。

        “这簪子怎么开启的?”汐音忽然举起手中的簪子看向玉涵。

        “这簪子是族中法器,每个族人都会有,因为红玉可以收魂,只要用红玉做的东西戴在身上都可以,还有手镯玉佩等,这簪子不仅能收魂,还能测试驱魔师等级,”

        “驱魔师还有等级?”这是汐音今天第一件惊讶的事,从她前世加今生三四十岁的年龄都没有听过驱魔师原来还有等级?

        “驱魔师当然有等级!不同等级的驱魔师地位自然也是不同的!这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汐音震惊不已,呆呆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分?”

        “果然,没有人教导还是不行!”玉涵叹了一口气。

        “少废话,赶紧说呀!”汐音瞪了啰嗦的他一眼。

        “驱魔师的等级分为一到八级,没一级分为一种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黑,将你的血滴在红玉之上,与它契约,红玉的颜色会发生改变,现实你的等级对应的颜色,最低的等级自然就是红色的,与红玉的颜色相差不大!你没升一等级红玉的颜色会自动改变!驱魔师每个等级之间的能力自然也有很大的差别。”

        “靠!”汐音被着劲爆的奇闻惊得狠狠爆了一句粗口,说着就要咬破自己的手指滴血在上面,忽然被玉涵拦住,“等等!”

        “怎么了?”

        “你要考虑好,一旦你用了着红玉簪子就必须要认祖归宗,红玉是驱魔世家的象征,不得为外人使用,当年我被驱除家族之时红玉便已经交还了回去,所以迷离之际,我用了娘前留下的这个簪子!”

        “还有这说法?我要是不回去呢?”汐音皱眉,伸出去的手退了回来。

        李云澜心里顿时一惊,汐儿会怎么选择?

        忽然想起之前那种怅然若失的错觉,难道真的会发生吗?

        “一旦你契约了红玉,族中很快就会知道,他们要记录每位驱魔族人的踪迹,会清楚的知道世间与多少族人。就算你不回去他们也会寻来,若是你执意抗争,最后受伤的也会是你自己!丫头,你要想好!”玉涵脸色有些凝重!

        他很不愿她受伤,但是有些事还是要去面对。

        凤舞樱也有些紧张的看着她,希望她可以慎重的选择。

        “你想让我回去吗?”汐音忽然开口看着玉涵,虽然今天只是第一次见,但是汐音已经肯定他们俩真的很像,不仅是性格,还有面对一丝事情的做法。

        “真的不愧是我的女儿,还真是像我,这么快就将问题抛给你老爹了,呵呵。”他笑了笑,狐狸一般的俊脸很好看,但是却有些复杂,须臾,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揽着她的肩膀,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说实话,爹自然是希望你回去的,爹离开家族已经十八年了,就算很多事可以不在乎,但是爹不能不在乎一个人。”

        “那个人是你爹,我爷爷?”汐音肯定的开口。

        玉涵顿时无奈,这丫头为什么那么聪明。

        仿佛看穿他,汐音勾唇,“不是我太聪明而是你很笨,你既然留着祖母的簪子,就说明祖母肯定不在世上了,刚刚提到你被驱除族中之时,你眸中明显流出一丝不舍,既然你不在乎家族出来漂泊,却不舍被赶出家族,那就说明族中有你不舍的人,看你的样子,应该就是你那赶你出来的族长老爹了。”

        玉涵顿时一噎,凤舞樱顿时掩嘴一笑,推了玉涵一把,“你说你装什么装,直接告诉汐儿不就好了吗?现在不仅失了面子,还让女儿嘲笑一番,我记得以前就在梦里跟你说过汐儿很聪明,谁都骗不了她。”

        “好吧,好吧,女儿厉害,丫头,你自己选择吧,不用顾忌我们,我在族中还有一个姐姐,有她在应该没什么问题。”玉涵道。

        汐音沉默,看了一眼手中的簪子,眸光微动。

        李云澜紧紧的看着她,心里有些紧张,害怕她离开,但是又不希望她有什么遗憾。

        “这个簪子既然那么有用,而我只需要回去看看那个老头子,这两者的交易应该不吃亏,我干嘛还要考虑?”汐音眨了眨大眼睛,看着几人。

        玉涵瞬间一怔。

        汐音已经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上面。

        “等…”玉涵想拦住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鲜红的血滴在鲜红的玉石之上,瞬间被吸收,簪子缓缓放出光芒,闪烁着什么?

        “我是不是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等级了?”汐音期待的说到。

        “嗯,但是丫头,你也不要过于太在意,你不在族中,驱魔术也很少练习,没有等级也不要难过,爹爹会帮助你的!”玉涵怕她一会看了伤心,提前安慰到。

        “出了,出了,你们看,出来了!”汐音激动的声音忽然传来将几人瞬间惊了一下。

        只见那红玉的颜色忽然变成了橙色。

        玉涵眼里顿时充满了激赏,二级驱魔师,很不错了!

        但是那颜色还在闪烁,忽然又缓缓变成了黄色。

        玉涵顿时一惊,怎么可能?

        簪子似乎还不够满足,还在继续闪烁,像是鸡蛋黄的颜色缓缓变灰像是和某种颜色混合一般,须臾黄色被冲去,变成绿色,像是翡翠一般,美丽通透。

        绿色之后,光芒又闪烁了一下,有些泛着蓝光。

        玉涵此时已经惊愕的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四级驱魔师,马上就要突破五级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可能?

        就算是天赋再好也不可能只有十五岁就达到了四级。

        就连他天赋依旧在族中很好的了,也是在二十多岁达到四级的,他去世之前也才刚刚突破五级。

        这这怎么可能?

        玉涵瞬间感觉脑袋有些晕眩,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是四级?驱魔师不是八级吗?我怎么才达到一半的等级,还差那么远?”汐音有些郁闷的揉着那绿色的簪子,希望它能够在变出一个颜色来。

        “汐儿,刚刚玉叔叔不是说了吗?每种等级对应的是一种颜色,你这是四级,但是有些蓝光,应该快要突破五级了,天赋应该很好!”李云澜看着她郁闷的小脸,顿时温柔的安慰到。

        眸色有些复杂。

        她真的要离开他了吗?

        “哈哈,哈哈,何止是很好,简直是一个修炼变态,这样的天赋就算整个家族都没有,哈哈,真的不愧是我的女儿!”玉涵惊讶之后便是狂喜,眸色变得异常晶亮,仰天狂笑。

        “真的?”汐音狐疑的看着他,她不懂,不要骗她,“那你是什么等级?”

        “额!”玉涵狂喜的脸色瞬间一僵。

        “是几级?”汐音不依不挠。

        知道真相的凤舞樱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摇了摇头,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年驱魔家族不愿和外族通婚就是怕血脉不纯,影响驱魔家族的驱魔能力,只是没想到她和涵的孩子,一个拥有一半平凡人血脉的孩子,竟然会是天之骄子。

        她应该高兴和自豪才对。

        “额,咳咳,这么长时间了肯定忘了,而且我的玉佩已经交还家族了,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他眼神有些躲闪,不看汐音的眸子。

        笑话,要是让她知道她爹的等级和她差不多,一定会被笑死的,他可不能这么没面子!

        一定不能让她知道。

        “好吧!”汐音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撒谎,但是怎么说他也是她爹,怎么也得给个面子不是?

        “那你们是继续呆在这个簪子里还是让我送你们去投胎?”汐音询问他们的意见,既然他们俩此时在一起,若是不想投胎她也不会说什么。

        玉涵和凤舞樱对视一眼道,“等看到你平安回到族中,爹爹再和你娘去投胎,爹爹可下辈子还要和你娘做神仙眷侣的,可不能一辈子埋在地府。”

        汐音明了,语气嘲笑道:“那你可不能保证你下辈子还能不能长得这么人模狗样,要是变丑了,你还是不要去找娘亲了,汐儿会让陆判给娘亲安排一个好人家,让你俩离得远远的!”

        玉涵顿时一脸黑线,“臭丫头,人家都是祝福,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诅咒了,你爹我怎么可能会变丑,你娘当然永远都是你爹的,谁也不给!”

        霸道的搂住凤舞樱,玉涵瞪眼。

        “那可不一定要是投胎的时候撞到脸了怎么办?”汐音邪恶的勾唇。

        “…”

        李云澜有些无语,这丫头还真是调皮。

        “你说他们现在是不是都知道我的存在了?”汐音看着簪子,挑眉问道。

        “在你将血滴在上面那一刻,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一束光芒已经冲天飞上,只有我们能看见,驱魔家族中会有专门的驱魔师看守这一块。你要小心,若是你不回去,他们一定会找来的!”

        “回去,怎么不回去,回去见见你那老爹,还有我那姑姑,说不定能够筹齐驱魔几人组,以后一起抓鬼呢!”她开玩笑道。

        气氛顿时一松,玉涵无奈的揉揉她的头发,眸中流露出一抹不舍。

        “行了,爹爹和娘亲先走了!你若想见我们,呼唤一声我们就会出现。”轻叹一声,玉涵和凤舞樱,双双缠绕化作一缕白光钻入簪子中。

        ------题外话------

        还有二更,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961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