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章:无魂世子

第一百章:无魂世子

        “难道是也是驱魔师?”汐音忽然看向焱影!

        “这种可能性会有很多,夺走别人的魂魄,妖也可以做到!”凌风不禁说道。

        “会是妖吗?你们能不能感受得到?”汐音眼睛扫过几位,这几位可都是万年老妖,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吧。

        “在人间,我们的力量全部都受到很大的压制,对周围的感应能力也会大大降低!”苍时淡淡道。

        这样说,汐音就感觉很纳闷了,“既然力量减弱很多,那你们跑到人间来是干什么的?”

        凌风和苍时瞬间不说话了,汐音将视线移到焱影脸上,他看了一眼她,很淡然道:”阴山很无趣!”

        阴山无趣,所以出来游玩?

        汐音无语,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这家伙肯定不想说的!

        小手指着一间茶楼道:“我累了,要进去歇息!”

        “进去吧!”焱影淡淡道。

        “客观请进!”小二过来殷勤的招呼!

        汐音随便找了一个桌子,屋里的趴在了上面,外面的天气有些热,感觉脸上带着面罩很闷,抬手就想把它扯掉,忽然被一只大手拦住!

        “你要是不想我们一会被人围观,就好好带着!”

        汐音顿时欲哭无泪,万分后悔,之前出来为什么不易容的!

        “你给我变一张脸吧,太热了,会闷出痱子来的!”

        “本王只会给自己变!还没有帮人变换容颜的!”焱影淡淡的道,不予理睬。

        “苍时!”汐音哀求的目光看向旁边站着的苍时!

        苍时假装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忽然对着焱影道:“主子,属下先去查看一下!”

        “对对,属下也去!”凌风唯恐避之不及,赶紧跟着苍时而去!

        汐音呆呆愣了一下,顿时恨恨咒了一句,“靠!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焱影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小二,死哪去了,人呢?本小姐等那么长时间了,连茶水都不上?这点是怎么待客的?”汐音心情很不爽,对着那边的小二喊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来!”

        小二上了一壶茶水,汐音倒了一杯刚想和,顿时被面上的帕子给阻挡了,郁闷的心情再次起来,抬眸看了一眼焱影,发现他正看着自己,顿时狠狠的瞪了过去,将被子往桌子上一放!

        “不喝了!”

        “小汐,小汐!”外面忽然兴冲冲的跑进来一个俊少少年,直直的本着他们这边儿来,手里拿着各种各样街上的小玩意。

        “你又跑哪里去了?”汐音斜睨着火狐狸!

        火狐狸随手端起她面前的那杯水咕咚一声喝个干净,看着很口渴的样子!

        周围的气压瞬间降低,却不是汐音那边传来,而是对边某位大尊身上散发的,他阴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火狐狸手上的那个杯子,仿佛要把那只手砍下来。

        “额?这里怎么感觉有点冷呢?”火狐狸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只是感觉突然愣了一下,奇怪的皱皱眉,将杯子放下,大刺刺的就要坐在汐音面前的凳子上。

        “砰!哎呦!”

        凳子不知何故突然向后移动,火狐狸狠狠的坐到了地上,哀嚎不已,顿时将周围的目光都汐音了过来!

        汐音嘴角一抽,猛然看向焱影,却发现他低着头,看着眼前的水杯不知道在观察着什么。

        火狐狸揉着屁股坐在地上,俊秀的容颜因为疼痛纠结在一起,可爱中透着一丝呆傻。

        汐音帕子挡住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看着他,淡淡道:“你现在可是马夫,怎么能跟主子坐在一起呢?”

        嗯?

        火狐狸瞬间一愣,挠挠头,马夫?什么东西?

        “行了,你就站着吧!”汐音感觉自己是在对牛弹琴。

        火狐狸乖乖的点头,然后默默的蹲在了桌脚处!

        汐音顿时一头黑线,这是想让别人说她虐待小孩吗?

        抬脚踢了他一下,“现在去找凌风他们,去给我查事情去!”

        “嗯?找凌风?不要!”他嘴巴一撅,摇头!然后伸手又去捞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着!

        “你怎么那么口渴?你去干什么了?”汐音不解的看着他,将整个茶壶扔给他,让他直接抱着茶壶喝,也不管周围人的眼光了!

        焱影淡淡的眸子倏地闪过一丝异色!

        “嘻嘻,小汐,我刚刚救了一个人!”

        “救人?”汐音顿时一惊!他去救人?他不是很害怕人吗?

        “是呀,那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然后我就把他送回家了!”

        “你怎么知道那人的家在哪?”汐音显然有些不相信!

        “是旁边的人告诉我的,说东边最大的那家房子就是他家的!”

        “那人莫非是死了?”

        “没有死,他的眼睛是睁着的!但是却一动不动,好奇怪!”火狐狸仰起脖子狠狠灌了一口水。

        焱影看着说个不停的两人,眸中沉寂的湖水隐隐涌动着暗潮,面上却是看不出任何情绪。

        “奇怪?”汐音微微垂首呢喃,眼神变幻莫测,忽然一把拉起火狐狸,“走!带我去找那个人家!快!”

        “咦?小汐!”火狐狸蹲在地方猛然被她拉起,将茶壶快速放在桌上,身子就被汐音拽了出去!

        焱影此刻眸中的黑色已经覆盖了整个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人的吵闹瞬间寂静下来,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个男子!

        好冷的气息!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刚刚还坐在那里的男子瞬间没了踪影,仿佛一场梦境,若非桌上还悠悠冒着热气的茶壶,众人一定会觉得那里根本就没有坐过人。

        “人呢?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妖怪吗?”

        “太恐怖了,妖怪!”

        “快走,快走!”

        “哎,别走呀,茶钱还没给呢!喂,你们别走!”

        。。。

        一瞬间热闹非凡的茶馆瞬间没了人,空荡荡的只剩下悠悠的茶烟。

        “小汐,就是这里!”火狐狸拉着汐音很快就跑到了拿出所谓的大房子面前!

        看着上面的牌匾,汐音停步,“庆王府?”

        为什么是庆王府?

        “喂,你刚刚救的那个人,是男是女?多大年龄?”

        “是一个男子,跟我,哦不,跟凌风那家伙看着年龄差不多!”火狐狸转了一下眸子,忽然拿出凌风作比较!

        汐音嘴角顿时微抽,凌风那家伙和他两个简直就是半斤八两,一个吃货,一个呆货。

        “你现在进去,那些人会不会认识你?”汐音看着门口的守卫,想着该如何进去。

        火狐狸,救了人,那些人会不会感恩让他们进去呢?

        “应该不会!”

        “为什么?”

        “嘿嘿,我刚刚是从屋顶飞过去的,我把那人放在树杈上了!”他笑的一脸清纯无害!

        汐音只觉心里一群草泥马,她早该想到这家伙绝不会亲自把人送到那些人手上的!

        不过,放在树上,那人会不会摔死?

        “走!”

        汐音拉着他,绕过正门,向着偏向的院墙走去。

        “参见王爷!”

        “世子怎么样了?”

        “世子刚刚醒了一次,现在又忽然昏迷了!”

        “大夫怎么说?”

        “回王爷,大夫说,世子身体才刚刚想恢复,尽量不要让他多走动,要多休息!今日早晨世子醒来便要去街上,我们拦不住,却在街上的时候跟丢了,不知道世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王府的树上的!”

        “好了,本王知道了,你们下去吧,给世子多准备一些补药!”

        “是!”

        走廊下的对话,刚刚消失,就从盯上冒出两个脑袋,往下垂着,看着下面的场景,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周围。

        走廊下一个体态丰腴的中年男子步履焦急的走着!

        “跟上去!”汐音对着火狐狸使使眼色,两人跟着那王爷,只不过一个在地上走,两个在走廊顶上悄悄的跟着。

        很快,那王爷就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王爷!”丫鬟行礼!

        “世子醒了没?”

        “回王爷,还没!”

        “让人去宫里传太医!快!”

        “是,王爷!”

        庆王爷眉头紧皱,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屋!

        汐音眸光微闪,对着火狐狸道:“过去,将那两人引开!”

        “啊?我去引开他们?怎么引开?”火狐狸顿时一愣,傻傻的样子让汐音顿时不耐烦,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啊!”一声惊呼!

        “谁!”

        火狐狸还没落到地上,快速飞身逃跑!

        “快追!来人!”庆王爷惊讶,赶紧喊道。

        “王爷,王爷,王爷,贵客来访!”忽然一个小厮快步跑过来!

        “什么事那么慌慌张张?”

        “王爷,有个自称是祈风国国师的男子,前来拜访王爷!”小厮心惊不已,好像还没从刚刚那个惊讶中惊醒,那个神一般的男子!

        “祈风国国师?他不该是去拜访皇上吗?怎么来到庆王府了?”庆王爷震惊道,但是来不及多想,急急吩咐小厮:“快,快,有请!”

        两人走后,门口瞬间空无一人,汐音从上面跳了下来,拍拍手!

        嘴角微微一歪,焱影那家伙来了,她刚刚竟然把那家伙忘在茶馆里了,不知道一会他会不会生气!

        呵呵!

        推开门缓缓走了进去,将门一关!

        汐音顿时感觉到房里的气息与周围不同!

        她轻轻走到屏风后面的床附近,一眼便看到上面躺着一个年轻的公子哥,面容俊秀,但是有些苍白,眼下微微发黑,唇色暗黑,显然不像是正常人!

        果然是他!那个无魂之人!

        恶鬼附着在人身上,首先要有个适应过程,尽管这是具无魂之躯,但是要想彻底融为一体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他才会在炎炎烈日之下昏倒,被火狐狸救了。

        要不然,这大千世界找一个人,还真的是很难,她还要跑一趟地府!

        汐音走了过去,站在床边,一手忽然夹出一张黄符对着他额头贴去!手腕猛然向上一提,想要把恶魂抓出来。

        但是,过了半响,丝毫没有反应!

        “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丫丫的,贴的倒是挺实的,本小姐就不信分不开你们!哼!”汐音勾唇冷笑一声,从手腕的铜钱串上拽掉一个铜钱,放在他的眉心,掌心贴过去,暗暗运力!

        一丝光晕从掌心溢出,照亮他苍白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但是依旧不见什么恶魂从他身上出来!

        “嘿,还真的挺难搞的!”汐音收回手,微微皱眉!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本小姐了!汐音拿出天圆镜,一手拿出一张符纸对着那边窗户贴去,引进一束阳光,将天圆镜放在光下,瞬间反射出一道光束,汐音将那反射的光束直直的射在他身上!

        顿时一股白烟缓缓冒出,像是冰块蒸发一样!

        汐音看到变化,瞬间欣喜,可是突然,床上的人猛然睁开眼!

        一双充血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汐音,忽然尖叫出声!

        “啊!”

        汐音没想到他会突然尖叫,手腕一抖,差点将镜子给摔了,门外瞬间传来声音!

        “是世子的声音,快去看看!”

        汐音脸色顿时一沉,眯着眼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子,快速从窗户消失!

        看来还真的有些棘手!

        汐音坐在屋顶,郁闷的想到!

        “丫头,你刚刚做的不对!”

        忽然一个声音传到耳边!

        是玉涵的声音!

        汐音一惊,快速拿出那个绿色的簪子,问道:“你怎么可以说话?”

        “这玉佩现在与你契约,我说话你当然可以听得见!不过其他人听不见而已!”

        “哦哦,那你快说,我刚刚什么地方做错了?”汐音急忙问道,她的方法没错呀?难道他有更好的方法?

        “不是什么地方做错了!丫头,你难道没有想过,若是你刚刚把那人身上的魂勾走了,那世子不就是死人了吗?”

        对呀!

        汐音猛然惊醒!拍了一下自己额头,她刚刚竟然把那么重要的一点给忘了,都被那恶魂给气的!

        “那现在我只能先找到那个世子原来的那个魂魄,才能去引出那只恶魂了!但是那个世子之前为什么会变成无魂之人?魂魄没了,人不就死了吗?”汐音皱眉,躺在瓦上看着头上灼热的太阳,也忘了炎热,眸中深思着什么。

        按理说这事也不能成立才对,无魂之人怎么会还能活着?

        “呵呵,丫头,这个还是得请教你爹我!来来,叫声爹爹来听听!”玉涵诱哄道。

        他旁边的凤舞樱忍俊不禁!

        “滚你丫的,有屁快放,别以为就你一个人知道!”汐音没好气的骂道!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她才不会叫一个看起来只比自己大了几岁的男人爹爹呢,感觉有点像人妖!

        “真是个不孝的丫头!”玉涵不满的嘟哝着!

        汐音隐忍的深吸一口气,忽然勾唇邪恶的笑道:“我刚刚跟陆判要了两个投胎的名额,听说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个是民间草寇!”

        她慢悠悠的语气,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的事一样,却是让玉涵心里警铃大作,威胁,这绝对是威胁!

        什么投胎,不就是给他俩准备的!

        这丫头真的是猴精的!

        “我说!”

        汐音顿时勾唇邪笑,哪里有什么公主草寇的,不过是她故意说得!

        “无魂之人,不同于阳寿已尽的人,他的阳寿还有时日,只是魂魄暂时离体而已,但是魂魄离体绝对不能超过三日,否则那人还是要死的!”

        “你的意思是说,那无魂之人是在魂魄离体的三天里被恶鬼钻了空子?”

        “正是!”

        “但是他的魂魄为什么会离体?有什么原因吗?”汐音小脸闪过一丝凝重。

        “这就要由你去查了,想必是有什么人在作恶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能够取走人的三魂气魄,想必力量也不会弱!”

        “嗯!”汐音点头,脑子里还在想着什么,玉涵的话又传来,“对了,我这几日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怕是族中之人已经来找你了,你要小心,不是所有驱魔师都像是你爹我这样的!”

        “你那样什么?是你那样我岂不是才要更小心?不然被算计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娘亲是不是就是这样被你迷惑的?”汐音忽然调侃他,就是看不得他自恋的模样,长得和她那么像,还那么自恋,让她很不爽!

        “臭丫头,你爹我风流倜傥,需要迷惑你娘亲吗?”

        “那难道是我自己贴上去的?”这句话不是汐音说的,当然就是站在他旁边的凤舞樱说的,语气带着一丝危险!

        “额,舞儿,别误会,我这是和丫头开玩笑呢,呵呵!”

        凤舞樱嘴角一抽,真是没出息!

        殊不知自己在焱影面前也是很没出息!

        “驱魔师家族到底在哪?”汐音无奈的出声打断那两鬼的腻歪。

        “万虹谷!”

        “万虹谷?那是什么地方?”汐音再次问道!

        “你不是很热吗?”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汐音和玉涵的联系!

        头上一片阴影,高大的身子挡在她面前,为她当去那炙热的阳光!

        汐音的眼睛由于刚刚看了太久的太阳,此时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模糊的看着一个重影,她知道是焱影,便把眼睛闭上了,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本王刚刚从下面路过,便听到上面一阵麻雀叽喳的声音,遂上来看看!”

        “你才是麻雀呢!我刚刚说的那么小声你都能听得见,你是狗吗?那么机灵!”汐音鼓着脸,抬起小拳捶了他一下,不服气的回嘴到。

        “那个簪子可以用意识交流的,不用说出来,不然很容易被人发现的!”焱影无奈的低头看着她小小的脸,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像是一把羽扇一样。

        她忽然睁开眼,“真的?不对,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她不记得她跟他提过红玉簪子的事。

        “本王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呵呵”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焱影淡淡一笑。

        眼前终于清明,汐音便看见那淡水琉璃般的微笑,瞬间呆了一下,突然说道:“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之前把你丢在了茶馆!”

        她不提还好,一提,焱影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一把将坐着的她拉起,紧贴着自己,沉着脸,咬牙道:“下次若是再敢随便丢下本王,本王一定会把你客栈给拆了!”  她愣了一下,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哪一个客栈?”

        焱影眸子顿时一冷,汐音瞬间低下头!

        好吧,他要拆肯定是全部都拆!

        “世子醒了,世子醒了!”下面传来小厮的喊叫!

        汐音微怔,一把将脸上的面罩扯掉,对着焱音道:“我刚刚进了那个世子房间,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他见过我刚刚的样子,不能让他认出来!我们下去,我先去换身衣服!那个王爷现在应该在前厅等你,我一会去和你回合!”

        汐音快速说完完全没有给焱影任何反应大的机会,就要飞身离去,瞬间被焱影拉住手腕,他冷冷警告道:“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楚本王刚刚的话?”

        又想甩开他,她就那么讨厌他?

        原来银子在她心里还是比他这个“美人”要重要很多!

        该死的!

        他从没有觉得如此自暴自弃!

        “可是我跟着你,那些事怎么做?”汐音瞪他,这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可理喻?

        焱影不管她,一手揽住她的妖,瞬间飞到一排房间门口,见四下无人,直接推门进入!

        “换吧!本王在这里等着!”

        汐音顿时站在原地傻眼,忽然伸出小手在他脸上捏了捏,呆呆问道:“你是焱影吗?是那个阴山王吗?”

        为什么感觉那么奇怪?

        她不就弄丢了他一次吗?他就突然间变性了?

        焱影忽然抓住她的小手,勾唇淡淡道:“你要是很想让本王帮你换!而不是不可以,虽然本王吃点亏,但是不用在听你那么聒噪了!”

        汐音脸色顿时一僵,嘴角狠狠抽搐,什么叫他吃亏?

        吃亏的是她好吧!

        “不老您大架了!”汐音皮笑肉不笑,猛然抽出自己的手,快速跑到屏风后面去换衣服!

        妈的,该死,为什么她竟然感觉到今天的焱影眼神那么温柔呢?

        一定是错觉!

        对,是错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961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