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九十四章:女人?

第九十四章:女人?

        回到裕兴宫后汐音还是没有给他做饭,因为某个女人在车上就睡着了!

        最后还是被焱影很无奈的抱了回去!

        他有些不明白这女人接近他真的是只是图财图色吗?

        第二天,将军府。

        李渊年醒了之后就慌张的跑到汐园,却见到处都是白绫白帐,脸色顿时骤变,心里猛然一沉,寒气瞬间从脚底升起。

        周围飘荡着一个个白色纸钱,在这落魄的小院里尤为凄凉和诡异,沙沙作响的槐树叶子,仿佛在呜咽,给这个清晨平添一丝悲怨。

        他快步跑到某个熟悉的房间,当看到那白花花的陵棺和一个巨大的奠字之后,李渊年猛然止步,脸色大白,胸口血气猛然上涌,瞬间倒地,再次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之时,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凤舞樱因为曾被皇上封为夫人,便不是妾室,吴莲生前最恨她,如今她突然死了,她自然是万分高兴,很是欣欣然的给她准备后事,并且以夫人的待遇将她葬了。

        “你们在干什么?”李渊年仿佛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在做梦,看了一眼地上落得一个纸钱,他抬眸恍惚的问着李云澜。

        “爹,二娘去世了!”李云澜淡淡告诉他这个事实,通过昨晚亲眼见到凤舞樱夫妇的魂魄,他此刻倒是没有多少悲伤,但是心里对这个父亲又多了一份不满。

        “你,你说什么?”李渊年苍白着脸,紧紧抓住李云澜的衣服,激动的问道,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鬓角的头发白了很多。

        “老爷,是妹妹去世了!”吴莲掩饰住心里的欣喜,面上带着悲伤,扶住站不稳的李渊年柔声道。

        “啪!”李渊年反手狠狠给她一个巴掌,吼道:“胡说,舞儿怎么会死?不会的,她不会死的。不会的!”

        一巴掌瞬间将吴莲打蒙了,她怔怔的捂着脸看着李渊年,心里瞬间寒冰彻骨。

        “娘!你怎么样了?”李琴音急忙扶住她,焦急喊道。

        “爹,二娘真的去世了!”李云澜看着这两个给予他生命的人,心里忽然产生一种悲哀。

        “爹,她死了,她真的死了,那个贱人真的死了,哈哈,你不相信就自己去看!”李琴音再也无法忍受李渊年此时那个样子,心里恨得发狂,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的笑。

        “不,不可能,你们骗我!”李渊年神色颤抖,嘴唇发白,手指指着他们,慢慢向后退,猛然向汐园跑去!

        当看到那空落落的院子,空无一人的床铺,李渊年终于认清事实,缓缓瘫倒在地上,不可一世的大将军此刻像是一个可怜的糟老头子,神色复杂,不知是难过还是欣喜。

        她终于走了!

        还是走了!

        往事历历在目,进了将军府之后她好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跟他说过。

        她是恨他的!

        脑海中忽然蹦出一个白影,血液覆盖的脸,恐怖的眸子,紧紧的向他靠过来!让李渊年的脸色瞬间一白。

        那是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个?

        眸光猛然一闪!

        他迅速从地上爬起,向外跑去,眸中带着无尽的恐惧!

        他想起来了,她说过她会化身厉鬼回来找他的!

        不要!

        “老爷?”吴莲看她神色慌张,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澜儿,快去派人,将汐园烧了!”李渊年回到前院就急急的对这李云澜吩咐。

        “什么?”李云澜脸色瞬间一变,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了?“不行,爹,汐儿还在,将汐园烧了汐儿回来住在哪?”

        “快去!”李渊年不想他多话,厉声吼道!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那个白色恐怖的身影了!

        “澜儿,快去!”吴莲见他发火,急忙推了儿子一把!

        汐儿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她已经知道了这一切,还会回到这个地方吗?

        李云澜面色难看至极,犹豫半响,还是走了出去。

        “你,快去,快去请法师!请法师!”李渊年神色惊恐,忽然将手指对着吴莲。

        吴莲被他异样的神色吓了一跳,想到他肯定是因为那个女人死了受了打击,现在头脑开始混乱,心下恼火!但是听到他请法师,心里顿时又开始疑惑了!

        法师是做法驱邪的!

        他找法师干什么?

        难道是要那个女人的魂魄不能呆在这?

        也对,十几年前干了那件事,那个女人对他肯定恨之入骨,他在害怕?

        “是,老爷,妾身这就去!”心下冷笑一番,吴莲点头走了出去。

        从今以后,这李家女主人就只有她一个了!

        仿佛一夜之间,李家也开始混乱起来!

        事情过了三天之后,许月白过来找李云澜,两人坐在钱来客栈,两眼望着窗外,脸上带着都带着一丝凝重,还有一些看不懂的神色。

        “你真的要走?”这是许月白先开的口。

        “是啊,男儿志在四方,总该找点事做,总不能天天赖在家里!现在祈风还算太平,并无硝烟,何不趁此机会去外面看看!”李云澜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轻抿着,两眼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月白沉默了一下,半响,没有看他缓缓说道:“是因为她吗?”

        李云澜端着杯子的手一怔,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为什么这么问?她是我妹妹!”

        “呵呵,我都没说是谁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她?”许月白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

        “何必拐弯抹角,你想问的不就是她吗?”李云澜嘴角也勾起一丝讥笑,对自己的好友一点也不给面子。

        “她不是你亲生妹妹吧?”许月白眸子一深,幽幽的说到。

        李云澜和李琴音长相酷似,但是和李汐音却是相差甚大,本来他以为应该是继承了她娘亲的容貌,但是当他见过她娘亲的容貌之后却是瞬间肯定了,李汐音并非她亲妹,再加上十几年前京城的流言蜚语,有些真相还是可以重见天日的。

        李云澜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永远都是!

        许月白顿时一阵哂笑,没有说话,须臾,若无其事的问道:“她,在国师身边还好吗?”

        最近的流言他也听到了一点,那个国师他至今还没有见过,但是听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让他心里忽然产生一种恐慌,让他很想上山去找她。

        “挺好的,我见过国师,的确很威严,一个不简单的人物,汐音在他身边或许会更安全吧!”李云澜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他见到的那个凌然傲气的男人,直觉上告诉他,那个男人对汐儿是不同的,尽管他没有说几句话,但是那霸道的占有却是很明显。

        汐儿现在正有事,或许国师大人可以帮到她。

        “真的吗?国师来到祈风也有很长时间了,却被皇上放到城外很远的裕兴宫之上,是不是皇上对国师依旧很忌惮?那样汐儿在他身边还会安全吗?”许月白眼睛微眯,平时玩世不恭的笑容也消散了。

        李云澜闻言心里猛然一跳,他竟然没有想到这里,轻叹了一声,“汐音自己有主见,她自己会选择吧!”

        “汐儿的确很不普通,希望她能够快乐一点,哈哈!”许月白笑了,只是那笑容有些多少有些落寞。

        “月白,咱俩认识也有十几年了吧,我把你当做最好的兄弟,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去伤害汐儿,就算你有什么目的,我也希望你会想想她的感受,不要逼迫她!”李云澜抬眸正视他,语气很认真。

        许月白也抬眸正视他,两人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对话,气愤竟然会如此压抑,他张了张嘴,缓缓道:“我答应你!”

        他不会伤害她,当他知道她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之后,天知道他有多激动,就连大哥这两天都觉得他在兴奋着什么,他自己也很奇怪。

        “呵呵,谢谢你!”云澜笑了,将被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却是忽然觉得有些苦涩,对着门外面的人招手,“来人,上两坛酒!”

        酒?

        许月白顿时一惊!

        他可是从来不是如此酗酒的!

        忽然想到什么,嘴角一勾,豪气的拍桌子,“好,上酒,今天不醉不归!两坛怎么够,再加两坛!”

        “哈哈,哈哈!”

        …

        大哥走了?

        汐音看着手里刚刚从鸽子身上拿下的信件,微微皱眉。

        连恒告诉她,大哥离开李府独自去游历云外。

        为什么突然要走?

        微微吸了一口气,汐音将信收起,看了一眼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抿了抿唇。

        出去也好!或许就不用每日面对那样的父母了,她想他心里也是矛盾的吧。

        “小汐!小汐!”

        什么声音?

        汐音站在高处,微微一愣,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她吧。

        “小汐,小汐!”

        声音越来越近,汐音眸子扫了一眼四周,顿时看到远处想着她飞来的凌风。

        “凌风,你回来了?你去哪了?”汐音喊道。

        “嘿嘿,小汐,主子让我去办事了!”凌风落在她身边。

        “不是人间的事吧!”汐音挑眉。

        “额?你怎么知道?”他一愣,俊脸呆萌。

        “笨啊你,若是人间的事,你能从天上飞过来吗?”汐音抬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骂道。

        凌风呆呆的看了一眼天上,半天才哦了一声。

        汐音觉得他呆的可以和那只火狐狸相比了。

        咦?

        对了,那只狐狸哪去了?

        “你见过那只火狐狸吗?”

        吞了她的丹药之后,那家伙就消失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在见到他,不会真的逃了不吧?

        “没有!”凌风摇头!“小汐,我要去主子那里复命,你要不要去?”

        “你复命,是你们之间的私事,你要我去干嘛?”汐音奇怪的看着他。

        “嘿嘿,走吧!”他神秘一笑,拉着汐音就飞了下去!

        “喂,搞什么?”汐音皱眉。

        从那次马车世间之后,她都没有再跟那家伙说过话,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想到他那晚说的话,她心里就不舒服!

        每日将饭送到他房间里,她都是直接离开,没有逗留,他也没有说一句话。

        两人站在焱影的房门口,凌风推了推她,让她开门!

        明明是他来复命的,凭什么让她来开门?

        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一边假装看不见,也不去开门。

        凌风无语,最终还是吞了一口水,清清嗓子,对着里面恭敬的说道:“主子,凌风回来了!”

        “进来!”

        半响,里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让汐音睫毛猛然一颤。

        凌风轻轻推开门,然后又拽着汐音的袖子将她拉近房里!

        汐音小脸一阵纠结,咬着牙,走进了大殿。

        进去之后,见焱影正在拿着一本书看,汐音顿时一怔,那不是她从陆判那里拿回来的《阴山志》吗?怎么跑到他那里去了?

        焱影看见汐音也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讲视线缓缓移到凌风脸上,冷声道:“怎么样了?”

        “主子,崇光上神今日离开神界朝着人间来了!怕是很快就能找到主子!”

        崇光上神?神界?

        汐音听到他所说,秀眉微皱。

        凌风是神!

        苍时是妖!

        神界,妖界,魔界。

        汐音忽然想起,那日焱影所说的话,神魔联手将妖王打败。

        现在神界上神来找他,难道他真的是?

        “不要阻拦,让他过来!”焱影冷淡的声音很平静。

        “是,但是魔尊也来了,主子会不会有危险?”

        “哼,他们来了也不会做什么,不过是想确认一些事情而已。”焱影冷笑。

        魔尊?

        汐音眸光微闪,心里有些事情或许可以定论了。

        气氛微微寂静了一会,凌风欲言又止,半响低下头,还是决定开口,缓缓道:“只是,主子,崇光上神还带了采暮神尊过来。”

        采暮?

        女人?

        汐音听到这个名字,眸子顿时一眯!

        焱影眼角恰好瞥见汐音的异样,眸子微动,淡淡的对了凌风挥了挥手,“帮本王好好照顾采暮!”

        “是!”凌风点头,偷偷瞥了一眼汐音,转身向外走去!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凌风瞬间吐了一口气。

        “你怎么在这?”苍时走来,忽然见到他站在主子门前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心里不禁疑惑。

        “哦,刚刚向主子复命呢!”凌风拍了拍胸口,随口说到。

        “复命?你不是刚向主子汇报过了吗,还有什么事?”苍时顿时皱眉!

        凌风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很快反应过来,拉着苍时的胳膊,快速离开,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让苍时心里更加奇怪。

        “呵呵,我也很纳闷呢,但是是主子让我这么做的!”凌风俊脸很疑惑,拉着苍时边走边说。

        “主子让你做了什么事?”

        “我本来已经把事情都汇报给主子了,但是主子却让我将小汐带过去,再重新汇报一次,还不准我告诉她,你说奇不奇怪?”凌风挠头表示很不解,其实他在见到小汐之前就已经回来了,但是主子去偏偏要他去喊小汐一起。

        苍时顿时一怔,这几天主子的确是很奇怪,自己不出门,却每次都要他告诉他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而且那个女人这几天也明显很少和主子说话。

        难道两人吵架了?

        不是吧,主子会和人吵嘴吗?

        很难想象!

        但是那晚他的确听到马车里主子怒吼那个女人的声音了。

        “你汇报了什么?”苍时心里也很疑惑。

        “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说崇光上神来人间了!让主子小心!”凌风呆头呆脑的如实告诉他。

        “还有呢?”

        “还有?对了,还有采暮神尊也跟着来了!”

        苍时瞬间停下,“你提到采暮了?”

        “是呀?”

        苍时眸光微闪,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对着凌风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又在心里对自家主子的幼稚行为表示绝倒。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明白主子的意思?”

        “那个女人什么反应?”苍时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到。

        “没什么反应!”眼神不算,脸上没什么表情。

        没反应?

        苍时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怪异,须臾,摇摇头,径直离去,在心里祈祷他家主子不要弄巧成拙。

        凌风见他摇头离开,心里顿时莫名其妙。

        “喂,苍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告诉我?”凌风赶紧跟上去,追问。

        焱影的房间里,此时死寂的吓人,从凌风离开后,两人就一直没有说话。

        汐音还在纠结着那个采暮是什么人?跟这个家伙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要好好照顾?

        却不知她的表情全部被某人尽收眼底。

        焱影敛住眸中的神色,冷淡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啊?”汐音顿时一愣,“额,没想什么,你让我来干什么的?”

        “收拾一下,我们明日启程去海霖国!”

        “海霖国?去哪里做什么?”汐音奇怪的看着他,海霖国师祈风国的邻国,综合国力与祈风不相上下,关系平平,只是没有开国战而已。

        “上次回宫,皇上让本王代替他出使海霖国!”

        汐音微微撇嘴,这皇上老头倒是会算计呀,既可以免去自己舟车劳顿,又可以炫耀国师以扬国威。

        “那还要我跟着吗?”她问到,若是不去,她正好可以趁此找一下驱魔家族。

        “本王记得海霖国经常有驱魔师的踪迹!”他慢悠悠的说到。

        “行,我去!”汐音咬牙,这家伙那天晚上肯定是听到了她与玉涵的谈话。

        “你还见过别的驱魔师吗?”汐音问道。

        “本王见过的都是你的祖宗!”

        汐音顿时一噎。

        好吧,她不该问这种白痴的问题的!

        “你是妖王吗?”这个不白痴吧?

        他抬眸看着她,幽蓝的眸子闪着一丝不同的光彩。

        “你很想知道?”

        “嗯!”汐音郑重的点点头。

        “你要明白,一旦知道这些东西,对你只有害处没有好处,会牵扯到神魔妖三界,会有数不尽的危险!你还想知道吗?”他紧紧的看着她,像是屏住呼吸等待她的回应似的。

        她会怎么选择?

        谁知,汐音顿时冷冷一笑,“呵呵,现在才告诉我这些,你不觉得晚了吗?从你将我设计到你身边时,你就该知道我已经逃不了了,现在才说这些没用的,不觉得很虚伪吗?焱影,你真的想过我的安全吗?”

        她字字珠玑,咬字清晰的看着他,目光清冷,“你多次想杀我,却都没有下去手,是为什么?你对我时冷时热前后像是两个人的态度又是因为什么?你想从我什么获取到什么?你该告诉我了吧?你若真的是妖王,就该明白,我只是一个小小驱魔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若是想利用我得到什么,现在就可以停手,不要让我对你陷的越来越深最后又一巴掌将我拍的远远的!”

        陷的越来越深?

        这么多话,焱影似乎就只有听到这句才有一点反应。

        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流光溢彩,煞是美丽,嘴角微勾,“本王早就问过你,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是你本王觊觎的?若真的说想要的东西?”

        他语气突然一缓,瞥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下去。

        汐音见他欲言又止,便以为他是心虚,凤眼一勾,红润的小脸忽然闪过一丝邪恶,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袖子,“你真的是妖王?既然是妖王那肯定就是妖?只要我把你的本尊揪出来不就行了吗?”

        焱影顿时一怔。

        “哈哈,哈哈,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哈哈,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丫头!别笑!”他忽然无奈的伸手捂住那张笑的喷水的小嘴。

        “呜呜!”

        “不要笑了,回去收拾东西,若想知道本王到底是不是妖王,等这次回来,本王会告诉的你,不要再想什么鬼心眼了!”揉了揉她的头发,焱影终于妥协了!

        若是再不告诉她,这丫头保不准会连照妖镜那种东西都能翻得出来。

        其实,汐音想的不是照妖镜,而是你地府的玄镜,若是早想到这里,她一定会把玄镜偷过来,将他化成原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真的?”

        “真的!”

        “鬼才信你!”汐音狠狠翻了他一眼,趁机在他脸上捏了一把。

        “这是押金!本小姐先收了,你回来若是不说,本小姐就将陆判给我的那瓶媚药全部给你吃了!”邪恶的勾起嘴角,但是下一刻手腕就被某人抓住了。

        轻飘飘的话带着一丝阴森的味道,“陆判给你媚药?”

        靠!不好!

        “你是想让整个地府遭殃吗?”声音寒冷至极。

        快逃!

        汐音下意识的抽出手就往外跑,回头不忘喊道:“是我自己偷得!陆判那家伙才不舍得给我药呢!哈哈!还不知道药效怎样,回来一定先给你试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961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