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零二章:到嘴的肉又飞了!

第一百零二章:到嘴的肉又飞了!

        “嗯!”

        “你不想问问我发现了什么吗?”汐音见到一脸的平淡,顿时觉得刚刚发现线索的兴奋全都没有了!

        “你所知道的东西,本王并不是太懂,自然不感兴趣!”仔细看了一眼她额头的红色退去,他才松开手,淡淡道。

        “呦,还有你不知道的东西?”这是汐音第一次见他如此谦虚!

        其实焱影并非谦虚,他不是驱魔师,也从来很少去了解什么驱魔师会的东西!

        “走吧!”

        没有理会她的调侃,焱影带着他向前走,却突然被汐音拉住手腕,“那个方向错了,跟着本小姐走就对了!”

        焱影身躯猛然一怔,幽深的眸光猛然闪过一丝亮光,手腕任由前面的人拉着,他不看前方的路,只是盯着那手腕相连处。

        跟着她就对了!

        呵呵,他终于可以将所有信任交付与一个人了吗?

        原来人的心是这般软弱,即使他是妖也不能例外。

        手腕一翻,从她握着他的手腕改成他紧握着她的手,一点一点收紧!步履轻缓的跟在她身后!

        汐音仿佛没有注意到,只是径直往前走,脑子里思索着还有什么线索!

        很快汐音就走到了之前见到地那个客厅,询问着门口的小厮:“你们王爷呢?”

        “在书房!”

        “带我们过去!”

        来到书房,庆王爷见到他们来,有些意外,知晓他们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赶紧上前问道:“国师大人,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焱影没有开口,汐音率先开口道:“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你这府邸是不是有些年头了?”

        庆王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实话实说,“是有些年头了,但是这里是新王府,旧宅不在这里,二十五年前,本王得子,高兴之余,就从新选址建造了一个大一点的王府,历时三年建成。怎么了?”

        二十五年前,得子?

        也就是说他从搬进这新王府就开始时运不济?

        “建宅之前可否请师傅测过风水?”汐音问道。

        “这当然是要测的!”庆王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请的谁?现在还能找到吗?”

        庆王顿时迟疑了片刻,在房中踱步,缓缓道:“本王记得,那师傅在小儿出生之时突然来到府门口,说自己懂一些风水卜卦之术,说自己的宅子有凶煞,要想小儿健康成长,须得要重新建灾!本王当时就没有在意,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本王还是决定重新选址建新王府!然后,选址那日,那个师傅又忽然出现,说可以帮助我避凶化吉!我觉得他既然懂风水,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经此事交给他了!三年之后,新府建成,他却是突然消失了,不收分文,本王当初还以为遇到贵人相助了呢!那人至今未再出现!”

        “呵呵,你不是遇到贵人了,你是引狼入室!”汐音听完便冷笑一声。

        她现在猜测这些事八成就是那个风水师搞的鬼!

        但是二十五年了,他不出现是在等什么吗?

        庆王爷听闻,脸色顿时吓得惨白,颤声问道:“难道,是他?但是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出现过,既不要金银,也不要荣誉,他图什么呢?”

        “江湖术士,道士法师,凡是会些歪门邪道之人,图的可不是金银等身外之物了!呵呵!”汐音幽幽一笑。

        “那现在该怎么办?”庆王爷惊恐。

        “静观其变,那人定会出现的!”既然世子突然出现异状,就说明他已经出现了,那他们就等着好了!“对了,三天前是什么日子?”

        三天前被取走的魂魄,想必他应该等了很长时间了吧!

        “三天前,正是小儿二十五岁生辰!”

        生辰?

        汐妖孽猛然一惊,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瞬间抓住,她急急问道:“将世子的生辰八字报给我!”

        “纯阴之体!”焱影清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二人的谈话!

        汐音震惊的看着他,“确定?”

        “确定!”他第一眼看到他便已经清楚。

        汐音缓缓点头,神色微深。

        纯阴之体,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这种人世间极少,却也是很多修炼邪术的人争相求之的东西!不管是他们的肉身还是血液都有极大的用处!经常会有邪灵纠缠,这也是为什么世子这么多年来体弱多病的原因。

        “姑娘,是不是有办法了?”庆王显然神色期冀的望着她。

        “办法还不是很确定,不过找到了线索就好办多了,现在只要等那个人出现就行了!”汐音把玩着他书房里的古董玉器,淡淡道。

        “若是那个人始终不出现你?”

        “哼,一定会出现的!”汐音手里握着一个玉瓶,嘴角勾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纯阴之体可是世间难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他怎么会轻易放过,而且他等了那么多年,突然被一只恶鬼钻了空子,定会心有不甘前来查找的!

        为了更好的观察,汐音和焱影的房间正好在宇文奇隔壁,回到房间之前,两人去看了一次宇文奇,却见那厮谁的鼾声震天。

        汐音顿时无语,好好的一个儒雅世子就被这样糟蹋了!

        “喂,你睡哪里?”汐音看着眼前仅有的一张床,笑的好不奸诈!

        “床!”焱影径直向着床走去!

        好似就等着他说这句,汐音瞬间欣喜的跟了上去,“正好本小姐也睡床,咱俩一起吧!”

        焱影的身子瞬间停住,回头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你见过有侍女和主子同榻而眠的吗?”

        “有!”汐音瞪着眸子肯定的点头!

        “那是侍妾!”焱影有些咬牙的看着她,她到底明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哦,侍妾!”汐音恍然,但是并没有多大反应。她吃他,跟她的身份有毛线关系?

        “既然知道,就去门外守夜,本王要睡了!”焱影脸色有些黑沉的对她冷漠的摆摆手!

        守夜?

        汐音顿时一惊!

        丫丫的,在山上都没有让她守过夜,凭什么现在突然摆起主子的架子了?

        “焱影,本小姐决定了!现在就从你的侍女晋升为你的侍妾,本小姐不做侍女了!”丫的,还是侍妾方便,既能驱赶小三,还能随便占便宜!

        焱影听到身后突然说话的惊人之语,饶是再冷静,也差点摔倒。

        俊美的额上顿时滑下一排黑线,她把这当什么?还晋升?

        “本王不需要侍妾!”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呵呵,现在需要了!”汐音勾唇邪笑,走到他面前,仰头得意的看着他。

        “李汐音,你到底知不知道侍女和侍妾的区别?”焱影失去冷静的低吼出声。

        “知道呀,一个是既能看也能吃,一个是只能看不能吃!那本小姐又不傻,思虑再三,还是觉得侍妾不吃亏!”汐音精打计算的点点头。

        焱影被她的惊骇解释给凌乱了,黝黑的眸子忽然变成蓝色,深邃的像是一片大海,此时翻涌着滔天巨浪!

        紧紧的盯着她的小脸,突然宽袖一挥,卷住汐音整个腰身,一阵旋风之后,汐音被他整个压在身下!

        “既然你那么相当侍妾,本王就成全你,但是后果自负!”他狠狠说完就要低下头去堵住那张又爱又恨的樱唇。

        “哎,等等!”汐音突然挣扎!

        “现在后悔晚了!”焱影冷笑!

        “谁说本小姐后悔了,本小姐只是想说,你在下我在上!我说过要扑倒你的,怎么能让你先入为主呢?”汐音借着巧劲,猛然将愣住的焱影压在身下!

        “嘿嘿,现在好了,开吃吧!”说着就伸手去扒他的衣服!

        上次在马车里没有成功,这次一定要成功,不然也太丢分了!

        但是小手忽然被焱影抓住,只见他此时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墨汁了!

        她就这么急不可耐?

        还是眼前就算不是他,是陆判那家伙她也会如此热情?

        越想焱影蓝眸里的潮水就翻涌的越厉害,俊美的容突然冷若冰霜,一根一根的掰开她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指,冷冷的眸子直直的射向她的眸子!

        汐音完全怔住,被那眼神看的有些心里发毛,她有些搞不懂他又怎么了?

        难道又吃不成了?

        就在汐音怔愣之间,忽然感觉身上一凉,顿时低头看去,眸子瞬间瞪大,尼玛,她身上的衣服呢?

        “你干什么?”汐音快速抓住被角,挡住自己的身体,吼道。

        焱影忽然冷笑出声,“呵呵,不是你想扑到本王吗?本王只是好心的帮你脱衣服而已,你需要那么大惊小怪吗?还是说你刚刚只是在戏弄本王?”

        那笑容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对呀,不都是要脱的吗?

        汐音顿时感觉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激烈了?

        “好吧,那你为什么不脱?”她凤眸圆睁,质问道。

        他身上的衣服依旧完好,看起来很是优雅,只有她像个小丑一样。

        “被你那么一吼,本王忽然没心情了,睡觉!”

        焱影衣服也没脱,忽然伸手从被子里搂住她的身子,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闭上眼睡觉!

        这一连串的动作,差点将汐音惊得心跳停止!

        她傻眼的看着他,“焱影,你什么意思?”

        他们就这样睡了?

        “睡觉!”声音又冷了一分!

        “我要穿衣服!”汐音有些抓狂!

        赤裸的被他抱在怀里,但是他却是穿着衣服,很不舒服好吧!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本王就这样把你仍出门外!”寒冰彻骨的声音中有一丝极力的隐忍!

        汐音顿时闭嘴,还不忘狠狠掐了一下的肉,但是却捏的手痛!

        顿时欲哭无泪了,她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个腹黑的男人就是在折磨她,到嘴边的肉又飞了!

        焱影紧闭的双眸之下是无尽的火焰,怀中的温热,时刻侵蚀着他的理智,他心中不由得苦笑一声,到底是在折磨她还是在折磨她!

        本以为只要不让她轻易得逞,她以后还是会乖乖呆在自己身边,但是此刻身上的炙热感无不时刻提醒他,他真的自作孽不可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3961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