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泉客栈之极品妖孽 > 第一百二十七章:月莲族

第一百二十七章:月莲族

        当丫鬟领着学一身白衣,翩翩如玉的许月白走进之时,汐音并没有任何举动只是无语的看着那个两手并用的小家伙欢快的啃着水果。

        “你…”许月白进门看到淡然从容的汐音憋了一肚子的话瞬间无从说起。

        “怎么,向来巧舌如簧大的许二公子竟然变成哑巴了?”汐音勾唇邪笑道。

        许月白顿时自嘲一笑,也不客气随手拉过一个椅子坐下,看着她,“我都不知道该称呼你李汐音还是云幻公子了,或者还有其他。”

        “你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呗,不过一个代号!”汐音一手拿着杯盖轻抚茶杯,淡淡说到。

        “呵呵,不过一个代号,呵呵,倒是将一些人瞒的好辛苦!”许月白猛然嘲笑一声。

        当昨日见到来钱客栈那个丫头对她毕恭毕敬之时,他就该猜到,不是那么简单,后来晚上见到她为了找回钱来缘的过程,他就确定了,这来钱客栈和钱来缘的主子原来都是一个女人。

        云幻公子原来是一个女人。

        还是他找了那么久却原来就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那现在看来当初皇宫事变的那场交易一直都是她算计好的,什么扮成小厮,赴宫宴,原来都是她自己在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而自己却深深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原来最可悲的那个人是自己。

        “你不该向本小爷解释什么吗?”当初知道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女人时,她也是像这样这般淡定。

        “需要解释什么?本小姐承认为了查案利用了你,但是你并没有什么损失,你们许家也是更没有什么损失。”汐音冷笑一声,她做事从来都不需要别人质问,否则今日也不会在这里等着他,坦明一切。

        “没有损失?因为那件事许家将吴家和皇后一党,太子一党得罪了一遍,若是太子继位,许家首当其冲。”

        这个理由确实存在,但是他也不会在意得罪谁,只是看到她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恼火罢了,难道将自己耍的团团转她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哪怕她皱一下眉,他都会认为她是逼不得已,他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你的确是该学学你大哥了,你若是能有他一半的心机,也许你们许家现在已经是天下首富了。呵呵,难道你们想不到吗?皇上不是一个儿子,而且老皇上尚且健在,就算现在立了太子,以后谁是皇上也不一定,以你们许家和李家、吴家的关系,所有人都认为你们许家是支持太子的,若是以后太子被废,你们许家的命运会是什么?爷想应该不用爷一一细说了吧?现在你借王才人一案与李家和吴家翻了脸,但是所有人都认为是公主和皇后最有应得,太子也不会将罪怪到你们头上。”

        汐音顿了一下,抬眸看着他,继续道:“所以你应该是感谢爷让你们许家彻底远离了夺位之争,不管是吴家还是李家,还是太子以及其他皇子都不会牵扯到你们许家身上。为什么你哥可以那么沉得住气,那件事丝毫没有干扰到他,因为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汐音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瞬变的俊脸。

        “你的意思,本少爷还要感谢你?”他咬牙道,她说的与他哥之前说的简直如出一辙,但是他就是气不过,被她白白耍了一顿。

        “不用感谢,咱们俩是公平交易,扯清了,所以也请你以后不要揪着这个话题俩烦爷。爷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有多少身份,这些只是生存的手段,与你无关,难道你就只是许家二公子?”汐音最后莫名其妙的对着他笑了一下。

        许月白心脏猛然停跳了一下,紧紧的望着她,她发现了什么?

        “若想人不知,下次记得把你的袖子拉低一些!”汐音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嘲讽的勾唇。

        袖子?

        许月白猛然低头,白色的衣袖遮住手腕,以及手腕上那朵青莲图案。

        “不愧是月莲族的后人,果然是够冷静沉稳,虽然还没有你哥那种定力,不过也不错了!”汐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许月白面上再也掩饰不住震惊,声音戴着阴沉,“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什么时候?”汐音挑眉,放下杯子,努了努鼻子,想到,“让爷想想,是将你在汐园槐树上倒挂?还是那次在宫里发现你哥的手腕?爷也记不清楚了。”

        汐音每说一句,许月白的脸色就阴沉一分,他真的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早就知道了,却这么长时间都不揭穿他。

        “你果然不是简单的人!”许月白咬了咬牙,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她一眼看出他的身份,他却是到现在还完全不了解她,每次都被她耍的团团转。

        “这世界上除了傻子和这样的小子,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汐音摸了摸焱隐的小脑袋,淡淡道。

        月莲族,一个隐世家族,会一种神秘的术法,不是神,不是妖,修炼的是隐力。

        第一次在汐园捉弄许月白的时候,他倒挂在槐树上,疯狂的挣扎的时候,将衣服扯烂,她才无意间看到他手腕处的那朵青莲,感觉有些神秘诡异,后来去到陆判那里翻了一些书籍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月莲族的人。

        “你!”许月白竟然无法反驳,须臾,恨恨的看着她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小脸,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本小爷的身份,那你是不是也该把自己的身份告知于本小爷?昨晚你在这里所做的一切本小爷都看清楚,那力量绝对不是普通的内力。”

        “呵,知道你的身份那是爷自己聪明,发现的,你想知道爷的另一个身份有本事就自己找去,爷为什么要告诉你?”汐音无赖似的瞥了他一眼,好似在说,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你!”许月白顿时气结。

        “哎,月莲族的人,京城有多少?”汐音忽然很想知道。

        “就我和我大哥是的,爹娘不在这里,其他人都是普通人。”许月白气归气,但是依旧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回想起来,暗暗骂自己没出息。

        “哦哦,原来如此,是挺会隐藏的,若不是爷聪明,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你们。”汐音自得意满的笑道。

        “姐姐,我吃完了!”淼隐忽然抬起小脑袋乖巧的看着汐音,眼神隐隐的带着期待,任谁都可以读懂,那是没够吃。

        “等一下,有人给你拿去了!”汐音无语的拿出帕子在沾满果汁的嘴上擦了擦。

        好吧,看在你马上就要回归海底的份上,本小姐就让你吃个够,回你家在讨饭钱。

        许月白看着她温柔的给那孩子擦嘴,眼里泛起一丝酸水,“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是谁?”

        男人?

        他说的是神乌?

        “爷身边的人是不是都要向你禀报?”汐音冷嗤一声。

        “你,本小爷只是想要告诉你,不要什么人都接近,小心被人害了还不知情呢!”许月白语无伦次的强壮凶狠道。

        “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爷身边的人自然都是爷信得过的人。”见他脸色忽然转喜,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包括你!”

        果然,他面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李汐音你为何如此不知好歹?我只是担心你提醒你而已,要不是因为云澜,你以为我想说吗?”

        汐妖孽闻言顿时做出一副恍然顿悟的神色,拖长音调的道:“哦~,爷还以为是你自己好奇呢,原来是因为大哥呀?那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的身份大哥都知道了,他比谁都放心我。”

        说完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让许月白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还能干生闷气,须臾闷声道:“那个国师是不是也不是普通人?你接近他的目的是不是也发现了他非普通人?”

        不对,目的是因为他长得美。

        当然,这句话她不会说的。

        “老大,饭菜来了!”门外小丫头喊道。

        “端进来!”

        许月白一听到饭菜眸光顿时一亮,“你还准备了饭菜?”

        难道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不是为你!”汐音瞥见他眼角抑制不住的欣喜,就猜到他心里想啥了。

        小丫头将一盘盘饭菜端到桌子上,鱼肉佳肴,香气四溢,瞬间让淼隐愣了一下,因为他在海底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更没吃过。

        “过来!吃吧,吃完一会上路!”汐音见他呆呆的眸子,不禁想笑,一巴掌轻拍着他的后脑勺将他拉到了桌前,拽过一个椅子将他放在上面。

        许月白吃味的瞪着那个小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小孩。

        “本小爷也要吃,你再添一副碗筷去!”许月白气不过,对着旁边的小丫头说到。

        “不行,想吃自己可以让人给你做一桌在包间慢慢吃,还有美人仙乐陪伴,当然前提是要付银子。”

        “付银子是吧!这是一千两,本小爷就买下这一桌了!”他豪气一掷,将几张银票拍在桌上,一副阔绰的少神态。

        汐音看了一眼那银票,愣了愣,默默的将银票揣兜里,将身边淼隐刚拿起的勺子放下,说道:“小隐儿,我们再重新去做一桌。”

        坐在对面的许月白顿时气得头冒青烟,吼道;“李汐音,不准走,你就在这里吃,本少爷再加两千两,应该可以请得动你这位老板赏个脸了吧?”

        “对不起,本店没有老板陪吃的规则,你要是想要的话,爷去喊兰姨过来陪着你。不过这两千两还是要的!”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将银票收起,对着门外的小丫头招呼道:“请兰姨过来。”

        此时,许月白已经被气得青筋跳起了。

        紧紧握着拳头才忍住想要掐死她的念头。

        “呵呵慢用,这里可是爷的私人房间,只有一个外人来过!”汐音仿若没有看见他阴沉的脸,笑眯眯的挥了挥袖子,抱起淼隐慢悠悠的往外走。

        走了出去,汐音并没有抱着淼隐去吃饭,只是将一些食物收到空间,抱着淼音快速飞身而去。

        飞至半空召唤出神乌,身形几个翻飞,稳稳落在神乌的背上。

        “去北渊冥海。”

        “是,主子!”巨大的鸟昂首长鸣一声,瞬间直冲霄汉,穿梭于云雾只见,让地上的人再也看不见,只能听到远远的回声。

        秀发狂舞,衣袂翻飞,绝美的小脸,此刻肃杀凌厉,看着远方,傲视天下的气质与焱影十分相似。

        “主子,那许家小子主子是怎么打算的?”神乌淡淡的问道。

        “月莲族虽是隐世家族,但是很多年前也是显赫一时的强盛种族,若是能为己用,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汐音思谋片刻,悠悠说到。

        许月白和许风情都是不可多得的人物,若是永远活在商场之上,有些屈才了,她若是想要变得强大必须要建立自己的后盾,妖界不是她的后盾,焱影也不是她的后盾,她需要的是绝对服从的那种。

        “但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况且属下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感受到隐力的存在,也许他们太弱了。”

        “月莲族的隐力不同于妖力和神力,它最大的特点便是能够被隐藏起来,让人丝毫察觉不到,若不是我看到许风清手腕的青莲已经盛开,我也会和你有一样的想法。”许月白比许风清要弱些,他手腕的青莲只是半开放,还有几片花瓣没有绽开。

        “但是,现在,那小子似乎并不愿跟随主子,要不要属下帮忙?”

        “不用,我要的是绝对服从,更要的是心甘情愿,许月白还好些,主要是许风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他早就怀疑我了,不过至今还没见过我的真实模样,应该还不知道我就是李汐音。”她从空间里拿出一些烤肉给淼隐吃。

        那小家伙闻到香味,咬了一口便不愿放手。

        “但是即使他们连个愿意为主子所用,力量也远远不够。”神乌扇动着翅膀。

        “不,我要的是他们整个月莲族!他们两个在族中的地位绝不会那么简单。”美眸隐隐扇动着一丝兴奋的光芒,汐音勾唇邪邪说到。

        “这个,我倒是可以去帮你查看,想要找到整个月莲族不难。”神乌忽然说的这句话瞬间让汐音秀眉一挑,感觉这鸟这两天对她的态度变了好多,现在竟然会主动请缨了。

        “嗯,这个就交给你了。”

        北渊冥海的所在距离祈风国真的很远,不是人间,也不是神界和妖界,那里就是一片海域,很少有人踏足,若不是神乌还有些记忆,估计也很难找到。

        缥缈的云雾犹如棉花一般,悬在身边,淼隐不时的好奇拿着小手去抓。

        “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满是纯净的眸子像是头上那一片蓝天一般,干净的让人不忍亵渎。

        “过了这么长时间你才问姐姐我去哪里?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担心姐姐我把你卖了?”捏捏他肉嘟嘟的脸蛋,汐音没好气的瞪着他。

        “卖了?不会呀,姐姐是世上最好的姐姐了,姐姐才不会卖我呢。”他鼓鼓腮帮坚定的说到,顿时让汐音有些好奇,他那个口中的姐姐到底是个什么样温柔的女子?难道真的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好吧,你就看着哪天姐姐把你卖了吧!”汐音好笑的逗他。

        就在汐音和淼隐说话的瞬间,神乌巨大的身子猛然一个侧翻,汐音脚下一滑,急忙拖住淼音,脚下一勾,手中抓住神乌的羽毛才稳住身子,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前方有东西,刚刚若不是我反应及时,一定会被袭中。”他的声音也是猛然一沉。

        前方?

        汐音快速向前方望去,厚厚的云层中间,缓缓显出一个身影。

        “尔等是什么人?竟然敢吵老子睡觉?”那身影发出浓重的庇荫,显然是有些发怒。

        当汐音完全看清他的摸样后,微微一愣,一身破烂衣服,脚上,手上,鼻子上,耳朵上全部是大小不一的铁环,头上一对犄角,皮肤黝黑,露出的身体肌肉紧绷,很是强壮,完全跟英俊靠边,主要是看起来力大无穷,他坐在厚厚的云层上,气势汹汹的看着汐音和神乌等三人。

        “大陆朝天,各走一方,本小姐走本小姐的路,谁吵你了?”汐音知晓不好对付,但是面上也不能露怯,输人不能输阵。

        “哼,这天下之大,你干嘛非要撞到老子身上来?”他鼻孔朝天,哼了一句。

        “那这天下之大,你又为什么偏偏要睡在本小姐前面?难道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找茬?”汐音同样扬起下巴,傲慢的看着他。

        丫的,你狂傲,老娘就比你更狂傲。

        “哼,臭丫头,整个离雾山谁人不知道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他顿时大怒,阴沉的看着她。

        离雾山?

        什么地方?

        他们一直都在云层上方也跟不知道下面到了哪里了。

        “本小姐管你离雾还是起雾?这里哪里有什么狗屁的山?你这分明就是故意拦路抢劫,本小姐身上可没银子。”汐音指着他,勾着唇,气势丝毫不输对方的指认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318/14257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