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二十三章:连恒有危

第一百二十三章:连恒有危

        汐音面色凝重万分,周围的百姓还在不时的指指点点。

        “老大,现在怎么办?”玉莲,不禁有些担忧。

        “晚上再过来!”汐音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汐儿!”

        汐儿?

        汐音顿时一怔,唤她汐儿的除了她娘就只有大哥,大哥现在不在,那会谁呢?

        当看到那人群中欣喜的向她奔来的白衣身影,汐音嘴角狠狠一抽,她跟他很熟吗?

        “汐儿,真的是你!”许月白面色惊喜的看着汐音,知晓钱来缘出事,他本是来看热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看到一个身影如此像她,就试着喊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她。

        天知道,他此刻有多么激动,多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他才知道他是多么想念她,疯狂的想念。

        “等等,我和你很熟吗?你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肉麻!”汐音揉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嫌弃的摆摆手。

        许月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本以为离别许久不见她怎么来说也会来一个拥抱,没想到当面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将他刚刚的热情浇灭了一半。

        讪讪一笑,许月白笑的像一只狐狸,“呵呵,你大哥临走之前让我好好照顾你,本来还想去裕兴宫找你你,没想到这么快极见到你了!”

        “我又不是小孩,自己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汐音撇撇嘴。

        许月白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须臾,苦笑一声,“呵呵,你干嘛对我那么冷漠?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本公子记得应该没招惹大小姐你吧!”

        “你是没招惹我,就是本小姐看你不爽而已,恕不奉陪,告辞!”汐音现在想着是连恒,芸娘,兰姨他们怎么样了,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跟他瞎扯。

        “哎,等等,这不是来钱客栈的玉莲姑娘吗?为什么你们?”许月白这才发现她身边的玉莲,顿时疑惑,急忙拦住她们。

        “许公子,正是小女子,姑娘经常光顾来钱,与小女子相识有什么奇怪的?”玉莲轻笑道。

        汐音径直走着,许月白跟着她们,“你们也是来看这突然消失的钱来缘的?本少爷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就一晚上,这钱来缘就莫名消失了呢?连人影都没了,也太诡异了吧,幸好本小爷昨晚没有留宿这里,不然今天可能连本少爷都有可能消失呢。”

        他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边走边道。

        汐音却是猛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你昨天去钱来缘了?”

        额!

        许月白顿时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若是让她知道他去那种地方,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看成那种花心地人?

        殊不知,也是什么人,汐音从来就不感兴趣。

        “去过,但是我也只是喝喝茶,听听曲儿而已,什么都没做,你不要乱想哦!”他吞吞吐吐的说到,后面又急急辩解。

        抬手摸着周边小摊上的商货,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你昨天去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奇怪的人或者事?

        ”奇怪的人?“许月白目光看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寻思了一下,缓缓摇头,”好像不曾见到!“

        ”许公子的注意力都在美人身上,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去关注其他的,姑娘这话问得多余了!“玉莲不由得捂嘴哂笑一声。

        ”是呀,多余了!“汐音将手里的东西放回去,淡淡的说到,让人猜不透,却是让许月白心里一咯噔,以为她是吃醋了,欣喜之余,又赶紧去解释,”汐儿,你不要误会,我真的只是去听曲而已,若说真的有什么奇怪的,那既不是人,也不是事,我的确是见到一件怪异的景象,但是我以为是自己眼花,所以刚刚才没说!“

        ”什么?“汐音心里一惊,面色猛然一沉。

        许月白举目张望了一下四周,对她说,”这里不是闲聊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说吧!“

        玉莲和汐音点点头,将他带到了来钱客栈雅间,好茶招待。

        ”说吧!“汐音手指点在桌上,面色淡淡的看着他,其实心里早已不耐烦了。

        许月白给自己和她蓄了杯茶,喝一口润润嗓子,才在汐音隐隐发怒的神色中,娓娓道来,”昨日听曲的时候,无聊之余,我朝着窗外看了一眼,便看屋角的一根小柳树在移动,我当时愣了一下,后来回过神来,却发现那颗柳树不见了,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柳树,后来睡了一会,醒来后也就将此事忘记了,刚刚你问我才想起来。“

        翩翩如玉的面容,并没有任何玩笑的神色,让汐音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他说的那颗小柳树,她知道,那是芸娘栽种的,才几年,还没长成,就种在院子里的。

        难道,钱来缘并不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消失的?而是在白天就开始消失了,一点一点额消失,让人察觉不到。

        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呢?

        许月白见她秀眉不时的皱着,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她今日为何会突然回来?

        她那么关心钱来缘,难道是因为钱来缘的事回来的?

        但是她和钱来缘有什么关系?

        还有那个玉莲对她的恭敬,就像是对主子一般,只是巧合吗?

        ”国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许月白将杯子放下,若无其事的问道。

        ”今日皇上召见国师大人,我与他一起回来的,不想进宫,他便允我在外面自己闲逛一会。“汐音怎么会不知道他想什么,的确是有一个国师进宫了,不过并不是焱影,只是一个小妖变化的而已。

        ”他倒是挺宠你的!呵呵!“许月白闻言笑了一声,目光转向窗外,所以汐音并没有看到他眼中复杂的神色。

        汐音嘴角微微扯动,并不言语,须臾,问道:”你知不知道我大哥去什么地方了?“

        许月白目光微顿,”他没有给你寄信吗?“

        ”没有!“汐音说的是实话,从他走后,她没有收到过他的信,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你都不知道,我肯定也不会知道,不过你若是想知道,我会让人去查的,许家在各个国家都有产业找他应该能找到!“

        ”不用了!“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汐音淡淡打断,”我自有办法!

        她不想麻烦任何人,但是许月白却是以为她只是不想要他的帮助而已,苦兮兮的道:“你为何总是不能给我一点面子,让我觉得在你面前还有些用处,好像在你面前,本少爷从来就没有过面子!”

        最后,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挫败的摇摇头,他每次见到她似乎都是很狼狈的收场,想他在没有遇见她之前,风流倜傥,生性狂傲,什么时候把一个人放在眼里过,但是偏偏这小丫头,让他无可奈何。

        “行了,该说的也说完了,你若是还想在此,就继续呆着,本小姐还有事,就不奉陪了!”汐音不想在这里听他的惆怅,起身抖抖裙子上的皱褶,淡淡说到。

        许月白目光只是闪了闪,却并没有说话,直到汐音转身走出去,他依旧没有任何表态,只是怔愣的看着窗外,须臾,颠笑了几声,对着门外吼道:“拿酒来!”

        一切皆有因,一切皆成缘,注定一切随缘,何须强求,终成落寞?

        汐音并没有走远,还在来钱客栈,只是去了自己的房间而已。

        “老大,怎么样?有线索了吗?”玉莲迫不及待的问道。

        “还不是很清楚!”汐音做坐到沙发上,平日里嬉笑的表情,此刻异常的凝重,不知在想些什么。

        玉莲抿了抿唇,知道她也在担心,不想打扰她,遂缓缓退了出去。

        汐音双手托着下巴,须臾,在意识里询问玉涵,“你有什么想法。”

        “呵呵,丫头,关键时刻还是靠老爹是吧!”玉涵语气带着莫名的得意。

        “别废话,赶紧说。”汐音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咳咳,好吧,根据刚刚许家那小子的说法,柳树莫名消失,那其他东西定然也是突然莫名消失的,并非一下子全部消失的,那这就说明不是昨天晚上出的事!”

        “这些东西我都想到过了,你能不能想出一点不一样的?”她有些无语的说到。

        他不忘开玩笑,“呵呵,这样呀,那父女俩还真是心有灵犀!”

        “你要是再废话,就给我闭嘴!”汐音有些抓狂的道,“你信不信本小姐在放一条色鬼进去!”

        “咳咳,行行,我说我说!”玉涵算是怕了她了,若是再放一条色鬼进来,舞儿还是他的吗?

        “你知道,海底有一种东西,可以吞食万物吗?”玉涵清了清嗓子不再开玩笑,淡淡到。

        “吞食万物?那不是上古神兽饕餮吗?”汐音想了想,说到。

        “并非!我也不曾见过,不过在族中曾经看到祖先的有关文字记载。”

        “是水中灵兽?鱼还是龙?”若是龙,可以让苍时过去。

        “既不是鱼也不是龙,是海狼。”

        “海狼?”狼还有在海里生活的吗?这世间灵物果真奇怪。

        “对,但是整个海狼一族,生活在北渊冥海,距离这里很遥远,为何会在这里出现呢?”玉涵有些不解。

        “你确定是是海狼干的,不会是其他的吗?”汐音皱眉,真的会是海狼吗?

        “海狼属水,只要他来过的地方,肯定会留下痕迹的,你晚上可以去查看一下!”玉涵也不确定,若真的是海狼,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们不能离开水吗?”汐音问出关键,若是离不开水,整个祈风国就一处海域那样就好找了。

        “能力强大的自然可以随便在陆地上行走。”玉涵道。

        略皱秀眉,绮丽容颜闪过一丝冷意,缓缓卧靠椅背,腰上流苏发出细微的碰撞声音,清脆而优雅,在房间里极为突出。

        侧过冷眸,浸染开韶流珠光,嘴角微微勾起,凉凉的绵延一丝迤逦,眉黛弯弯。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一定要查清楚,敢在她的地盘上抓人,她一定要让他知道他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事。

        “圣尊出来!”站在圣殿门口,焱影冷冷的语调传至千里,嘴角蔓延的阴寒让身后的苍时和凌风纷纷一颤。

        飞鸟惊起,周围的妖兽纷纷散开,一片片树叶落下,却是不见圣尊的身影。

        “你若是不想这万年圣殿消失,就继续躲着!”

        话犹未落,眼前立刻出现一个白胡老头,不是圣尊是谁,此时只见他脸上幽怨的神情瞪着焱影,“臭小子,每次都用这招,能不能换点别的?”

        焱影不想和他废话,开门见山的道:“你知道本王是想来问什么的,不要再绕弯子。”

        圣尊气的有些吹胡子,“嗬,臭小子,不就是把你媳妇丢到玄天一会吗?你就给老头子我摆出这副脸色,求人也要有个求人的样!”

        苍时和凌风嘴角微抽的看着他,圣尊,您老还是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您呀。

        “看来你是想让本王现在就动手?”焱影冷眸一深,瞬间抬手。

        “停!好好,我告诉你!”圣尊顿时吓得双目睁裂,急忙拦住他的袖子,暗暗抹泪,这该死的臭小子,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师傅了。

        “你是想问那丫头身上的那股至纯的力量?”他道。

        焱影默认。

        “你不是已经怀疑了吗?”圣尊深意的看着他。

        焱影目光顿时一闪,却并没有说话。

        圣尊又道,“你的怀疑是对的,我们都以为她永远消失了,没想到又回来了,哈哈。但是,此事关重大,她现在还太弱,若是不强大起来,被他们发现,那么这三界必将大乱,当初我也只是怀疑,但是当我看到她契约那只魔兽时那发出的光芒,若不是的我封印结界阻隔,外面的人一定会发现。真的让我又惊又忧,她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置身事外了,甚至关系着整个三界的平衡,必须要保护好她,让她成长!”

        圣尊的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严肃,眸中带着幽深的冷意,如同焱影此刻那双阴狠凶险的眸子。

        不管她是谁,都只是他的唯一,谁也别想夺走她。

        微风摇曳,灵树之上的果实发出孩童般的笑声,莫名有些诡异的阴森感觉。

        “妖王!”

        清冷的声音,天外飞来。

        “是神乌和小狐狸!难道小汐出事了?”凌风不禁惊道。

        焱影面色倏地一沉。

        “妖王!主子,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神乌落地,小狐狸跳下来。

        “什么事?”焱影声音沉稳冷肃。

        “主子的朋友,连恒,好像被魔尊抓去了!”

        连恒!

        丫头曾经提起过的一个名字。

        “小汐竟然将我丢下了!我要去人间找小汐!”阿狸鼓着两腮,有些郁闷。

        “你们现在立刻回到她身边,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危险!”焱影冷声吩咐他们所有人。

        他不在他身边,也不能让她又事。

        神乌只是点点头,带着阿狸有立刻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那魔尊那,王…”

        “你们也回去!”焱影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汐音身上,恨不得自己身边所有人都回去保护她。

        “告诉她,本王会把他完好的带回去,所以不准她心里老是想着别的男人!”焱影冷冷说完,话语中微微带着一丝听不清楚的幽怨意味,快速从众人眼前消失。

        “哈哈,这小子!”圣尊不禁取笑一声,也消失了。

        苍时和凌风相视了一眼,无奈的离开。

        风吹过,寂静无声。

        “你们是谁?”

        一个房间中,地上躺着一个人,怒目的看着上方的两人,身上没有任何束缚,但是他却是完全动不了,不像是被点穴,若是点穴凭他的内力也可以完全冲破。

        俊秀的年轻人紧紧盯着那一老一少,他们身上的气息,很诡异,根本不像是这里的人。

        “你不用管本尊是谁,你只要告诉本尊你是谁?和那个女人什么关系?”老头正是魔尊,目光无情的看着地上躺着的连恒。

        “臭老头,什么女人,你们到底是谁?最好放小爷走,不然等小爷出去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连恒嘴角一勾哼了一声,心里却在盘算着,他是去裕兴宫找老大的时候,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们抓走的?

        他们找老大什么事?

        “你和焱影身边的那个女人,李汐音什么关系?你去山上是不是找她的?”魔尊冷声道。

        “什么李汐音,小爷不认识,小爷上山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哼,嘴硬是吧,你知不知道本尊是谁?”魔尊大怒,阴沉的看着他。

        “你这样的臭老头小爷见多了,不要没吃药就到处乱跑,很容易伤到人的你知道吗?你,对就是你,把你爹拉回家,不要他在外满瞎晃悠!”连恒玩世不恭的说到,丝毫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用眼神示意魔尊身边的守卫。

        没吃药的老头?

        魔尊脸色顿时一黑,本来在汐音那里受到的羞辱还没消火,现在者小子又在火上浇油,简直就是找死。

        心里顿时一怒,大袖一挥,连恒整个身子瞬间被甩飞到远处,狠狠的撞在屏风上。

        身上顿时向是散了架一般的疼痛,连恒咬住牙,阴狠的笑道:“臭老头,就这点能力还出来混,你还是早点滚回去吧!”

        魔尊气的下巴一抖,手腕一收,瞬间将连恒的身子吸到手里,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咬牙切齿,“找死,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敢跟本尊作对,本尊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41995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